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你我来日方长(高干、FH) 还是在这


    冷静全数撤离!

    萧苏竞哪还管此刻该怎么折磨,抱着她一个翻转,就将那软软的身子压在了身下。

    背部触及座椅的柔软,喻颜心神激荡,还没缓过神来,前一凉,那原本还病怏怏连在一起的衬衣纽扣全军覆没。

    被内衣箍成半球的两份雪软暴露在萧苏竞黑红黑红的眼神中,羞怯了。

    喻颜没想到这么快,吓得双手本能地捂住口,可萧苏竞怎么会给她这个机会,一只手束着她两只放置头顶,另一只手绕过她的背后暗扣用力一扯,那微弱的遮掩便灰飞烟灭。

    没了束缚,那雪软就像是调皮的小白兔,随着车子驶过一个坑洼,轻轻跃起,再颤着掉下,酥酥软软地跳在某人的眼中,罪责难赦。

    “萧苏,苏竞、等,等一下”

    喻颜看到了他眼里闪烁的东西,颤抖着声音,希望能先拉回一些他的冲动。

    却不料,她的话还没说完,萧苏竞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喻颜一愣,因为她看到了他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温度,炙热的要命。

    “啊!嘶”

    萧苏竞在她张嘴还想说话时,一口含上了那前翘不停引诱着他的小葡萄,听到喻颜不断抽气的声音,他眼中的笑意有股冷魅。

    喻颜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埋在自己前的脑袋,又急又羞可身上就像是爬了好多小蚂蚁似的,麻地她一句话都说不出,只能不断地喘着气。

    口随着气息的起伏,一上一下,倒使得萧苏竞嘴里自动的被填满

    “不不要、不要在这”

    发觉萧苏竞另一只手已经来到了她的腿间,喻颜紧紧并拢双腿,喘着气,意识迷蒙地阻止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萧苏竞手掌置在她的大腿内侧,抬起眼深深看着她。见她脸色潮红,小嘴因为吸气一张一合的,倒也不是在听她说话,径直凑上去,在她的唇上咬了一口。

    “第一次,的确要在更舒服点的地方。”

    萧苏竞离开她的唇,勾了勾嘴角,将她翻起身侧坐在自己的怀里,替她将衬衣唯一完好的扣子扣上,手放在她的腰上,漂亮的手指按下旁边的一个按键。

    “一分钟内到我刚刚说的地址。”

    喻颜愣了,不明所以。却在车速猛的发生了质的飞跃,终于明白。脸顿时唰的就红了,把头歪在萧苏竞的颈侧,不敢再看他。

    “不要在我动脉上呼气,否则”

    感受到喻颜呼吸一窒,萧苏竞笑中带着促狭。

    空气中的暧昧成分还没散去。喻颜感觉到腰上的手在不停的散发着热度,脸越来越红,实在不敢去想等等会怎么样

    却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她一怔,直了身子就想去够已被褪到腿弯的外裤里的手机。

    “你再动一下试试。”

    喻颜僵住了,幽怨地看着他。

    见萧苏竞挑着好看的唇角,眼中的深墨渐黑,知道他不是开玩笑,狠狠一闭眼,她真是欠了他的。

    手机响了一阵,停了,忽然又接着响了起来。

    不知道是谁这么急找她。喻颜郁闷地看着那明明近在咫尺的裤子,却实在不敢再动,唯有埋怨地瞪了萧苏竞一眼,着实无可奈何。

    萧苏竞一直观察着她的样子,看她这么一副吃了瘪的表情,心情非常愉悦。

    再看窗外,他的宅子也马上到了,便发了慈悲心,将她裤子里的电话拿出,递给她。

    喻颜欣喜地接过,铃声还在不依不饶的响着,喻颜不耽搁赶忙接下。

    “喂?!小喻!你现在在哪?!”

    电话刚被接通,那头梁逸焦急地声音就传了过来。

    喻颜愣了一下,扭了下身子,想避开那又悄悄爬上她背脊地罪恶之手,却得到萧苏竞淡淡一瞥,以及放在她腰侧的手一揪,她就不敢乱动了。

    “我我现在在外头有点事。”

    “不管你有什么事,十分钟内,马上到我家来!哦,对了,带点你换洗的衣服!速度!”

    “嗯,怎么了?”

    “你哥哥要到我家来!”

    “什么?现在??”

    “是的!他说他想妹妹了!所以说你快一些,你哥估计还有十五分钟才到。别耽搁了,打个车,赶紧过来!”

    “啊?!”喻颜心慌,但瞅了瞅旁边萧苏竞的脸,“可是可是我现在走不开啊妹妹,你要帮我啊”

    “为什么走不开?!你说你,早让你来我这放点衣物什么的吧,现在可好!哎呀,反正我不管,我谎是帮你撒了,如果你自己被你哥抓住了!可别怪我!”

    “妹妹”

    “不说了不说了,本来成天我就提醒吊胆的,你也不心疼!真不知道你每天在忙些什么。哼,要是十分钟你没到,我就让你哥生你气去!”

    梁逸说完,还不等喻颜接话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喻颜看着手机屏幕,顿感天要亡也。估着萧苏竞隔那么近,肯定是听到她们的对话了。

    喻颜怀着十二万分忐忑向他投去一瞥,却发现他的脸色非常平静。喻颜吞了吞口水。

    “那个”

    “我觉得我们还是在这好了。”

    “啊?啊!!!”

    后腰重重被磕在了两座之间的扶手上,感受到双腿之间被他用膝盖顶开,喻颜一个激动,连连尖叫。

    “萧苏竞!等、等一下我是真、有事!嗯!”

    口的小葡萄再次被他咬在齿间,虽隔着衬衣的料子,可被他的舌尖只轻轻滑过,喻颜全身便激灵阵阵。

    抬眼看到萧苏竞居高临下的眼神中,重新覆上浓厚的黑墨,喻颜身子不住的开始颤抖。

    “十秒内如果还不到家,你就别回家了。”

    拍下与前舱的对话按键,前头原本已经开足马力的司机浑身一抖,脚下猛地将油门一踩到底,车子在黑夜中擦出一道火线,不到十秒便稳稳停到了一栋豪宅的私人车库中。

    “闭上眼!”

    年轻地司机听到这比空调还低的温度从通话器里传出来,心里一吓,赶忙紧紧闭上眼。

    就听一阵车门开关的巨响,司机战战兢兢地等了小半会儿也没听到让他睁开眼的命令,带着些忐忑,悄悄睁开一线眼皮。

    没人?

    他怔住,打开车门下车,发现后舱已经空空如也,而车库中,那扇通往内屋的门上,门锁惨惨地挂在上头,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一股渗人的寒气。

    车上的萨克斯风曲还在放着,司机默默留下两行清泪,这是什么情况,他不过是世豪门前的过路人啊

还是在这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