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故事 第 8 章


    八

    按照国家规定,考生需在户口所在地报名。思存的户口已经转到了温家,便和婧然一起报了名。考试日益临近,思存终于把所有课本梳理了一遍。在墨池的辅导下,数学似乎有了些进步,但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提高太多。好在墨池给她制定的复习战略是,数学及格就好,其他科目力争高分。

    报名后有一次预考,只有通过了预考,才能获得真正的高考资格。婧然的预考毫无悬念地拿了高分,思存堪堪过关,文科成绩还不错,数学勉强及格。墨池稍稍松了口气,嘴上却说:“真够笨的,学了那么久,才考这么一点分数。”

    思存压力过大,本来就像个点火就着的小刺猬。被墨池这样一激,马上黑了脸。不服气,可分数真的不给面子,急得干瞪眼。墨池说:“预考过关的学生里,只有少部分才会被正式录取。你现在这样肯定是不行的,还要再加把劲。”

    婧然替思存分辨道:“哥,你别吓唬她了。她已经进步很多了,她只学到高二,现在能考成这样很不错了,还有一个月正式考试呢,她肯定能追上来。”

    陈爱华来书房给孩子们送消夜,听到他们的谈话,嘴道:“能考什么程度算什么程度,思存本来就是试试的。”其实在她看来,思存这孩子是很有灵气的。当时让刘春红同志找个念过书的,真不知道是不是失策。如果没念过书,墨池肯定也不会想着让她参加什么高考。这真要是考走了,墨池怎么办?可是如果没有文化的,墨池会对她这么上心吗?眼看着墨池这些天又瘦了一大圈,眼睛都深陷下去了。陈爱华的心里隐隐发疼。可如果不让思存考,墨池肯定不会同意的。这个倔强的孩子,陈爱华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老温总劝她儿孙自有儿孙福,不要为孩子太多心。可是她又怎么能不心!

    墨池时而冷嘲热讽,时而关怀备至,把个思存搞得不知所措。墨池给她整理的数学题型,被她很认真地抄在了笔记本上,时时拿起来看一看。墨池眼见她拿数学当成了语文学,也只有苦笑叹气的份了。但愿她能记牢这些题型,在考场上举一反三,至少混个及格。

    可是一次小测试,思存竟然在她擅长的语文上面犯了错误。由于审题失误,墨池给她做的小测试,一下子就失了5分。墨池气得摔了钢笔,数落道:“本来会的就不多,还因为心丢分,这大学你是存心不想考上了!”

    思存复习备考以来,就没被墨池夸过。她心里既委屈,又不服气,梗着脖子道:“这道题本来我会的,我下次审题认真点就是了。”

    “在考场上出了错,会有下次吗?”墨池严厉地说。

    “我……这又不是正式考试。”她嘀咕道。

    “乡下人真是见识短,小测试都考不好,这个大学你是别想考上了!”墨池心里替她着急,说话就更加口不择言。

    所有的压力在墨池的这一句话上爆发了,思存发狠说道:“我本来就是个乡下人,早就跟你说了,考不上我就走,跟你没有关系!”

    墨池本没真生气,也被思存给激怒了,“跟我没关系?我费尽心思给你争取来的机会你说跟我没关系?我这么辛苦的帮你补课你说跟我没关系?我是你丈夫你说……”墨池吼到一半自觉语失,腾地红了脸,更大声音地吼道:“是我自讨没趣!”说罢推着轮椅摔门而去!

    墨池回到自己的房间还是很生气,生他自己的气!怎么就说出了什么“我是你丈夫”这样的鬼话?他又气又窘,头痛至极,闷至极,抄起电话叫司机章伯来接他出门。

    章伯是温家的老司机,眼看着墨池长大的。这么多年墨池没有开口跟他借过车。温市长官复原职后,章伯也继续为温家工作,他几次要开车带墨池出门散心,都被墨池礼貌而冷淡地拒绝了。这次墨池主动提出要出门,章伯高兴得把红旗轿车擦得锃亮,小心翼翼地扶墨池上车。

    “墨池,想去哪?”章伯笑呵呵地问。

    “随便逛逛吧。”墨池摇下了车窗,他只觉得口闷得很,必须要透透气。

    “好嘞!”章伯平稳地发动了汽车。墨池端坐,扶稳了把手,把头伸出窗外。北方的深秋寒气扑面,冷风一吹,墨池清醒了不少。他是在做什么呢?为了思存的一句气话就跑了出来,还说那么厉害的话伤她。万一母亲回去问她,岂不叫她为难?自己不开心可以叫车去散心,思存能做什么呢?只能一个人哭!

    想到这,墨池不忍心了。“章伯,我们回去。”

    这才兜了一圈就要回去,章伯不明就里,劝道:“你难得出来,章伯带你逛逛。现在城市可变了样呢!”

    城市真的变了个样,文革时关闭的商场、书店、餐厅都开了门,满街的红袖章不见了,行人衣着鲜亮,人人自危的霾也一扫而光。一派平和喜乐。

    车子路过友谊商店,橱窗里摆着的衣服吸引了墨池。

    思存似乎没有什么衣服,换来换去那么两件。墨池心念一动,说:“章伯,我要进商店看看。”

    章伯停好车子,把轮椅搬出来,再扶墨池坐上去。很少见到残疾人逛商场,墨池的光临,引起了很多人的注目礼。墨池让章伯推他到女装柜台。

    果然是换了人间,文革时断不会出现的色彩鲜艳款式多样的衣服又露了头,市面上还很少,友谊商店却已经抢先摆在了柜台里。墨池看中了一款雪花呢短外套,挺括厚实的质感,大翻领十分洋气。他记得小时候母亲就有那么一件类似的外套,曾经让政府大院的女同志们羡慕万分。而眼前的这一件似乎比母亲当年的更要漂亮大方,外套有绿、蓝、灰、黑和格子五种颜色,各有特点。

    墨池一瞬间就做了决定,“黑色最小号,要两件。”

    章伯说:“为什么不要绿的呢?喜庆又鲜艳。”

    墨池边付钱边说:“黑的素雅。”这种上等呢料越是素越显品质,大红大绿,在墨池看来,简直糟蹋了衣料。

    从商场径直回家。墨池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把衣服放在客厅的茶几上,请保姆扶自己上楼。思存没有在书房,墨池有些不安,正想着要不要去她的房间看看,却听到了婧然快乐的声音。

    “哥!是你给我买的新衣服吗?”刚刚放学的婧然抱着那两件外套冲了上来。“另一件一定是给嫂子买的吧。”

    墨池微笑了。有个聪明又善解人意的妹妹真是件好事。墨池含笑道:“是呀,快去试试吧!”

    婧然小鹿一样闪进了思存的房间。叽叽咕咕一阵,婧然拉思存出来。

    两人都换上了新装。思存低着头,紧张得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那件外套穿在她的身上极为合体,衬得她挺拔俊秀,黑色的衣服使她白皙的脸蛋更加致剔透,眼睛愈清亮,鼻子愈高挺,嘴唇愈加红润。不但再也看不到一丝农村姑娘的土气,甚至有些象海外归来的女华侨!

    墨池几乎听到自己心脏在狂跳,以前怎么没有发现,思存是个这么漂亮的姑娘呢?他遮掩地轻咳了一声。“还喜欢吧。”他问婧然。

    婧然本就是个衣服架子,穿什么都漂亮。她狡黠地推了推思存,“哥问你话呢!”

    思存低头不语。

    ——还在生我的气?墨池心想。

    “嫂子喜欢的不得了,是吧嫂子,说话呀。”婧然时刻为她大哥和嫂子的感情煽风点火。

    思存勉强点点头,小声说:“喜欢。”

    墨池释然了,偷偷松了口气,转换话题,“昨天那几道数学,你弄明白了么?一会到书房来,我给你讲题。”

第 8 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