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你我来日方长(高干、FH) 有缘


    那年在P市,也是现在这么一个让人热得发燥的时候。正值童年欢乐期的喻颜却浑然不觉,一手捏着一脆脆冰,身后尾随了七八个小不点,昂首挺,浩浩荡荡的,颇有大姐大的风范。

    若是现在要问她这一生最得意的日子是什么时候,喻颜定会答是在她六岁以前。但要是再问她,这辈子最吃瘪的模样是在什么时候,她也会告诉你是在她六岁以前。

    六岁以前,虽说那岁数发生的事大多数的孩子基本上是记不太清了,可对于喻颜来说,却是有种“刻骨铭心”。

    从得意到失意,两极端,全让她一下占全了,她怎么会忘记?

    “意远哥哥今天怎么没来?”

    “”

    “问你话呢!”

    小公园里,一群孩子玩的欢快,喻颜这时却发现从前几天一直跟着梁意远来这的小男孩今天居然是一个人来的。

    那男孩来了之后,也不看在一旁玩耍的他们,径直坐在平日坐着的小石凳上,面无表情。

    小小的年纪,就有一股让人不敢靠近的气场,着实让喻颜身边好几个胆小却又似乎想上去和他搭话的小女孩脖子一缩,躲在喻颜身后,只敢用眼睛去偷偷瞄他。

    好在喻颜那时候才没有同龄女生的那种小家子气,大大咧咧地领着几个小的们冲到他的面前,用手里的碎碎冰大姐范儿地指着他。

    “喂!我在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

    “”

    谁知男孩甩也不甩她。

    这让一直在大家面前呼风唤雨惯了的小喻颜瞬间觉得非常尴尬,不觉一怒,刚打算破口大骂,没想到一直躲在她身后的某女孩赶紧扯住了她的衣摆,挤眉弄眼一阵,小喻颜皱了下眉头,才没好气的扭了扭小胖腰。

    “算了算了,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在玩家家酒,还缺一个老公,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

    做大事者就要不拘小节,宰相肚里能撑船。

    正当这边小喻颜想不计前嫌不与这个傲慢的小男孩计较时,那男孩却仍旧对她视而不见。很好,从未被人这样待遇的小喻颜这下真的怒了。

    “啊呀咧!你个没礼貌的家伙!难道你的老师没教过你别人和你说话的时候,要认真回答吗?!你”

    噼里啪啦,一溜儿不停地教导,没把眼前人给唬住,倒是把身后那几个小女孩给吓得大眼愣愣,一句话也不敢说了,只是不停地把眼一下放在喻颜这边,一下又瞄到了男孩那头,不知所措。

    “总之,你这样是非常不对的!不过幸好姐姐我大人大量!只要你跟我道歉我就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好了!”

    高昂着小下巴,喻颜一副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态度,嘬一口手里的碎碎冰,尔后就等着眼前这个小屁孩也与其他人一样拜倒在她的威风之下。

    只是那时的她不知道,眼前的小屁孩是连军区总司令都不放在眼里的家伙。于是在骄阳的炎热下,终于男孩还是很给面子的赏了她一记冷眼。

    “你没打预防针?”

    在场的人都被他凉凉的嗓音震了一下,但很快便又迷茫于他的话中,丈二和尚不着头脑。

    “嗯?什么预防针?小儿麻风疫苗不是在幼儿园早打过了吗?”

    “不对不对,他应该问的是我们手臂上的这个!小哥哥...你说的是这个吗?”

    害羞的小女孩撸起短袖,就把小肥胳膊献宝似的亮出来给他看,紧接着其他的小女孩也都争相露出她们的小胳膊,就好像比赛似的。

    这架势,看得一边的小喻颜都有些犹豫了...咦,怎么我的没她们种的好看?

    “原来没打。”

    “喂喂!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男孩却不过冷笑一声,随即收回眼神。

    “阳怪气的!你到底想说什么!到底要打什么预防针啊?”

    “狂犬疫苗。”

    “耶耶?”

    “我就说周围怎么多了那么多狗叫。”

    “.........”

    看着他说完,然后好整以暇的站起身来就要离开,小喻颜彻底抓狂了!

    “不准走!”

    “放手。”

    “不放!你骂我们是狗?!那你就是狗屎!”

    “.......”

    “狗屎狗屎!臭狗屎!”

    “放手!”

    “不放不放!”

    “我让你放、手!”

    “说不放就是不放!狗屎狗屎狗屎!”

    盛夏的天气,猛然间,似乎有股冷然突如其来。

    小喻颜与其他小朋友都是不自觉的浑身一抖,头,看看太阳!咦?要变天了?还是手里的碎碎冰太冻手了?

    不管了!虽然眼前这家伙的脸色着实让人看了慎得慌,但今天只要他不道歉,她就不回家了!

    继续大眼瞪小眼,却在这时,不远处原本是在等着她们玩的男生,其中一个快步跑了过来,丝毫没注意到这边正在风起云涌似的伸过手里的小树枝至喻颜和男孩之间,万分殷勤。

    “喻颜喻颜,快看!我们刚刚挖了一个蚂蚁窝!还挖出好多大蚂蚁来了呢!”

    喻颜瞥了树枝上一眼,随意哼了一声,刚想打发了这个没眼力劲儿的小孩先一边玩儿去,却觉得被她正拽着的某人浑身猛地一颤。

    诧异抬头,竟发现原本还不可一世的家伙脸色刹那惨白。

    喻颜不解地和身边男生对视一眼,看向他直愣愣盯着的目光,再看向小树枝上正爬的欢快的几只蚂蚁,疑惑一阵,突然间茅塞顿开。

    “哟,蚂蚁啊?哈哈,来让我仔细瞧瞧。”

    从男生手里接过小树枝,喻颜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

    “哎呀。”

    佯装不小心手没接稳,小树枝就“很不幸”的直接摔向了男孩。

    男孩明显一惊,虽迅速往一边躲开,可是因为被喻颜拽着,树枝还是落在了他的鞋边,那几只大的如小拇指指节的蚂蚁快速在他的鞋周围爬动开来。

    可就这么一会儿工夫,男孩全身就已经僵的动弹不得,脸色更是苍白如纸,只能边一个劲地在原地不停的跺脚,调换地方,边气急败坏地低咒两声。

    看着他的狼狈,一边的喻颜早就笑的肚子都疼了起来,用捏着碎碎冰的那只手不停的指着他抖啊抖。

    “哈哈、哈哈哈,原来,原来你怕蚂蚁!真是笑死人了!居然还有人怕蚂蚁!哈、哈哈哈!”

    被她这么一宣扬,原本还在旁边玩的孩子都被招了过来,看见喻颜拖着男孩,边指着地上的蚂蚁边大笑不止,立马引得一些好事者也开始起哄,顿时笑倒一片。

    “哎哟喂哎哟喂!真是笑死我了!看你死气沉沉像个小大人!没想到你居然会怕小小的蚂蚁!哈哈,笑死人了笑死人了!真是羞羞脸啊!”

    “你!”

    男孩见着周围被围了一圈,或是嘲笑,或是大笑,就连方才想和他说话的那几个害羞的小女孩也别过脸去,抖着肩膀,他着实气得不轻。

    目光最后定格在那个笑得最猖狂的女生脸上,顿时脸沉的就如同秋季的雷雨天。

    “放手!”

    “咦?还敢凶我?信不信我...啊!”

    各种笑声嘎然停止。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盯着那在天空滑出条弧线,然后安稳飞到远处地面的碎碎冰...再将眼神放回同样被震在原地的喻颜身上,转而看向罪行实施者,皆各自后退一步,一脸哀悼。

    完了完了,谁都知道碎碎冰是这位喻大小姐的命子,这小子命是有多硬啊?竟然敢抡飞它?还是从小喻颜手里?

    “喻颜。”

    像是从牙齿缝里咬出的两个字,第一次瞪着女生看了那么久的小萧苏竞不待众人回神,郁着脸转身径直离去。

    “你你你你!!”

    怒不可支,瞪着那头也不回的背影,反应过来的喻颜就差没有将鞋脱下来往他后脑勺砸去了。

    “我一定会报仇的!!一定!”

    气呼呼的盯着地上爬来爬去的小黑点,眼中的光亮顿时一闪而过。

    好!此仇不报非人也!

    ******

    “在想什么?”

    喻颜一怔,收回眺望的目光,转过身。

    “没什么。”

    “萧苏竞。”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喻颜没有说话,从小阳台越过站在玻璃门边的梁逸,走进客厅窝在沙发,一言不发。

    “唉,我就知道。”

    陪着她也窝进柔软的沙发内,梁逸叹着气,打量着她的侧脸。

    离开那个人也有一段时间了。

    在这期间,喻颜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要不就是和她一同管理甜品店,要不就是下班回家做饭、打闹,日子过的倒也正常。

    可没过多久梁逸就发现,喻颜很不对劲,因为她的心本没在这。

    “又想起和他在一起的日子了?”

    “......”

    “唉,小喻,既然都已经离开他了,那你就该忘记,而不是无时不刻地拿出来念恋!这样下去,难受的是你自己。”

    “我知道。”

    “你知道?我看你才糊涂!我明白要让你这么快从习惯一个人到忘记一个人的过程有多么的难熬,但是你得想想,如果你不尽早跳出来的话,吃亏的还是你!你难不成到现在还想让他控制着你?”

    “.......”

    “忘了他吧,你们两个本就不在一个世界,错过了未必就不是福气。”

    喻颜咬着下唇,梁逸瞅着她的模样,也觉得难受,二人静默许久,喻颜忽然放下手里的抱枕站起身来。

    “我出去走走。”

    “嗯,我陪你。”

    “不用了,我就在底下散散步。”

    “可是这大晚上的...”

    “小逸,我没事。”

    “...那好吧,你早些回来,记得带手机。”

    一直在小阳台上看着底下的喻颜融进无边的黑夜中,梁逸无声的叹了口气。

    看着喻颜这样子,不由得又想起前两天替喻颜道久升还钱给萧苏竞的时候,他看着她递在桌上的支票,那表情,差点没让她脚一软,直接落荒而逃了。

    还幸亏她有一个做导演的老爸,想她梁逸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女人。

    萧苏竞的确很不错,优雅贵气,却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冰寒之气,无时无刻的散发在他周身,一看就是那种不好对付的人。

    她还记得,那天她刚说完支票上的钱是喻颜还的,他一声不吭地盯着那张支票良久,忽然竟是嘴角一勾,笑了。

    梁逸正被他笑的连神经似乎都哆嗦了,刚想着要不要再赶紧多说两句让他别再打扰喻颜的狠话,就赶紧离开,萧苏竞却自顾从桌面上拿起支票,按了内线让秘书进了办公室。

    “让会计算好喻颜的赔约金,少了找颜宇,多了充公。”

    “...是,总经理。”

    “请问梁小姐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姜秘书。”

    将支票递给秘书后,萧苏竞冷冷一瞥,瞬间梁逸便觉得身上一股冷颤。萧苏竞却不为所觉,摊开桌面上的文件,再不多看她一眼。

    “梁小姐,请。”

    一直从总经理办公室出来,梁逸都还没从那里头的低气压中缓过神来。

    长长吐出一口气,从桌面上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忽觉还是庆幸的,虽不能否认萧苏竞的确很优秀,但却有种压力,让人难以掌控,所以喻颜能够离开他,也不一定是坏事。

    只是一想起喻颜,她那股子失魂落魄又回到了梁逸的脑海,蹙了蹙眉头,这个夏天到底是怎么了,哥哥一个,喻颜一个,为什么都被这该死的情字给绊住了?

    ******

    喻颜在想,其实愈靠近他,就愈不了解他,每每被他冰冷的气场所震慑时,喻颜就会情不自禁的畏惧。

    只是她到现在似乎有些明白了,当你越畏惧对手时,其实到达了极点,你就也能与对手匹敌了。

    想想那天那不正是这样么?毫无畏惧,一鼓作气的说完后,直至离开也再没看过他一眼,怎么反倒是独自一人时总会记起他来呢?

    喻颜皱着眉头,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耳边是车辆的呼啸而过,头顶是各色霓虹灯的不停闪烁。

    繁华的都市,却显得她格外单薄。

    “是你!”

    突然进她耳多里的尖细女声。喻颜一怔,随即抬头,发现是个美艳妙龄女郎正站在一家便利店外头,兴奋指着她。

    “哈,果然没认错人!”

    “你是...?”

    见那女生三步并两步从台阶上跳到她面前,喻颜愣了一下,还是没认出她到底是谁。

    “哦,原来你已经不记得我了啊!不过也难怪,上次也就匆匆一面。”

    女生歪着头,喻颜又是一愣,为什么会觉得虽然眼前的女生画着浓妆,却给人一种很亲切,很舒服的感觉呢?”

    “你还记不记得上次在K酒吧,你在洗手间把一双价值不菲的高跟送了人?”

    喻颜眨了眨眼,恍然大悟。

    “哦!是你啊!哈,当然记得,我还把你那一套淑女装给穿走了呢!嗯,还有一双帆布鞋。”

    原来是她,那个赵禛为了她差点把梁意远给料理的女生。

    “是啊,没想到和你这么有缘,在大街上都能再遇上。我叫黎尔倩。”

    “喻颜。”

    “预言?玛雅预言?还是寓言童话?呵呵,有趣的名字。”

    “没想到你和我另一个好朋友的反应一样。”

    “那说明英雄所见略同。呵呵,既然有缘相遇,那择日不如撞日,一起去喝两杯?”

    喻颜迟疑了,有些犹豫地看了一眼从刚才就一直守在黎尔倩身后的黑衣人。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疑惑,黎尔倩二话不说,直接单手捞上她的肩膀。

    “别管他,这是木头!你不知道,我今晚好不容易才得了这小片会儿的自在,一定得好好利用才是!走,我请你吃好吃的!”

    被黎尔倩亲昵的搂着就往前头走去。实在推拒不开的应了两声,喻颜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往后瞄了那黑衣人两眼,这人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好像是...

有缘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