春天的故事 第 6 章


    六

    雨夜过后,墨池马上叫人帮思存修好了窗子。又亲自到她房间查看,甚至检查她的褥子够不够厚,被子够不够柔软。思存象个突然被宠得不知所措的孩子,紧张地跟在他的身后,想阻拦又怕被他凶,慌张得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

    墨池转动轮椅,让自己面对她。思存紧张兮兮的样子让他有点想发笑。干咳一声,让自己的表情严肃起来,认真地说:“以后缺什么一定要及时和我说,不要等到自己被吓得半死还硬扛着,知道吗?”

    思存小脸通红,发窘地点着头。

    傍晚婧然回来了,给思存带来了她自己编的美丽花环。婧然亲热地把花环套在思存的头上,两个女孩子笑闹成一团。看到客房窗子修葺一新,才后知后觉地嚷道:“昨晚下雨你这房间进水了吧!我怎么忘了这窗子关不严实!你有没有着凉,有没有害怕?”

    思存微微笑了,虽然一冷一热,温家兄妹的细心和善良倒是一色一样的。她忙说:“昨晚一切都很好,你哥哥带我去他房间过夜的,不冷也不害怕。”

    “什么?你在哥哥房间过夜?”婧然的眼睛发亮,“你们有没有……你们已经??”

    “什么呀!”思存知道婧然误会了,小脸涨得发红。“我只是在他房里看了一夜书!”想到墨池给她披的那床毯子,思存下意识拢了一拢手臂,肩上,仿佛还有墨池给她的温暖。

    婧然装着失望的样子,夸张地说:“原来只是看书啊!你们俩真急人!你可是法律上承认的我大嫂呢,怎么就和我哥住不到一块呢?”

    思存窘得都快挖个坑把自己埋到地里去了。她从小在乡下长大,对男女之间的事情讳莫如深,怎么好意思和婧然谈什么嫂子不嫂子呢?思存跺了跺脚,扭过身不理婧然了。婧然咯咯地笑。

    日子又恢复了平静。墨池依然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读书,思存除了简单地照顾他,就是飞快地去书房送书取书。偶尔遇见墨池,后者也只是轻微对她点一点头,雨夜的细心呵护已经成了遥远的回忆。

    国庆节后,温市长破天荒地召开紧急家庭会议:国家从今年开始恢复高考,66—78年的初高中毕业生都可以参加,婧然和墨池要抓紧复习功课,准备高考!

    温市长的话象一颗定时炸弹,家里顿时炸开了锅。婧然欢呼雀跃,陈爱华难以置信。

    “国家取消高考都10年了,消息可靠吗?”陈爱华说。

    “绝对可靠。近期教育部就发正式通知,是省里的老高告诉我的。”老高是温市长的老战友,在省里专管教育工作。

    “真是太好了!”陈爱华兴奋地拍手说道。她是49年毕业的老牌大学生,非常崇尚文化。墨池和婧染两个孩子被文革耽误了学业,一直让她引以为憾,现在国家恢复高考了,两个孩子如论如何要搏一把。“66—78的初高中毕业生都可以考,刚好墨池68年初中毕业,婧然是高中应届毕业生,他们都可以参加考试喽!”

    温市长说:“婧然肯定可以,墨池……”温市长的声音低沉了下去。

    墨池沉默地看了一眼左腿空虚的裤管,早已愈合的伤口仿佛被生生地撕裂一般,让他的心都缩成了一团。他没有机会的,国家哪里会培养一条腿的大学生呢?

    温市长说:“墨池的情况要看教育部的具体通知。应该不出一个月通知就会正式下达,婧然和墨池都要抓紧复习。”

    思存始终坐在边上安安静静的,墨池盯着自己左腿看的时候,思存也在看他,把他的伤痛都看在了眼里。她很想上去握住他的手,为他分担一点点,却没有那个勇气。墨池抬起头,刚好看到了思存的眼神,那种为他心疼为他痛的纯真目光让他的心怦然一动。

    猛地想起思存也是念过高中的,文化底子应该不弱。他脱口而出,“思存也要参加高考。”

    全家再次沸腾了,家庭成员反应不一。婧然最高兴,有人能和她一起复习功课了。温市长不置可否,关于思存的到来,完全是陈爱华的杰作,他从心底并不赞成。但是人已经来了,就顺其自然,他没时间多过问,也不了解思存。陈爱华极力反对,“思存都结婚了,就不用考了。”

    墨池不顾思存在场,义正词严地说:“我和思存没有夫妻之实,如果因为结婚而不让思存考试,我明天就去和她离婚。”

    “你疯了!”陈爱华尖叫道:“离婚了你怎么办?她又怎么办?你以为离婚是什么好名声吗?”

    看到陈爱华反应激烈,墨池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不但惹恼了母亲,也伤了思存。但思存一直默不作声,双手绞着衣襟。

    “思存读过高二的,她有能力上考场去竞争一下。这关系到她一生的命运,如果不是到我们家来,她肯定可以参加高考。不能因为她来了我们家,就剥夺她的权利!”墨池的话语还是有些激动。

    陈爱华气得呼呼直喘。墨池怎么这么不知道好歹。她当然知道思存读过高二,还知道她品学兼优!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不能让她考,因为她知道,思存考得上!如果思存去上大学了,墨池怎么办?她还能安心在温家呆吗?她能把自己的一生绑在残废的墨池身上吗?陈爱华只是个平凡的母亲,在对待儿子上面,甚至有些自私!她的儿子受了太多的苦,她太想有个贴心的人照顾他了!

    思存的头低低的。她很抱歉自己引发了一场家庭矛盾。

    还是温市长沉得住气,他大手一挥,说:“你们别吵了,思存自己的事让她自己做主!思存,你想考吗?”温市长宽厚的脸看着思存,带着慈祥和威严。

    “我……”思存看看温市长,又看陈爱华、墨池和婧然。

    一切来得太突然,她本来不及思考。但是,她现在必须作出一个决定,也许会关乎她一生的重大决定。

    可是,墨池为什么让她参加高考呢?思存不解地看着墨池,希望得到一个答案。

    墨池说,“你怎么想得就怎么说。别委屈自己。”

    婧然道:“是呀是呀,快说呀!”陈爱华对她投去凌厉一瞥,婧然吓得噤了声,顽皮地对思存眨眨眼。

    思存沉默了一会,大着胆子抬起头,正好碰上墨池鼓励和信任的目光,她心里突然就拿定了主意,大声说:“我想参加高考,上大学。”

    婧然帮思存找来了全部高中教材。思存的时间突然紧张起来,没日没夜地看书。她决定报考文科,语文、数学、政治、历史、地理,五门科目30本书,直把思存学得晕头转向。

    10月下旬,教育部正式下达全国恢复高考的通知,婧然和思存的情况都可以参加考试,而通知中果真明确指出残疾人不得参加考试。墨池早有思想准备,并没表现出失落,只是叮嘱婧然和思存要抓紧复习。

    初试就定在11月中旬,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婧然拿回学校发的模拟试卷给思存做,除了语,其他全部不及格。

    思存当时眼圈就红了。墨池那么坚定地为她争取来的高考机会,这么烂的成绩岂不辜负了他?

    婧然安慰她道:“你才学了高二,模拟题上大多是高三的知识,所以成绩才会不理想。你抓紧把高三的书都看了,下次再做题看看。”

    思存看着桌上厚厚的一摞书,急得又要掉眼泪。以前学过的丢了大半年,没有学过的一个月后又要考,她该怎么办啊!

    房门被推开,墨池推着轮椅进来,问思存道:“模拟题做了,感觉怎么样?”

    思存连忙把那一叠卷子藏在身后。成绩太差了,他见了一定会不高兴。

    墨池微笑着伸出手来,温和地说:“拿来我看。”

    思存窘迫地摇头,求救地看着婧然。

    婧然笑着说:“给哥看看吧,他这几年一直坚持学习,别说高中,大学课程都被他自修完了。他能帮你的。”

    墨池的手一直伸着,用鼓励的目光看着她。思存被他温和的目光盯得红了脸,只得把卷子交到他的手中。

    墨池很认真地翻看卷子,深邃的眼睛低垂着,思存看着他浓密的睫毛,看不透他的情绪。思存很紧张,心怦怦乱跳。她怕他会生气,她怕看到他失望的目光。

    半晌,墨池放下卷子,微笑着说,“模拟题做糟了,就不高兴了么?”

    墨池的声音温和含笑,化解了思存的紧张。思存点点头,小声说:“我没希望的。”

    墨池说:“从卷子看来,你学过的知识记得很扎实,但是学习方法不太对头,有些东西复习的过细,有些还没有复习到。高考考的是全面知识,所以要把书通读几遍,知识面掌握的全面了,再针对薄弱环节重点攻克,肯定事半功倍。”

    思存惊讶地睁大眼睛,他说的和她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

    墨池又说:“你的语文底子非常好,只要作文不出大问题,肯定过关了。数学比较薄弱,至于其他几科,把知识点硬记下来,考个高分也不成问题。我们得定个学习计划才行。”

    婧然装模作样地噘起小嘴,“哥哥你都没给我定学习计划!”

    墨池笑道:“我妹妹学习成绩那么好,还用我给你指东道西吗?我想你这套卷子又考了个全班第一吧!”

    婧然得意地说:“那当然。我是常胜女将军嘛!”她对思存说:“高一的时候我数学可差了,有一次差点下了80,哥哥就给我补课,教我学习方法。现在我数学每次都考90多分!让哥哥给你补习功课,准能补起来的!”

    思存扁扁嘴,80也叫差,那她不及格叫什么?

    墨池说:“现在详细补数学已经有点晚了,把基础知识补了,力争及格就好。难点就不要管了,把时间省下来背文科。高考是算总分,整体成绩上去是关键。”

    婧然拍手道:“哥哥你和我们老师说的一样呢!思存有希望了,你可不能不管她哦!”

    墨池知道古灵怪的妹妹在拼命给自己和思存创造机会。这个丫头,都什么时候了,亏她还有这个闲心。

    墨池自己转动轮椅到桌前,拿起纸笔,写了疏疏朗朗写了几行字交给思存,“我们按照这个计划补习,你看行吗?”

    思存狐疑地接过来,那竟是一份学习计划。

    每天的时间被分成了三份,早上8点至中午12点,通读全部教材。下午2点到6点,做教科书上的练习题,找出薄弱环节重点加强。晚上8点至10点学习数学。墨池说:“时间安排得很满,这段时间你要吃点苦了,有问题吗?”

    思存赶紧摇头。墨池为她定学习计划,还给她补习,为了他的这份情谊,她也必须把大学给考上!

    墨池说,“就从今晚开始吧,一会晚饭后就到书房去补数学。以后每天早上八点我准时在书房等你。婧然周末和晚上也去书房,不能成绩好就掉以轻心。”

    “知道了!”婧然干脆地说。她欢快地对思存耳语道:“哥哥肯出马帮你补习,你一定能成的!”

第 6 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