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你我来日方长(高干、FH) 干笑


    久升所有的员工都看出他们的总经理今天心情非常的好。

    而相较之下,身为他小跟班的那位,似乎就不太舒畅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姜姐已经快被把头搁在秘书台上唉声叹气兼自言自语的喻颜搞疯了,关键是她还听不懂她到底在自己和自己说些什么。

    “我说喻小姐,你没事吧?”

    “唉”

    “干什么大上午的就哀声叹气?你这样的年轻人应该充满朝气!”

    “唉”

    姜姐头都大了,但还是脸上堆满了关切。

    “嗯?看你黑眼圈那么深,昨晚没睡好。”

    不提还好,一提到这个,喻颜原本还只是唉声叹气,现在瞥了姜姐一眼,没有说话,不过脸上那表情,岂是一个“恐怖”能形容?

    姜姐瞧着她的脸色,人样的就明白了,看来总经理的“好心情”,很明显是建立在她眼前这位喻小姐身上,连忙闭上嘴,埋头继续看自己的文件,整层楼这下更安静了。

    喻颜本是不想这样的,可自己也没办法,谁让今早被那脆脆冰强行从浴室拎出来后,见他穿戴整齐的居然命令只裹了浴巾的她折被子、叠衣服,收拾房间里的残局,她心里头那股羞愤就化为了浓浓的怒火。

    果然她做错了!太容易得到就会太容易被人不当一回事!特别还是她这种太容易没骨气被威胁到的人迟早会变得廉价。

    “哎”

    我可怜的矜持啊,你昨晚是私奔去了还是度假去了?

    欲哭无泪,肚子忽然咕噜咕噜响了起来。喻颜一愣,这才记起今早还没来得及吃早饭,唔,就喝了一杯还是萧苏竞硬逼她喝的蜂蜜水,舔舔嘴角,发觉还真有些饿了。

    刚想下去吃点东西,兜里的电话没命地响了起来,是梁逸,她怎么把昨晚的那事给忘了!连忙接下。

    “喂!妹妹啊,昨晚真对不起,我这边有事实在走不开,我哥那没事吧?!”

    电话那头静了好一会儿,忽然听到一阵悉悉索索很轻的声音,梁逸那带着深沉接近沙哑的嗓音才低低传来。

    “算了,帮你搞定了。”

    “就知道你最好了!好姐妹,今晚请你吃饭作为报答好不好!”

    没太在意梁逸的声音,喻颜因为解决一件难事而心情稍稍变好,按着电梯按钮,等着。

    “哼,这次岂是一顿饭就能抵下!”

    梁逸冷声一哼,话筒那边又是一阵悉索的声音,像是衣料摩擦。又顿了一会儿,就听梁逸的声音越压低了几分的在电话里说道。

    “不过,如果你现在帮我去机场接一个人,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这次先放过你。”

    “嗯?接人?接谁?”

    “我哥哥,他今天出差回来,可我现在嗯,走不开,所以你去帮我接下机吧。”

    喻颜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想了想估计萧苏竞也用不上车,唔,大不了她不开他的车去,这样既不会耽误他如果要出门办事,可以随便先找个人送他就是,也免得她又被说公物私用!

    随即答应了下来。

    “你哥哥几点的飞机?从哪飞回来的?哦,对了,还有你哥哥叫什么啊?”

    “时间和航班我一会短信给你,我哥名字叫梁意远。”

    喻颜在原地怔住了,不会那么巧。

    可就有不知道是什么的佛说过,世间有许多的事情就是那么巧因为地球是圆的。

    所以当喻颜在接机处看到一个长身玉立,笑容温柔的男子再见着自己手中的姓名牌,径直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喻颜傻了,确切地说是不知所措了。

    “你是小逸的朋友吧?喻颜?”

    “嗯啊?哦,是”

    喻颜就像个在路上见了老师的小朋友一样,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

    “你好,我是小逸的哥哥,梁意远。”

    不过听到他的声音,再嗅着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自然而然的药香味,喻颜心慢慢静了下来,对上他那笑的温柔似水的面容,愣了愣,好半天才不确定的小声问他。

    “你不认识我吗?”

    “嗯?”

    梁意远笑着皱眉疑惑,似乎是在搜索脑中的记忆。

    “你”

    喻颜看着他的表情,揪着手中的姓名牌,忽然很紧张。

    梁意远盯了她的脸,想了半天,从眉眼到脚尖,仔细打量过后,也发现了她的不安,扑哧一笑后,大大咧开嘴角,竟是满眼的促狭。

    “小冰箱,你觉得我会忘了你吗?当年要不是你,我可不会毁容。”

    说着,梁意远边伸手在自己右侧鼻翼上点了点,一粒淡色疤痕,若不是当事人指着,可能谁也无法发现。

    喻颜一愣,瞬间明白过来梁意远在骗她,他其实早认出自己来了,就如她听到他的名字那刻一样。

    脸噌地就红了,直拿眼瞪他。

    “生气了?没想到我们的小冰箱也长这么大了,都成大姑娘了,亭亭玉立的,真漂亮。”

    “意远哥哥也和以前不一样了。”

    比以前更好看了,喻颜脸红红。

    还记得那个时候她才读中班,因为她和梁意远的同为P市佛友协会的居士,有一次跟着周末到寺庙听佛法时,就看见大她两岁的梁意远也跟着自家在庭院站着。

    喻颜到现在都记得,那时他站在寺里袅袅的烟雾中,有阳光撒在他的身上,晕出一圈圈的光晕,衬得他与她打招呼的笑容十分明朗,直把那时才屁点大的小喻颜给看呆了。

    自从那个时候开始,喻颜就开始缠着去寺庙。

    她知道她很喜欢那个笑容像细流的男孩,喜欢和他在一起,而梁意远也每每总会带着她到处玩,温柔细心的照顾她,比她的亲哥哥对她还好。

    也因此,两个小孩儿时的快乐时光,在彼此心下都刻下了不浅的印记。

    “小冰箱大学毕业了?现在是在G市实习?”

    “嗯,算是吧。”

    坐上出租车,喻颜与梁意远并肩坐在后座,低着头答着。梁意远侧眼,发现了她身上的那股拘谨,轻轻一笑,伸过一只手在她的发尾揉了揉。

    “小时候也没见你这般见生,是不是谈男朋友了,怕人看到会误会啊?”

    “啊不是,没有呃,应该是没有”

    紧张的抬起头,就摆着手,但看进他那双含有春风的眼中时,忽然又想到了萧苏竞的那一双深邃

    萧苏竞他应该不算她的男朋友吧,可是他们都已经啊,烦人!

    “呵,我也就问问,用不着那么大反应吧?”

    梁意远看到喻颜表情的纠结,有些好笑,松开揉在她发尾的手,勾着嘴角,将眼神看向窗外。

    车上的气氛顿时安静了下来。

    喻颜偷眼瞧他的侧脸,高高的鼻梁,光洁的下巴,轻动的喉结比萧苏竞的要秀气,但是却比他少了份魅惑呸呸,我这是在想什么!

    使劲甩了甩头,为了打破车上的不自然,小心问了他一句。

    “那个意远哥哥,你有女朋友了不?”

    “我?”

    梁意远看了喻颜一眼,随即目光放前,渐渐深远。

    “我啊,不知道”

    “啊?”

    “没什么,对了,你一会儿打算去哪?”

    喻颜没听明白,却见梁意远迅速将话头偏转,虽有疑惑,可也不好再问下去。刚想说她要回公司,可转念一想,回去也不过是守在外头。

    “我送你回家吧,看你行李还挺多的,今天主要就是和意远哥哥叙旧。”

    “行,那师傅麻烦请先去趟华盛街。”

    “嗯?去华盛街干嘛啊?”

    “吃早餐。”

    梁意远冲她的肚子瞄了瞄,嘴角深深。喻颜瞬间明白,干笑两声,脸上蹭地又红了。

干笑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