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故事 第 16 章


    回到家里,思存的气焰就消了下来。没办法,这是温家小楼,墨池的地盘。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小心翼翼地搀扶他上楼,扶他坐到床上,细心地给他腿上盖好毛毯。然后,轻轻挨着床边欠身坐下,抬起大眼睛安静地看着他。

    墨池始终一言不发,两人就这样僵持着。

    “晚上就啃了个馒头?”墨池突然问。

    思存一愣,难为她提心吊胆老半天,他居然跟她扯馒头!

    “我和你说过,你还在长身体,要吃得好一点,你居然给我啃干馒头。”墨池说。

    思存全乱套了,她想得一堆借口用不上,万万没想到他会拿馒头说事。

    “你说,为什么一个月不回家?”墨池话锋一转。他的眼睛喷火。思存知道,秋后算账的时候到了。

    怕死不是□员!思存想起了刘胡兰的名言,膛里充满了力量。“是你不让我回来的!”她正义凛然地说。

    墨池快气炸了,“我什么时候不让你回家了?”

    “我每天都要上课,回家就得逃学,逃学就是撒谎,可不就是你不让我回来的?”思存的脑子恢复运转,突然变得伶牙俐齿。

    恶人先告状!墨池强压怒气,翻出思存的笔记本,“好个用功的学生,那我考考你,看看你这功用得怎么样!——唐宋八大家,研究得还挺深奥。你说说,柳宗元的《永州八记》都包括哪八记?”

    “小石潭记。”思存说。

    “还有七篇呢?”墨池悠闲地翻着笔记。

    “……”思存哑了。

    “这就是你研究唐宋八大家的结果?”墨池拧紧眉毛。

    “我们还没学到唐朝,这本书是老师让提前准备的。”思存说。

    “行,没学过的不算数。你们学什么了?”

    “先秦两汉的。”

    “那我就考你一个先秦两汉的。把诸葛亮的前后出师表给我背背。”

    背书,难不倒思存,“臣亮言: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先帝虑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她背得很流畅,目不斜视,一气背完。然后,一副挑衅的目光样子看着墨池,意思是说,你考不住我吧?

    墨池心里暗笑,不动声色地说,“中国第一首译诗是什么?”

    “啊?”思存愣了。中国第一首译诗,老师好像讲过,而且还讲了关于那首诗的传说,是关于爱情的。当时于小春坐在她旁边,脸蛋通红地吃吃笑,于是她就只记住了于小春的笑,忘了诗。

    “这是你们学的吧,你怎么没记住?”墨池戏谑地看着她。

    “这个是爱情诗,不算!”思存红着脸说。

    “爱情诗为什么不算?”墨池说。

    “……”思存没词儿了,“要不,你说说,我看和我们老师讲得一样不一样。”思存把球踢给了墨池。

    看她的样子还很不服气呢!墨池气结。“中国第一首译诗是春秋时期的《越人歌》。诗中说,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对对对,就是这首,心悦君兮君不知!”思存想起来了,高兴地说。

    墨池斜了她一眼,继续说道,“传说楚国鄂君子皙泛舟河中,打桨的越女爱慕他,用越语唱了一首歌,鄂君不解,回去后请人用楚语译出,就是这一首美丽的情诗。据说子皙在听懂了这首歌之后再回去寻那女子,却如何也寻不到了”

    “他要是早点听懂就好了。”思存满脸遗憾地怅然道。

    “这首诗说明了什么?”墨池循循善诱。

    “说明喜欢一个人就要早点说出来,不要等找不到他了再空留遗憾。还有就是,要学好外语。”思存恳切地说。

    墨池被气乐了,要学好外语,亏她想得出。“那好,现在考你外语。从这题开始,错了有惩罚喽。”

    “什么惩罚?”思存紧张地说。

    “错一题打手板,错两题弹脑门儿,错三题……”墨池突然坏坏一笑,“我就咬你!”

    “那好,你考吧。”思存表情严肃紧张,好像等待宰割的羔羊。

    “Where  do  you  study?用英语回答我。”墨池的口语和收音机里播得一模一样,思存听傻了。

    “那个……”思存努力搜刮脑子里的英文单词,再费劲地组成句子“North……哦不,North  University……”

    “What’s  your  major?”

    “I……”思存绞尽脑汁,“Chinese  department……”

    “Tell  me,  who's  your  husband?”加快语速,提高难度。

    “……”思存没听懂。

    “答不出来了?”

    “我还没学那么多!”

    “没有理由,伸出手来!”墨池故意紧绷着脸。

    思存伸出手。墨池捉过她柔软的小手,“啪!”地就是一下,绝不含糊。这都答不出,该打。

    思存吃痛地甩甩手,墨池说,“把三角函数的公式都背出来。”

    “那是数学题!”思存不干了。

    “我说不考数学了吗?”

    上当了!思存愤愤地想。不就是三角函数吗?高考的时候她可是把三角函数的公式都写在不会做的大题下面了。可是,出了考场,她就把那些数学公式全忘了!

    她答不上来。

    “脑袋过来。”墨池的声音明显压着气。亏他不久以前还拿出那么多时间帮她补数学!

    思存战战兢兢地凑过小脑袋,紧张得闭上眼睛,鼻子眉毛皱成一团。墨池微微一笑,温柔地把她的刘海拨到一边,拇指食指绷成一个有力的圆,还放在嘴边哈了口气,在她额头上一弹!

    “疼!”思存的眼泪都快被弹出来的,委屈地揉着额头。

    “谁让你忘了的!再来一题,要是还不会,我可咬人了!”墨池说,“把你刚才背的出师表,翻译成英文给我背一遍。”

    “什么?”思存急了,“我才学几天英语啊!我们英语老师也不一定翻译得出来啊!”

    “你们老师肯定能翻译出来。”墨池说。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有本事你翻译翻译试试。”

    “我要是能译出来怎么办?”墨池凑近她,问道。

    “那我就愿赌服输,任你处置。”思存不信他能把文言文翻译成英语。

    “你听好了………………”墨池冒出一串串优美的英语。

    思存傻眼了。她不知道墨池译得对不对。可是他那么从容淡定的样子,他一定是把出师表真的翻译成英语了!

    背完一大串,墨池说,“怎么样,刚才我们怎么说的来着?谁愿赌服输?”

    “你处置吧!”思存想,反正都手板也打了,脑门儿也弹了,他还能想出什么花样?

    “就按刚才说好的,咬你一口。”

    “咬哪里?”她活象一只紧张的小刺猬,下意识地缩成了一团,小脸通红,小嘴微微噘着,墨池心念一动,“就咬你的舌头吧!”

    “舌头怎么咬?”思存下意识伸出舌头,说话也含糊不清了。

    “伸出来就行了。”

    思存果然傻乎乎地伸出粉红色的舌头。墨池慢慢凑过去,轻轻衔住。思存后知后觉地瞪大眼睛,这一幕很熟悉!果然,墨池顺势抱住她,欺身向前,他的嘴覆盖在她的小嘴上,开始吸吮她的滋味!

    墨池火热的男躯体象火一样烙着她的心,她从没有这样与他亲密接触过。思存小手乱挣,双腿乱蹬,墨池用力握住她两只纤细的手腕,把她压在床上,她不老实地扭来扭去,墨池只有一条腿不易掌握平衡,只好抱住她在床上翻滚,双手坚决不放松。“别怕,我是你的丈夫!”他吼道。他的话起到了作用,思存慢慢停止抵抗,慢慢放松,进入状态。墨池松开她,她双手环住他,他们都大力的吸吮,似乎要把对方吸进肚子。两人间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呼吸越来越急速,直到脸涨的通红才依依不舍地放开。

    一吻结束,墨池都维持着压倒思存的姿势。她是他喜欢的人,是他的妻子,他才不要放开她!她的头发散乱,目光迷离,嘴唇红肿。他不知道自己也是那个样子。他浑身灼热,小腹部似乎要胀开一样!他喘息着,颤抖着,试探着,解开了思存领口的纽扣。

    “不要!”思存握住他的手,泪眼迷蒙。

    “思存,你是我的妻子,夫妻都要这样的。”墨池停手,轻轻地说。

    思存迷茫地摇头。

    “别怕,让我来,好吗?”墨池的身体快要爆炸了,他思存发烫的脸,柔声安慰。

    思存极轻地点了下头,墨池轻轻解开她的衣服。

    青春少女的身体展现在他眼前时,他却懵了。思存愣愣地看着他豪情万丈地跨坐在她的双腿上,她的心缩紧了,胆战心惊地等着他进攻,他突然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思存疑惑,是她又哪里做错了?墨池却一把扯过枕巾盖在她脸上,“别看我!”她的身体那么美丽,他却是残缺的,坚决不让她看。

    “那你也不许看我!”思存竟掀过旁边的棉被,巨大的被子哗一下把他们罩在里面。

    墨池傻眼了,看都不得要领,她居然还不让看!身体快要燃烧了,他带着她在被子里翻滚、厮打、搏击,他进攻,她却防守,几次功败垂成之后,他们目标一致,凭着人类的本能苦苦探索。

    折腾了一宿,黎明之前,他们终于成功了!从未体验过的新奇、痛楚和一丝说不清的快感缠绕着他们!思存有些害怕,身子瑟瑟发抖,墨池紧紧搂抱住她,轻柔的吻若有若无地落在她的脸上。她渐渐停止颤抖,把头深深地埋进他的怀里。墨池刻意侧着身子,不让残腿碰到她。

    东方泛白,思存迷迷糊糊就要爬起来。墨池抱着她不撒手,“多睡一会,你很累了。”

    “我还得上课呢。”她说。八点钟上课,再不走就赶不上了。

    “你不去,同学也会替你答到。”

    “不能逃学。”思存说。

    “没事,就逃这一次,落下的功课我给你补。”墨池始终搂着她。

    拳头砸在他肩膀上,“什么话都让你说了,讨厌。”

    “不许讨厌你丈夫!”他故意恶狠狠地说。

    再次醒来,已经是中午时分。思存已经习惯了墨池的怀抱,紧紧和他偎依在一起。这是他们有生以来最重要的一天,他们的夫妻关系,终于名至实归。

    墨池深深地吻着思存,把她吻得意乱情迷,“再来一次好吗?”他轻轻地说。她感觉到紧贴着他的男躯体又火热紧绷,她羞涩地点点头。

    一回生,二回熟。这次他们熟练了很多。她还是有些疼,却开始懂得配合他。直到兴尽,他又吻她,帮她擦去细密的汗珠。

    “我们去洗个澡。”他怕她出多了汗感冒。她先下床,只觉浑身发软,心里却前所未有的安全,充实。墨池掀被下地,轮椅就在床边,他却坐在了地上。

    思存吓坏了,忙去扶他。他左腿残先着地,疼得他双手压住残腿直抽冷气。

    “你怎样,摔坏了没?”思存掰开他的手,检查他的伤口。残腿上覆盖着一条蜈蚣样的大疤,可以想象,当年的手术进行得很糙,术后也没得到很好的恢复。“疼不疼?”思存抚那条疤。

    墨池轻颤一下,问道,“你不怕?”他想起她来得第一天,她看到他一条腿的样子,差点吓哭了。

    思存现在的目光里没有恐惧,只有痛惜,她扶起他说,“你是我男人,我怕什么?”

    墨池搂住思存,在她的扶持下一起进浴室。氤氲的蒸汽中,他向她坦白,“刚才有件事骗了你。”

    “什么?!”思存大惊,他不是说他是她的丈夫吗?难道他不是真心的?

    “那个,前出师表,我用英文说得是,我也译不成英文,因为诸葛亮老先生的原文我记不清了。”

    “你……”思存的小拳头乱砸,这个大骗子,他就这样“骗”了她的吻,“骗”她真正成了他的妻子!“太狡猾了!我要罚你!罚你抄写100遍出师表!”

第 16 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