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你我来日方长(高干、FH) 变化莫测


    43、

    这两天,喻颜一直都是在家。有时是在房里,有时是在阳台,反正只要一安静下来,便会情不自禁望着一处发起呆来。

    颜芸两夫妻虽看着古怪,却也着实问不出什么来,便也作罢,只是更加注意她的心情了。

    一时也不知该怎么让他们的宝贝女儿开心起来,唯有等颜宇这星期回来再细细问问看他是不是知道个原因。

    就着阳光。喻颜靠着竹藤椅坐在客厅里,表面上是看着电视解闷,实际上心思早已不知飞到哪去了。

    自从那日得知萧苏竞就是小时候的玩伴,而且还说过那样的话后,喻颜就一直在想,他,知不知道?

    如果不知道,那她回去以后,要不要告诉他?

    可若是他早就知道的话,那把她留在身边的他,又是个什么意思?!

    这么想着想着,便越加烦躁了起来,加之近日来天气的反复多变,心境更是难以平静。

    有时候,回忆这东西就像杯热水,一想起就会变得滚烫。

    虽然有时只是想取取暖的当口,却也会不小心被狠狠烫伤。只是仍不自知,偏要一而再再而三,直至最后被烫出化脓的水泡了才唉唉作罢,躲起思绪留着下一次再试。

    反复多次,以至于现在的喻颜都快被自己给折磨的遍体鳞伤了。

    可她心里一直憋着口气,就算她现在很想飞奔回到那人身边问个明白,可也巴巴让自己忍了下来,这会儿,她倒是真想看看,究竟这次谁输谁赢。

    闷了好一会儿,就听门铃一响。颜芸过去开门,一见外头人,一双眼便立即亮了起来。

    “原来是意远啊!”

    “阿姨好,不好意思又来打扰了。”

    “你看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来来来,快进来,别站在外头热着了。”

    “多谢阿姨,不了,请问小喻在家吗?”

    “在在,你等等啊!喻颜,意远来了,你还不出来?”

    喻颜听到颜芸喊,只得慢吞吞来到门边。见着门外的梁意远,有气无力地笑笑。

    “意远哥哥,怎么大中午的跑来?有事?”

    “想问问你有没有空,中午一起出去吃个饭吧?”

    梁意远笑的温和。喻颜见着,却委实这几天不愿意出门,刚要出口婉拒,颜芸看出了她的想法,连忙一把打住她。

    “有空有空,这臭丫头待家里也已经好几天了!正好,今天有意远你来了,也带她出去晒晒,这外头阳光多好。”

    “妈!你刚不还念叨着外头日头毒?紫外线烈的,嗯?”

    “那是我老人家碎碎念罢了!你个年轻小丫头的,每天坐在家里做什么?快出去快出去!”

    “可是”

    “有什么可是的!人家意远请你吃饭,你还摆架子不成?再说,我和你爸爸今天中午也没煮饭,你赶紧上外头吃去!省的我在家做了。”

    喻颜刚还想说什么,颜芸也懒得和她多说,一边抓了钥匙串,让她穿了鞋就直接将她推出了门外。

    “这样,那就打扰阿姨了,一会儿吃晚饭我就送小喻回来。”

    “不急不急,你们小年轻多在外头玩玩就是,晚上十二点前回来就行!”

    颜芸眉开眼笑,一说完,便直接将门关上。

    喻颜着实无语了,但也无奈,只得看了一眼身边依旧笑容温润的梁意远,低叹一声与他一同下了楼。

    “小喻有没有特别想吃的?”

    “天气热,没什么胃口。”

    喻颜摇着头,懒懒靠着车座,望着窗外。梁意远偏眼看了她一眼,收回目光看着前头,笑意不变。

    “我知道市中心新开了一家甜品店,里头的冷饮小点心做的还不错,要不然先带你去试试?”

    喻颜点点头,虽然车里头冷气开足,却实在觉得心里还是闷的发慌。

    梁意远看着她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似乎自从那一天从小公园和她说了萧苏竞的事后便是这么怏怏,似乎有很重的心事,却也不好问。好不容易今天他有空了,就来看看她,但不想她还是这样。

    眉头几不可闻的皱了一下,现在也不便多说,驱车往前,不一会儿那家甜品店就到了。

    找了位子坐好,喻颜打量了一番这间布置简单,却透着凉爽舒心的小店,身上的烦闷倒也好像舒适了不少。梁意远看了一眼她渐渐放松的表情,找来服务员点好一切后,便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说着话。

    只是还没过多久,梁意远的电话便响了起来。接通后,他的眉头皱了一下,有些担心地瞄了一眼对面坐的喻颜,为难的低了低声音。

    “可是我现在在外头。”

    也不知道那头说了什么,喻颜见着他脸上越来越不自在的变化,也不知道怎么了,只能看着他。

    “好吧,那我马上回来。”

    挂上电话,梁意远抱歉地看着喻颜。

    “小喻,真是不好意思,我需要回医院一趟处理点事。”

    “没事,意远哥哥有事就忙吧,我自己也可以。”

    “不行,原本就是我请你出来的,这要把你一个人丢这,我这大哥就白当了。要不这样,反正也没多大的事,耽搁不了多久,你与我一起去吧,待会儿我们再回来?”

    “这,不太好吧。”

    “没事,就这么说了,走吧。”

    没有办法,唯有任由梁意远拉着到前台与店长说明情况后,喻颜只得跟着梁意远一起同去。

    只不过就在离开前台的时候,喻颜随眼一瞥,看见桌下摊着一份报纸上似乎有那么眼熟的东西在上头。但来不及多看便被梁意远径直拉着出了门。

    P市中医院,乃是集各类先进技术与能力医者的综合大医院,与G市的军区总医院并称华南两大最好的医院。而且市医院的中医更是驰名内外,被人们又称为华佗医院。

    喻颜在医院内外遛了一圈。以前在P市时她也来过这,那时也没怎么看,今天仔细打量,却没想这间医院会这么的大气非凡了。

    从方才进前头广场开始,整个医院占地估有二十个足球场那么大,包括门诊、住院、康复楼就有好几栋。虽楼都不高,外观却是格外致古朴。

    就连一般医院搁置不管的最后头,这里也都没闲着。按照园林的风格,有山有水,空气清新,环境安静,病人们闷时去那坐坐,不是一般的舒心安稳。

    喻颜眼中带着惊叹,慢慢踱回梁意远方才带自己进的一栋住院部楼内,望着里头的构建也全是中式风格,虽不奢华却也不失中国人自己的味道,倒也称了这里主打的中医味道,深远悠长,让人安心。

    “你也真是的,这么大的事也不让表哥陪着来,真要在路上有什么不妥了,表哥还不捏死我?!”

    “哪有那么贵,我本也不确定,就想先找你来看看,你也知道这身子从前是个什么情况我怕会是自己多心了。”

    “从前是从前,但现在不都已经好了?呵呵,我的好表嫂啊,你就别担心了!是真的,是真的,你真的要做妈妈了!哈哈,还真想快点看看表哥知道这事后的样子呢!”

    刚经过二楼一处无人的拐角,就听一些声音自偏里头窗边的地方传来。

    听着她们的话,喻颜不经意地停顿了一下,侧眼看过去,发现是一个穿了一件白袍的女生正开心的说着话,而站在她身边的年轻女人则是一脸幸福的双手贴在还平坦的小腹上听着女生讲,嘴角的笑意深深。

    喻颜一时被她脸上那份甜蜜给看呆了。竟不知不觉的就下意识上自己肚子。

    她什么时候也可以有如此幸福的瞬间?她会有吗?

    前头和萧苏竞在一起,他们都是用了保护措施的,只是这一刻忽然喻颜想,如果她真的有了他的孩子那他又会怎样呢?还会待她这般忽冷忽热,让人飘忽定不下心的感觉吗?

    正犹自想着,许是感觉到了有外人的存在。女生侧头看了过来,发现喻颜怔怔站在原地不知想些什么,与身边的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便小步上前。

    “这位小姐,请问有事吗?”

    “哦,没,没事”

    女生瞧着似是被惊着的喻颜,闪躲着眼神,女生细细看了她,拉过她的右手枕在自己的小臂上,然后再用手指搭上她的手腕。

    “小姐,看你脸色不太好,最近是不是睡的不太好?”

    喻颜见她问自己,不自觉得点了点头。那女生放下她的右手,又认真听了一会儿她左手的脉后,才看着她不太好的脸色轻轻道。

    “最近暑气重,加之你内火比较旺,所以会影响睡眠,一会儿让医生给你开点清暑降火的药吧。”

    喻颜看了她一眼,再看向同样已走上前的那另一位,低了低眼睫毛,笑笑。

    “谢谢这位医生,我知道了。”

    “噗,小丫头你还真有板有眼了!这位小姐,可别信这小丫头,她不过还是个在校大学生,来这混了个实习名号罢了!哪有什么资格就个人乱看病的!”

    一边的年轻女人笑道。女生脸上立马挂不住的红了,佯装生气的嗔怪一句,倒也不是真的在意。

    “好了好了,不过看你的脸色是不太好。一会儿建议你还是去前头找医生看看吧,这么天气闷热的,人身上难免都会有些不爽,不碍事的。”

    声音干净柔软,喻颜听着抬起眼重新看回那说话年轻女人身上。见她眉目清秀,笑容纯净,只是再认真看向她那双眼睛时,喻颜蓦地倒是愣了一下。

    好特别的双眼。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这个虽看上去不大,却感觉披着一层沧桑的年轻女人,喻颜有一种似乎来自深远的空灵之感,很奇特,也很美妙。加上她此刻虽未刻意,但全数显露在眉眼之间的满满幸福感,真真是让人瞧了,无不羡煞。

    “好的,我会的,谢谢两位小姐关心。”

    与眼前两位稍稍颔首微笑后,喻颜便也不再留下,转身走了。

    只不过就在她离开的时候,那年轻女人忽然盯着她的背影发了一阵恍惚,是她看错了吗?怎么觉得她的模样有些眼熟?

    “意远哥哥。”

    找着梁意远的办公室,站在门口喊了一句里头还在埋头看着手里文本的梁意远。

    “小喻,来,进来坐。我就快好了,你再等我一会儿啊。”

    梁意远招了她在办公室一边坐下。这里虽然是非正式医生办公室,但也一应俱全,喻颜眼珠子打量了一番,目光重新放回身穿医生白袍的梁意远身上。

    他正埋头认真查看着手里的东西,从喻颜这个角度看,白袍医者的温润如玉一派浑然天成,让人看着都觉得舒服。

    “学长,我回来了。”

    还未回神,门口便蹦跶进来了一抹张扬的身影。喻颜一愣,看向来人,更是一怔。

    “咦,是你啊!”

    “小喻认识余弦?”

    梁意远也看了过来。

    “小喻?哦,你一定是喻颜了吧。”

    司空余弦咧了一个笑,大步走到已然回神也冲她微笑的喻颜身前,一把在她身边坐下。

    “刚刚在外头碰了个面,却不知道原来是学长经常提到的小妹妹。你好,我叫司空余弦,乃是梁意远的嫡系正牌学妹,兼爱慕者也。”

    喻颜一愣,见司空余弦对自己眨了眨眼,顿觉这小女孩十分可爱坦率,随即一笑。

    “你好,我叫喻颜。”

    二人大大一笑,算是正式打过招呼了。梁意远见着她们这么投机,原本还有些无奈听着司空又这么对人乱说,不得只有叹了口气,但随即想到。

    “余弦,你现在要是没事就帮我照顾照顾小喻,我这报告还有一页就改完了。”

    “乐意之至。”

    梁意远递了一个放心的眼神后,喻颜也不好推脱,被司空余弦热情的一直拉着出了住院部来到后头荷花池的小凉亭,才开始不停地与她说起话来。

    “余弦,刚刚那位是你的?”

    “哦,那是我未来表嫂章小箬,嘿嘿,是不是觉得很不一样?”

    喻颜愣了一下,点点头。没想到司空余弦神秘兮兮地靠了她。

    “悄悄告诉你,她可不是一般的不一样哦,她啊,与我们,可是大不一样呢!这种女孩子很难得的,也只有我表哥这样的男人才能得到!你可不知道,我表哥可是把她爱到心坎里去了。”

    喻颜虽不是很明白,但一想到方才章小箬那一脸满足的笑容,便也了解。人活一世,能拥有那样满档的满足人,还真的不多。至少喻颜不是

    好在司空余弦也没再多讲,絮絮叨叨又开始转了话题到她如何如何和梁意远认识的,如何如何被他在才能所折服的,如何如何陪他度过消沉的

    只是就听到这,喻颜不觉愣住了。消沉?像梁意远这般温柔的男子也会有消沉的时候?

    正想开口询问,小凉亭另一边发出的声音却是让她再次愣住,一时竟说不出任何话了。

    “小喻,小喻?你怎么了?”

    “哦,没事。”

    喻颜猛然回神,心思却已不在身边人。连忙起身走到方才谈话的那一对穿着病号服的年轻人面前。

    “不好意思,这报纸能借我看一下吗?”

    报纸被递上,喻颜匆匆道谢后,转了身背对人。甫一摊开,只看一眼便目瞪口呆,入目的震惊再难言语。

    ******

    “你说说,这些个世豪子弟怎么就都喜欢弄些绯闻出来造势?”

    “谁想到?我们P市原就有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离皓,这下可好,他也终于有人作伴了。”

    “是啊是啊,说起来,他们还是好兄弟不是?咦,意远,你报告都改完了?”

    “嗯,你们在说什么啊?”

    “哦,还不是今天的新闻,头版可是一个重头,占了足足两版的新闻量,可见这条富家子弟的新闻多有价值哦。”

    梁意远原本收拾着桌面的手一顿,不知怎地有些异样滑过心口,放下手里的东西。

    “给我看看。”

    报纸被递到手上。梁意远仔细看着上头的新闻,心下一怔,又是萧苏竞的?然再往这次与他同上的绯闻女人照片看去时,心中那股异样越发深了起来

    这个女人

    梁意远一下紧缩了眉头,虽然照片分辨率低,这女人容貌模糊,但但凡只要是熟识的人都能辨认的出,这人不是喻颜是谁?

    “邱医生,请问有看到余弦吗?”

    “哦,方才我从后头送病人回来时,有看到她和一个女生再小凉亭里说话,怎么了哎?”

    话刚说完,梁意远一把甩下报纸,就直接冲了出去。

    一路跑到后头,远远的就见着小凉亭里,喻颜站在那,攥着报纸的手定在半空。

    最近的天气真是有些奇怪,一直躁闷烦热的天气,竟在今天一下就刮起了烈烈大风,吹的这医院后头的园里树木,迎风孱弱,让人情不自禁心中泛起悲凉。

    一边的司空余弦也不知道喻颜这是怎么了,在一边纠着眉头不停问着。

    余光瞥见梁意远过来,她一喜,连忙到梁意远身前,刚想开口,梁意远却摇摇头。走到喻颜的身边,见她面无血色,只是双眼愣愣看着前方,梁意远心一揪。

    “小喻,外头热,我带你出去吃冰。”

    没有回答。梁意远一皱眉,伸手好不容易将她手指掰开,扔开报纸,手刚离开,却猛地被喻颜一把反抓了衣袖。

    梁意远一惊,不得其解。却见喻颜死死盯着他医袍的袖口,然后用颤抖的手指慢慢抚上。

    “意远哥哥”

    “嗯?”

    “意远哥哥”

    喻颜突然好累嘴里呢喃,手指不住摩擦着那似乎已经存在她脑中很久远的纹路LyLove喻?Love颜?还是Loveyou?非洲的那份情绪似乎一下子回到了心理,就在这一刻,她受到惊吓就要挺不住的一刻

    猛然抬起头,眼神复杂对上梁意远带着焦急关切的黑眸。

    “意远哥哥,带我走。”

    ******

    有人说,这世上最能与人心的变化莫测比肩的,当属老天爷了。

    盛夏天气,这无故大风便说来就来,连带着的,一场绵绵不断的倾盆大雨便也紧跟其后。

    萧苏竞坐在车里,车窗的雨刷不停划在眼前,那道道的雨痕印出他此刻的脸色,倒颇与外头霾的天气相得益彰。

    终于,也不知道时间到底过了有多久,一辆私家车缓缓停在了他视线范围的门栋底下。

    透过被雨水冲刷着的前窗,那车上下来一对男女。萧苏竞面无表情,只是冷冷遥望着他们。

    一直到那个男人将女人单薄的身子轻轻搂入怀里后,萧苏竞那眼中的冷怒也终于有了显现的机会。

    遥看着女人目送着男人开车离去,那落寞的身影却依旧立在下头,望着天空不知在想什么。良久,才慢慢转身上楼去。

    萧苏竞盯着她身上的视线未离,只不过直到那女人转身上楼后,原本眼中的怒气一下便散了,只是车内的温度更低了,而他的嘴角也挂上了一股摄人心魄的冷笑。

    很好,喻颜,你胆子还真不小。

变化莫测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