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春天的故事 > 第二十八章 所有的努力付之一炬

春天的故事 第二十八章 所有的努力付之一炬


    墨池收到一份来自上海的邀请函,来自“1987年上海国院家具订货会。”工厂里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但墨池认为,企业若想长斯发展,就要随时与国内外同行保持联系,了解最新动向。他着手准备参加订货会的资料,这两个月工厂业务转型,范转拓展了很多,春节后的图册已经无法满足需要。距离订货会只有半个月时间,墨池决定印制新的产品手册。

    傍晚,墨池来到思存的办公室,思存正在埋头画图。墨池说:“现在有三十页的产品手册需要你设计,三天。有问题吗?”

    思存查了一下工作计划,蹙眉道:“这几天每天都有图要交到车间。加班设计出三十页,至少要五天。”

    最近思存工作非常辛苦,人都瘦了一圈。墨池狠心道:“必须三天出稿,我来设计文字,你负责图,行不行?”

    思存叹了口气,“好吧。”

    “还有,上海的订货会,你和我一起去。”墨池说。

    思存翻着工作日记簿,看着密密麻麻的日程安排,说道:“工厂里有这么多事,我不如留下来处理日常事务。”她不是思之声的员工,甚至墨池都没有发过一次薪水给她,可思之声是墨池的心血,她当成自己的事业一样珍惜着。

    墨池道:“工厂里的事我来安排。订货会需要两个人,而且你最近这么累,去上海玩玩也好。”

    思存想了一下,点头道:“好吧。”她指着桌上的绘图纸说,“我得继续画稿了,周扒皮。”

    墨池扑哧笑出了声。他简直是比周扒皮还周扒皮,思存为他做了这么多工作,他连一分钱工资都没给她发过呢。

    第二天清晨,思存刚来到办公室,墨池就来找她,递给她一本手绘的册子。整整三十页,每页的文字已经写好,需要配图的地方也做了标注。

    思存惊讶地看着他,“你熬了一个通宵?”

    墨池的眼里布满血丝,“这个东西不出来,你的工作就没法展开。下面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思存心惊跳地看着墨池,他的身体并不健康,这样熬一个通宵,他的身体未必吃得消。她接过册子,忙说:“你放心吧,两天后一定准时交付印刷厂。你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去休息,睡觉。”

    墨池揉揉额头,“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思存连推带拽把他开到办公室,推进休息间,“什么事情都交给我,你赶快给我睡觉。”

    思存立刻开始工作,白天继续做工厂的日常工作,晚上刚泡到资料室,把能用到的照片……先出来,然后,又挂着个相机,到陈列室找样品,拍照,然后请人连夜洗出来,再连夜选片。熬了两天,终于把所有的图片配好,送到墨池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没有人,思存来到休息室的门前,轻轻敲了三下。果然听到墨池压着嗓子道:“请进。”

    推开那道简单的房门,思存眼中泪光一闪。逼仄的小房间,最多不超过八平米,除了一张简易的单人床,一个旧写字台,一个藤木书架,再无他物。她想起了宽敞气派的墨家小楼,想起他那宽大的卧室和几乎独属于他一人的大书房。思存的心揪了起来。

    房间闷热,墨池正从床上起身,看到思存手里的稿纸,笑意盈盈,“全弄好了?”

    思存点头道:“你看一下,可以的话就下厂印刷了。”

    墨池简单地翻了翻,就竖起大拇指,“非常好。”

    当天,手册样稿送去印刷厂,思存留在那里盯排版,又让印刷厂打包票,四月底一定要送到思之声,就差逼着那个厂长签字画押。

    去上海那天,他们没有带行李,却拖了一箱子刚刚印制完成的产品手册。思存不让墨池碰那些东西,他的腿不能负重,若是有个闪失可就不得了了。她请工人把箱子送到机场托运,下了飞机又请人送到会场。

    那天有点儿闷,暴雨将来不来的样子。他们早上十点下飞机,十一点就赶到了订货会现场。一进会场,墨池就遇到了很多老朋友。他和很多人握手、寒暄,谈笑风生。思存看得有点儿发愣,墨池创办思之声,不过三年多的时间,却已经在业内很有名气。很多订货商慕名找到他,中午休息之前,他们已经拿到了一张订单。

    下午有同行邀请墨池共进晚餐,墨池婉拒了。四点钏订货会一结束,他就带着思存去逛上海。他们走马观花地逛了南京路、外滩,又去了李绍棠曾经任教的大学。上海的大学生比北方大学的更加时髦、有活力,一对对年轻的情侣从她身边经过,青春张扬。历史的悲剧已经属于过去,新的一代正在充满憧憬地迎接属于他们的未来。

    思存血管里的血都充涨了起来,这里是她亲生母亲的家乡,也是她父母相识、相恋的地方。因此她对这个城市,突然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愫。

    第二天,墨池的计划是白天参加订货会,晚上就坐飞机回到深圳。想起昨天思存意犹未尽的样子,墨池说:“今天我要拜访几个老朋友,你在上海好好转转,这里也算是你的半个老家。傍晚我在机场等你。”于是,上午思存去了城隍庙、豫园、徐家汇大教堂,下午去了南京路和外滩。到了外滩,她爱上了那里。黄浦江上渡轮的轰鸣,租界时期的老建筑,乌云压顶时就像黑白照片定格的大时代,颇有些磅礴之意。整个下午,她在那一带流连,身着白底兰花旗袍,披着雪白的羊毛披肩,好像沿着长长的时光隧道从旧上海走来的画中女了,也许,她的母亲当年就是这个样子。只是她穿得确实有点儿少了,冷风袭来,不由瑟瑟发抖。看看时间,她招手叫了的士,火速赶到虹桥机场,墨池已经在那里等她。

    看来今天的成绩也很不错,墨池神采飞扬。带来的产品手册都发完了,墨池没有行李,手里拿着一份报纸,颇为悠闲地翻着。看到思存,墨池嘴角上扬,很温暖地笑了,“来一次上海都没机会带你出去好好吃一顿。我们在机场餐厅晚饭吧。”

    他拉着思存的手,来到一家装修考究的餐厅。墨池点了蟹粉小笼、盐水**、熏鱼、炸明虾、炒时蔬,又要了两碗小馄钝。他们都不是很饿,墨池吃完了小馄饨就放下筷子,思存想到机场餐厅菜价不菲,就不忍心浪费,大口地往嘴里填着菜。墨池笑着说:“第样尝尝味道就好。”思存满嘴是菜,含糊着说:“这么贵的菜尝尝味道,不全吃掉都浪费了。”

    墨池笑道:“宁可浪费了菜,也不能撑坏了肚子。”

    思存还是发扬她的淳朴本质,把那几道小菜吃得底朝天。回到候机大厅,正巧听到机场广播,“各位旅客,很抱歉地通知您,上海飞往深圳的XXX次班机,由于天气原因,推迟起飞时间。具体起飞时间我们将随时向您播报。”中英文重复播了三遍。

    他们只好坐下等。刚吃饱饭,思存不免昏昏欲睡。墨池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睡得舒服一些。片刻,思存突然全身一震,捂着肚子,匆匆对墨池说:“我去下洗手间。”

    墨池笑了,这个小家伙,果然还是吃多了。

    片刻,思存回来,面色苍白,愁眉紧锁,双手还是捂着肚子,恹恹地靠在椅子上,闭目不语。墨池吓了一跳,连忙问她怎么了?

    思存有气无力地摇头。墨池急道:“是不是拉肚子了?我去给你买止泻药。”

    思存摇头,“没拉肚子。”

    墨池把她搂进怀里,她小脸冰凉,却是汗津津的。他急坏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带你去机场诊所看医生!”思存把头贴在他的口,小声说:“不用看医生,正常现象。”

    “难受成这样怎么还是正常现象……”墨池话说一半,突然恍然大悟。原来是思存的红色朋友不期而至。只是,墨池的心又提了起来,以前她这朋友驾到时,没有任何不良反应,甚至照蹦照跳,现在怎么难受得像是丢掉了半条命?

    墨池把西装裹在她的身上,又起身去帮她打来一杯开水。思存握着水杯,他握着思存的双手,她的手像冰一样的冷。这可是五月的上海,已经是初夏了!思存的眉毛一直紧蹙着,好像忍爱着巨大的痛苦。墨池说:“你喝一口开水,暖一下。”

    思存听话地喝水,肚子暖和了一此,疼痛却不能缓解。她疼得蹲下身去,把自己缩成一团。墨池心里大痛,轻轻把杯子拿开,张开双臂,把思存搂进怀里。

    他的怀抱是那样的宽阔、温暖。思存腹痛、腰痛、全身酸软。他依偎在墨池的怀里,感到墨池的大手抚上了她又冷又硬的小腹,沿着肚脐,轻轻地按摩,顿时感到前所未有的放松,靠在墨池的怀里,疼痛一丝丝离她远去,她终于睡着了。墨池温柔地注视着她,眼里是诉不尽的温情和痛楚。他把她搂得更紧些,一动也不动,守护着一生最珍贵的宝贝。

    思存睡了快一个钟头,终于被提醒旅客登机的广播叫醒。墨池起身的时候,稍稍停顿了一下。一个小时维持同一个姿势,他也浑身僵硬,左腿的假肢更是丝毫用不上力气。思存扶了他一把,他才站稳。他搂着思存,两人相互扶持着上了飞机。一进入平稳飞行,墨池立刻找空姐要来毛毯、热水、止痛药。他对思存说:“这种药平时不要吃,不过在飞机上体力消耗大,吃了会减少一点儿痛苦。吃完药你会犯困,不要紧,下飞机我会叫醒你。”

    思存乖乖地喝水、吃药。然后,靠在椅背上,她抱住墨池的一条胳膊,又把头倚在他的肩膀上,在熟悉的属于他的气息中,沉沉地睡了过去。

    回到深圳,墨池一直把思存送回公寓,思存此次反应如此之大,和旅途疲劳也不无关系。此刻在墨池温柔的呵护中,已经感觉好了很多。墨池让她躺下,又给她盖上薄被。突然,他俯下身,轻柔地在她的额前印下一个吻,“你休息吧,我明天再来看你。”

    第二天一大早,墨池果然捧了一堆食材,来到思存的公寓。思存还睡得迷迷糊糊的,看着墨池烧开水,泡红粮,又放了很多红枣、当归、生姜。墨池说:“这些都是补血祛寒的,正适合你喝。”思存感动地看着他,觉得他有点儿太紧张了,忙安慰他,“这只是每个月的特殊时期,不是病,你不用担心。”

    墨池说:“你以前没有这样的毛病。我昨晚看了书……思存,是不是孩子没有了以后,你就这样了?”每次想到那个没有成形的孩子,墨池的心都会抽痛。

    思存掩饰地说:“没有的事,我是到了美国水土不服才这样的。”

    墨池不容分说,把泡好的红糖水塞给她,“你这几天就不要去公司了,在家好好休息。”

    思存喝了一口,一直暖到了心里。“公司还有很多图要画,晚上,还有广州的孙总要来看货,我若是不在,他又要逼你喝酒。”

    墨池说:“不要管这些了,你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思存还是回到了工厂。深圳有很多广式汤馆,墨池找到老板娘,红着脸说明思存原情况,请人家专门给她煲些滋补养身的汤水送她的办公室。老板娘笑着说第一次见到这么关心老婆的男人,墨池也不解释,只是脸更红了。

    他对思存是那么温柔,第餐都恨不得把汤水喂到她的嘴里。看着她吃完,他立刻把碗筷收走,很快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他绝不许她碰一点点冷水。

    从上海回来的第三天,第一对中式婚礼娃娃下了生产线。车间主任把娃娃送进了墨池的办公室。真正做出来的娃娃比图纸上还要漂亮,男娃娃衣服上的金丝滚边,女娃娃的凤冠霞帔都细可爱。

    墨池看着这对娃娃,心里的情绪突然变得很复杂。这个娃娃是他和思存共同努力的结晶,他希望娃娃早日上市,接受市场的考验,可是,他也知道,婚礼娃娃是思存留在深圳的理由。产品下线了,就到了她离开深圳的日子。因为这个,他曾经希望这批订单延迟交货,但工作不是儿戏,信誉是企业的生命线,儿女私情之外,他更要对思之声的品牌负责,更要保住他的一百多名员工的饭碗。事实上,他对这

    一批货的要求比以往更加严格,这次的工艺品将是一个新的尝试,如果布场反应良好,将给思之声带来新的商机。

    墨池计小田拿来一个透明的玻璃纸袋,把婚礼姓姓包好,再系上红色的丝带。他来到思存的办公室,把婚礼娃娃放在她面前。

    思存从图纸上抬起头,既惊异又惊喜。“做出来了?”思存拆开包装,拿出男娃娃,了那巧的喜称,又拿起女娃娃,掀开红色的盖头。思存兴奋得脸都红了,“好漂亮!墨池,这是我们一起设计的娃娃!”

    墨池被她的情绪感染了。他和思存都独立设计过无数产品,但他们共同设计的结晶,这还是第一个。墨池有些激动地说:“这是刚从生产线上下来的第一对,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思存把两个娃娃贴在口,突然泪凝于睫。她背过身去,不想让墨池看到她的泪水。怀着同样情绪的墨池又怎能不懂她的心。

    他双手搭上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怀里。他事先下过一万次决心,思存留下来这么久,已经放弃了太多,克鲁斯每天发来的传真文件几乎压得她透不过气来。 他曾经对着镜子练习过,“思存,回到美国去吧,去过属于你自己的生活。”可说出来的话却无法违背他的内心,他听自己说道:“思存,别走,留下来。”

    思存仰靠在他肩上,眼泪像断了线的沙子一样流下来。她也不想违背自己的内心,“我们要是能像这对娃娃一样永远不分开该多好!”

    墨池无声地拥抱着她。突然,思存拾起头,泪眼婆要地看着墨池,“CCR是我爸爸留下的事业,我不能置他的心血于不顾。墨池,中国娃娃下线了,我必须回到美国去。”

    墨池艰难地点头,“思存,别说了,我懂”

    思存的行李箱又立在公寓的墙角,墨池送她回家时看见了,心像被刀剜一样的疼。

    过了几天,思之声又迎来了一位贵客——香港远东公司的刘总。他和墨池是老朋友了,开门见山说,远东公司拿到了美国一大笔订单。做的是高档红木家具,以明清家具造型为蓝本,还要符合欧洲人的人体工程学标准,说白了,既要好看,又要实用,还必须高档。“老弟,你能不能把这批货做出来?”刘总说。

    墨池认真研究了英国公司的要求,对材质、工艺、形态的要求都非常高。不过,墨池笑了,他的公司最大的特色就是能做出一般公司做不出来的高档家具。

    刘总相当仗义,给了墨池很高的利润。与此同时,合同里也对交货时间、质量等等做了详细的要求。

    接下来,墨池开始忙碌。他订购了一大批的高档花梨木,增加了相应的设备,还从北京聘请资深红木家具专家作为生产顾问。

    车间机器轰鸣,墨池也跟着夜以继日地忙。顶替陈沁和李志飞的人还没有请到,几乎所有管理运营的事情都要墨池亲力亲为。计小田突然慌慌张张地推门进来,墨池抬起头,“怎么了?”

    小田说:“密斯李被马蜂蛰了!”

    墨池倒抽一口冷气,跳了起来,“在哪里?快带我去。”

    小田领着墨池来到厂区,几个工人围着思存。她坐在烈日下的花坛里,裸露的左臂已经红肿了一大片。有个女工正为她挑出陷进里的毒刺。有人说:“快去找墨总。”思存马上阻止他,“不要告诉他。”

    墨池沉着声音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工人们一看墨池来了,赶紧向他汇报情况,思存是给花坛里种花,不知怎么招惹了屋檐下的马蜂窝,好在伤得不重,只被哲了两下。

    两下还不重?墨池皱着眉头。看到女工捏着思存的胳膊找毒针,他又是倒抽一口凉气,这样会加速肿胀!  他一把拉开女工,抓住思存,气呼呼地说:“跟我走。”

    工人们自觉地散开,思存被半拖着弄回办公室。

    外面阳光正烈,一进屋,光线暗下来,思存感到眼前一黑,咚的一下,人已经被墨池按到了沙发上。思存托着肿得像个大红藕一样的胳膊,看着墨池闪进卧室,片刻,拿了个药箱出来。原来他有个像小型行李箱一样的药箱,打开一看,分门别类,品种齐全。墨池从一个铝制小盒里拿出一支小小的镊子,捉过思存的胳膊。一下,两下,毒刺被夹了出来。思存还不及呼痛,又被拉到水池边,墨池拧开水龙头,拽着她的胳膊哗哗地冲,之后又把她按回沙发上,一连串动作中间连个停顿都没有。思存两眼还在乱冒金星,只见墨池的动作突然放缓。

    他拿出一小盒圆圆的薄荷膏,用棉挑起一小块,擦在思存的伤口上。他一手托着思存的胳膊,一只手轻柔而缓慢地擦,棉说经之处,一阵清凉的疼痛掠过,竟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墨池把肿胀的地方全部用薄荷膏了一遍,还不放开思存。他突然对着那两个红红的针眼轻轻吹气,清清凉凉的微风柔柔地拂过痛处,思存的胳膊好受了许多,心里一松,竟然掉下眼泪来。

    “现在知道哭了,刚才捅马蜂窝怎么那么神勇?”墨池没有好气。

    “我没捅马蜂窝,我在种花,是马蜂自己跑来的。”思存的哭,不是为了手上的伤,而是为了墨池的温柔。

    “好好的种什么花?”墨池不以为然。

    “你这个工厂里,只有灰和绿两种颜色,太单调了。我想给你种一些花,增添一点儿色彩。”灰色的房子,绿色的棕搁、凤尾竹,虽然干净整洁,却十分乏味。

    墨池没有告诉思存,刚买下这块地皮时,厂里也是花团锦簇,后来他让人把花都移走了,因为那姹紫嫣红总让他想起春天的墨家小院,以及家门口的花巷;想起他站在那里等思存,两人一起高高兴兴地回家。后来,他再也等不到思存,也就不想再种花,因为看到那些花会让他没来由地难过。

    他突然低下身去,用手曲起左腿,单膝着地,右腿蹲下,捧起思存的脸蛋,轻轻抹去她腮边的泪水。“还疼不疼?”

    思存眼泪汪汪地点头。墨池决定安慰她一下。他把小田叫来,简单地安排了公司里的事情,推掉了晚上的应酬。没有陈沁和李志飞,小田承担了许多本不属于她的工作。好在这个朴实的姑娘毫无怨言,把墨池交给她的所有工作料理得并井有条。

    墨池让司机带他们去了罗湖附近的新都酒店,那里的丹桂轩,粤式茶点十分正宗,墨池带她吃过一次,她非常喜欢。墨池点了一堆吃的,看着思存吃下去。墨池见她受伤的手臂并无大碍,甚至也还灵活,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地。待到思存吃饱喝足,墨池带她到了一处新开发的楼盘参观。

    “怎么,你要买房子?”思存看着制作美的沙盘,不禁发问。

    “嗯。你喜欢什么户型?”墨池装作漫不经心。

    思存本没有看那些沙盘。她看着墨池,“你是该在深圳有一个家了。一个大老板,住得那么简陋,太委屈自己了。”

    墨池还在研究沙盘,“一楼带花园,顶楼带露台,你觉得哪种好?”

    思存说:“一楼吧,方便。”

    墨池摇头,“不好,还是顶楼,露台上面阳光充足,可以养花,还可以喝茶看书。一百零五平米的怎么样?虽然比墨家小楼小得多,但也够住了。等我的事业做得更大点儿,我们就买一套海边别墅,你喜欢X 市还是深圳?”

    思存看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已经举手叫来了售楼小姐。他低声提出了他的要求,希望立刻就交定金。  思存阻止他,“墨池… … ”

    墨池抬起头来,很低的声音说:“我只是想在中国给你留一个家。我不要求你留下来,但是,只要你回来,这里总会有你的一个家。”

    售楼小姐带着墨池去办手续,签订了购房意向书,交了一部分定金,相约剩下的部分下个月中旬一次交齐。。墨池做这一切的时候,思存都是沉默不语。

    一直到墨池送思存回到她的小公寓,思存始终沉默着,司机把车停好。墨池随着思存一起下车,在公寓门口站住。他拉过思存的手,把一盒小小的东西放入思存的手中。思存张开掌心一看,正是那一小盒薄荷膏。墨池说:“晚上冲完凉后再抹上一点儿,若是还觉得疼,就用冰块敷。”

    思存抬眼望着他,正待说话,另一个高大的身影笼住了他们。“摩泽尔。”那人说。

    克鲁斯来了。他是陈沁和李志飞尊贵的客人,他们的第一笔订单合非常顺利。正好CCR 一直在努力拓展中国市场,这次克鲁斯来深圳,就是应陈、李之邀考察项目,准备在深圳投资建厂。

    回中国投资,是李绍棠的遗愿,克鲁斯事先与思存在电话里商量过,思存不置可否。克鲁斯竟然自己就跑到中国来了。一方面是考察项目,另一方面则是带思存回美国。

    克鲁斯站在那里,风尘仆仆的样子。思存说:“走吧,上楼去我给你们煮咖啡。”

    克鲁斯毫不客气,一阵风似的就蹿上去了,思存住四层,墨池上楼慢,思存陪他漫慢走,到了家门口,却没有克鲁斯的踪影。两人面面相觑,楼上传来克鲁斯的声音,“摩泽尔,你住哪一层?”

    墨池和思存忍不住,同时笑了。克鲁斯知道自己闹了笑话,风一样地冲下来,毫不在意地说:“摩泽尔,你又捉弄我。”

    思存开门,把两个男人让进屋。厨房里有虹吸式咖啡壶,和思存惯用的不太一样。墨池就走过去帮她。思存笑道:“你这个典型的中国男人,倒是很会用西方人的东西。”

    “买的时候,店老板教的。”

    思存翻了个白眼。她第一次看到墨池忙家务。他熟练地用酒灯把水煮沸,看到沸水慢慢回流,与咖啡混合,香气慢慢溢了出来。

    他的动作充满了优雅的美感。思存把克鲁斯丢在客厅里,呆呆地看着他。片刻之后,两杯香浓的咖啡做好了,墨池让思存端到客厅去,“茶几上有和糖。”

    “你不要吗?”思存看到他已经开始清洗咖啡壶。

    “我不喜欢喝咖啡。”

    墨池用白色的纱布把咖啡壶擦干净,收好,给自己泡了杯淡淡的热茶。

    克鲁斯关切地来了句中国式的寒暄,“墨先生,你的身体好了吗?”

    墨池沉声道:“我的身体很好,多谢关心。”

    克鲁斯放下一块大石头似的,高兴地说:“那么摩泽尔可以和我回美国喽!”

    “克留斯!”思存不悦地叫道。

    克鲁斯急了,中文不够用,换上英文,长篇大论地对思存说“摩泽尔,难道你不想回美国了吗?那里有你家族的公司,你付出了那么多。你刚被推上董事长的位置时,所有人都反对你开会,还要通宵写作业,你没有放弃;你学业最忙的时候,白天上课,晚上回公司,你也没有放弃;去年,日本那批产品出了安全问题,告上法庭,你依然没有放弃。摩泽尔,你不会为了墨先生放弃美国的事业吧?你父亲的葬礼一结束,你就要回中国,是不是为了他?”

    克鲁斯语速越来越快,思存突然打断他,“克鲁斯,不要说了!”

    她知道墨池的英文听说都很强,克鲁斯说的,他全都听得懂。

    果然,墨池的眼里浮现出痛苦的神色。他错开目光,不去看思存。他不知道思存一个人在美国受了多少苦,她需要他的时候,他一次也没有在她身边。现在,他更不知道该怎么样去疼爱她。

    克鲁斯停了一会儿,突然又说:“摩泽尔,别忘了你是董事长,你要对你的职位负责任,你已经两个月没有出席任何股东大会了,再这样下去,董事局会撤销你的职务!”

    “够了!克鲁斯!”思存再次打断这个冒失的美国佬,“没有人说不和你回去。你不是来考察项目的吗?考察完毕,我肯定和你一起回去。现在,请你闭嘴,好不好?”

    “呃… … ”克鲁斯没想到思存这么痛快就答应和他回去。他想了想,自己可能说得太多了,一口饮尽咖啡,起身道,“那么,我就告辞了。”

    克鲁斯走了,半晌,墨池都没有和思存说话。他的茶都凉了,思存给他换了一杯新的。

    “每一个生活在美国的中国人都会面临很多困难。墨池,那没什么的。”

    墨池的目光跳动了一下,看着思存,她的脸蛋白哲,目光中透出一种他没有见过的坚定。

    墨池情不自禁,捧起思存的小脸,注视着她,然后,侧过头,小心翼冀地用嘴唇触碰她的唇。思存只微微震动了一下,就开始迎合他。他舍不得吻得太深,只是轻轻地吸吮她的味道,唇瓣相碰,绵绵密密,无休无止。

    蓦地,墨池揽过思存的脖颈,亲吻如密集的雨点一样印在思存的脸上。思存环绕着他的脖子,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滚而落。墨池追随那泪水,轻柔地吸吮,然后,他再吸吮她的舌头的时候,他尝到了苦涩。

    墨池一点也没有放开思存的意思。他一直在吻她,一直在吻,似乎打算永不停歇,墨池的亲吻有一种桑甚般的清甜,思存贪恋那滋昧,牢牢地抓着他的脊背,几乎要把自己融进他的膛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墨池放开思存。他的脸色苍白。他还是舍不得她,又在她唇上印下一吻,才轻轻地说:“思存,和克鲁斯回美国吧,哪里才是属于你的生活。”

    不等思存回答,墨池猛地转过身,朝门外走去。他走得太快,一个踉跄差点儿跌倒。思存冲上去想扶住他,墨池已经一闪身,出来门。

    连续一周,墨池没有看到思存。他把自己投入到无休止的工作中去,不再想关于思存的一个字。从泰国购进的高档花梨木也千里迢迢地运到工厂。车间生产出了第一个样品,墨池竟和老工人一起打磨、擦蜡、擦漆。样品得到了刘总的首肯,更多产品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

    晚上,工人加班加点地生产,墨池也开始在办公室处理各种行政事务,连会计小田都陪着他加班。

    第七天,墨池接到克鲁斯的电话。这几天克鲁斯和思 存都在不同的工厂考察,洽谈合作事宜。思之声也是他们考察计划中的一站。于是,这天下午,墨池带着他们参观了忙碌的工厂,克鲁斯给墨池讲解了他们的投资计划。思之声是他们考察的最后一站了,以后的几天,他们还将去广州、汕头、上海等地考察。

    晚上,墨池在工厂东头的一家酒店设宴款待他们。克鲁斯对美食的热情依然如昔,思存和他坐在一边,胃口一般,每样都是浅尝即止。墨池慢慢暖着乌龙茶,三个人各怀心思,一时无言。

    突然,门口传来阵阵骚动,几个服务员跑了出去,紧接着,又有食客兴冲冲地往外跑。墨池心里突然一空,一种难以言说的心慌在中弥漫开来。他猛地站起来,推开椅子就往外走,思存吃了一惊,跟在后面。克鲁斯第三个站起来,被服务员拦住,“先生,请您埋单。”

    一出餐厅门口,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墨池往西一看,半边天空火光冲天,黑色的浓烟向上升腾,遮住了满天星斗。是思之声!墨池赶紧向工厂走去。思存也意识到了什么,搀住墨池的胳膊,跟他一起往思之声狂奔。  整个厂区弥漫在浓烟之中,红色的火苗穿透厂房,直往上冲。工人们陆续撤了出来,墨池冲到他们中间,找到车间主任,“清点人数,看看还有没有人没出来!”火声毕剥,墨池在他耳边嚷道。

    “有一部分工人在抢救重要设备!' ’车间主任大声喊道。

    浓烟熏得墨池连连咳嗽,“还抢救什么设备,给我救人!救人!”墨池吼完,一头冲进了火场。思存伸手拉他,被他带得一个踉跄。墨池回升,指着远处的空地说,“你到那边安全的地方去,快去!”

    那边有几个女工吓得直哭,全身筛糠似的抖,思存果断地来到她们身边,挨个安抚。

    墨池来到生产车间,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墨池猛地一个趣趋,差点儿摔倒。大量的木材、油漆产生了浓烈的烟雾和刺鼻的味道,墨池口猛地一缩,被刺激得大声咳嗽!大车间主任跑到他的跟前,“老板,您赶快出去,这里我来处理!”

    墨池大声说:“赶快组织工人出去,一个人也不许留下!”

    大火呼呼生风,车间深处隐约看到几个忙碌搬东西的身影。车间主任高声说:“新进的那批设备很值钱,我们正在抢救!”

    “胡闹!”墨池喝道。他躲过一团又一团的烈火,疾步来到工人身边,扔下他们手里的设备,要求他们立刻撤出!

    “都给我出去!一个也不许留下!”墨池大声吼道。

    工人在墨池和车间主任的带领下鱼贯而出,顺利离开车间。所有人集齐在空地上,墨池弯着腰,假肢僵硬地撑着,剧烈地咳嗽,好像要把肺都咳出来一样。正在安抚女工的思存连忙跑到他的身边,搀扶着他的胳膊。

    墨池好久才缓过一口气,问道: “清点人数,人都出来了没?”

    车间主任说:“加班的一共三十八名工人和一个厨师,全部出来了。”

    墨池松了口气,突然想到今天是发薪日,小田不放心那么多现金放在办公室,说要等加班的工人下班给他们发完工资再回家。墨池的心猛地一沉,问思存:“小田出来了吗?”

    思存说:“没有看到小田。”

    墨池马上朝财务室走去,他的脚步颠簸得厉害。思存拉住了他,“墨池,火越来越大,你不能进去了!”

    墨池大力地甩开她。他从没有对她那么暴过,思存摔倒在地,“我的员工还在里面!”他头也不回地冲回厂区。

    浓烟模糊了双眼,墨池凭着感觉找到财务室。一股热浪将他冲得一个趔趄,热气炙烤得皮肤生疼!墨池屏住呼吸,一头冲了进去。火光中,小田把一杯白水倒在装满钞票的书包里,她又奔到保险柜旁边,保险柜被火炙得烫手,一接触到把手,小田被烫得一声尖叫。

    墨池口闷得说不出话来,拉着小田就往外走。小田去抓那包钱,墨池阻止了她。“快出去!”墨池拼命叫道,发出的声音却像喉咙里塞了棉花一样,嘶哑无力。小田还在看着那个保险柜,“很多合同在里面!”

    “快出去!”墨池一个踉跄,扑在桌上。他已经没有力气了,小田送个丫头还在想着保护集体财产!

    一个娇小的身影闪进财务室,墨池肝胆俱裂,进来的人竟是思存!

    思存准确地找到墨池,扶起他,“你怎么样?”

    火势越来越大,人仿佛置身在炼狱中,全身的皮肤都在炙痛,吸进肺里的不再是空气,而是毒烟!墨池快速脱下西装外套,使尽全身的力气,抱起桌上的水瓶,把水全部倒在上面。西装很快被浸透,墨池把湿衣塞进思存怀里,往外推她,“带着小田,你们快走!”

    “不行!我们走了你怎么办?”思存抱住墨池的胳膊,眼泪都出来了。

    “你带她走,我自己能出去… … ”肺里的空气已经耗尽了,假肢似乎绊住了桌子,墨池拼命使力,却不能带动它。他已经说不出话来,眼神死死地盯着门口。

    思存把湿衣给小田披上,让她自己跑。小田的注意力从公共财物转移到大火上来,才知道自己面临的是怎样的险境。这个年轻的姑娘竟然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墨池说:“扶起她,快走!”

    思存拉着墨池,“不行,你和我们一起走!”

    墨池突然正过身子,一双眼睛锐利地看着思存,郑重地说:“思存,我请求你带小田出去。她是我的员工,我要确保我的每个员工安然无恙!”

    墨池深深地看着思存,目光中包含着信任和托付。思存突然感到,自己此时是墨池唯一能够依赖的人。她突然攀住墨池的脖子,在他的唇上留下一个吻,“你也要活着出去!”

    墨池郑重地点头。

    思存一咬牙,瞅准门口,拉起小田向外冲去。

    墨池用最后的力气脱下衬衣,沾了桌上不多的水迹,用衬衫捂住口鼻。他感觉到假肢在熔化,身体没有一点儿力气,甚至,他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了。他听到了房梁断裂的声音,感到大火将他团团包围。思存的身影已经,他们大约是安全了吧。轰隆一声,房子倒了下来,墨池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二十八章 所有的努力付之一炬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