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你我来日方长(高干、FH) 他


    稍稍有意识时,喻颜只觉得全身是满满当当的疲惫感。

    “嗯”

    闷闷一声,虽然背部触及的是一片柔软,可身上酸涩的感受还是让她一阵难耐,不觉轻哼出了口。

    幽幽转醒,眼睛因为昨晚被极度刺激而肿的难受,将将才能睁开一条缝看清周身的一切。

    冷漠的房间格局,冷漠的壁纸颜色,明明大的非常的房间,却只摆了一张大的吓死人的床和两个床头柜,真是白白浪费。

    边想着,边将双手从被子里拿出来。

    “嘶”

    牵一发而动全身,浑身上下就感觉被重物狠狠碾压过一样,估计再来几次她就得散架了。

    恨恨地在心中嘀咕,再仔细看了看被露在外头那原本光洁的胳膊,此刻青青紫紫的全布满了爱痕,都不用想被子下头,光着的身上那该是有多恐怖啊。

    喻颜无奈的翻了白眼。

    一想到昨晚原本应该生气的是自己,却不想她才说要离开他,原本还只是想吓吓他,让他有点觉悟,竟然就这么欺负人!本就没地位了,这样看来,今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喻颜臭着脸,脑中忽然又想到昨晚不觉脸一热,重新没入被中裹紧了自己。

    他在那事上原本就从不给她好果子吃,昨晚更是要的凶猛,竟是任由她怎么软语求饶都没用,看来昨天的事真是把他给惹急了。

    在心中一声轻叹,明明错的不是自己,现在弄得怎么好像自己是个做错事被罚的小孩?

    堵着闷气,这时她的手机铃声却在一旁响起。

    探出头,好不容易在昨晚一片狼藉的地面上找着自己的手机,喻颜瞄了一眼屏幕上的号码,浑身又是一抖,吞吐了许久才咳了咳嗓子按下接听键。

    “喂,哥”

    “小喻,晚上几点的飞机来着?我开车来接你,你可别又到处乱跑!”

    “哥我”

    喻颜喉咙里像感觉梗了个什么东西,半天不知道说什么。

    当时脑子一热就提前改签了机票,提前了一个晚上回来。这下可完了,要是让她的哥哥颜宇知道自己不仅没通知他就提前回来了,并且现在还睡在他死对头的床上,不扒了她的皮才怪。

    没办法,只有先想办法拖住他再说。

    “怎么了,小喻?怎么你的嗓子是嘶哑的?感冒了?”

    “是呀是呀,哥啊,你现在在哪?”

    “我在送梁逸去甜品店的路上。”

    “小逸在你身边?那让她接个电话,我有话想和她说说。”

    一听到梁逸在他边上,喻颜眼中一亮。

    “明明是我跟你在打电话,你倒好,只找别人聊天,个小没良心的。”

    听着颜宇在电话那头边嘟囔着边将电话像是递给身边人的声音,喻颜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护着前头的被子就从床上半坐了起来。

    “喂?”

    “妹妹,救命”

    听到喻颜的话,梁逸电话那头明显语气顿了一下,而后就听着她压低了嗓子问是怎么了。

    喻颜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大概嘱咐着让她千万帮忙拖住自家哥哥晚上别去机场就好。

    “你恩?”

    哎,果然是自己的好姐妹,一猜便中。

    喻颜胡乱嗯了一声,这时忽然听见房门外传来一些零碎的响声。想来,应是小保姆在外头踟蹰。

    现在的她还不想起床,想着便又重新将自己一身的青青红红窝回了床上,用被子将自己连头蒙了个严严实实,压着嗓子与梁逸在被窝里再叮咛了几句就赶紧挂上了电话。

    才刚挂上电话,就听房门的锁一响,思忖着小保姆见自己还在睡觉应该就会离去,喻颜躲在被子里一动不动。

    却听一阵脚步及近,而后是玻璃杯搁在床头柜上的轻响。

    “醒了还不起来?”

    冰冷的音调,即使隔着暖和的被窝也被这无形的寒霜瞬间击中。

    喻颜浑身一僵,一把拉开蒙着的空调被,一脸诧异的看向正穿着清爽的家居服,立在床边悠闲睨着她的萧苏竞。

    “你,怎么还在家?不用去公司?”

    “你觉得呢?”

    喻颜一听,莫名一阵寒气附体,露在被子外头的皮肤上,瞬间起了阵阵的**皮疙瘩。

    “呵,呵呵想来是因为公司有你这么英明的大领导在,所以一切无忧”

    当然会无忧,他那公司里谁敢造反?要是造反还不如直接自己去死得了喻颜默默的在心里加着话。

    萧苏竞抿着好看的唇,双眼静静地盯着床上的人看,不言也不语。

    喻颜被他的眼神盯的心头发毛,双手不自觉的拉紧了身上裹着的被子,咽了咽口水,看向床头柜上放着的玻璃杯,知道这是他每天早上必定逼迫她喝的蜂蜜水。

    “那什么,蜂蜜水我一会儿喝,我还有些累,再睡会儿不介意吧?”

    萧苏竞挑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翘起一线唇角,柔柔的前额刘海下,一双晶亮的黑眼,透着晨间的明朗迷人。

    “不介意。”

    萧苏竞语调轻缓。

    若是以前的喻颜,也许在一大早看见这么一大诱惑出现,定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直接**围观,甚至可能就情难自禁的不能自我了。

    然而,眼前这个人可是萧苏竞!是不管在公司,还是在她生命中出现都不过三个月的时间就能坐稳一切的男人。

    就连她的老哥,那个被业内一直奉为佼佼者的奇才,也不得不对他甘拜下风,同时也再三在她面前强调,若非一万,千万不可与这人牵扯任何关系,特别是感情。

    那时她不懂,觉得不就是一个人嘛,再可怕也可怕不到哪去。如今的相处过来,倒是终于明白哥哥的劝诫了。

    这个人,也许本不是在人间出生。

    所以此刻听着他用那么轻快的语气说着不介意的时候,喻颜浑身的**皮疙瘩又叠起了好几层。

    “我当然不介意你继续睡,只不过,我觉得昨晚我们似乎还有些事情没有商量完。”

    昨晚?昨晚他们哪有商量过事情!喻颜表情一变,恨恨的想。从进家门,大门关上那刻开始,他就再没给过她清醒的时候!

    一想到这,喻颜不觉又想起昨晚的次次激烈,顿时脸上漫过一阵热。

    萧苏竞看着床上人的变化,眼中深墨一沉。

    “喻颜,我不管你听过什么,想过什么,若你想离开我身边,除非我让你离开。”

他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