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你我来日方长(高干、FH) 很不巧


    喻颜感觉他那份冷然就贴在自己的背后,激起小疙瘩样的颤栗让她不安。为什么她嗅到股暴风欲来的味道。

    “萧总,正巧,我想向你请教个问题。”

    萧苏竞微微颔首,没有说话,冷冰冰的目光扫过袁明朗满脸邪味地笑容,平静如水。

    “是这样,我想请问贵公司可有规定员工不准恋爱或是提早结婚的禁令?”

    “袁公子的意思?”

    “哦,也不是什么其他的,就是问问,不过我想久升有萧总这么英明神武的领导,定然不会规定个这些无聊的条条框框,对吧?”

    袁明朗对着他越发深沉的目光,有种恶作剧地快感,带着挑衅的笑容,也不等萧苏竞有任何表态,越发猖狂。

    “既然如此,萧总的小跟班我可以追吧?”

    喻颜只觉得全身过了阵电流,有种想掐死眼前人的冲动。周围的温度再次骤降,可袁明朗越发没事人似的,笑的灿烂。

    “我可是早中了这个小辣妹的毒了,再不解,我可就”

    “不好意思,我们公司刚好非常无聊的有袁公子说的那两条规定。”

    袁明朗被萧苏竞打断话,怔了一下,眼眯起斜看他。

    “哦?可我怎么听说贵公司没有?”

    “很不巧,刚刚有的。”

    萧苏竞甩下一句话,平静地擦过喻颜的身边,越过袁明朗径自朝他身后的人群走去。

    袁明朗紧紧盯着他的后背,脸上的笑容全数收起,小半会儿才收敛好自己的情绪,转回头沉默的深深看了一眼喻颜后,未再说半句话也跟了上去。

    为什么感觉他刚看自己的眼神有种下定决心的狠厉?!

    喻颜真是要疯了,举过手中的香槟杯一饮而尽,将杯子放在钢琴上,脑子久久找不到从方才那阵刺激中转回来的路。

    “我就说你今晚不得消停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跳出抢食的来,看来你果然是深藏不露啊。”

    “去!”

    拍着脸,瞪了一眼身边说着风凉话的梁逸,却见她笑得很是暧昧,不过略略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正在和张恺说话的袁明朗后,她皱了皱眉。

    “那种男人可别答应,不然吃亏的是自己。”

    “我知道,我才不会答应!”

    “哟,那么确定,要说G市这些公子哥中,袁明朗长得也还是不错的,你这都看不上,看来你的标准挺高的嘛!来,说说,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

    “我哪有什么理想型。”

    脸上已经有些烧热,不过这个酒只喝一杯的程度还好。用手背贴着侧脸,忽然很想念那个冰冷的气息不自觉的眼神就开始在会场上去寻他的影子,发现他正在另一头和罗幅说着什么,面色淡淡,一贯的看不出喜怒。

    总是这样,掩盖住自己的情绪,用冷然包裹着自己,你的真实,到底是哪个幸福的人才能看见?

    垂下睫毛,喻颜有种失落感。

    理想型吗?如果是一个月前,也许她会毫不犹豫地说出哪个白袍王子的感觉来,可现如今呢?她把自己交给了一个不确定的人,难道以后都得这样在他身边不知何时能得到回应的等下去了?

    却在这时,现场的交响乐渐渐淡了下来,司仪站在楼梯上,高声宣布宴会正式开始,接下来便是罗幅为大家讲话。

    “很高兴今晚各位能够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我们宏图大酒店的开业晚宴,在这,我罗某谢谢各位的赏脸,也谢谢在场的各界人士予我们宏图的帮助与支持,希望今晚各位都能成兴而归。”

    被梁逸拉着挤到人群中,此刻众人围在一处,听到罗幅的讲话,一溜的掌声此起彼伏。喻颜有些无打采的随意拍着掌,眼神却总是有意无意的往站在最前头的萧苏竞身上飘,发现他正与刚来的赵禛低语着什么。

    “今天呢,其实除了是我们宏图大酒店正式营业的盛典,还有一件事,我希望借由今晚的宴会,向在场的各位宣布,那就是,从今天起,我的女儿将替我掌管宏图部分产业,其中就包括这间酒店的经营,下面为大家介绍,小女罗娅娅。”

    顶上的水晶灯一下暗了下来,伴随着交响乐和众人的掌声,追光灯下,单肩胭脂红的翠钻长裙,斜肩的边缘缀着红天鹅绒,卷翘长发挽于一边的罗娅娅从二楼一步步走到人们面前的时候,似乎全场的气氛都因为她的出现而改变,放眼全场,满是惊艳。

    “各位晚上好,我是罗娅娅。”

    轻启朱唇,她的声音自她那薄厚恰到好处的红唇中溢出来时,喻颜可以清晰听到身边几位男士的抽气声,事实上她也被吓到了,这个女人,笑容尺寸拿捏得当,给人一种高高在上,却又富有亲和的气质,既优雅又高贵,既妩媚却又不失风雅,全身上下,挑不出一丝毛病,简直就是女神般的存在。

    喻颜定了定神,下意识地往萧苏竞那边看去,发现他也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楼梯上的罗娅娅,喻颜怔了怔,落寞低下头。

    有一种她不过是他眼前的一名过客而已的感觉。

    “小女刚从美国读书回来,以后在生意上,还有什么不足之处,就请在场的各位多多指点,多多帮忙哦!好了,现在就不多说,今晚请各位尽兴,一定不要拘谨,希望各位玩的愉快!”

    罗幅话音刚落,顶上的水晶灯重新亮起,明亮的会场中,交响乐队奏起悠扬的曲子,将整个气氛再次带回方才言笑晏晏,杯光交错。

    “小逸,小逸?”

    “啊?”

    人群散开后,喻颜和梁逸站在一列自助餐桌前,梁逸显然神游在外,喻颜喊了她几遍,她才回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怎么了?”

    “哦,我没事。”

    梁逸往盘子里夹东西,虽然觉得没那么简单,可这会儿喻颜自己都顾不上,哪还有心情管别得,也就没想太多。反而身边的梁逸却突然放下手中的盘子和食物,喻颜不解看她。

    “小喻,我去有点事,你,一个人不要紧吧?”

    喻颜察觉出她的不对劲,点了点头,给了她一个放心的表情,梁逸才又叮嘱了她几句后,匆匆离去。

    梁逸离开后,喻颜盯着一桌的美味,没有什么胃口,索也放下手里的盘子,转身就想去找梁意远。

    从刚刚到现在就一直不见他,到底去哪了?

    在会场转了一圈,都没发现他的踪影,连带着连萧苏竞还有罗娅娅也不见了。喻颜心里一堵,该不会

    方才看到罗幅特地带着罗娅娅与他谈话,现在想到有可能他们正在一起聊得情投意合,喻颜心下不爽,呼哧呼哧的掠过一杯香槟又一口喝下,才稍稍平复现在烦躁。

    放下杯子,眼又在会场转了一周,远远看到了赵禛。喻颜拍拍脸,刚想上前去找他说话,经过一扇门前,门猛地从里拉开,吓了她一跳。

    “你”

    话还没说完,一双大手直接将她拉进房内,嘭的一声关上门,落下锁。

    “哎哟,疼!”

    熟悉的冷漠气息,把这小小疑似是按摩休息室的空间全全占满。

    萧苏竞沉着俊脸,冷峻非凡,一手箍着她的腰身,另一只勾了她的脖子就把她的脑袋往前带。

    触到那双还残留着香槟气味的红唇,萧苏竞目光一深,还敢喝别的男人递的酒,很好!狠狠在她的下唇咬了一口,引得红唇主人连连呼痛。

    “萧苏竞,你轻一点嗯嘶!”

    萧苏竞没有理会,撤下勾着她的手,一路从背后下滑,所过之处,皆让半醉半醒的喻颜腾起阵阵酥麻与颤栗。

    这件衣服她怎么敢穿出来?!还敢穿出来接受别的男人挑逗与戏谑,看来她真是过得太舒服了?!

    手指一路往下,来到那“8”字样式的镂空处,抚上下半个圈里的腰上肌肤,惩罚的捏了一块柔嫩狠狠一掐。

    “啊!”

    喻颜被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弄得眼泪都快下来了,泪眼汪汪的看着他,不过是旷一天工,用得着生那么大的气吗?!

    萧苏竞无视她的求饶,松开手后,指尖在那块被他掐了的地方轻轻抚过,凉薄的温度让原本火热的烧疼感稍稍得以缓解。

    看着因为无计可施的喻颜垂下睫毛,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萧苏竞嘴角的冰冷初初缓和,按摩室的灯光昏暗,晕在她软软的发顶,今天的她,的确很不一样。

    萧苏竞勾了勾嘴角,从腰上那露出的肌肤继续下移,手指不易察觉地悄悄自礼服镂空中探进衣下,顿时一些奇异的触感成功震撼到了他的神经,将他稍微缓和的嘴角温度重新带回了一个冰点!

    他危险地将喻颜的下巴抬起,眯着深不见底的黑眸对她,吐出的气息带着浓烈的压制。

    “你,穿的是丁字裤?!”

很不巧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