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你我来日方长(高干、FH) 寿宴


    G市的天气真的很奇怪,不似以往,今年的夏天,似乎隐隐透出一股凉意,却带着躁闷,压得人难受。

    但即使是在这么沉闷的夜里,城西萧家宅邸却是热闹非凡。

    华南军区司令夫人陈慈的寿宴,基本上G市各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现身了。

    大厅的宴会布景简单却大气,萧鸣望今天也特别换下了严肃的军装,穿了一身正统中式老爷装,与陈慈身上那套量身定制的锦缎旗袍相呼应。再时不时总是朝夫人那头望去一眼,来访的宾客见了,不由感叹,这箫司令疼夫人是众所周知,而且听闻情意更是长久不变,如今看来,果然不假!

    萧鸣望单手拄着拐杖,站姿却是神采依旧,丝毫不逊于在场任何一位年轻人。萧墨侍于一边,时而与过来祝贺的世家老爷和同辈同事碰杯笑聊,淡然挺拔。

    “老萧啊,你那乖孙子如今回来了,是不是打算马上就让他上职,以后就留在G市发展啊?”

    与萧鸣望颇有交情的两位重量级人物,黄海中老局长和赵瑞刚老将军,一个用眼瞅着不远处站与陈慈身后的萧苏竞,另一个则意味深长地与萧鸣望交换了个眼神,示意黄海中的问题也是他想问的。

    萧鸣望眼尾略略扫了一眼那头,面容严厉。

    “我老了,那个不孝孙已经管不住了。”

    “年轻人嘛,总是有些抱负的,你不让他们去外头闯,他们就不会善罢甘休。待有一天让他们碰着呛头了,他们自会明白家人的重要。”

    赵瑞刚头发花白,可一双眼珠子转动的炯炯有神。萧鸣望沉吟不语,黄海中爽朗地声音立马接上。

    “老赵说的对,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个傲得很!哈哈,好在我家孙女乖巧伶俐,懂事的不得了,如今在军艺也算是混了个不错,就是这终身大事让我这老头子心的很哪!”

    黄海中边说着边拿眼瞄着眼前这两个老伙伴,咧着嘴,单手在自己圆滚滚的肚腩上,眼中光大盛。

    “怎么着,你们有没有打算让孙子先成家后立业的?咱们可说好了要结个亲家哦!”

    “算了,我家那个惹人头疼!莫要耽误了你家北北。”

    赵瑞刚一想起至今还未定的孙子赵禛就沉下了脸,摆着手不愿多讲。萧鸣望却是眼中一道光,望了那头的萧苏竞低低沉思。

    那头老一辈各怀心思,这边萧苏竞端着酒杯原是陪在陈慈的身后,但老有什么政要的夫人带着女儿过来找陈慈聊天,那若有似无地眼光飘在他身上,让他周身低压想收敛也不成。

    其实来了的人都知道,这次宴会,一部分是为了给陈慈庆生,另一部分则是希望以这种形式,正式介绍了萧苏竞给大家认识,所以各种明眼人就将巴结全数转了过来,扎堆来向陈慈谄媚。

    要不是因为陈慈,萧苏竞本不会留在这。从那年离家时,他就再没想过回来顶着这套司令孙子的虚名,让众人无知献殷勤!冷冷甩下一道脸色,把一切丢给一边看好戏的萧健,转身出了小厅。

    在花园寻了一处僻静地地方,萧苏竞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屏幕凉凉的一点动静也不曾有,眼中点点冷怒汇聚,似乎马上就要爆发时,只听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自身后的假山后发出。

    萧苏竞神色一凛,隐入暗处,不一会儿袁明朗携了一名身材曼妙的女人停在他的不远处,二人左右扫寻一番,待未发现异常,立时火辣辣便贴在了一块。

    “嗯轻点,轻点!衣服都要被你撕坏了!”

    “小妖,穿这么撩人的东西,存心来诱惑我,嗯?”

    袁明朗暧昧至极的口气,嘴循着那女人的脸颊再移到她的耳后,点点啃咬,一只手边就从她V字型领口探了进去,捏着里头的柔软一阵掐捏,惹得那女人连连喘息,他才满意地一把堵上她的嘴,吮吸用力。

    “唔你、你别这样,要是让人看见怎么办。”

    “放心,在这里就算我要你多少次都不会被人发现!再说,发现又怎样,谁敢动我?”

    “讨厌!”

    女人娇嗔一句,袁明朗趁机从她的裙摆里伸进去,索到细细的裤头,刚要用蛮力拉下,那女人紧张的连忙捉住他的手,脸色潮红。

    “别!我马上得进去,妈咪说要带我去瞧瞧那从未曝光的萧家少爷呢!”

    袁明朗一听到这,手立时顿住,脸色也瞬间沉了下来。

    “萧苏竞?”

    那女人似乎没有注意到,点着头,脸上的表情也更红润了些,隐隐还带着些羞。

    “是啊是啊,听说他年纪轻轻就已经在外有所作为了,而且长的也是一表人才,英俊不凡,又是萧司令的亲孙子,萧院长的亲儿子,所以今天好些女人可都是奔着他来的哦。”

    那女人一脸倾慕,自顾说着,丝毫没有发现袁明朗越来越黑的脸色。

    “还有我妈咪说了,哪家的女儿要是能嫁给他,女方家族以后都可以不用愁了!”

    “哼!”

    袁明朗一把撤开抱着女人的双手,冷声一怒。女人身体的支撑力陡然消失,差点栽倒,正想嗔怪几句,却借着月色终于发现了袁明朗此时已经铁青的面容,猛地缩了一下脖子,怯怯小声问着。

    “明朗,你怎么了?”

    “没想到他还有这么一个后台!果然是低估他了!”

    袁明朗沉着脸。

    他和张恺原本都以为萧苏竞最硬的靠山不过就是P市的叶璟然,虽然玫玉不好惹,但毕竟他们在G市,天高皇帝远,再怎么样叶璟然一时也干涉不过来,但今天随父亲来参加宴会才吃惊地发现,原来他就是萧鸣望一直挂在嘴边的优秀嫡孙。

    这个身份,让张恺刚刚当场就刷下了脸色,急匆匆地就离开了。

    袁明朗当然知道张恺为什么会这么大反应,前段时间政府公开发表了一个全球反恐的公益广告项目,这个项目非比寻常,要是能通过的话,入选的公司极有可能就是亚洲区派去国际上参与此活动的唯一代表,这不管是对人或对公司,都是一次扬名立万的绝佳机会。

    华开原先对这个项目还势在必得,如今看来,最大的威胁已经出现。

    想到这,袁明朗脸色越来越难看。那女人站在一边见袁明朗不说话,反而气场越来越冷,一阵心惊跳,想上前去安慰,却不敢动,只得瞪着眼小心翼翼询问。

    “明朗,你你没事吧?”

    “哼,萧苏竞!我不会让你就这么好过!”

    “明朗你,你和萧苏竞有过节吗?”

    身边的女人看他这样,吃了一惊,不明所以,睁大眼睛轻轻一问。袁明朗却看也不看她,只冷笑一声。

    过节?呵呵,萧苏竞,怎么办,你越不好对付,我就越想打倒你!你这种人,不把你踩在脚底,我袁明朗就一天好日子都过不了!

    “难道是因为,女人?”

    听不到回答,那女人低低自己猜测了一句。

    却不想,袁明朗猛地眼中一亮,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慢慢的勾起唇角。

    “对,因为女人。”

    丝毫不理会身边的女人因为这句话而顿时煞白的脸色。

    袁明朗测测一笑,在冷冷的月光里,似乎还有种森然的快感,直让一边的人看的身子骨瑟瑟发抖,他却全然不顾,一个转身独自大步离开。

    女人显然没有料到他的态度会有这么大的转变。怔愣一番,脚气急败坏地一跺,赶紧跟了上去。

    夜凉如水,沉沉的月色下,萧苏竞从一边的影里慢慢踱出,修长的身影置在月光里,沉默静立,周身肃冷

    “你个混账东西!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寿宴刚过,第二天正午太阳最毒辣时,萧苏竞被萧鸣望一个勃然大怒的电话逼回了家。

    客厅里,萧鸣望抖着手里的报纸,一把甩在萧苏竞面前,吹着嘴边掺白的短胡。萧苏竞冷冷一瞥,那占了官方日报两个版面的大幅新闻正醒目的炫耀着它的存在。

    他的目光从报纸上移开,冷漠看向萧鸣望。

    “这是我自己的事。”

    萧鸣望一听他这么一份语气,一股脑的怒气又全涌了上来,额上青筋暴跳,要不是冯力一直在旁,边递水边顺气的安抚着,估计他早就气得说不出话了。

    “混蛋!还说是你自己的事?!你知不知道你现在丢的可是萧家的脸面?!”

    萧鸣望顺着冯力的搀扶,喘着气坐在沙发上后,一双眼凌厉地放在沉默不语的萧苏竞,拄着拐杖的手紧紧拧着。

    “说,这个女人是谁?!”

    见萧苏竞依旧不作答,萧鸣望气不过,拐杖狠狠敲着地面。

    “你说你,成天花天酒地,不学无术!只知道跟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混在一起!有什么用?!这个女人是不是你公司的?叫什么名字?是不是她看中了你的钱?你听着,我不管报道如何,赶紧开除她!赶她走!”

    萧苏竞面罩寒霜,眯起眼看向萧鸣望。萧鸣望怒瞪着他,一口怒气立马又冒了上来。

    “怎么?萧苏竞,爷爷的话你也敢不听?!”

    “我说了,这是我自己的事,不需要您费心。”

    语气冰冷到极点,整个大厅的气氛瞬间冰凉。

    萧鸣望很显然没料到萧苏竞会是这样一个态度,愣了一下,但很快,本就铁青的脸色更加沉,捏着拐杖的手一紧,就要狠狠挥过来。

    “司令!”

    冯力急急一呼,却没来得及制止住。

    惊恐地看着萧苏竞也没有要躲闪的意思,冯力心里一片惊慌,拐杖猛地却在半空停了下来。

    冯力心惊胆战地瞧着萧鸣望瞪圆着眼睛与萧苏竞对视,发现他的不为所动,蓦然一声厉喝,那拐杖结结实实的就砸在了一边的雕花圆木桌上,发出重重的声响荡在客厅。

    空气似乎都凝固了。冯力看着僵持着的两祖孙,心中一揪,可他也知道现在不是他多嘴的时候,只能一个劲地冲着一直泰然不动,冷漠对视的萧苏竞使眼色。

    萧苏竞不予理会,冷冷看着萧鸣望不断变差的脸色,转过身直接就走。

    “站住!我有让你走吗?!你个不孝孙!这就是你做晚辈的态度?!”

    “我公司还有事。”

    “你!”

    “还有老爷子,我不是你儿子,现在也不是以前,别再拿你那套**来压我。所以最后一遍,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我自己的事,自己做主。”

    说完,萧苏竞头也不回,径自离去。

    萧鸣望望着他异常冷清地背影,狠狠地顿住。一直到萧苏竞完全离开,他才回过神,怒火再次冲上心头,也不顾自己的身体,破口大骂,直到喘不过气来,才由得旁边的冯力不断的抚着他的心口替他顺气。

    “司令,你保重身体啊!”

    “混账,混账!真是头顶到天了!!咳咳”

    萧鸣望从冯力手中接过茶杯,顺下一口,可身子骨却还是因为怒气微微颤抖着。

    冯力一直替萧鸣望顺着气,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良久,眼神却不自觉的飘向桌面上的报纸,有种预感那个照片上看不清容貌的女人,并不只是报纸上写的,是勾引萧苏竞,破坏感情的第三者那么简单竟能让萧苏竞这么态度反抗老爷子的命令,她究竟和萧苏竞是什么关系?

    正当冯力心中转念各种时,一直呼吸紊乱的萧鸣望忽然拄着拐杖一把站起来,冯力一惊,发现他望着报纸上的目光尤其犀利。

    “司令?”

    “老冯,尽快给我查出这个女人是谁!带她来见我!”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朕现身了有木有孩纸要献身滴?哈哈

寿宴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