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故事 第 7 章


    七

    墨池正式当起了思存的家庭教师。教室就在书房。他每天上午带着思存梳理知识点,下午思存做习题的时候墨池默默地准备第二天的课程,晚上给她讲完数学,思存还想再背会课本,墨池却把她逼回房间睡觉。只有保持身体健康和力旺盛,才有可能爆发出最大的潜力。

    思存不知道,她回去休息以后,墨池还要留在书房里很久,批改她做过的习题,分析她对知识掌握的情况,准备第二天的学习大纲。对于这次高考,墨池看得似乎比思存还重。他的命运已经不可改变了,而思存却可能通过高考,开始新的人生。

    看到墨池心意已决,陈爱华纵使一百个不愿意,也还是默许了思存参加考试的事。好在思存是个朴实乖巧的孩子。就把她当亲女儿养着吧,能够走到一个屋檐下也是他们的缘分。再说也许思存也许考不上呢,那么儿子就没有理由让她离开温家了。她每天吩咐保姆为三个孩子准备补品,三餐荤素搭配,补脑的鱼汤,强体的骨头汤轮番上场,晚上还给苦读的孩子们端去消夜。她最心疼的是墨池,儿子因为身体不好不能考学,心里的难受可想而知。他却要陪着思存苦读,这样熬下去,真不知道他能不能受得了。

    思存的记忆力惊人,学过的文科知识,稍加复习就能掌握得很好。但是她在数学上似乎缺乏天分,最基础的公式也要墨池讲很久才能勉强理解,一做题便又晕头转向了。

    这天晚上,思存又对着算术本冥思苦想。她秀美紧蹙,铅笔抵着下巴,苦苦思索。但思存完全抓不到头绪,大眼睛死死盯着本子,似乎要把本子盯出一个洞出来。

    墨池微微笑着看思存,她那副认真的模样倒真可爱,只是,她为什么不尝试着动一下手呢?那是一道立体几何。填加一条辅助线,问题就会韧而解。

    思存看了看墨池,求救似的。墨池板住脸,严肃地说:“别看我,高考的时候,我不会在你身边。”

    思存委屈地咬咬嘴唇,继续死盯着本子。墨池无奈地叹口气,提示她:“辅助线。”

    思存茫然地拿起尺子,在图形上比量着,完全没有要领。墨池苦笑,看来她真的是缺少逻辑思维。再叹了口气,他拿过尺子,把算术本拉过来,板着脸说:“我再最后讲一次,还不会的话,打手板喽!”

    思存委屈地扁扁嘴。她在县里读高中的时候,数学就不太好,但有文科成绩拉着,总成绩还是很不错的。可是拿到高考考场上去拼,她完全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命运。

    墨池把那条辅助线用红笔帮她填好,又把公式写在下面。再把算术本推给她:“现在会做了吗?”

    思存豁然开朗,刷刷写起来,不一会就把题目证明出来了。

    墨池说:“这道不算,再证一道。”翻书又找了道类似的题目给她。这一次,思存顺利解出了题目。

    几日后,婧然从学校带回了新的模拟题,墨池把思存关在书房里,亲自给她监考,一天之内答完了全套的题,并连夜把卷子批改了出来。思存的整体成绩有了明显的提高,但很多细节还是差强人意,尤其是数学,居然还是不及格。距离考试只有一个月了,墨池不禁有些心急。

    第二天,墨池早早赶到书房,把考卷在桌上一字排开。思存一进书房,被那白花花的一片考卷吓了一跳。一看分数,思存脱口而出道:“怎么会这么低……”墨池突然有些气,她自己考出来的分数,居然还问他?不禁提高声调说:“你还好意思说!复习了快一个月,居然进步这么小,月底就考试了,这样的成绩你怎么拿出去考?”

    思存这些天来日日苦读,也是下了许多功夫的,没想到一大早居然就挨骂,加上心理压力大,忍不住发泄道:“反正我也不行,还是不要浪费你的时间了。”

    墨池本来没有真气,被思存一顶,火气也冲了上来,高声说:“你现在说浪费我的时间,当初为什么说参加考试?难道我们温家的人上了考场再拿个鸭蛋回来丢人吗?”

    “谁要做你们温家的人了?你不是一直盼着我走吗?那我就走!”思存压抑多日的情感终于找到了爆发了出口,说话竟也提高了几分。忍住眼眶里的泪水,扭头就走。

    墨池没想到小猫一样柔顺的思存发起脾气来竟是这样火暴。眼看着她要走出书房了,竟推着轮椅追出去,横在她的面前!他带了三分真气,吼道:“温家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吗?”

    思存气结,“又不是我要来的。”

    墨池没言语了。可不是,温家也不是她要来的啊,还不是他那伟大的妈,和热心肠的刘春红,把人家好端端一个大姑娘弄来给他这个残废当老婆。说到底,是他理亏啊。沉了口气,墨池说,“你走,刘春红同志也得把你再弄回来。真要走,你就好好念书,好好考学,正大光明地走。不及格就逃,说出去丢我的人。””

    其实思存刚才说完就有点后悔了,她知道来温家是长辈作得主,怪不得墨池。可想想他刚才说得那么难听,心里还是不好受,用力吸吸鼻子,她咬着牙说:“我考不上的,你别白费力气了。”

    墨池冷笑道:“我辅导的学生会考不上?你未免太低看了我。”

    思存眨眨眼睛,一时反应不过来。墨池道:“从今天开始,每天早晨多补两个小时数学。晚上多念两个小时文科,还有一个月考试,累不坏你。”

    思存内心斗志重新被唤了起来。不能被这个人给看扁了,一定要考出个好成绩给他看看!思存擦干眼泪,坐在桌前,拿起数学课本,命令自己沉下心看书。

    墨池转动轮椅到她面前,把课本拿开,黑着脸说:“数学不是语文,光看书没用。以前是我疏忽了,光给你讲题,没有讲学习方法。数学方法掌握了,比语文进步快的。现在时间有限,我多给你整理几套题型,你记下来,数学也是有套路可循的。难题就不管它了,争取把基础题都拿下来。”

    思存对数学全无感觉,墨池的话她也听不明白,又不好意思问,呆呆地看着他。墨池道:“你先学别的吧,我今天整理一下题型。”

    思存咬住嘴唇,听话地拿起了政治书。她的心里有点打鼓,墨池这么费尽心思地帮她复习,不考上誓不罢休,是真怕她给他丢脸,还是想名正言顺地把她弄走?来的第一天,他就说不要她了,。她不贪图温家的生活条件,可是想到墨池少年时代受过的苦,想到暴风雨夜他对她的照顾,

    她还真有点舍不得。

    墨池遍翻数学教材,把常见的基础体型全部整理了出来。中午保姆把饭送进书房来,墨池叫思存吃了到楼下花园走走,增强体育锻炼。自己却连头也没有抬。时间太紧迫了,他满脑子想的是怎么尽快帮思存提高成绩。

    思存散步回来,又在自己房间发了会呆,两点钟回到书房,墨池还在翻书,桌上他那份饭菜动都没动。

    思存默默把饭菜端回厨房热了,“你还没吃饭呢,吃了再看吧。”就好象墨池是备考的学生一般。

    墨池头也不抬地“恩”了一声,抓起馒头就往嘴里塞。思存说:“多吃点菜。”墨池胡乱地应着,却没动筷子,三口两口解决掉了馒头,不再理她。

    思存叹了口气,把剩菜端走。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书上。

    傍晚,墨池终于从厚厚的几本数学书中把例题整理了一遍。他抬起头,一阵晕眩使他差点载倒在地。思存高呼“你怎么了?”

    墨池托住额头,声音沙哑地说:“我没事。你休息一下,晚上开始讲数学。”说罢吃力地推着轮椅回到自己的房间。

    墨池的全身酸涩难当。他忘了自己无法一动不动的坐这么久。牢狱的日子给他的身体留下了很多后遗症,他既不能运动,也不能久坐。用医生的话说,他最好卧床静养。有些赌气地关上房门,恶狠狠地捶打僵硬的腰部。酸痛稍微缓解了,他试着双手扶住轮椅,站起身子,从腰到腿的剧痛却使他站立不稳。真想上床躺一会,他却不敢。否则今天晚上他不会有力气再爬起来!

    正在跟自己的身体较近,只听咚咚咚三声门想,思存端着餐盘敲门进来。这姑娘越来越不把自己当外人了,他还没让她进来呢!墨池有些气闷地说:“不是说不要随便进我房间吗?”

    思存憋着气,告诫自己别和这脾气不好的,阳怪气的人一般见识。“你中午没吃好,我让保姆多做了点蔬菜,吃了会舒服点。”

    餐盘里是稀稀的小米粥,巧的小点心,一小碟腊,还有碧莹莹的炒青菜。墨池觉得饿了,就不再追究,端起碗喝起粥来,顺便问道:“你吃了吗?”

    “我下去和保姆吃。”思存硬邦邦地说。

    “好,八点钟回书房。”墨池埋头喝粥,不再理她。难道她就不能和他一起吃?

第 7 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