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故事 第 10 章


    十

    冬日的书房里暖暖的,元旦刚过,书房里还洋溢着节日的喜庆、祥和。墨池已经出院了,裹着棉睡衣,盖着毯子,除了偶尔咳嗽几声,看上去已经与平时无异。

    那几声咳却还是让思存如临大敌,她熟练地把水杯递到他口边,轻声问:“你没事吧。”

    墨池呷了口温水,笑着摇头。自从上次病倒,思存就把他当成个玻璃人,怕他累着,怕他冻着。这丫头似乎忘了,她才是医生确诊了的营养不良加贫血患者。上个月她晕倒在考场上,被送到医院急救的事情还上了当地的日报,被当做心理素质不佳的反面典型。其实她是连续一个多星期神紧张疲劳过度才晕倒的。医生说她正是长身体的年龄,以后再不能这样折腾了。墨池知道思存晕倒了,坐着轮椅到她的病房,看着那丰盈的小脸短短几天憔悴了不少,心疼不已。要不是照顾他,能把她累成那样吗?思存很快就醒了,见到墨池就哭着说,“我考砸了,数学大题全没做出来”。墨池哭笑不得,又忙着安慰她,不由得咳了起来,“咳咳,你这个……笨蛋”思存委屈地吸着鼻子,墨池说,“本来就没指望你靠数学拿分。大题没做出来是你正常发挥。考不上也不要紧,大不了咱明年再考。”思存果然是小姑娘,哄哄就止了眼泪,心里一松,睡着了。

    小夫妻俩都进了医院,忙坏了陈爱华和婧然。等他们先后出院,陈爱华就带着妇联下乡了,婧然则跟同学去了南京旅游。

    思存考得不好,估分也不高。她倒是坦然,没怎么低落,出了院就继续照顾墨池的起居。经过这一场大病,他们之间的隔膜又少了一层,墨池不再不冷不热,思存也不再战战兢兢。两人的关系,有点象挚友,又有点象兄妹。真是患难见真情。

    难得放松,思存没事就钻进书房。她如饥似渴的阅读文学名著,读小说,也读诗歌。她对诗歌简直有过目成诵的本领,和墨池聊天的时候引经据典,朗朗上口。墨池心里暗笑,这不挺聪明的吗?怎么一遇到数字就犯迷糊?

    墨池不动声色地陪着思存钻书房。她总忘记开台灯,书房光线昏暗,她也不怕看坏了眼睛。这些生活上的小细节,还真得墨池替她想着。

    墨池被思存的古典文学熏出了练书法的瘾。温市长说字如其人,从小就让墨池练书法,还在市里得过奖呢!那场浩劫之后,墨池身心重创,少年时的很多技艺都无法延续,唯独把书法拾了起来。那时他心情苦闷,一本本地临摹本,忘记现实,让书香墨香冲淡内心的悲苦。思存来了以后,他先是生母亲的气,后又忙着帮思存补习功课,倒把书法忘了。

    墨池坐轮椅,在书桌前不能悬腕。书房里有大茶几,铺上毡子,就成了他的案台。他的字遒劲俊秀,思存惊讶的张大嘴巴。没有想到,他还有这一手!

    “你会书法吗?”墨池问道。

    “不会,乡下没条件学。”思存老实说。

    “我教你。”墨池不问她想不想学,直接替她做了主张。书法是个好东西,一来让人忘忧,更重要的是一个人的门面。思存考不上大学的话,也不能总在家窝着,将来让母亲给她谋个语文老师的工作,漂亮的板书可是老师的门面。

    大幅宣纸铺在桌上,墨池先教她写了个“永”字。墨池说,永字包括了中国书法中笔画的大体,分别是侧、勒、努、趯、策、掠、啄、磔八划,叫做永字八法。“明白了吗?”墨池说。

    “明白了。”思存略显紧张地握住一支毛笔,站在桌旁。

    “明白了就照着临本写一百遍。”

    思存的好日子到了尽头,墨池又变成了严厉的老师,一丝不苟地教她写书法。开始思存的态度非常不端正,让她练“永字八法”她就想也想不想洋洋洒洒写了一百个风格各异的“永”字,没有分析笔画也没有研究结构,活像蜘蛛乱舞。气得墨池连呼“孺子不可教也”。却还得教,墨池找来了描红拓本,写不行,描总会吧!其实思存是个天分颇高的孩子,稍微用一点心,她就进步很快。从“古诗十九首”描到“唐宋八大家”,她的字终于有了几分样子。

    墨池懒得看着她,趁她写字的功夫回房睡午觉。思存也很机灵,书法不是一日练成的,前面又没有考试,写累了,趴在案台上,会周公去也。

    墨池睡足醒来,看到的就是思存抱着毛笔呼呼大睡的模样。她的小辫睡散了,小脸睡得红扑扑的。墨池的轮椅压过地面,吱吱有声,也没能惊醒她。墨池不着痕迹地笑了,这是的思存,活像个偷懒的小花猫。心念一动,墨池悄悄拿过毛笔,倒了点墨汁润了润干涸的笔尖,给思存左右脸各画了三撇小胡子。

    凉凉的笔尖让思存皱了皱清秀的眉毛,扁扁嘴,却还是没有睡醒的迹象。墨池拿了本书放在腿上,却不看书看思存,看她带着猫咪胡子睡得一本正经就暗暗发笑。

    过了一会,思存醒了,轻哼一声,迷迷糊糊地揉眼睛,四下看看,才想起自己是练书法睡着了。她看到墨池,不好意思地笑笑,猫咪胡子也随着面部肌向上翘了两翘。墨池憋不住笑出声来,思存不明就里,还以为在笑她睡着了的事。连忙抓起毛笔,嘟囔着说,“我刚睡了一会,我继续写。”

    刚来时那么怕生的小姑娘,现在也敢和他打马虎眼了。墨池倒没想到自己对她也是越来越轻松自然。思存对自己的小花脸浑然不知,迷迷糊糊的样子特别可爱。他突然就想捉弄她,说,“今天别写了,好字不是一天练成了。快过年了,听说街上热闹得很呢,我们出去逛逛吧。”

    “好哇。”思存说。快一年了,她还没怎么出去逛过呢!

    她推着墨池回房间,帮他穿上棉衣、皮鞋。又给在他腿上盖了条厚厚的毯子。眼看太阳西斜,再晚就要起风了,思存跑回自己房间,穿上墨池给她买的呢子外套,镜子也来不及照,推着墨池出了门。

    走出寂静的街道,绕到外面大路上去,不远就是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南山路。街上已经很有节日的气氛,各个单位、店铺都挂起了红灯笼,打出了“欢度春节”的条幅。还没到下班时间,街上行人不太多,看到挂着猫胡子的思存,纷纷侧目偷笑。思存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城市的繁华地带,干净的街道,整齐的楼房和琳琅满目的店铺让她有点目不暇接,兴奋得左顾右看,墨池却细细观察行人反应,暗中洋洋得意。

    他们出来的急忘了带钱,墨池跟思存说喜欢什么就记下来,下次出来买。思存连忙摇头,说她什么也不缺。

    墨池笑道,“不是缺了才要添东西的,喜欢就可以买。”见思存露出费解的表情,墨池故意气她道,“算了,你们乡下人不明白的。”

    墨池满意地看到思存板起脸翻白眼的表情,配上猫胡子格外传神。他忍不住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乡下人好笑?”思存不乐意了。

    墨池使劲憋笑,脸都憋红了。思存突然觉得这样的墨池很好看,不再是严肃冷冰冰,显得很有活力。

    思存走神的功夫,一辆红旗轿车停在了他们身边。墨池一看,正是遇到了下班回家的温秉先和陈爱华。心里暗道不好,恶作剧要提前曝光了。果不其然,陈爱华摇下车窗问他们,“你们这是在干嘛?”

    思存看看墨池,后者还在痛苦地憋笑,她只得回到道,“我们出来逛逛,很快就回去了。”说完有点紧张地看着陈爱华。

    陈爱华看到思存脸上的猫胡子,指着她的脸道,“你这是这干嘛?”

    墨池憋不住了,再度大笑,思存疑惑不解,看到汽车镜,连忙跑过去一照,六猫胡子左右各三,在她白皙的脸蛋上,清晰鲜明,栩栩如生!思存大窘,脸涨得通红,不知所措,哭笑不得,对着墨池嚷嚷,“是你干的对不对?你故意带我出来展览的是不是”。话没说完自己也乐了,边乐边在脸上擦,无奈天冷干燥,怎么也擦不掉,反而更蹭了一脸花。

    陈爱华忍不住噗哧笑出了声,连车内的温市长都忍俊不禁地笑了。

    晚上,一家人少有地一起坐在餐厅吃饭。温市长今天很高兴,儿子多久都没有这么有活力了,这还真是思存的功劳呢。只是墨池没有想到,思存的脸皮那样嫩,浓黑的墨汁画在脸上,竟然渗进了皮肤,思存刚才好一顿洗脸,冷水,热水,香皂,肥皂,洗衣粉,把脸皮都快搓破了,白净的脸上还是隐隐有着六道墨痕。吃饭的时候,陈爱华笑着说,“估计得洗几天了,别使劲洗,慢慢会掉的。”墨池看到思存的窘样,又忍不住的笑。

    “你还笑,都怪你。”思存恼羞地说,突然想起这是和市长夫妇一起吃饭,吓得噎住了声,低头拼命吃。

    墨池笑着说,“别紧张,在家的时候他们我爸妈,不是领导。”

    思存更不好意思了,差点把头埋进饭碗里。

    电话铃声及时缓解了思存的尴尬,陈爱华去接电话,墨池给温市长讲了教思存练书法的事,温市长鼓励思存好好练,还对墨池说,“你也该把书法好好拣拣了,荒废了可惜。”

    陈爱华好像得到了重大好消息,接电话的声音都提高了,直对方道谢。放下电话,她红光满面地跑进来,兴奋地说,“省教委老高来的电话,高考成绩今天出来了,咱家婧然拿了个全省第一!”说完又转身去电话机跟前,语无伦次地唠叨着,“我得赶紧给你南京的战友打电话,让婧然赶紧回来收拾东西!”

    “你回来!”温市长组织她,声音却透着喜悦,“急什么,过两天婧然就回来了。这还没录取呢,录取了也得到3月份才开学,着急收拾什么东西啊!”

    “咳!我都乐糊涂了。”陈爱华说,“咱婧然还真争气,平时也就拿个全校第一,这次居然考了个省第一。北大肯定没问题了。”

    墨池放下筷子,问陈爱华道,“孙伯伯有没有说思存考得怎么样?”

    陈爱华“哎哟”了一声,光顾得高兴婧然,倒忘了问思存。

    温市长说,“今天才出成绩,没那么快全查出来,过两天再问问老高吧。”

    思存沉默地扒着米饭。她考得不好,她早就知道。和那么优秀的婧然一比,她心里实在忍不住酸酸的。

    墨池看着她眼泪都快出来的样子,给她夹了一块**,说道,“咱家今天多了个女状元,还多了一只小花猫,真是双喜临门。”

第 10 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