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你我来日方长(高干、FH) 缱绻时


    作者有话要说:神保佑我阿弥陀佛别墅里的保姆周阿姨是被一声巨响吓醒的。

    披了衣服急急从一楼的客房跑出来看时,却也只瞥见一贯处事冷静,脾淡薄的少爷像是横抱着个什么人,怒气冲冲的只甩给她一个背影,又是一声摔门。

    周阿姨完全傻了,干干仰着头,看着二楼少爷房门紧闭,不知是该上去询问一下好还是乖乖别惹他的妙。

    杵在原地想了半天,眼尾一瞥,却在木质楼梯扶手下发现了一条女式休闲短裤,她上前捡起,愣愣看着这条裤子陷入震惊,脑中只唯有一个想法旋转

    一向冷心冷情地少爷也带女孩子回家了

    而二楼某位女同学的震惊却也不亚于小保姆。

    喻颜一路回来,感觉连空气都没来得及多吸几口,就猛地被萧苏竞抡在了他房间那大到不像话的高床上。

    身子在柔软的床内弹了几下,伴随着她梗在喉咙里尖叫,全数便被覆盖在了萧苏竞的控制之下。

    带着恐惧与不安地与整个身子撑在她上方的萧苏竞对视着,喻颜看到的只有火焰一燃再燃,顷刻之间便是熊熊烈火,配着他此时身上自然散发的低温,真是无可比拟。

    “箫、苏、苏竞,你、等一下!唔”

    一记泯灭清醒的细吻。萧苏竞狠狠在她舌尖上咬了一口,尝到腥味才放开她。居高临下睇着身下的人。

    “看来你还是不要清醒的好。”

    趁着她此刻的迷糊劲儿,萧苏竞起身,至房间角落的玻璃几内取出一瓶红酒打开,再将自己的衣物除却,重新回到床上曲了腿慵懒坐在正点点恢复的喻颜边上。

    侧眼看了一眼已然又恢复过来的喻颜,看到他赤着上身,手里捉着的酒瓶。

    喻颜一愣,瞬间便明白过来他要干什么。睁大着眼睛就想逃下床去。

    萧苏竞一个翻身,一腿挤进她纤长的白腿之间,屈膝单跪,一只手控了她的双手置在头顶,不容她拒绝,就眼含深墨对着瓶口喝了一口酒,再全数灌进了她嘴里。

    十分满意的听着她被迫吞咽的声音,萧苏竞接二连三,一连送了好几口下去,终于能看到喻颜眼神从原本的惊恐与抗拒,慢慢软下,变为一道道的迷离与恍惚。

    他勾了勾嘴角,将酒瓶放在床头柜上,借着房内幽暗的灯光,细细摩挲着她颈脖上的皮肤。

    “这样,一会儿就不会感觉到疼了。”

    她身上的温度渐渐升高,熨在萧苏竞天生冷清的肌肤上,灼下一个个的激灵。

    “嗯热唔”

    萧苏竞抬起埋在她雪软之间的脑袋,眼神深深的看着她。

    见喻颜此时脸蛋飞起红润,眼神眯成条缝与他对视着,忽而轻轻一笑,轰隆一声,一直隐忍的**再次被勾出,转瞬便把冷清收起,变为浓烈的蓬勃与热切,周身的低温也随着战火浓浓而变得越发不一样起来。

    “嗯”

    因为方才喂的急切而顺着她嘴角流下的红酒,那印记顺着脸颊,有些滑进了她的鬓发,有的还入了耳侧。

    萧苏竞沿着这一路印记,吻过她的脸、发间,一直来到她小巧的耳畔。细细吹气,进到耳蜗,引得身下人一阵战栗。

    萧苏竞瞧着她这么敏感的反应,低低笑开。

    松开那束在头顶的手,从她的侧腰线下滑,缓缓绕过她小腹的肌肤,幽幽便来到那单薄的小小遮盖物之上。

    轻轻摩擦,一股热潮随着他冰凉的指尖透出。

    喻颜只觉得全身有很到蚂蚁在爬一样,一阵接一阵的**皮疙瘩翻在身上,惹得她难耐地昂起了脖子。

    “嗯唔。”

    她这么生涩,萧苏竞反倒越是想逗她。

    将自己心头想要马上攻城略地火热强强压下,脑袋凑上,一边细细吃完她满口的呻吟,一边将手置在下方薄薄料子外头,触着一方柔,细细地磨轻轻地摁。

    “嗯!不、不要萧、萧苏竞,呜呜难受、难受啊”

    “还敢不敢说话?”

    “唔唔?老娘我没有说啊嗯!!”

    重重一推,微凉的指尖拄在她渐潮的衣料上,都能感觉到那方幽地的深深撩拨。萧苏竞强忍住**,好看的双眼深墨着睨她。

    “你是谁的‘老娘?’”

    “嗯!嗯嗯呜、呜呜,不敢了,我不、不敢了唔”

    “以后听不听话?”

    “听,听话”

    “那答案还要不要?”

    “唔唔?”

    喻颜身上热成一片,听到这句,毫无意识的脑中仿佛注入一股清流,难受地皱眉撑开眼皮,看到萧苏竞冷清如画的眉眼,此刻深带诱惑,忙不迭地点头。

    “要”

    “嗯,要什么?大点声。”

    萧苏竞脸上是一副鱼儿上钩的表情,处在下头的手,轻轻带动,便在喻颜没察觉之时,将下方弱弱的小遮盖物,轻轻完结。

    “要我要你”

    “好,如你所愿。”

    喻颜只觉得后半句“的答案”还没说出口,萧苏竞的话就接了过来,刚头晕脑胀的想睁开眼去看他,就被猛地一下!顿觉酥酥麻麻的电流击在全身

    那幽幽之地顷刻的时间,就仿佛被人从外撞破了一直闭守的城门,霸道地便被强大的外侵占领了她最秘密的地方!

    喻颜不可置信地瞪着那双手捉着她腰,一脸理所当然表情指挥侵略的头领,酥麻过后的强烈痛感阵阵袭来,倒是把她所有的酒醉倾数赶走,只留下身上冷汗瑟瑟兼战栗阵阵。

    “萧、苏、竞!!你、你你!啊啊!痛”

    原本还担心着她第一次是否能承受得住的萧苏竞,在听到喻的上气不接下气,满脸的怨怼和满身的战栗,忽而心情很好。

    没有了冷然,眼神中反倒还有些柔和的静静看着她。

    身子动了动,双手绞上她的手臂将她的身子抱起,让她以坐姿在他怀中。

    “嗯,这可是你自己的要的。”

    因为他这么一动,反倒是让底下原本静止的感触稍有动作,喻颜只觉得浑身像被无数只手拉扯一样,特别是下腹以下的地方,更像是被活生生撕裂一般,疼得她龇牙咧嘴,浑身在萧苏竞的护着下,软在他的怀里,喘气不止。

    “我、我一定是上辈子欠了你”

    听到她的嘘气,萧苏竞嘴角弯起,轻轻抚着她的光洁的后背,心口有一种充实的感觉。

    “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还。”

    “唔嗯”

    软软的哼哼唧唧。萧苏竞心情愉悦的笑了,感受着那包裹在温软里的舒适,某处的变化也愈加嚣张。

    “不过,现在怎么也得还点利息,嗯?”

    已经忍的太久了,现在看她身体的变化,应该是缓过来了。

    加上她一个劲儿地腻腻细吟,萧苏竞忍了一晚上的火热,一记烧遍全身,蔓延四周。蓦然就压着她的身子往后坠去,狠狠荡进床内后,很明显下头的紧密再次因为这个力道而擦了好几下里头湿润的内壁。

    那温热的奇妙感觉,腹黑少爷萧苏竞,第一次投降了。

    他浑身一抖,沉着眼神,勾着唇角,哪还管身下人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的一双水眸深深惊恐的睁大,绕着周身暧昧的低温,就放开自己,一室恍惚,尽情挥动万千缱绻之息,声声不灭

    要是用一句话来形容喻颜此刻的心情,她只想到五个字:奴的悲剧。

    她狠狠闭了闭眼,再睁开时,依旧是窗外阳光大好,依旧是房内静静,也依旧是全身绷紧

    再瞅了瞅那横在她身上,将她紧紧箍在怀里的臂膀的主人,喻颜有那么一瞬间恍惚了一下,可很快便甩了脑袋,清楚意识着自己的状态。

    早上七点,这是自从她当了萧苏竞司机,因为萧苏竞讨厌慢吞,所以从住进他家以来,必然是喻颜准时醒来的时间。

    可恶的生物钟,昨晚她都这样了,今天为什么还能准时准点醒来?!果然是奴啊!

    喻颜欲哭无泪,通常经历过昨晚的情况,一般女孩子不都是会在自家男人的柔情注视下幽幽转醒的么?!那她现在这是要怎样?

    萧苏竞依然熟睡着,干净地眉眼,即使是在睡觉都那么出众,真是个祸害!

    喻颜撇了撇嘴,动了动身子,想从他双手双脚的束缚中挣脱出来,却反而觉得越挣越紧,直到后来被闷的她浑身大汗,这个人怎么睡个觉也这么霸道!

    边埋怨地想着,边就往旁边的人脸上瞪去,却一下跌进了那似睁非睁的黑眸中。

    喻颜一吓,慌张转过头,双目紧闭,装睡。

    但侧脸那灼热的目光丝毫未移动,定定的,喻颜都感觉自己脸要被他看的面瘫了,唯有心底叹口气,认命地撑开眼皮,冲他很不自然的笑了笑。

    “呵呵,早上好啊,萧总。”

    “嗯。”

    萧苏竞眼睛一眯,被子里的身子就朝着她贴了上来。喻颜感觉到一股不正常的气压,似乎还与昨晚那差点要她小命的压迫同属一类,在一方薄被下,风雨欲来。

    喻颜顿时吓得浑身一个颤抖,昨晚的触感还残留在皮肤上,所以感觉到他的靠紧,喻颜惊叫,在被窝里狠狠踹了他一脚,就往床下滚了下去。

    萧苏竞一个不防,又在小腿吃痛的情况下,没有抓稳她。看着因为她滚下去的趋势,而同时被她卷下去的被角,萧苏竞倚着床栏,上半身暴露在外,冰冷万分地眯眼盯她。

    喻颜傻了,在一大清早就看到床上这么一具活春-后,都不知道是该闭眼还是该尖叫。

    萧苏竞冷冷地眉峰轻挑,有危险的讯号发出。却在这时,门外周阿姨唤了一声。

    “进来。”

    “早上好,少爷,这是蜂蜜水还有”

    手里托盘一个没拿稳的踉跄声,周阿姨石化的面部表情从温柔慢慢变为巨大的震惊眼看了看床上,再看向床边的喻颜,要不是她年纪已经大了,可还真不知会不知所措成什么样。

    “这、我少爷,我”

    “周阿姨,麻烦你去把喻小姐客房的衣物和洗漱用品搬过来。”

    “是少爷。”

    颤着手,好不容易把托盘放到了床头柜上,周阿姨低下头,仔细着步子就赶紧从房里退了出去,临了还不忘为他们带关了房门。

    门锁卡啦一声,将从刚刚那一刻就完全傻呆到不在状态的喻颜拉回了现实。

    又是一声尖叫,喻颜只觉得羞地没处可躲了,狠狠拉过床上的被子,往身上一卷就快步跑进了里间的浴室,把门摔的震天响。

    萧苏竞冷眼瞧着她的慌不择路,慢慢地勾了勾嘴角,十分自然的优雅起身来到衣柜前,取出衣物。

    今天的天气,不错。

缱绻时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