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故事 第 24 章


    正是饭时,北方大学食堂里人头攒动,每个窗口都排起了长队。思存来晚了,拿着个搪瓷饭缸排在队尾,翘首向前看着。白花花的米饭见底了,馒头也不多了,菜也剩不了几样。食堂物资是按计划供给的,并不很充裕。来晚了,只能委屈点自己的胃。思存百无聊赖地摆弄饭缸,寻思着排到自己还能剩下点啥。

    突然,背后有人拍她的肩膀。思存回过头,看到一个男生明晃晃地对着他笑,“同学,还记得我吗?”他说。

    运动服,白球鞋,长手长脚,身长玉立。“江天南!”思存叫道。想起舞会上的丑事,她绷住脸,把头扭到一边。

    “哈,你还记得我!。”男生高兴地说,做了个帅气的扭腰摆胯的姿势。

    思存不吱声,她能不记得吗?就是跟他学了几分钟跳舞,她才刚好被警察抓个正着!

    “饭菜不多了,你吃什么?我叫排前面的同学帮着买。”江天南二话不说拿过思存的饭缸。

    看这形式,排到她也买不到什么了,思存想了想说,“米饭。”

    “菜呢?”

    “随便。”

    江天南几下就挤到了队伍前面,没一会,又挤了回来。举着满满一饭缸的红烧。

    他们找个空位坐下,江天南把一大饭缸红烧放在思存面前。他自己的是梅菜扣。思存说,“谢谢你。我给你饭票。”红烧是贵菜,一次就要花掉思存两顿的饭票。思存有点心疼。

    “不用,算我请你的。”江天南大方地说。

    “那可不行!”思存红着脸把饭票塞给江天南。

    “真的不用。上次害你跟着进了派出所,我很过意不去。这顿先随便吃着,下次我请你去马克姆吃西餐。”马克姆是X市唯一一家俄国风情的西餐厅,颇负盛名。

    思存说,“我不爱吃西餐。再说舞会是我自己去的,也不怪你。”墨池带她去过一次马克姆,牛都没有煎熟,一股血腥味儿。她吃了两口,剩下的就都给墨池解决了。

    江天南不和她纠缠这个问题,笑道,“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钟思存。”

    “中文系的钟思存?”江天南眼睛一亮。

    “是呀。”思存不明白江天南怎么那么大惊小怪。

    “你可是你们系的风云人物。难怪我托苏红梅打听你,她说不知道。”江天南吃东西很快,吃相却很斯文。还不耽误讲话。

    思存听得一头雾水。

    江天南说,“你别谦虚了。全校都知道你是中文系的系花、状元。才貌双全,好事全让你占了。”

    思存被他说了一个大红脸,不由自主地低下头,“我怎么不知道?”

    “原来你们系最出风头的是苏红梅,现在她可被你比下去喽。”江天南笑着说。

    思存大口地扒着米饭,红烧却下得很少。江天南道,“你怎么不吃菜?”

    思存说,“全是,吃两块就饱了。”

    江天南一拍脑袋,“我忘了你们女生食量小。”他把自己饭盆里的梅干菜挑出来,放进思存的饭缸。“吃点这个,下饭。”

    “不用。”思存阻挡江天南的筷子。

    “不用跟我客气。你吃我的梅干菜,我帮你解决红烧。”江天南不客气地把筷子伸到思存的饭缸。

    思存放下筷子。虽然在农村长大,她却很有一些小讲究。尤其不习惯和陌生人吃东西过于亲近。

    思存吃完了米饭,开始收拾东西。红烧剩了不少,她打算晚上买半份熬白菜,烩在一起吃。“你慢慢吃,我一点还有课。”

    思存把饭缸放回宿舍。她们没有属于自己的柜子,只有一个公共的架子,餐具、牙具都放在那里。思存在饭刚上扣一个碗防灰。转身爬到上铺,找她的英语课本。

    床上有封信,一看字迹,就知道是墨池的。思存抿嘴一笑,他们才分两天,他的信就到了。还有几分钟上课,思存三下五除二撕开信封,墨池只写了简短的一段话。“思存,周四晚上没课就回家吃晚饭吧,阿姨给你准备了好菜。”思存把信捂在口,笑得大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想她就直说呗,说什么好菜不好菜的,借口!今天是周三,想到明天就能见到墨池,思存高兴得一蹦三尺高。蹦完了,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多亏宿舍没别人。

    第二天下午下课,思存抱着课本准备直接回温家。教室门口,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她。思存抬头一看,——“江天南。”她脱口说道。

    “思存,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去马克姆吃西餐。”江天南穿着时下最流行的喇叭裤,夹克衫,显然是刻意收拾过,站在人群中很是抢眼。

    “我没空。”思存简短地说。

    “我是来和你告别的!”江天南说。

    “嗯?”

    “我们系明天就要进山考察了,一直到寒假。再见面,就得明年开春了。”江天南说。

    思存一笑,“那就明年开春再见,我真的有事,祝你一路顺风。”说罢匆匆向外走。

    江天南追上她,“只占用你两个小时的时间。我真的很想请你吃饭。”

    思存边走边说,“你已经请过红烧了。而且,舞会那事真的不怪你。你不用再请了。”

    江天南紧追不舍,“那我要是说不是为了舞会的事道歉,而是想和你交个朋友呢?”

    思存心脏狂跳,她知道江天南是什么意思了。思存站住,看着江天南,摇摇头,认真地说,“我有朋友。”

    江天南倒以为她没听懂,索把话挑明,“我想当你男朋友。”

    饶是思存害羞,也不得不把话说得更清楚,一句话断了他的念,“我有对象。”

    江天南一笑,“不用这样搪塞我,我问过你们班同学了,你没有。”

    思存不想再和他纠缠,丢下一句,“信不信由你。”拔脚就走。思存一口气走出校门,回头看看,江天南没有跟上来,才松了口气。她烦躁地蹲在校门口,把书本顶在脑袋上。她没想到,竟会有男生追求她。墨池没有追过她,他们是自然而然,日久生情。她不想和墨池以外的任何男人有瓜葛。凭着女的预感,她觉得和江天南的事还不算完。好在江天南明天就要进山了。希望下个学期,他忘了还有钟思存这么个人。

    理清乱纷纷的思绪,墨池的模样清晰地浮现在思存的头脑里。思存一下子平静了,甚至微微笑了。她以前只知道墨池好,有了江天南的对比,她才知道墨池有多么好。墨池不赶时髦,但风度儒雅;墨池不夸夸其谈,但多学内敛;墨池不死缠烂打,但对她关怀备至。思存庆幸没有经历大风大浪,就遇到了墨池这个人生伴侣。有墨池在,她什么也不担心。只是,思存深深吸了口气,江天南的事情,她不会告诉墨池。她相信自己可以解决。

    想清楚了,思存的心情也好了。大步流星走到公交车站,刚好公车就驶过来。真是个好兆头,思存像只欢快的小鹿,蹦上公交车。今天是美好的一天。

    回到家,刚进温家小楼,思存就闻到诱人的菜香。循着未到过去,餐厅里却空无一人。思存找到厨房,保姆正在收拾厨具。看到思存,笑着说,“墨池在楼上,你去叫他下来吃饭吧。”

    温家的孩子称呼保姆为“阿姨”,就像对长辈一样尊敬。思存恭恭敬敬地说,“阿姨辛苦了,一会您也一起吃吧。”

    “我收拾完就走,回家还得给我们那口子和孩子做饭呢。”保姆乐呵呵地说。

    思存听到她那么自然地说“我们那口子”,心里一暖。她说,“那您给孩子盛点菜回去吧。”说罢,轻巧地上楼,找她“那口子”去了。

    思存蹑手蹑脚走到他们的房间门口,侧耳倾听,没什么动静。她轻轻推开门。墨池撑着双拐,背对着她,一动不动地看着窗外。他没有看院子,而是在仰望天空。夕阳西下,晚霞笼罩着他高大清瘦的身子,给他周身镀了一层金色的边,像个孤独的天使。思存悄悄走过去,几乎贴在他的背后,他却还是没有反应。想媳妇想出神了。思存微微一笑,抬手轻轻蒙住他的眼睛。

    墨池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他把手握在思存的手上,轻轻放在自己腰侧,再扶着拐杖转过身。“你回来了?”他淡淡地说,眼底有点落寞。

    思存立刻感觉到他的不对,脱口问道,“你怎么了?不高兴?”

    墨池抱住她,让她的脸贴在自己的前,“高兴,你回来我当然高兴。”

    思存很享受地把头埋在属于她一个人的宽阔膛,两人安安静静地拥抱,享受幸福一刻。过了一会,思存先踮起脚尖,吻上墨池的嘴唇,墨池又迅速咬住思存的嘴唇——每次重逢的重头戏火热开场。

    悠长一吻后,两人相携来到餐厅。桌上的菜都是思存爱吃的,思存惊喜地说,“今天是什么好日子?”

    墨池给她夹了块猪排,说,“今天是农历十月初八,我生日。”

    “哎哟!”思存捂住嘴巴,“我真该死,居然不知道你的生日。”五四青年节是她的生日,那天墨池可是给她在老字号的“德运饭庄”定了一桌子好菜,还请政府食堂的面点师给她做了西式的生日蛋糕。她却把他的生日忘个光。

    “不怪你,我的生日不年不节的,我自己都差点忘了。”墨池毫不在意。

    “我都没给你买礼物。”思存懊恼地说。

    墨池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你就是上天给我的最好的礼物。”

    “噫!”思存轻笑,“说得真好听,我看你才是学中文的。”

    墨池淡淡地笑。思存问他,“你过了这个生日是多大啦?”

    墨池说,“二十三周岁。刘春红阿姨也真是的,都没告诉你我比你大几岁吗?”

    思存吐了吐舌头,“应该是告诉我父母了,我没在意。”

    墨池搂着她的肩膀,“真是个傻瓜,年纪相当是很重要的。”

    “我们算年纪相当吗?”思存笑嘻嘻地问。

    “当然。科学证明,男的比女的大五岁半是最合适的,能照顾你,保护你。”

    “五岁半都出来了,那半岁也是科学家说呢?哼,你就哄我吧,”思存撇嘴,“我们班好几对谈恋爱的,都是年龄不差一两岁的。”

    “你嫌我太大了?”墨池装作委屈地说。

    “才没有!”思存急了,连忙解释,“我的意思是,温墨池和钟思存是最合适的,不管相差几岁!”

    墨池淡淡地笑了,有给思存夹了一筷子青菜。他喜欢照顾她吃饭,看她像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似的,把腮帮子都塞得满满的。

    思存却停了筷子,有点担心地说,“墨池,你今天不高兴吗?”

    “没有啊。”墨池忙说。

    “不对。”思存说,“今天你都没开怀大笑过,也没横鼻子竖眼。”

    墨池放下筷子,“真是我的媳妇,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怎么了?”思存仰头,担忧地说。

    墨池说,“没什么,工作上的事。”他强打笑容,“不说这个了,看我,差点搞砸了咱们的晚餐。你还想吃什么?我给你夹。”

    思存想逗他开心,笑道,“要不我们喝点啤酒助兴?”

    墨池想起她酒品奇差,引诱□焚心,她却梦会周公去也,害他差点憋出内伤,连忙摇头道,“小祖宗,你饶了我吧。家里还有长城汽水,咱们喝汽水吧!”

    思存自知理亏,低头吃吃地笑。墨池情绪转晴,恶狠狠地说,“你还笑!一会把上次欠我的补给我!”

第 24 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