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你我来日方长(高干、FH) 初次见面


    两个月以前

    “小喻,你的工作找的怎么样了?”

    身后是哥哥颜宇的声音,喻颜头也懒得回,嘴里胡乱的嘟囔两句作应付,就没有了下文。

    颜宇在客厅,听到自家妹妹的敷衍,憋不住气了。系好领带,推开房门进去。

    房内喻颜此时正盘着腿,睡衣随意的松垮在身上,头发乱糟糟的,感觉应是有几天未打理了。而原本属于他的房间,此刻也是邋遢不已,直刺激他的小心脏走向虚弱。

    正当他怔愣间,却见喻颜听到他进来,也不过是抬眼瞄了他一眼,关注便又重回了面前的电脑屏上,不过却还是被颜宇眼尖的发现,她的眼角,有几颗疑似眼屎的物体似乎好像还懒懒的活的甚好不禁感觉自己要抓狂了!

    “喻颜!”

    从齿缝间挤出的声音,喻颜爱理不理的又是一阵哼。

    “我让你来G市,不是在收养乞丐!!”

    他也不过是出差了几天而已吧?要不是今早有时间回来换套衣服,估计要是今晚他才回家,一定会高血压、心脏病、脑血栓一起提前来报道。

    “爸妈好不容易放你来外头奋斗,这就是你的奉献?嗯?!”

    亏他当初知道她要来G市,还开心了好一阵,以为她长大了,晓得自己打算了,所以忙把这套高级公寓让了出来,他自己则是住在酒店公司的长期套房里。难道这就是她报答家人的方式?

    喻颜就好像本听不到他的话一样,随意的打了个哈欠,挠挠头后就起身端着杯子走了出去。

    “喻颜!”

    颜宇此刻已经接近怒火的边缘,特别是看见她还像个没事人一样端着杯水又坐回了电脑前,点了几下鼠标就又开始欢快的玩起了斗地主?!!!

    明明刚来那会儿,她还满腔热血,早晨老早出门,到处奔波。那时虽然颜宇很忙并没有时刻盯着她,但是他托了朋友帮他照看,知道她满怀激情,基本上G市所有医院都被她走了个遍。

    那时颜宇其实不明白,明明自家妹妹学的并不是护理专业,为什么会要投简历进医院?可转念一想,当护工其实也不坏,至少有一份稳当。可眼下这个喻颜是怎么了?

    颜宇盯着她蓬松的后脑,一气之下也不知该拿她怎样。再看了眼墙上的表,今天他有个重要的客户要见,不能再耽误了。

    深呼吸几下,颜宇瞪了依然无动于衷的喻颜脑后一眼,就拎着自己高级西装外套摔门离去。

    而就在门被摔上的同时,喻颜点着鼠标的手一顿,原本盯着屏幕的眼神渐渐放空。

    她其实知道颜宇是对自己好,可是

    哎,都已经这么多天,她感觉自己就像个无头苍蝇,在这座陌生的大城市里撞的头晕眼花,却连他一个衣角的都没找着。

    自己应该不会找错地方吧?

    那时候在非洲晕倒后就被同事给送回了国,连给她去认识他的机会都没有。回来后,她为了寻他,可是拖了几条志愿协会的人脉才初初得到他是G市某间医院的中医实习生,于是她不顾父母反对,毅然跑来G市,但却一无所获。

    可千万别是到头来给她一个信息有误,前头所有的热情都不过是白白浪费才是她的心里默默的祈祷着。

    正当她想的出神,电脑里头“滴滴滴”的消息提示音接二连三。喻颜心一慌,才想起自己还在与人对战中忙回神到电脑上,果然就瞧见与她一边的队友,连续发了十几个问号过来。

    与队友表达了歉意,便全神贯注游戏。

    其实“斗地主”这个游戏吧,说容易也不简单。

    当你是地主时,你得想办法以少胜多,所以要有灵敏的思维,清醒的头脑;而当你是农民时,你又要与队友同心协力,必要时还得会赌运气,打出的任何一张牌也许都是为胜利搭建的桥梁,所以这方面要的是默契与运气。

    不是有一句话么: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找到一个好的队友,才是关键!

    而现在正与喻颜玩着的这位队友,自她开始蹲在家里玩这游戏时就碰见了。当时与那人还真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虽隔着屏幕,她和那人却总是可以默契的玩到一处。不论是在高手区还是英房,但凡她们二人联手,一定百战百胜!

    很轻松的又拿下一局,喻颜却没了心思再继续玩下去,于是私聊了她的那位队友——

    听你的语气,似乎心情不太好?

    虽未曾谋面,可不知为什么,短短的时间,喻颜就感觉和那人就好像有了多年的感情一般,一些不对劲,只需要一个语气词就能察觉——

    嗯,今天我哥回来了,训了我一顿所以我要反省——

    你哥比你大多少?——

    三岁零六个月——

    那还训你?唔那我估计你哥是个大男子主义的幼稚男吧?好在我哥就不会——

    你也有哥哥?这年代,家里两个的可少啊!咱俩还真是缘分。

    喻颜盯着屏幕,端起水杯喝了口水,却发现对话框内还是没有得到回复。不禁疑惑,刚想打几行字问问,就听一声提示音——

    你是不是也在G市?——

    嗯,你也在?——

    是啊,既然这么有缘,那出来见一面吧!

    喻颜看着对话框,犹豫了一会儿,但还是答应了下来。确定好了见面地点,市中心的一家咖啡馆外。

    带着一分好奇,三分雀跃,六分顺其自然,喻颜到达时,远远就看见市中心街角的一个咖啡馆前,一个瘦瘦的女孩正坐在暗处的石梯上,一手一个冰欺凌。待瞧见喻颜走近,就像一位老友一样,递过来手中一支冰欺凌,二人相视一笑。

    “我叫梁逸。”

    “你好,我叫喻颜。”

    “喻颜,寓言?预言?不错,好听。”

    “谢谢,不过,你真有21了?但看上去你好小哦。”

    初见梁逸,还以为她也就是个高中生,不仅瘦瘦的,而且个子也很娇小,让人一看就是那种想保护的那种。只不过在后来的接触,才明白,这小姑娘除了看着小,其实强大的很。

    梁逸笑眯眯的,眼睛弯成一缝,也没说别的,拉着我就往一边的秋谷商贸广场去。

    “你平时除了喜欢上网,还喜欢干什么?”

    梁逸边含着冰欺凌,边问着。

    “唔吃东西算不算?”

    听到喻颜的回答,梁逸一笑,笑容颇有一种英雄所见略同的意味。

    “我说,这里不是市中心么?秋谷也算是国际的商贸地带了,为什么停着的车没一辆上档次?”

    因为隔的近,没一会儿喻颜和梁逸就来到了G市有名的商贸中心,秋谷步行街。虽然喻颜来G市也有段时间了,可也只闻秋谷的大名,却从未认真来逛过。

    如今到了这,喻颜首先被吸引的却并非秋谷的各种名店招牌,而是那绕在秋谷外围临时停等的一圈圈车辆,嘴中还不住发出点点失望。

    “你喜欢车?”

    “嗯,只能算是喜欢看吧,因为我自己没钱买。”

    喻颜嘻嘻笑,继续道。

    “我有个朋友很喜欢,所以每次一上街我就会被她带着观察路上的车辆,久而久之,影响至深,到如今不是什么兰博基尼啊阿斯顿马丁之类的车都入不了姐姐我的眼了!”

    喻颜舔了舔唇角的冰糕,眼睛四处乱瞟,但眼过之处,皆让她起不上一点激情。

    “啧啧,你看看,除了奔驰、就是宝马,唔还有那辆四个圈的跑车,老早就出来了,居然还有人开出来?真是没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与梁逸初次见面也才不过一个小时,可自己就是感觉很舒服,很熟练的就像闺蜜一样,在她面前可以没有负担没有掩饰,也许有时候,朋友也是讲究缘分的。

    边想着,就听到梁逸一声疑惑,她循声看去,心中也小小惊了一下。

    眼前这辆车,好气派光是看着就觉得有一股不一样的贵气。

    “唔这是什么车?没见过。”

    喻颜咂着嘴,靠近了眼前的车看。

    白色的车漆,车身流线细腻,车型也十分霸气,只不过这车的标志我还真没在国内的街上见过。

    难道又是模仿豪车的山寨车款?

    一想到有这可能,喻颜原本还满眼新鲜的情绪,瞬间冷却,瞧着这车就是不屑。

    “哎,我告诉你,有些人就是喜欢买这样‘表面光鲜,实质低劣’的廉价车来炫耀。其实吧,要我说,有花这种钱的心思,倒不如去买一辆名牌里的次车,好歹也还能让人识个名。哪!你看,这么个鬼牌子,乡不乡,土不土的,还真有人敢花钱去买,真是秀逗!”

    喻颜边告诉着梁逸,边还不忘配以十分鄙夷的表情磕了磕那车的纯黑车窗。

    但由于这辆车停的有些偏,所以正当喻颜还打算再对着眼前的车唾弃一番时,就听一声很细却有足够力量渗透进她耳里的声音,伴随着方才被她敲过的那扇车窗缓缓降下,喻颜只感觉周边气温瞬间掉了下去,就连拿在手里原本还不觉得凉的冰欺凌都变得格外冰了。

    她僵直着脖子慢慢转过头去的同时,也瞬时跌入了一水冰寒中,让她全身都忍不住的抖了一下。

    “呵、呵呵,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车里有人”

    里头那人没有开口,只是靠着舒适的椅背,微微眯起了双眼瞧着她看。那眼神,虽冷,却只是打量。

    喻颜不是没想过扯上梁逸就赶紧走的,只是不知为何,他的对视仿佛定身术一样,竟是惹的她丝毫转不过眼神和心神去,只能就这么看着。

    良久,就看见车内人嘴角几不可闻的动了动。

    “迈巴赫62SLandaulet。”

    “啊?”

    喻颜眼神放空,不明白。

    那人却不在说什么,只安静的又将车窗关上好,那漂亮的车型便霸气的将她和梁逸二人甩在了原地,高傲而去。

    余下喻颜看着远去的车尾,愣在原地,心头却觉得有些什么似的,不清。

初次见面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