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你我来日方长(高干、FH) 烈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

    可以解馋吧ORZ喻颜愣住了,被迫直视他冰刀嗖嗖的眼神,欲哭无泪。

    这这算是什么问题?!她穿那个啥,不是再正常不过了么,难不成让她在这些紧身的昂贵礼服里头穿一条平底四角裤??

    只是还来不及说上话,喻颜便被萧苏竞紧紧按在怀里,捉着她下巴的手收紧,双唇就狠狠压了下来。

    他的舌头霸道地撬开她的贝齿,喻颜惊讶于他的力道,想躲却无处可藏,被他逮住后,惩罚的用力嘬吮,将她一方小小的天地全数占满,还嫌不够,墨深的眼睛微微眯着扫过她挽着的头发,一把打散,喻颜披肩的长发遂即垂下,一股子发尾的清香飘进他的鼻尖,引得他眼中深沉更烈。

    喻颜浑身酥麻,怔怔盯着他,气息紊乱。

    萧苏竞掠过她的裹礼服,已有些下滑的趋势,露出那诱人的深沟,正随着她不规律的呼吸,一上一下。萧苏竞心里低咒,冷眸一收,伸出手就欲将那从来时看到就让他恼怒不已的礼服撕成碎片。

    “不要!”

    看出了他眼中的强烈,当萧苏竞手指刚触到她前礼服,喻颜一个冷战,连连一把将他的手按住,满眼惊恐。要是让他把衣服毁了,那一会儿她还怎么出去?!

    萧苏竞的手被她按在前,隔着衣服感觉到那软软的触感,萧苏竞盯着她此时的状态,勾了勾嘴角,被按的手猛一收拢,顿时一方柔软全拢于掌下。

    本能的轻哼一声,喻颜大惊失色,连忙咬住自己的下唇,羞愧于不过才与他在一起,就如此配合着,内心五味杂陈。

    “这里没人。”

    萧苏竞凑近她的耳边,手箍在她腰上的手紧紧的。

    “所以,有些账我可以慢慢跟你算。”

    萧苏竞似笑非笑的将她披散的长发挽在耳后,冲她的脸侧瞥了她一眼,一下含上了她致的耳垂,牙齿细细在上面磨,直惹得喻颜一阵颤抖。

    萧苏竞勾着冷笑,当他看见袁明朗刚刚在她这边耳侧说着他不知道的悄悄话时,他就烦躁不已,特别还听到袁明朗说要追她,那一刻萧苏竞差点想掀张桌子甩他脸上。

    这种冲动是可怕的,曾经在萧苏竞的身上是本没有过的。直到喻颜的出现,就仿佛有好多规矩都被打破了,他知道其实这已经超出了他当初的预想范围。

    萧苏竞眼中冷光乍现,看来还有不少的潜在威胁,不过先不管那么多,这个袁明朗,他是除定了。

    松开那被他磨出一道不深不浅牙印的耳垂,萧苏竞看着喻颜双眼已渐渐飘起来,脸颊飞红,被他掠夺的红唇上残留着晶亮,为她消失的唇彩似乎续添了份媚人的闪烁。

    萧苏竞勾出一抹笑,摩挲着她的下唇。

    “喻颜,千万不要妄想瞒骗我,否则后果自负。”

    喻颜愣住了,不安感油然而生。萧苏竞却带着耐人寻味地笑容,一把将喻颜紧紧抱在怀,力道之大,两份雪软与他的膛之间被挤成两半球体,呼之欲出。

    萧苏竞低头再次吻住她,辗转**,狠狠扫荡。

    “萧总?”

    正当喻颜觉得自己连呼吸都困难的时候,门上一阵敲击,萧苏竞动作一窒,睁开条眼缝,不予理会。

    “萧总!萧总,你在里面吗?”

    听到门外的声音,喻颜全身一个激灵,意识顿时全数回笼,睁大着眼睛,开始不安的挣扎。

    萧苏竞此时已经被点起了火,哪有那么容易放过她,搂着她腰间的就是不松,嘴中的力道也加重开来。

    “禛少爷,你不是说萧苏竞在里头?怎么没人?”

    外头颜宇话中带着郁闷,赵禛似乎也站在了门口,边自语着边手上又往门上敲了几下。

    “我是看到小哥刚刚边打电话边进了这房间啊,难道是去别处了?”

    带着疑惑,门外的赵禛似乎不死心,握着门锁扭了几下,却扭不开。

    “这门被反锁了。”

    “难道里头有人?”

    外头颜宇和赵禛你一句我一句的,听得里头的喻颜是心惊跳。可无奈萧苏竞就是不肯放开她。

    情急之下,喻颜大脑想了个狗急跳墙的方法。

    将一只脚勾上他的大腿,使身子与他形成了一种更紧密的状态后,喻颜明显感觉到萧苏竞身上一紧,显然是有反应了。

    喻颜于是赶忙就趁现在,将肚脐以下的皮肤隔着衣料往他的那处火热擦过,顿时,一股无形的跳动抵在了她的小腹上,喻颜脸上顿时一热,脖子都烫了起来。

    萧苏竞终于放过了她的双唇,抵着她的额头,深不见底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得以喘息,喻颜立马与他撑开距离,躲开他的灼灼的注视,低低干咳起来,希望引得外头人的注意。

    “嗯?房里有声音?”

    许是外头太闹,原本都打算离开的赵禛和颜宇听到屋里有不易察觉的声响,重新回到门前,凑耳贴在门上。

    “萧总,是不是你在里面啊?是的话就先出来一下,我有事找你。”

    颜宇的声音,又敲了几下门。

    萧苏竞都仿若未闻,只是盯着喻颜。喻颜感觉自己都要被他盯穿了,倒是有点心虚了,想低下头去,却忽然看见萧苏竞柔和一笑。

    喻颜傻了,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平和的笑容,顿时全身感官全部振作,全数疙瘩也都在皮肤上发出高声尖叫。

    “好,很好。”

    萧苏竞放开喻颜,掏出电话拨了个号码,喻颜愣在原地,都没听到他说了什么,就看他挂了电话径直走向门口。

    一把拉开门,正好对上门外诧异的赵禛和颜宇二人,萧苏竞冷冷扫过他们想探究里头的脑袋。赵禛连忙干笑,讪讪收回视线,颜宇也明白的不好多看。

    萧苏竞不语,大步走出并顺手将门关上,未将里头还衣衫不整的人丝毫暴露。

    就这样?是的,就这样。

    喻颜脑中似乎接受不到指令,呆呆坐在按摩榻上,空气里似乎还残留着他撒下的寸寸浓烈的冷魅,喻颜搓着手臂,想起他最后那个温柔笑容,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想起他的那句:喻颜,千万不要妄想瞒骗我,否则后果自负。她就浑身不安。

    本能觉得不可多待下去,喻颜赶紧站起身,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与妆容,便小心翼翼的打开门。

    察看了一番外头的情况,很好,宴会还在继续,萧苏竞也不在这一块。迅速从按摩室里出来,经过偏门,连忙退了出去。

    她得找梁逸。

    拿出手机,刚开机,就收到一百条未接电话的通知,喻颜看得膛目结舌,这个号码她很熟悉,是萧苏竞的秘书姜姐的。

    果然,今晚她还是先不要回去的好,要是再加上刚刚的,估计今晚的萧苏竞何止是“恐怖”可以形容?

    全身一抖,将记录全部删除后,找到梁逸的电话拨通,得知她在楼下大堂,挂了电话,连忙按下电梯下去与她汇合。

    “意远哥哥?”

    从电梯出来,就看见一侧等候区的梁逸,还有沙发上正平躺着的梁意远。喻颜一怔,走近一看,才发现梁意远脸色苍白,一只手横在额头上,满身酒气。

    “妹妹,你哥怎么了?!”

    梁逸双手叉着腰,叹了口气摇摇头。

    “哎,一言难尽,等有时间我再告诉你。”

    喻颜看着梁意远现在的样子,点点头。

    “不过倒是你,怎么今晚又想起要去我家?”

    “哎,我也是一言难尽,等什么时候我们坐下来再一起聊聊。”

    梁逸沉默,她们二人重新将目光放回在沙发上的梁意远,喻颜走近他的身边,看到他疲惫的倦言,鼻子忽然有些酸。

    “他在这躺着也不是办法,先把他弄回去再说。”

    梁逸赞同的点头,与喻颜一起将沙发上的梁意远拉了起来。

    “放开,我不走!”

    “哥!”

    “放开!”

    梁意远被惊动,一把推开欲扶他的梁逸,踉跄着步子自己站起来,差点撞到面前的大理石台几。

    “意远哥哥!”

    喻颜一惊,连忙和梁逸拉住他。看着他重新跌坐回沙发内,梁逸抿着唇,双手紧握,忽然单膝跪上沙发,一个巴掌就甩在了他的脸上。

    “这里有什么东西是属于你的?!你留在这里又能做什么?!梁意远,你给我清醒点好不好!”

    喻颜被梁逸这突然一巴掌给吓懵了,愣愣看着她,又看向坐着的梁意远,心下不忍,上前赶紧拉住正揪了梁意远衣襟准备破口大骂的梁逸。

    “妹妹,你冷静些!”

    大堂人来人往,她们这一块已经引来不少人的侧目,再看那大堂经理,似乎也有要过来的趋势,喻颜将梁逸从梁意远身边扯开,安抚好她,便来到梁意远腿边蹲下。

    “意远哥哥,你别这样,我们先回去好不好,有什么,等回去再说。”

    梁意远垂着头,闭着眼,没有反应,俊朗的容颜中,神色尽显伤痛,看得喻颜心一揪。她默默坐在他的身边,握住他冰凉的手。

    “意远哥哥,来,我们先回家。回家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嗯?”

    看见梁意远的睫毛动了一下,然后轻轻打开一缝,那双原本属于温柔似水的眼,此刻裂着一条条无形的伤痕。

    “睡一觉?呵呵你不知道,我已经有多久没睡好过了小冰箱,你不懂你不懂”

    喻颜感觉喉咙里就好像梗了个什么东西,想说话,却在此时的梁意远面前讲不出任何来。他的身上,有种不是一天两天的孤寂和绝望,让人似乎都说不出任何劝说的话来。

    “他已经醉的不清!不用和他说那么多,架他离开这个鬼地方!”

    说完,梁逸上前,抬起他一边的胳膊就把他往门外带。喻颜看着,连忙跟上也帮忙扶着。

    出了宏图,早有门童把梁意远的车开了过来。喻颜和梁意远在后座,梁逸上到驾驶座,开车离去。

    一路无话,车里安静非常。

    喻颜时不时的看一眼旁边的梁意远,他似乎是睡着了,头歪在车窗玻璃上,一动不动。

    “小逸,找个附近的酒吧。”

    车子刚到秋谷范围,一直没有声响的梁意远突然冒出一句。

    梁逸从后视镜里瞅了他一眼,不答话。

    “小逸,听话。”

    “意远哥哥,你不能再喝了!”

    喻颜话音刚落,梁逸车子一个转弯,停在了路边。她反过身子,定定看着连眼皮也没睁的梁意远,要不是刚刚那两句话语很清晰,喻颜真要以为他是在说梦话。

    “哥,你这样作贱自己值得吗?”

    梁意远没有说话,车厢里一下又静的出奇。梁逸烦躁的转过身去,低骂了一声。

    “好!随你便!反正也是你自个儿拼命寻罪受!要喝是吧?!今晚我就让你喝个够,看看能不能把你给喝清醒来!”

    挂下档,梁逸踩下油门,周围的霓虹灯瞬间移动在窗外。

    喻颜看着前头的梁逸,皱起眉头,知道她也是关心梁意远,不过关心则乱。

    “妹妹,别闹,赶紧回家。”

    “不是我闹!他要喝酒,我依他!今晚既然都喝成这样了,就让他喝个痛快!”

    喻颜皱紧眉头,眼神放在梁意远的身上,却也知道梁逸一旦决定的事多说也没用,唯有一会儿再看着办了。

    车速飞快,外头有光线折进来,一一掠过梁意远白净的脸上,愈显苍白。

烈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