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你我来日方长(高干、FH) 宏


    当喻颜第九次猛地踩下刹车时,坐在副驾驶的秘书姜姐双手死死扣住车窗上的拉手,瞅了瞅脑后暗黑的隔板玻璃,还是忍不住了。

    “我说喻小姐,你真的有驾照吗?”

    喻颜握着方向盘,无辜的投给她一眼。

    姜姐闭了闭眼,又小心地瞥了一眼身后,还是没有动静。好歹也在秘书这一职混了多年,这点眼力她还是有的,只有无奈地又叹了口气。

    “快点吧,别要迟到了。”

    喻颜欲哭无泪,可也委实没办法控制自己。谁让她只要一想到那个冷冰冰的人就坐在后舱,浑身就莫名的紧张,以至于大脑都不清白了

    好不容易到达宏图大酒店门口,好在这间酒店是新建项目,并未正式开业,又地处郊区,所以来往车辆和人员极少。

    喻颜终于顺利地停好车时,姜姐就迅速跳下车,赶紧为后头的萧苏竞打开车门。

    萧苏竞面上依旧冷淡,只不过神色似乎,不太好。

    他随意扣了扣领带,斜眼就瞧见驾驶座上腰背挺直地喻颜。她目视前方,全身僵硬,似乎在刻意回避什么。

    “还不下来?”

    “啊?我也要去?”

    萧苏竞眼睛一眯,一副“你说呢”的表情。

    喻颜心内斗争不断,脸上更是纠结的都快扭曲了,可还是不得不下车,锁好后颤颤巍巍的跟上了萧苏竞走进宏图。

    宏图是G市近年来投资规模最大的度假酒店。

    不仅请的是世界顶级设计师设计,内设项目也是囊括了娱乐、饮食、休闲等等,其规模都可与P市的梦潮媲美,所以即使还未开业,名声却早已传遍G市内外。

    而它的投资者也是G市有名的集团,宏图燃料集团有限公司,名下货场、煤厂等业务,不仅在G市做的风生水起,基本上国内重要城市都有它的分公司与货源地,反正是个财大气的主。

    如今这公司第一次涉及酒店行业,就打算一次做大,目标还是面向国际,所以这次找的广告公司不单要正规,其实力也是他们需要再三考证后才能下决定的,只希望将酒店宣传工作做到最全面。

    喻颜听得姜姐与萧苏竞坐在会客室内嘀嘀咕咕说着这些。心下了然,怪不得方才进这酒店就觉得震惊,原来竟是与梦潮相提并论的地方啊!

    “总经理,这宏图的董事长罗幅是中途发家,又是做煤生意,这酒店即使弄得富丽堂皇,宣传也做到驰名远扬了,感觉还是长久不了啊。”

    喻颜眨了眨眼,虽然姜姐语气委婉,但喻颜却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宏图的BOSS原来是暴发户啊,还是从煤老板发家置业的,而酒店经营本就是门学问,想入国际那个大圈?果然有野心有胆识。

    萧苏竞没有答话,只是从手中的文件夹中抬眼看了姜姐一眼。姜姐立马身子一直,赶紧闭嘴。

    “剩下的还有哪几家竞争者?”

    听到萧苏竞发问,姜姐赶紧打开自己的小本电脑,认真地回答。

    “第二次竞争后,就只剩下迷乐、光之和华开三家,不过我收到了消息,迷乐因为上个星期被爆出二次竞争时有违反广告原则的□,因此迫于压力,主动提出,退出今天最后的会议。”

    姜姐顿了顿,看了一眼又将眼神放回文件夹上的萧苏竞,见他神色清冷,只是拿起笔在文件上勾画着什么,随即有些战兢的挪了挪身子,继续小声道。

    “而光之和华开,我打听到,前者占着自己是老公司资历深,且现任客户经理又与宏图一股东是同一家高尔夫球会的,所以放出话,对今日的竞争势在必得。相反,华开就低调许多,也许是目前公司才上道,所以我想它们还是有自知之明,因此不足为惧。”

    萧苏竞拿着笔端轻点着文件夹,听到姜姐的话,他停下动作,将文件夹合上,眼神冰冰。

    “这社会,不要小瞧任何人。”

    萧苏竞将手中的文件夹放下,闭着眼捏着鼻梁,周身有一种隔绝的冷然。

    “有时掉以轻心的后果,你未必承受的起。”

    喻颜愣愣坐在一边,虽和他隔了有一段距离,可从他身上自然散发出的气势还是震了她好几下。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骚动,为首推门进入的是两个大概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左手边秃顶那个好像和右边微胖的说了什么,惹得那微胖的男子笑声如洪钟,荡的整间会客室都有了回音。

    “咦,萧总就已经到了?还真准时啊!老何方才都还在说现今的后生晚辈最守规矩了!哪像我们这些老头子,记不好,一下就迟了!真是老了,老了啊!”

    微胖的那名中年人,应该就是宏图老总罗幅了。

    就见他领了秘书在大圆木桌的主位坐下,萧苏竞三人这才与光之的总经理何安志一行相对着也在两侧入座。

    何安志坐下后,接过秘书递过来的欧式小烟斗,嘬了两口后,轻吐烟雾,眼神状似不经意的瞥过对面的萧苏竞,又看了看会客室墙面上的时间,眼角的鱼尾纹挑的意味深长。

    “我刚刚也不过说的是大多数年轻人,这年头,还是有个别小青年,心高气傲,狂傲不羁,难以驯服。当然,萧总年纪轻轻就功成名就,品行也是难得的规范,实属后生典范啊。”

    萧苏竞面对何安志的夸奖,本就不喜多话的他,也不过是随意勾了勾唇角算是回应。而坐在一边的罗幅却是明白何安志的话里有话,靠了软皮椅背,面上是看不出异常的笑容。

    “老板,华开的张总监到了。”

    这时,有个女员工推开会客室的玻璃门向里头通报了一声,紧接着身后便走进两名瘦瘦高高的年轻人。

    为首的年纪大概三十出头,头发向后用发蜡固定的油亮,尖尖的鹰钩鼻配着一双满含诡异笑容的眉眼,让本就坐的靠近门口的喻颜在不经意与他对视上一眼后,便觉浑身漫过阵阵不爽。

    此人不简单,这是她的第一印象。

    虽然他整个人的气场也是冰冷刺骨,但与萧苏竞的感觉却大不一样。萧苏竞的冷,虽冰的让人难以接近,却俨然是他的自然魅力,足够吸引人;可这个人,却是郁的凉,让人透心骨的想抗拒,不愿意接近。

    所以与他对视一眼后,喻颜就赶紧将眼神调开,不愿再抬头。

    张恺却没有注意那么多,进来后,便极其自然的与罗幅致以歉意的微笑。

    “罗总,真是对不住,今天我们华开处理了些内部小矛盾,所以来得晚了,还请各位见谅啊。”

    “没事没事,公司的管理最重要嘛!”

    罗幅轻描淡写的说道,微胖的身子在舒适的座椅上动了动,换了个更随的姿势后,又不经意地看了在座的各位一眼。

    “不过说到这个公司管理,我可是深有体会啊!想当初老人家我白手起家,除了我家人的支持,剩下的就是我公司这一帮老股东们的帮助。还记得那时我们都还是惺惺相惜的好兄弟,做什么都互相互助,同心同德!只是没想到,随着事业越来越大,这人心反而就乱咯。而这人心一乱,公司管理那一层就跟着疏忽,所以后来糟糕的事儿一件接着一件的来!哎,所以说不管是一个小团体也好、大企业也罢,管理这方面是一定不能松懈的,在座的各位觉得呢?”

宏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