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你我来日方长(高干、FH) 仇


    雨后的天空如刷洗过的明镜,仿佛城市中万千思绪都能映照其中。

    只要是经历过的人都知道,习惯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它能够彻底改变一个人,哪怕是从未想过会出现的东西,只要一旦习惯,便将被吞噬。

    ******

    在电梯里看着楼层数字慢慢跳跃,喻颜轻轻垂下眼睫,一路上回想着这段时间与萧苏竞的相处,最明显的就是有种力不从心的疲倦,但非常奇怪的是,她却并不想停下。

    又突然想起刚刚在甜品店梁逸的话。为什么她会任由萧苏竞摆布?

    原来理由很简单,两个多月的朝夕相对,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却恰恰好就这么让她习惯上了他。

    但是

    蹙眉还在想着心事,电梯门却叮地一声打开,外头姜姐满脸急切一见着她,立马舒展开眉头,像见到救世主似的两步奔到她的面前。

    “喻小姐,你可终于回来了!”

    也就离开了一个多礼拜,用不着这么挂念她吧?喻颜诧异,姜姐却已径直扯了她就往萧苏竞办公室门口推。

    “姜姐?”

    “我的小姑啊,我请你以后可千万不要再不声不响就做甩手掌柜了,我可实在是承受不起了啊!”

    “”

    “也幸好你赶紧着回来了!总经理心情不太好,你可得担着点啊!别再闹脾气了。”

    还没有说话的份,姜姐就自己敲响了门。

    “进来。”

    里头传来萧苏竞冷冷一声,姜姐不多犹豫,一把推了喻颜进去,又十分“贴心”的关好门后,这才抚了抚心口松下口气,就好像终于完成了一件超负荷的工作一般慢慢软回自己的位子。

    犹记得那天原本应该在P市出差的萧苏竞一脸沉的半夜回到公司,差点没将正加着班处理事的她给吓死。而且要是她没记错的话,那几天不管是P市还是G市,可都是狂风暴雨吧?

    偷偷打量着自己的老板,虽然平时老板也是冷冰冰的不近人气,特别是这次喻颜回家后,他的脸色就没好看过,但似乎都比不上这一次。

    正思忖着该怎么开口询问,萧苏竞却是一句话将她给直接撂出了办公室。

    “不管什么理由,我明天要见着她人。”

    她当然知道自己老板话里的“她”是谁!于是再不敢多说话,战战兢兢退出办公室后,她也瞬间明白了。

    看来喻颜的影响力已经大大超乎她当初所猜想的了。

    心有余悸地再次往紧闭着的办公室大门瞄去一眼,哎现下她只要做一件事,就是确保总经理办公室不被一切任何打扰就对了。

    ******

    安安静静,萧苏竞在办公桌后埋头处理着文件,喻颜站在门边进也不是退也不得,只能立在原地,一室的气氛好不尴尬。

    “还知道回来上班?”

    终于,萧苏竞抬起他好看的眉头甩过来一眼。喻颜拧了一下眉,踱步上前。

    站定在办公桌前,喻颜没有看他,两只手握在后头,似乎思索了很久才慢慢开口。

    “萧总,我有事想问。”

    萧苏竞闲闲看着她,丢开手里的笔环臂靠在椅内,一言不发。喻颜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了,眼珠子到处乱瞟就是不敢看他。

    萧苏竞也不急,状似非常有耐心地等着她开口。

    “那个我”

    “过来。”

    淡淡两个字将她吞吐的话直接打断,喻颜茫然。

    萧苏竞定定睇着她,见她目光顺了过来,抿着冰凉的唇线,慵懒地伸出右手食指,对她勾了勾。

    喻颜怔了一下,蹙眉,却还是慢慢绕过办公桌。

    甫一到达他身边,喻颜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一阵失衡,而后便跌坐在他的大腿上。喻颜睁大眼睛,双手本能地搂住萧苏竞的脖子,待平衡好自己,才皱着眉头瞪向那瞬间放大在眼前的俊颜。

    “你干什么?”

    “你猜。”

    萧苏竞勾了嘴角,噙着一抹魅惑地冷笑,看得喻颜心一荡,还来不及回神,就瞧见那原本近在眼前的脑袋忽然往下,接着就是前一痛

    “嗯萧苏竞!”

    仿若未闻,萧苏竞隔着衣衫咬住那底下柔嫩的肌肤,唇齿慢慢摩擦,直到听到她伴着紊乱呼吸的惊喘才慢慢松开咬住的力道,但脑袋却依旧未抬起。

    舌尖探出,触着衣料,抵着内里的肌肤,悠然自得缓缓地、带有挑逗的一下下画着、蠕着,直到前薄薄的雪纺料子被晕湿贴在一起显出一片色,萧苏竞才优雅无比地撤开头,抬起眼看向一脸无措的女人。

    “看来梁逸店里还有些好东西。”

    萧苏竞轻挑眉,貌似意犹未尽的舔了一下嘴角。

    “嗯,是咖啡的味道。”

    喻颜怔住,忽然脑袋里一闪,低头往自己身上看去。果然,前的衣服上不知什么时候被染上了一点咖啡渍,原本还不太明显,可被方才萧苏竞吮过之后,竟一下变得非常突兀。

    喻颜真是无语了,横眼瞪向那还一脸不太满足的人,就准备挣扎站起身来。萧苏竞却一把按住她的腰身,将她推在自己膛的双手握住,然后欺身向前,凑近她耳边。

    “就不知道,喝了咖啡的人,味道是不是更好?”

    话刚说完,萧苏竞直截了当往前一凑,狠狠含上那欲言微张的檀口,不给里头任何反应过来的机会,就长驱直入,挤在喻颜软软的口腔中,重重勾画。

    “唔唔唔,萧、萧苏竞你唔!”

    喻颜的话卡在半道,萧苏竞一记麻得死人的湿吻就将她迷的糊里糊涂。满意的看着她双眼迷蒙,萧苏竞拦腰一把横抱起她软趴趴的身子,大步往套房内室进去。

    雨后的时光,湿润清凉。

    室内的双层窗帘掩住了外头投的光线,暗暗的气氛下,柔软整洁的大床上被狠狠压下一道弧度。

    被压着的人衣衫半拉至前,露出一片白嫩香肌,再配上那越发迷惑到惑人的眼神,让压着的人直觉腰际酥麻,眼神瞬间幽然,伴着她轻吟出的哼唧,兀自埋头从脖子一路到脯,腥红腥红的草莓粒,一颗、两颗、三四颗的越吮越多越吸越用劲

    大掌蛮横地索往下,触到已然被他撩拨成一片荒唐的遮盖,萧苏竞狠狠拽下,再伸手一捞,将人翻个身,爬在床上,抬起那圆润滑腻的翘臀,对准还在溢水的某点,轻轻塞入后,再任由自己一贯到底。

    “嗯!”

    两人虽都早已彼此熟悉的很了,可不知道为什么,萧苏竞却总是能被她整的心神紊乱。哪怕只是小小的接触,他都无法忍住。面对她,似乎连他多年的冰冷都没了。

    此刻被她包住,那种奇特,那种美妙,只有从她身上他才能得到,所以没有她的这段时间,他一直觉得有股不受控制的烦躁总是能从心底涌出,然后占据他的全身心。

    瞬间兴奋的身体与心,只能从驰骋的□中释放。

    萧苏竞变化着各种姿势,似乎要从不同的角度全全占有着她,才觉得各样充实,心中的那股不安与烦躁才能悄悄平息。

    喻颜已经快不行了,可是身体的那种情不自禁地紧密配合却是骗不了自己的。萧苏竞却在这时猛地一下,直直地冲进了她的身体,还一下下的只往最深的那一点撞,那股触感,真的是

    “啊啊!嗯!苏、苏苏轻轻点唔!”

    娇喘的呻吟,殊不知她越叫的大声,萧苏竞越被她撩拨的狠。

    颠转个身,萧苏竞将她的双腿抬上自己的肩,全身欺前,再次闯入的同时,手也重重揉上了因为平躺着而软软摊在前的雪软两颗小红豆立挺挺的翘着,萧苏竞眼神越来越暗黑紧着全身,不断用力。

    一阵阵的刺激,喻颜除了哭喊什么都不知道了。

    眼见自己被他捣鼓的天昏地暗,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停下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越来越兴奋。心里一下下的,被他前前后后要着,心里的某一处也终于慢慢的软了下来不自觉得双手慢慢绕上他的后背,开始一下下的挠了起来,腰下也开始情不自禁地配合了起来,但只轻轻一缩某个奋力耕耘的男人就差点缴械投降了!

    “你个挠人的毒药!”

    “啊!”

    原本壮干净的背上被喻颜挠出了道道痕迹。

    直到最后,那花蕊被抵着的感触猛地一下越发热胀,耳边是萧苏竞喑哑的低吼,掐在她腰线的手紧紧用力,勒着她不断颤抖的身子,全身绷紧。

    蓦地,恍然记起一件事。喻颜瞬间睁大双眼,慌张的开始揪着他。

    “嗯没有没有安全嗯啊!唔!”

    一个激灵,话还没说完,甬道之中全是释放的热潮一浪接着一浪,带着彼此本止不住的颤栗。

    安静下来后,两人交缠的重呼吸弥漫在空气中。喻颜耷拉着眼皮,全身已经毫无力气,唯有一丝丝不受控制的涣散清明支撑着她开口

    “没有保护措施怎么办怎么办”

    听着如蝇般细的声音一直在耳朵边絮絮叨叨,萧苏竞气息渐渐平稳后,支了身子俯视着床内微闭着眼,一脸倦容的喻颜,双眼危险地眯起。

    “看来你还有力气?那就继续办。”

    萧苏竞抱着她在床内一转,带着一丝惊呼,喻颜猛地张开眼睛,还来不及多想,就发现自己已经被萧苏竞坐箍着身子坐在了他的身上,一股重新燃起的炙热抵在下头让她瞬间惊恐不安。

    “那接下来就”

    “嗯!啊!”

    ******

    姜姐蹑手蹑脚从总经理办公室退出来的时候,轻轻关上门,早已在外头等得不耐烦的颜宇两步上前。

    “总经理还没起来?”

    “颜总监,真是不好意思,萧总这几天就不太舒服,估计吃了药,所以睡的有些沉。”

    颜宇皱眉,看了一眼紧闭的办公室大门。没法子,只有将手里的文件交给了姜姐。

    “这是萧总让我这几天赶出来的那套方案,原本打算听听萧总还有什么修改建议,既然他不舒服就算了,姜秘书,就劳烦你了。”

    姜姐赶紧接过。

    颜宇也不再多说,抬眼再瞄了一眼办公室就转身离去。

    真是奇怪,前两天都还跟打了**血似的每天加班,而且老板都这样了,他们这些做手下的哪有不跟着加班加点的道理?现在倒好,从上午睡到这都傍晚了?看来萧苏竞还真是病得不轻啊

    不过怎么早不倒下晚不倒下偏偏现在!害他都没有回去接妹妹。

    这头颜宇怀着心思进了电梯,那一头总经理办公室套间内,萧苏竞手搂着已经累得昏睡过去的喻颜。

    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总觉得要她不够似的,直到现在,萧苏竞才眯着也渐渐疲倦的眼眸,瞅着还有些不自觉抽抽的喻颜,眼神中流转百千。

    想起她一直在担心的,就不觉勾了嘴角。

    保护措施?萧苏竞眼神淡淡瞥过一边的床头柜,收回目光,瞳光幽幽从今天开始,TT的长假,他批了。

    爱情,可以来的简单一点么?

    当全身酸疼的从梦里醒过来时,喻颜发现她整个人都被圈在萧苏竞的怀里,一只手箍着她的腰,一只手挽着她的颈,将她压在怀里,不容动弹,真是霸道的姿势。

    喻颜吞了吞喉头,果然又是一阵干。于是不安的扭动着身子,希望能从他的束缚下逃出。只是还没动几下,禁锢着她的主人闷闷哼了一声,轻轻睁开一条缝的眼睛,睨着她。

    “醒了?那就快放开我,我要渴死了!”

    没有反应,勒着她的双手劲道丝毫没放松。

    喻颜郁闷,翻了个白眼,与他微眯起的视线对视。

    一阵大眼瞪小眼,萧苏竞眼中浮起一些兴味,动了动身子,喻颜随即身子一僵,腰间被抵上的那股火热,害她全身瞬间又紧张了起来。

    萧苏竞似乎看出了她的不安,嘴角的笑意更深了。搂着她往怀里贴了贴,然后嘶哑到感的声线嗡在她的耳畔。

    “可是我还是想喝咖啡。”

    “”

    明显感觉怀里的身子越来越僵硬,萧苏竞心情大好,将头埋进她的肩窝闷闷笑出声。

    感觉自己的颈侧温热一阵,萧苏竞还是轻轻放开了她,按下床头柜的内线电话,让进来后低眉顺目,眼都不敢乱看的姜姐送了一杯水。

    喻颜满脸羞赧,直到姜姐放下水杯退了出去,才被萧苏竞从被窝里捞了出来。

    接过萧苏竞手里的水杯,急急喝下,趁着萧苏竞接过空杯子往一边放去,闷了一张脸就掀开被子拿起地上凌乱的衣物往里头的浴室小跑不见。

    待收拾好一切,穿戴整齐的从浴室出来,萧苏竞却没有在内室。

    “告诉颜宇,就按照他的方案开始。”

    萧苏竞在外头办公室的声音,喻颜循声推开门缝。萧苏竞已然神清气爽地靠着老板椅面对着笔直站着的姜姐,神态冷漠。

    “另外,通知公关部,加紧处理,以后我不希望再看到任何类似的事情发生。”

    “是,总经理。”

    姜姐战战兢兢捧着一沓文件离开办公室后,萧苏竞淡淡瞥过一边的门,脸上淡漠的神情也不再那么凌厉。

    “还躲在里头干什么?出来。”

    一直盯着她的表情,站立到他桌前的喻颜,纠结着眉头,欲言又止。

    “萧总,那个报纸,到底是怎么回事?”

    拧着眉,喻颜直视着萧苏竞。见他一派自然,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喻颜烦躁,继续追问。

    “你让姜姐那么急着通知我回来,不就是要跟我解释的吗?”

    一想到那天在家,突然就接到姜姐的电话,说什么出了大事,而且还是只有她回来才可以解决的事!

    那时候她虽是被姜姐的语气给怔住,但一想到报纸上的事,的确是有这么一件关于她的大事就在眼下。

    二话没说,当天晚上就赶了回来。可没想到回来以后,她却总是被萧苏竞绕走话题,整件事作为其中一名当事人,她却什么都不知道,还真是有意思!

    “你叫我什么?”

    “什么?”

    “嗯?”

    “萧苏竞。”

    “那可是记得我是谁了?”

    喻颜一震,抬起眼与他对视,心中即刻不知何味。

    “看来你是记得了。”

    “你早就知道是我?”

    “不算太早,”

    萧苏竞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淡淡的,看不出任何。

    “总之比你早。”

    喻颜怔住,但很快便觉得心口像被堵了一块石头一样,道不清说不明的感觉,却只让自己明白一点,她,现在非常不畅快!

    “是哦,我是该夸夸你记好,还是损损自己少经呢?”

    自嘲着对着萧苏竞。

    “萧苏竞,你既然早认出了我,那把我留在身边又有什么目的?耍我?玩我?看我身败名裂?你就开心了?”

    “哈!还真是有意思!原本我还以为我记仇,没想到我惹了一个更记仇的人!怎么?不就是小时候的玩闹,你就这么把我当心中的刺?非要看着我沦陷,看着我无力自拔,看着我怎么蹂躏在你的手掌下,你就有成就感了?!”

    萧苏竞不发一言,只是看着似乎据猜想,越说越激动的喻颜,渐渐面无表情。

    “耍我很好玩对不对?是不是你还要告诉我,这么玩了我之后觉得不刺激了,所以就把我玩到报纸上去了,好看看我在舆论打击下是怎样的?”

    “萧苏竞,我真没想到你会这样狠啊!以前听说过你这个人不好惹,心狠手辣,有仇必报,所以没有必要,绝对不要成为你萧苏竞的对头。果不其然啊!我还真是太自不量力了!”

    喻颜带着讽刺的别看眼,双手紧握在侧。

    自从那天看到报纸上的新闻,她就心中起疑,到底是谁和她有那么大的仇,一张照片就将她推到了风口浪尖。

    照片中,她、萧苏竞还有袁明朗同时出现在一家餐厅。那照片的情景,将他们三人的关系处理的非常暧昧,不知情的人一看,便会错以为两男为一女在争风吃醋,而她则是事不关己的冷漠旁观,将她挑拨男人的坏女人形象塑造的很是形象。

    呵,从拍照到挑照片,这幕后作之人可所谓是煞费苦心了啊!

    一般的狗仔还真没这个水平除非高级专业的狗仔人员,而据她所知,这种人员在国内屈指可数,P市的玫玉就基本全纳进囊中了。

    再联想到当初他是怎么利用与罗娅娅的绯闻刺激她的,当时还没想到,如今却是明白了。

    “萧苏竞,小时候我以为你只是格冷漠,喜欢成日摆出臭脸的小孩一个,现在看来,从那时候开始,你就已经不是同龄的心机了。”

    “不过就是知道了你的小秘密,想和你玩玩,犯得着一直记恨到现在么?是怕我不知道你从小就是个有仇必报的人?哈!”

    喻颜连自己都没发现站着的脚在不住的发起了抖,就连心都在腔里颤抖着。

    “你不是自己都说过,要喜欢上我,娶我这种女孩,除非你瞎了?哈哈,看来你也会有睁眼瞎的时候!啊,不对不对,是我一厢情愿,从头至尾你从没喜欢过我对吧?将我留在身边,不过想看着我被你耍的团团转,永远逃不出你的掌心就对了。”

    “你就是这样,高高在上,仿佛一切入不了你的眼,更别说你的心了!我真傻啊,居然还以为你”

    一室的气压早已低到极点。喻颜却好似感受不到一样,不顾他冰冷的眼神放在自己身上久久,久到她的头皮已经麻到无觉了。

    才慢慢的抬起眼,好似下定了决心,稳住好心颤,第一次无惧于他凌厉的冷漠与冰寒。

    “萧苏竞,倘若以前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你玩够了,我也被你玩够了,三十万,包括该给你的,我会一次全还清!如今你什么也没损失,我却人财全空,所以从今以后,我只希望我们再不相欠,互不相见。”

仇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