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你我来日方长(高干、FH) 毒


    他是赵禛身边的人!

    终于记起来了,原来那个眼熟的黑衣人就是上次在K酒吧跟在赵禛身边的人。

    只是好不容易醒悟过来的喻颜此时却已经进入呆滞状态,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张突然出现在路边的俊颜,在众人的注目礼下优雅踱到她们这桌大排档摊位边,再看看一脸严肃恭敬随在他身后的黑衣人,喻颜心里油然生出一股不安来。

    捏着筷子就这么僵在半空看着噙着一贯邪佞笑容的赵禛自顾在黎尔倩身边空位坐下,收到黎尔倩投过来的一枚白眼,无所谓的笑笑,才将目光放在对坐的喻颜脸上。

    “哟,这一桌子的美食,看来你们的心情还真是不错。”

    “是啊,如果你不出现的话,我们的心情会更好。”

    由于赵禛的突然现身而好心情显然大为降低的黎尔倩将手里的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搁,双手交叠放在桌上,没好气的斜瞥着他,一脸的不愉快。

    赵禛却好像本没看见她的不满一样,瞧着她的样子,好看的内双笑眼弯成魅惑的弧度,然后非常自然的伸出一臂一把将黎尔倩捞进自己的怀里,搂着她的身子凑近她的耳边,声音不大,但桌上的人却可以听得非常清楚。

    “宝贝儿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这不过一时半刻的功夫,我可是想你想的欲火焚身了。”

    “恶!赵禛,这是在外头!”

    “在外头又怎样?我想自己的女人,犯法了,嗯?”

    “我警告你,大庭广众下你给我注意点!你不要脸,我还要!”

    “我乐意,就算我现在在这疼爱你,也保管没人敢多说什么,你信不信?”

    “你!”

    看着眼前在大排档各色眼神下就自顾陷入某种忘我境界的二人,喻颜尴尬无比的轻轻放下手里的筷子,表情极其不自然的看看一脸显然憋着一股怒的黎尔倩,再看看至始至终都是一脸痞气笑容的赵禛,颇为难堪。

    “那个”

    轻咳两声,成功将对面人的视线引注自己身上,喻颜干干扯了个笑容。

    “倩倩,时候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好了,我们下次再聚。”

    “啊?就走?可是我还没和你聊尽兴呢!”

    “下次也一样,反正我们都交换了联系方式,以后的机会还多得是。”

    “唉,那好吧,不过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我送你回去好了。”

    “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坐出租车的。”

    “那怎么行!那要不然,我让安名开车送你好了。”

    黎尔倩跟着起身就要走的喻颜一同站了起来,指了站在赵禛身后的那名黑衣人就打算让他去开车。

    喻颜赶忙打断,刚要再婉言说谢绝的话,坐着的赵禛却忽然也慢慢站了起来。

    “反正我得去趟华盛街,就顺路送你回去。”

    “真的不”

    “喻小姐,我们好久不见,多待一会儿叙叙旧也不愿赏脸?”

    喻颜无言,虽然赵禛一直是痞里痞气的笑着和她说话,可她却还是能感觉到有股压力无形徘徊在她的身侧,不由得还是吞下了就要脱口而出的拒绝,只有默默跟着揽着黎尔倩就往街边走去的赵禛身后,上了车。

    因为下意识觉得赵禛似乎今晚对自己一直不太客气,所以任凭黎尔倩怎么邀她坐到后座去,喻颜都没有答应,非常实相地直接上了副驾驶,正襟危坐,目视前方,连脑袋都不敢往后转一下,生怕会打扰到后头那位太子爷的兴致。

    “安名,先去华盛街的欧陆。”

    “是,禛少爷。”

    “你要干吗?为什么不先送喻颜回去?”

    “我去买点吃的,得趁他们打烊之前,所以我相信喻小姐不会介意的哦?”

    可以感觉到脑后淡淡掠过一道视线,喻颜僵着脖子,只稍稍偏偏头。

    “呵呵,当然不会。”

    赵禛满意的笑了笑,虽然是偏头看着怀里的黎尔倩,可眼尾却好像总是若有似无的往前头瞟着。

    “你贪嘴想吃东西就浪费别人的时间?你无不无聊!都这么晚了,赶紧先送人家回去!”

    “宝贝儿,先声明,可不是我贪嘴,我也是帮人家买。”

    “哟,还真看不出来居然有人能请得动太子爷您亲自送外卖?”

    黎尔倩嘲讽地斜睨着他,赵禛却不以为意的耸耸肩。

    “反正都已经是个半死不活的人了,我就慈悲点,只希望他能吃饱了这好些日子的唯一一餐,死了别做个饿死鬼就行。”

    黎尔倩听了愣了一下,终于正眼看了一下好像在开玩笑却又好像不是的赵禛,疑惑不解地皱眉。

    “是你朋友?”

    不置可否。

    “你晚上突然有事就是去看他?他得不治之症了?”

    “不治之症?呵,算是吧,不过确切点说应该是中了毒,而且目前已进入膏肓,无药可救了。”

    “中毒?”

    黎尔倩显然不太相信,可是看着赵禛的表情也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只能满腹狐疑地看着将脑袋随意靠上后靠的赵禛,他的眼神飘在前头,嘴角勾着笑,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说十几天把自己当神仙,24小时只知道工作,不吃饭只喝咖啡的家伙不是中毒了,难不成是脑子抽风?还是神经太?嗯,其实我觉得是回光返照来着。”

    “”

    黎尔倩无言,冲着赵禛翻了个白眼。

    “我看他是忘记吃药了吧?!”

    “唔,有这个可能。那行,那我一会儿就再去趟医院买点安眠药下在食物里头带给他好了,嗯,不过这十多天的咖啡估计已经把他全身都泡发了,该怎么办?”

    赵禛犹自皱眉想了一会儿。

    “不知道买个十瓶八瓶的够不够?算了,就凑个整吧,一打得了。我倒要看看是他的咖啡厉害还是我的安眠药厉害。”

    “”

    非常正儿八经地表情,黎尔倩不可思议的看了他一眼,忽然有种无语望天的冲动,就连白眼也不想冲他翻了,一扭头对着前头的喻颜后脑勺喊了一声,却没得到回应。

    黎尔倩觉得奇怪,又冲她喊了好几声,喻颜才恍似猛然回神,回过头茫然看着黎尔倩。

    “小喻,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怎么脸色那么差?”

    “没,没什么,我没事。”

    喻颜冲着关切看着自己的黎尔倩拉了拉嘴角,然后僵着身子重新坐正。黎尔倩见她似乎很不对劲,刚想再说什么,车子却已停在了欧陆餐厅外。

    “安名,去让他们随便做几个什么荷叶醉**,盐水捞虾的,不管花多少钱,只要好吃就行,不过要快,可别耽误了我待会儿送完喻小姐还得去医院买药的时间。”

    “知道了,禛少爷。”

    看着驾驶座上的安名下车后大步进入餐厅,身影很快闪进门内后,喻颜只觉得自己手脚凉到麻。

    坐在位子上,绞着手,最后还是机械地转过身。

    “倩倩,我想起来我得去邻街帮我朋友买点东西,所以就在这下车好了。”

    “在这?现在?”

    “嗯,反正我住的地方也不远了,没事,我走回去就行。”

    “可是”

    “既然喻小姐说了,那就这样吧。”

    “赵禛!”

    黎尔倩声音一高,还没说任何话的机会,前头的喻颜却如获大赦,解开安全带,丢下一句下次再见的道别后,就拉开车门匆匆离去。

    一直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远处,黎尔倩满脸怒气狠狠甩开被赵禛一直抓着的手臂,横眉冷目。

    “你这是什么意思?就让我朋友这么一人走回去?”

    “宝贝儿,如果我没瞎,她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但是她是女孩子,而且还这么晚了!”

    “放心吧,这一带她熟的很。”

    “你怎么知道?”

    黎尔倩一脸狐疑。赵禛却不再看她,目光幽幽继续转向喻颜离去的方向,脸上邪佞的笑容越发耀眼。

    淡定地掏出手机,按下一串号码后接通。

    “喂,姜秘书,听着,你什么也别多说,只要按照我的话去做就行了”

    当黎尔倩听到赵禛和电话那头说完后,双眼早已瞪得老大,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她是”

    “想知道?”

    黎尔倩承认的点头。赵禛眼尾扫到安名已经出来,嘴角一勾,将某个吊了他一晚上火气的女人拉入怀中,对着那薄厚恰到好处的诱惑红唇狠狠咬下,吮在唇齿间,细细摩挲,重重啃吸直到就快要忍不住,手也开始不安分的从她短裙的下摆了进去

    “回家在床上再慢慢告诉你。”

    被他这么蛮横的突袭,黎尔倩从先前的略略挣扎到现下的迷离软瘫,赵禛非常满意的看着她的模样,不禁又忍不住地从她唇上吸了两口,才示意等在外头的安名上车。

    “不管红灯还是绿灯,给我以最快速度回去。”

    “不是不是说还要去医院”

    被赵禛整得晕乎乎的黎尔倩恍惚嘟囔一句只是还没说完,便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对,眼神迷茫的对上赵禛那双好看的笑眼,瞬间好像觉得心里原本还有些坚硬的地方似乎又倒塌了一块

    “安名。”

    毫不多言,安名一挂档,一线靓车擦着街边离箭前飞。

    沉沉夜色,最是撩人心悸。

    解药自动上门服务,不错不错,他这件大功劳,看某人药到病除时要怎样犒赏他。

    ******

    接到姜姐电话的时候,喻颜正心不在焉的过着休闲的上午时光。

    小阳台上,边削着苹果,边望着万里晴空,电话铃声猛然响起,也将她魂不守舍的心瞬间拉回,这才发现自己的左手食指早被割了一条大口子,血正毫不客气的往外奔流不息。

    痛觉蓦地一下刺激回脑,喻颜倒抽一口凉气,边低咒一声边把伤口在嘴中含了几下,这才慌慌张张跑进屋里接起电话。

    “姜姐?你嗯?什么?你说现在?”

    接通电话,都说不上两句话,姜姐的声音就跟放似的噼里啪啦。

    “可是”

    喻颜皱着眉头,听明白后,刚犹豫着,那头却似乎一点拒绝机会也不给她,叮嘱了几句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望着手里的电话,喻颜着实郁闷了。

    就是不愿意再和他有任何牵扯,所以在离开的时候明明仔仔细细检查了好几遍,确定了没有落下任何东西在他家才离开的,怎么姜姐非说还有东西没被她带走?

    喻颜闷着一张脸,可听姜姐的语气很正经,并不像是骗她,难道真的是自己疏忽了?

    没有办法,想着刚刚电话里头姜姐的千叮咛万嘱咐,让她现在立马即刻前往萧苏竞的家,那口气急切地,就好像不赶紧去,萧家那栋宅子就得凭空消失了似的。

    好在姜姐说了她可以不用进去,只需要站在门外等着她把东西拿出来就好了。所以当喻颜火急火燎赶到萧苏竞家时,入目的一切熟悉,让她不由得心口一颤。

    在花园外栏踟蹰了老半天,才走了进去,站在大门外的台阶上,隔了距离等着。

    也不知过了有多久,临近正午,太阳也渐渐的毒了起来。喻颜等得很不耐烦,打姜姐手机也没人接,徘徊在台阶上好一会儿,咬着唇,远远盯了大门良久,还是慢吞吞的走近。

    咦?门没关?

    靠近大门,才发现远处看似紧闭的门,其实只是虚掩。怎么回事?难道姜姐还在里面替她搬东西?

    边诧异边手不自觉的搭上门的喻颜,门一拉开,屋内凉爽的空气顿时将她身上的燥热卷走了不少。

    “唔就进去借一个创口贴吧。”

    瞥见自己左手的还没来得及处理的伤口,喻颜说服着自己,反正这个时间萧苏竞也不会在。

    一想到萧苏竞,不禁又想起前天晚上赵禛的话,他

    等等,打住!又开始乱想了,他怎样也不管她的事!甩甩头,杜绝杂念后,喻颜轻手轻脚地随手带上门,还是进了屋。

    “有人在家吗?”

    在玄关换了鞋,屋里很暗,客厅的窗帘都被拉着,非常安静。喻颜更不解了,蹙了下眉,轻步往餐厅和厨房的位置找去。

    “周姨,周姨?”

    还是没人响应。喻颜心内奇怪,算了,还是先找创口贴吧。

    “咦?明明记得是放在这的,怎么不见了?”

    在一楼的小客厅内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家庭药箱,喻颜很是郁闷。从小客厅出来,刚想往一楼其他地方找找,就听砰的一声响从二楼传来,把她吓了一条,瞪大双眼看着上头。

    难道是姜姐在上面?

    轻轻踩着楼梯往上,边喊着姜姐的名字,边往二楼里头的房间走去,却在经过二楼第一间房门口时,偶尔往半掩的门内一瞥,就见着家庭药箱正摆在里头的书桌上。

    “怎么跑这来了。”

    才推开门,一股浓郁的咖啡味便直往鼻腔里钻,喻颜皱眉,虽然她一直认为咖啡的味道香甜好闻,可那也仅限于身处各种咖啡店或是甜品店时的感觉,如今这股味道却出现在萧苏竞的书房,想着以前似乎这儿从没有这股味,不禁让她一下很不适应。

    但也没多想,往里头走到书桌边,刚打开药箱想找出里头的创口贴来,一声冷冷地声音顷刻间冰冻了她全身的血。

    “我没让你进来。”

    全身僵硬的连动弹都不得,只觉得随着身后那沉稳的脚步渐渐靠近,喻颜身上的血竟又迅速解冻,然后血气逆流。

    “出去。”

    “”

    “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再进来。”

    喻颜听着他毫无温度到陌生的冰冷,喻颜手脚冰凉,维持着翻找药箱的动作久久不动。

    良久,喻颜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整间屋内的冰寒之气冻僵之前,她才轻轻合上药箱然后抱入怀缓缓转过身。

    快一个月没有见面,却没想到再次相见竟是这样。

    萧苏竞穿着平时的家居休闲服,头发未干,显然是刚沐浴完,全身凉爽,虽隔了距离,却依旧能闻着他那股惯用的沐浴露的清香缠诱在她的鼻尖,不觉让喻颜晃了神。

    只是他看上去脸色非常苍白,眉眼之间掩不住的疲倦也是十分冷硬,软软的刘海影下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喻颜却是没心思再盯着他看了。

    一咬牙,逼着自己转开眼,他居然连看都不愿再看她了?

    紧抿着唇,喻颜抱着药箱一言不发就要离去。

    “药箱。”

    冲到书房门口,后头又是冷冷一句,不带丝毫感情,冰冷地就如同她最喜欢吃的碎碎冰紧捏在指尖的感觉凉的疼

    强忍住心内那一缕缕好似被慢慢抽走柔软的疼痛,杂乱无章的心情下她慢慢收紧怀中抱着药箱的力度,终于还是回身挪到书桌前,将药箱放下,却还是忍不住地再看了挺拔立在原地的萧苏竞。

    低垂着眼睫,自始至终未向她投过一眼,哪怕是轻蔑,哪怕是冷漠,哪怕是的,什么都没有喻颜心头一震,自己都浑然不觉的酸了鼻头。

    双手紧紧相握,别过头。

    这不正是自己所期盼的?再不相欠,从此陌路,为何真的见着他这样,却有种心如刀绞的难受与悲凉?

    萧苏竞,原来你真的

    “药箱就放在这,还有周姨,我再说一遍,以后除了姜秘书送文件过来,不准任何人再进书房。”

    全身猛地就像是被重拳击中一般,喻颜浑身一颤,眼直勾勾地看着萧苏竞低垂着眼淡漠的说着,有股不安弥漫于心头

    也许是感觉到太安静,萧苏竞蹙眉,不耐烦地烦躁淡淡在冰冷的俊容上显现。

    “还不出去。”

    “你”

    才刚要转身的萧苏竞动作猛然一僵。喻颜可以很清楚的看见他脸上瞬间流转的情绪,有错愕,有怔然甚至喻颜还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欣喜?只是却仍旧没有抬眼。

    喻颜心口的不安越来越浓重,她慢慢走到萧苏竞的面前,凝视着他然后颤抖的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萧苏竞,你看不见我?”

    作者有话要说:嗷呜

    嗷呜嗷呜嗷呜呜~~~~~虽然更滴慢,但是孩子们不要抛弃我呐!!(含泪咬手绢~)爱我吧~嗷呜呜~

毒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