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故事 第 15 章


    十五

    思存没有刻意炫耀,她的收音机还是引起了同学们的注意。首先是在宿舍里,于小春眼最尖,思存才把收音机拿出来,她就凑上去,一眼看到了商标,高声叫道,“思存,你买收音机了,还是海鸥牌的呢!”

    思存不懂牌子,“是亲戚给我的,学英语用。”

    大家都围了上来,于小春着那台砖头大小的收音机,砸着嘴说,“海鸥牌的收音机是最好的,我考上大学家里都没舍得给我买一台。思存,你这亲戚真大方。”

    靠在床上看书的苏红梅淡淡地说,“海鸥不算最好的,西德的生牌才是最好的。”

    于小春白了她一眼,“你就喜欢资本主义的东西,崇洋媚外!”她瞧不惯苏红梅目空一切的样子。

    思存说,“我也不知道啥牌子好,反正咱们早晨能跟着收音机学外语了。”

    思存的大方无私让大家惊喜若狂。这是他们班的第一台收音机,思存算是为她们宿舍大大地谋福利了。

    夜里,思存躺在上铺,静静地抚着她的收音机,保养良好的收音机发出暗暗的光泽。于小春说这台收音机是1974年生产的,后面贴着标签呢!七四年,正是温市长夫妇重获自由,从省医院接回墨池的时候。那时他是不是就靠这台收音机,度过了一个个孤独的日子?思存的心隐隐地发疼。

    一九七八年的中国,文化复兴刚刚开始,新华书店和各大图书馆的新书逐渐丰富,但与青年人热火朝天的学习劲头相比,还是远远不能满足需求。作为市里最高学府北方大学的教学资源也很紧张,校图书馆数年前被红卫兵毁坏一空,现在虽经重建,藏书量却也还远远比不上文革前。为了抢先看到教授推荐的一本好书,学生们常常饭也不吃就往图书馆跑。而一本市面上难得一见的珍贵资料,更是废寝忘食的全部抄下来才罢休。

    这天思存就在校图书馆里苦苦寻找一本唐宋八大家的评论集,她在一排排高大的书架前流连,好不容易找到了,思存心里一阵窃喜。只是书放得太高了,思存踮起脚尖,刚要去够,一双大手已经抢先拿下了书。

    思存又气又脑,回头一看,是一个身穿中山装的男同学,捧着书是一副又惊又喜的表情。思存失望的心情就别提了,她这本书找了整整一个小时,午饭也没顾上吃,肚子饿得咕咕叫。好不容易找到了,只差一点点就拿到了,居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被人横刀夺走。思存委屈得睁大眼睛,忍不住叫道,“是我先看到的。”

    男生这才注意到思存,一抬头,两个人都愣了。男生笑着说,“是你呀。”

    他正是开学第一天帮思存拎行李到中文系报到处的刘志浩。

    思存也认出了刘志浩,毕竟人家帮过她在先,现在也不好意思再理论了。她脸色通红,小声说,“你要看,就先看吧。”

    刘志浩拍拍书说,“我们老师推荐的。你才大一,怎么就看这个了?”

    思存说,“我们老师也推荐了。”

    刘志浩说,“还是你们赶上好时候了,我们大一那会天天学工学农。现在能好好学习了,马上就毕业了。”

    思存扯着嘴角笑笑。书没借到,心里还是很失望。

    刘志浩说,“这本书我就不让你了,我下半年写论文要用,先抄下来备着。用完借给你。”

    思存点点头。刘志浩很了然地说,“你找了好久吧。其实不必一本本的找,外面有索引,先查到在哪排书架,就好找了。”

    “索引?”思存茫然地重复。她是第一次来图书馆。

    刘志浩说,“跟我来。”他带着思存来到阅览室的门口,指着一排象中药柜子一样的小方格说,“就是这个,里面的图书信息都分门别类地整理好了,很方便查找的。你要是提前查好,早就找到这本书了。”

    思存很是羞恼,书没借着还被揶揄一番。她头一低,匆匆就走。刘志浩排队办借书,压着嗓子喊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啊!”

    思存疑惑地回过头,刘志浩指着手里的书说,“我用完了好给你送你们班去。”

    “我叫钟思存。”

    思存已经三个多星期没有回温家小楼,连她自己也说不清,究竟是在和墨池赌气,还是学业确实太忙。她每个周末确实是在上课,下午下课是四点钟,时间足够回去一趟。每次到了这个时间,她就心烦意乱,脑子里墨池的影子挥之不去。想他,想回到家跟他一起看书、背诗、练书法,顶嘴,吵架也行。可是,一想起他那么凶地骂她撒谎,又恼火的不得了。每个周日的傍晚,思存就一个人坐着发呆,自己跟自己打架。有一次,她都走到了公共汽车站,还在斗争,一直斗争到6点钟末班车过去了,才闷闷不乐回到学校。

    没几天,刘志浩到她们班找她。说那本书他已经抄了快一半。思存吓了一跳,光听说有人抄书,没想到他还动真格的了。刘志浩说这本书不会再版了,抄下来以后都是珍贵的资料。

    他还建议思存也抄,思存心动了,说,“等你抄完我就抄。”

    刘志浩说,“我们班还有不少同学等着抄呢。你也别等我抄完了,咱俩一起吧。”

    思存说,“可是你都抄完一半了,咱俩不同步啊。”

    刘志浩笑道,“那好办,你跟我从后半部分开始抄,抄到最后,再抄前面的。这样省出时间来让更多的同学都能接到这本书。”

    思存翻翻书,微微皱眉,“只好这样了。”

    刘志浩说,“行,晚自习我来你们班教室找你。”

    于是,思存早晨学英语,白天上课,晚上抄书,忙得不亦乐乎。礼堂在放电影,余小春拉着她去看,她也推说没时间。于小春气得骂她,“书呆子,小心学成大近视。”

    苏红梅淡淡地说,“她和男同学学习的那么热乎,我看是谈恋爱了。”

    思存急得面红耳赤,分辩道,“我不是谈恋爱!”苏红梅怎么能冤枉她谈恋爱呢?她怎么会和别人谈恋爱呢?

    于小春替她解围,“思存才不会谈恋爱呢,我们都说好了,大学里不谈恋爱。谁像你,没羞!”于小春还做了个鬼脸。

    思存连忙把她拉开。于小春和苏红梅互相看着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说矛盾也没有,就是爱打嘴仗。可是千万不要扯她谈不谈恋爱啊!

    婧然从北京来了信。于小春眼尖,看到了信封上“北京大学”的字样,惊讶地说,“思存你有同学考上了北京大学?”

    思存说,“是亲戚。”

    “你什么亲戚这么厉害,又开小汽车又考上北大。”戴眼镜的董丽萍话不多,总能问到点子上。

    思存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得说,“开车的和考上北大的,不是一个亲戚。”

    好在大家也并不关心这个问题,很快各忙各去了。思存爬到她的上铺,小心地撕开信封,读婧然给她的信。

    “亲爱的嫂子:”开头的称谓让思存脸一热,下意识地藏了一下。她是班上最小的,所有人都想当然地认为她没结婚。只有那些三十多岁的大同学才是成了家的。他们课上喜欢坐一起,课下也喜欢扎堆。与她们这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格格不入。思存自然而然地和余小春她们打成了一片,虽然她有墨池,但那只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她不想和刘英他们大谈过日子经,她也不懂。

    婧然在信中描述了北京的见闻。长安大街一眼望不到尽头,前门西单王府井热闹繁华,北京大学是知识的殿堂,许多以前只在书本上见到的名教授出现在了课堂里,大家的学习热情空前高涨,系里的读书会、辩论会每天都在开展,各种新思潮冲击着婧然年轻的心。思存读着信,都能感受到婧然的激情澎湃。

    笔锋一转,婧然提到了她哥哥。“嫂子,你别光顾的学习,忘了回家看哥哥哦。我们能够上大学,哥哥却只能留在家里,哪也去不了。他的心里一定很苦闷,你要多多的开解他呀。我相信你一定会的,因为你是我的好嫂子!”

    思存只觉得脸上发烧。婧然在北京都这样记挂着墨池,她却几个星期没有回去看他!今天是星期五了,后天,无论如何,她下了下午课要回去看他。

    墨池这些天过得不大好。思存逃学,他是真急了,才会对她说出那样的话。可是她能回家看他,他的心里高兴得快要疯了!思存走掉后,他责怪自己怎么说话那么冲,她难得回来,却连午饭都没吃上。他提前两天就告诉保姆,周日要包饺子,要做点好菜,好好给思存打打牙祭。可是她还什么也没吃到,就被他气走了。那天墨池难受的中午没吃饭,晚上也什么都没吃下去。没打采地过了六天,熬瘦了一圈,好容易又到周末,他让保姆蒸包子,炖排骨,有去书房找了好几本好书准备送给她,思存却没有回来。

    她倒是听话!墨池只有苦笑,别的事没见她这么听话过。习惯了她的聪慧她的笨,习惯了她温顺外表下的倔强,习惯了每天和她在一起。现在,她不回来了,他很“不习惯”。他每天呆在书房里,回忆把她画成小花猫,回忆她的恼羞成怒都是那么可爱。

    又要到周末了,墨池不想再空等一场。周六傍晚,他看完了一本书之后,打电话跟章伯借了车,去北方大学。墨池近来出行次数明显增多,章伯非常高兴,一向少言的他乐呵呵地说,“年轻人就是要多出去活动活动。”

    墨池说,“一会还得有劳您和我一起去下教学楼。”

    “没问题。”章伯说。

    汽车在校门口停下来,墨池进校门还遇到了点小麻烦,门卫从岗楼里窜出来,拦在轮椅前面,“你,干什么的,找谁,出示证件!”语气一点也不客气。墨池长得白净英俊,很像个高年级的大学生。可火眼金睛的门卫知道全北方大学没有坐轮椅的学生,这个人一定不能轻易放进去。

    墨池耐着子通报,登记,出示身份证明。正是吃晚饭的时间,校门口穿梭往来的学生络绎不绝,都快引起围观了,门卫才挥挥手,放人。他们又一路打听中文系的教室。好在中文系就在一楼,章伯扶他上了门口的台阶,向前走了几步,让他扶着楼梯扶手,再赶紧帮他拿来轮椅。

    墨池说,“您等我一下,一会就回来。”然后自己转动轮椅,一间一间教室的找。足足沿着“回”型楼道转了一圈,才看到中文系77级的牌子。墨池轻轻推开门,教室里没有几个人,他视线转了一圈,没有看到思存。墨池看看手表,早就是下课时间了,她要是回了寝室,可就麻烦了。

    教室里有人看到墨池,跑了过来问,“同学你找谁?”这人纯粹是惯思维,说完之后才想到,墨池本不可能是他们学校的同学。

    墨池问,“钟思存在吗?”

    “她去吃饭了吧,不过她每天都来上自习,你在这等会她吧。”

    墨池坐在教室门口默默地等。大部分学生都去吃饭了,楼里人很少,偶尔走过行色匆匆的学生,手里捧着饭缸,抱着书本。清苦的学习条件竟让墨池很羡慕,能徜徉在知识的殿堂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楼道里很静,,很轻的脚步声都能吸引墨池的注意。他看到思存了,一手抱着书本,另一手拿着一个大馒头。她和一个穿中山装的高个男生边走边讨论,男生似乎说了一个让她同意的观点,她连连点头。

    走到教室门口,她才看到墨池。“呀!”她惊喜叫了一声,“墨池!”很自然地跑到他身旁。

    楼道里陆续有学生走过,思存的脸蛋刷地得通红,心脏怦怦乱跳。低着头偷眼瞧他。她几个星期不回温家小楼,他一定是问罪来了。

    “这是谁呀?”刘志浩问。

    “这是……”思存沉吟了一下,说,“我亲戚。”

    墨池顿时黑了脸。

    “那你今晚还抄书不?”刘志浩问。

    “抄呀,你先进去等我,我和他说几句话就抄。”思存突然觉得自己有理了,他不是嫌她逃学不用功吗?她就用功给他看。她说,“我要上晚自习。”

    “上多长时间?”墨池忍着气,眼睛却要喷出火来了。

    “两个小时。”思存边说边咬了口馒头。

    “我等你。”墨池压着气说。

    思存转身走进教室,随手关上教师门。

    墨池坐在门口等。他的耐心快耗光了,口憋闷的想骂人。他是她高考辅导老师,前前后后相处了整一年,他对她比对亲妹妹还亲,更重要的是,他还是她丈夫,她的男人!她居然给他闭门羹!墨池气得想砸门、砸墙、砸玻璃,把思存给砸出来。他握紧拳头,指节发白,生生克制着。

    几个叽叽喳喳的女生走来,正是思存同宿舍的姐妹们。看到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于小春问,“你找谁?”

    墨池没好气,他今天一直在回答“你是谁?你找谁?”他来找她妻子,还得遭人盘问!“我等钟思存,我是……”墨池咬牙切齿地说,“我是她亲戚。”

    “思存在自习,我帮你叫去。”于小春热心地说。

    “不用了,我等她下晚自习。”回去再收拾她!

    女生们进了教室,最后的女生忘了关门。墨池看到思存和刘志浩并排坐着,两个人一起奋笔疾书。书放在刘志浩的面前,思存得伸长了脖子才能看的到。

    自私的男生,不知道照顾女同学!墨池愤愤地想。不过,他温墨池的妻子,不用别人照顾!

    墨池坐到腰酸背疼,晚自习下课铃终于响了。思存飞快地收好钢笔本子,来不及整理齐就往外跑。

    “我下课了,你说吧,什么事?”思存脖子一梗,故意硬邦邦地说。

    “什么事回家再说!”墨池喘气都带着怒火。

    思存倒没反对,走到他身后帮他推轮椅。

    “东西我帮你拿着。”墨池说。

    思存把书本交给他。他翻着,稿纸上密密麻麻抄着唐宋八大家的作品解析和生平故事。前面都是工工整整,最后十几页,龙飞凤舞,张牙舞爪,群魔乱舞。

    “这就是你晚自习的成果?”墨池手指点着那几篇鬼画符。

    “不要你管。”思存嘴硬地说。其实刚才她说要上晚自习,本指望墨池能叫住她。谁知道他没有叫。她坐在里面又看不到外面,不知道他是不是生气了,会不会气走了,哪还有心思抄书?

第 15 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