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你我来日方长(高干、FH) 春风吹满屋


    霸道的语气,霸道的气场,如果是以前,可能瞬间便可秒杀在床上呆愣着还有些没转过弯来的喻颜同学。

    但跟他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且不论如今本就窝着闷气,光是身上这一层的酸疼酸疼,顿时让满腹委屈加愤怒冲顶的喻颜,一记点着,熊熊怒火,旺不可望。

    “萧苏竞!你不要以为我真就被你吃死了,你错的还有理了?!我告诉你,狗急了还跳墙呢!老娘告诉你,老娘就不要你了,从今天起!咱们一刀两断!你爱谁谁去!我还就不玩了!哼!”

    喻颜一气之下,真是什么都不管不顾了。裹着被子就气冲冲的从床上跳下,白眼翻着,也不理会床边那巨大冷气源,连蹦带跳的就进了里间浴室,一摔门,震天响,独留外间一室气压,越降越低越低越寒

    而没头没脑冲进里头的喻颜,刚摔上门就有些后悔了刚才的语气会不会有些过了?唔都不敢看他的脸色,估计应该是坏到不行了吧

    管他!喻颜白眼一翻,想想自个儿受的,心一横就滑下身上的裹被,拿过浴室中备放的浴袍披上,边放洗澡水边咬着牙刷谋算着一会儿洗漱过后,要怎么再对他甩下脸子赶紧离开这里。

    却在这时,一声巨响,喻颜一惊,透着前头的镜子瞧着背后的景象,瞬间呆愣,咬着的牙刷被捏在指尖而伴随着她那双愈变惊恐瞪大的双眼,还有那奄奄一息的浴室门锁,挣扎在门上,不过摇摆几下就那么在满室冰寒中寿终正寝了。

    “你你、你要干什么”

    “训狗。”

    眼睛一瞬瞪得更大,还不待她转身,萧苏竞两步上前,双手拦腰一抬就将她抗在了肩上。喻颜只觉眼前一阵晕眩,尖叫刚漫上喉咙,倏地鼻腔耳嘴中就被灌满了热水。

    “唔噗噗!!”

    萧苏竞竟就将她抬起直接丢进了浴室的大浴池中。不等反应,他翻身跨进浴池,身上原本松垮的休闲服早不知去向。

    喻颜瞧着他的模样,就知道他气的厉害,虽浸泡在偌大的热水浴池中,浑身却还是止不住的战栗,双手紧着浴袍前襟就连连向后躲。

    “呸呸萧、萧苏竞,你!啊!”

    身上的浴袍被一抽一挥,再由他好看的手甩出一线好看的弧度,就远离了她瑟瑟发抖的身子。

    喻颜睁着的眼中早不是点点惊恐,看着萧苏竞眼中越来越张狂的**,她脑中显现四个字,英年早逝!

    “萧、萧苏竞,苏竞苏苏呜呜,我错了,不、不要啊!!”

    他猛然进来的时候,喻颜只觉得眼前一片黑,痛呼一声身子就禁不住朝后倒去。

    萧苏竞一把捞起她的身子,不让她磕着坚硬的池壁,一手固定着她的腰身,另一只手则狂暴的扣着她的脑袋就往自己跟前凑。

    凉凉的熟悉气息,让喻颜的脑子稍稍恢复了清明,双眼也可视物,只不过眼下的她,恨不得自己还不如晕过去。

    两人的身子都是彼此之间早已熟悉,此时喻颜分腿坐在他的腰间,小腹以下那充实的感受虽还只是安安静静的埋在深处,可她浑身上下却早已因为这紧密的结合变得火辣烧人。

    “唔唔唔,你、放唔!”

    短暂挣扎的苗头,还未得到宣泄,就全数没入了那凉薄的口中。萧苏竞还从未生过这么大的气,只是却也不知道,这气的到底是她,还是自己。

    眼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他蛮横的追着那次次品次次尝都足够让自己迷失的津甜小舌就是一通胡咬细嘬,直到口间满是她方才漱口的牙膏清香,再愈加含舔一番后,全身上下的**都被一把燃起,他才撤下固住她后脑的那只手,沿着那白嫩的脖线一路下滑,一掌便罩上了那软绵恰好的雪白。

    一声娇哼从他嘴上的小唇中吟出,萧苏竞下腹一紧,微张开双眸瞧眼前人,却反倒被眼前那浑身布满红晕,俏脸一片迷蒙的喻颜刺激的更甚。

    掌着那雪白上的手不觉猛然用力,顿时更大的一声娇柔应力而出。

    喻颜感受着身上那密密麻麻的觉醒,情难自禁的离了嘴上的束缚,一声娇哼。却不想原本以为获得新鲜空气的舒爽并未袭来,换来的是更加细密的热浪层层,不由得她昂起了脖颈,扬着头又是一声抒发。

    不对,不能这样,再这样下去,她一定又要被他吃死了!

    偌大的浴室,一扇透明玻璃将占了整间室内三分之一的白瓷浴池隔在一边。

    喻颜浑身滚烫的吓人,腰间那泛着丝丝凉爽的手摩挲生力,不禁让她感觉更难以自持,可她明白,这次定不能就这么让他蒙混过去。

    “萧苏竞!你、你住手唔嗯,疼疼嘶”

    萧苏竞冷冷地瞄了她一眼,不予理会。

    一手揉捏着那顶雪白,一番捻压滚捉,还觉不够,便出了一线指尖顺了她的前沟,一寸寸抚下滑,画过肚脐的边缘,再慢慢来到了他们交结之处,只那么轻轻一压便引得喻颜抽气不断,瞬间便瘫软在了他的怀里,柔柔的下巴搁在他的颈窝内,喘气不已。

    全身酸胀到想哭,特别是那底下越发胀痛的感受,真是让她快吃不消了,唯有咬咬牙,好汉不吃眼前亏,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呜呜不、不要了苏苏,我,我不要了好难受呜呜”

    “说话鲁?”

    “呜不呜呜不说了”

    “跳墙?”

    “不不跳了”

    “一刀两断?”

    “”

    “嗯?”

    萧苏竞音调一扬,压着那下方的手不安分的又用力一按,引得喻颜连连呼气,赶忙回答。

    “不!不断了!”

    “那以后还敢不敢不听话?”

    “不敢了”

    萧苏竞听着肩窝那糯糯的声音,黑眸中闪现一道光亮,但很快便不见其踪。

    “苏苏,我错了昨晚的身上还疼着,眼下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

    努力与他撑开距离,相互对视着,喻颜双手勾着萧苏竞的脖子,满眼都是哀求的可怜。萧苏竞不语,前额刘海上不知是水还是汗,将其粘成一束一束的挂在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目前,衬得愈发感。

    喻颜甩甩脑袋,紧醒着自己现在的状况,看着他不说话,就怕是求饶的不够到位,所以趁着他一言不发的瞧着自己时,忙又凑上前去大大的在他脸上主动啵了一口,声音一响,使得本就安静的浴室内更加暧昧。

    过了小半会儿,萧苏竞眉梢轻挑,脸上却仍是冰冰的,只是眼神明显柔了下来。

    “好”

    喻颜一听,顿时心中一喜,撑着他的肩膀就打算将自己疲软的身子退出来,然后逃离这满布诡异气氛的浴室,好好的回到床上一睡到底。

    却不料,还不等她完全站起,蓦地自己光洁的双臂绞上一道力,就将她欲起的身子往下一按,瞬时那原本已快退出自己体内的火热一下便又连没入。

    “啊!!”

    喻颜就感觉体内那最深处的敏感花点被猛然顶中,全身颤栗不已的同时,那**皮疙瘩也是一层接着一层的翻在洁净的皮肤上,真是足够让她癫狂了。

    似乎都能听见那一处,因为突然的结合,池中的热水都还来不及退让,被刺激的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真是让她更为羞愤!

    “萧苏竞!!”

    喻颜脸蛋涨红,抓着他结实肩臂上的手掐出一道道月牙。

    此时她强忍着心口的愤然以及下身的阵阵刺激,瞪着眼前这个仿佛对一切都漠不关心,面上始终淡淡的萧苏竞,简直连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你不是说了好么!你你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嗯?是吗?我只记得,我要说的是好,”萧苏竞一脸冷然拖着声音,眼中那一抹促狭丝毫未掩饰,“像有某只小狗主动投怀送抱,所以”

    话到一半,萧苏竞冰凉的唇线很轻的一动,一手毫不犹豫地就箍住了她的腰身,下半身也不耽误的就开始顶抽开来

    “你嗯嗯你个无赖!呜呜不、不嗯!苏苏唔”

    长臂一勾,萧苏竞就直接将喻颜满腹的愤怒吃进了嘴中。

    眯着眼看着那对愤愤的晶亮双眼,萧苏竞嘴角不易察觉的勾了勾。细细舔啄着她的唇瓣,在看到她眼中晶亮渐渐迷失时,他眼中也满意的柔了下来,含着她的舌尖,自己的身子也慢慢向后躺下。

    既然主动送上的,也不好拒绝了。

    喻颜,不管你动了什么心思,没关系,你我来日方长。

    靠着池壁,萧苏竞带着愈见迷离状态的喻颜滑进温润的池水中,顺便手指还不忘抽空拍下了墙壁的按键,而后便**于水中

    浴室灯光渐渐暗下,换之一色淡淡的柔光,一室的暧昧味道愈发浓烈,偶尔有水声咕嘟的连连冒出,却也不过是更添一份意味,春风吹满屋哪

春风吹满屋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