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你我来日方长(高干、FH) 合作愉快


    “哦?这可是何总你亲手递给我秘书的,难不成还能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让人给调了包?!”

    罗幅满脸怒气,显然气得不轻。

    的确,不管是什么企业,这种公司机密被盗取,还如此挑衅的被人呈给机密当事人,谁看了不觉得怒?

    这影响,可不仅关系到一个项目,更是关系到公司内部人员的问题。如若不是有内奸,又怎么可能会将绝密落入他人之手。而且,也许这个内奸还是自己最信任的人,这能不让罗幅感到火大?

    “不,不可能!罗董,你要相信我!我们光之光明磊落,又是小有名气的正规公司,怎会做这种卑鄙无耻的事!”

    何安志很激动,拿着小烟斗的手都颤抖了起来。忽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眼神一厉,就狠狠的投至一处。

    “一定是有人陷害!如此奸诈小人的计谋,罗董你识大体,定是不会轻易被蒙骗的!”

    那个被何安志狠狠瞪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一派自然坐在他对面的张恺。就见他脸色未变,只是嘴角勾着一抹不意察觉的微笑,让人看着慎人。

    “我当然没那么容易被蒙骗。”

    罗幅冷笑,示意秘书拿过一个文件袋,直接甩到了何安志的前面。何安志狐疑地打开,只将里头的东西拿出来一看,脸上的血色便全数褪尽。

    “这下还有什么话要说吗?何总。”

    何安志颓废的坐回椅子上,文件袋落在身上,久久难以回神。

    倏地,他似乎意识到什么。眼神猛地又犀利起来,直盯着张恺恶狠狠地道。

    “既然是公平公正的事,那我要看其他公司的内容!”

    “何总,你这又是何必呢,罗董有心不追查,你就别自找没趣了,有些事,闹大了对贵公司或是对您,可都是不太好的。”

    何安志一拍桌子,横眉怒眼,虽是看着张恺,却是对着罗幅说。

    “哼,莫不是有人心里有鬼,不敢了吧!”

    “呵,”张恺一声轻笑,缓缓站起身来,对着何安志的眼神似挑衅似嘲笑,“身正不怕影子斜,既然何总强烈要求,那就请罗总公开我们华开的文件吧。”

    罗幅冷冷地瞧了张恺一眼,又瞪向何安志,让秘书将华开那份文件递到何安志手里。

    何安志一把抢过,鲁的翻开,可才看了几页,眼神便睁大,脸色也变了。一直到最后黑的跟碳一样,口一起一伏的,难以平静。

    “怎么样?何总,可心服口服了?”

    “哼!”

    何安志没有说话,将文件夹摔在桌子上,看他的脸就知道他气的不轻。

    “既然何总的要求都已达到了,那张某也想公平公正一次。”

    张恺朝罗幅略一点头,随后让随者递上另一份文件拿给罗幅。

    “罗董,其实今天我们公司处理的事务,并不是仅仅是内部矛盾那么简单,而是在抓内奸。”

    张恺语气平和,眼风冷冷扫过僵着的何安志,一记冷笑。

    “我们早于一星期前查出,光之自竞争伊始就雇佣了多名商业间谍打入各家公司。而就在前段时间他们不仅设计陷害了迷乐,我们华开同时也揪出了光之名下顶着不同身份的内应。询问之下,他们也都纷纷承认,光之在满足他们优越的利益条件时,要他们做的就是盗取公司的内务,并偷运回光之。而现在您手上的这份,就是我们查出的华开所有内应人员及所做之事,还有这次原本光之要陷害华开的全部证据。”

    罗幅翻着手上的资料,面上一层层的冰霜愈发深刻。他猛地将资料往桌上一拍,怒目相对。

    “雇佣商业间谍,你可知这是违法的行为?!”

    何安志此时已经说不出任何话,只能瞪着一双浑浊的眼睛,愣愣看着罗幅手里的资料,以及张恺那志在必得的笑意,脸上是从未有过的羞辱与恨意。

    “何总,你嘴上也经常念叨着各行有各规,又特别讲究一定的公正,所以,”

    张恺从身后随者手中接过一只白色信封,噙着笑容慢慢绕到何安志的身后,微微弯腰,将信封郑重地压在他眼前的桌面上。

    “我们公司将会追究贵公司的一切法律责任,这是律师信,请何总您收好了。”

    张恺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他一手扶着何安志的椅背,在直起身子时,略略顿于何安志的耳边,似乎是轻语了一句,但没有人听得到。

    不过从何安志的面部表情来看,那话,定然是能够将他从现在的情绪又推上了一个高点。

    “你、你!”

    张恺本不在意何安志的情绪,正了身子就转身冲罗幅微微点头。

    “罗董,我公司还有事,就先走了,如有需要,我们华开随时愿意为您效劳。”

    说完,张恺转身就朝门外走去,只是在越过萧苏竞时,眼尾有意无意的扫了他好几眼后,再不做停留,昂首离去。

    “何总!何总!”

    何安志看着张恺离开,一口气猛地提不上来,竟是着心口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忙活半天,当罗幅面无表情派了人终于将何安志这个老人家赶紧送去医院时,整间会客室就只余下了萧苏竞这边三人和眉头深锁的罗幅。

    “罗董,如果没什么事,那我们也告辞了。”

    罗幅从撑着额头的手心里抬起眼来,直勾勾地盯着从始至终都未有任何慌乱的萧苏竞。那副冷然的气质,即使是他这种阅人无数的商人看来,也觉得惊讶。

    终于,他轻轻叹了口气,将手中久升的文件递过来,姜姐连忙小跑过去接过。

    “那时在P市,玫玉、晨曦四少的鼎鼎大名就如雷贯耳。素闻你萧苏竞情冷淡,做事果敢干脆,心机颇重,看来确实不假,是老夫太低估你了。”

    “罗董过奖了。”

    萧苏竞侧了侧头,表情冷然。

    “萧总,我与你们玫玉的叶总也算是旧识,前些日子他儿子叶璟然订婚,老夫也曾去道贺,算是有些交情,所以事已至此,就按你们久升的方案办吧,我们宏图一站式的广告项目就交由你了。”

    罗幅说完,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见萧苏竞亦还是无波无澜,只略一颔首,淡淡留下一句“合作愉快”,便带了喻颜和姜姐走出了会客室。

    罗幅盯着他们三人离开的背影,眼神又一瞬沉了下来。

    这个萧苏竞,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

    虽然整场“戏”中,他看似未有一丝表态,但罗幅明白,他的冷眼旁观,不过是在坐收渔翁之利,竟是最后连自己都被他给利用进去了!是该说如今果然后生可畏,还是他真的老了?

    罗幅眼眸中一层层变化,随后沉吟许久,从怀中掏出手机,按下一串号码拨通。

    “喂,女儿啊,近段时间回趟国,老爸在G市等你。”

合作愉快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