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你我来日方长(高干、FH) 病


    与你无缘的人,他与你说再多你也觉得是废话;反之,与你有缘的人,只要他出现就能惊醒你的所有感觉。

    喻颜现在好像有些明白了。

    在收回晃在萧苏竞眼前的手那刻,看着他虽仍旧冷漠无表情的苍白脸色渐渐显现一些不自在,但很快便被冷酷替代,低着眼,微微侧着身,对于她的话置之不理,喻颜心瞬间沉了下来,随之的还有如潮的强烈难受。

    “萧苏竞”

    “你来干什么。”

    “我”

    “你我不是已经两清了?你还来这里干什么?出去!”

    “萧苏竞,我你的眼睛到底怎么回事?”

    “我、让、你、出、去!”

    “”

    “滚!”

    从喻颜的角度可以看见冷酷无比的萧苏竞下颚绷紧,眼睛低垂别在一边,森森地语气没有半分情面保留。

    喻颜站在原地却纹丝不动,只是眼睛定定看着他,有种心如刀割疼走遍全身。

    萧苏竞显然感受到了她牢牢注视的目光,不知为何一股烦躁顿时覆上俊颜,锁着眉头往靠着的书桌面上去,似乎在找什么。

    “该死,我的电话!”

    没到自己想找的东西,萧苏竞将桌面上的东西一把全扫到了地上,却还觉不够,手到什么就砸什么,顿时在喻颜印象中一向整洁的书房变为狼藉一片。

    “啊,萧苏竞!”

    也不知道他脚下被绊倒了什么,就见着他烦躁的正要转身向一边的书架去时,突然身子一歪就那么倒了下去,手肘被重重磕在了实木书桌一角,发出一身闷响,萧苏竞虽一声未发,却也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弯着身子捂着手,面色越见发白。

    “你没事吧?撞到哪了?快给我看看!”

    焦急地跑到他身边蹲下,喻颜慌张的才想伸手抚上他的手臂,却被他冷硬的一把让开,紧抿着双唇就要靠着书柜站起身。

    “萧苏竞,你别这样,快让我看看是不是撞伤了!”

    “不要你管。”

    “你!嘶”

    由于身子往一边歪,一个没蹲稳的喻颜往地上猛地坐下,双手本能撑住地面平衡,不料却将自己左手的小伤口再次撑裂。

    都说十指连心,更何况还是从小就最怕疼痛的喻颜,顿时一股钻心的痛感配着一个劲儿往外窜的血让她龇牙咧嘴一阵,不禁也让一边的萧苏竞顿住了动作。

    面无表情的保持欲起的姿势,拧着眉,不知道在想什么。喻颜却没有放过他脸上那一丝疾闪而过的不安和关切,心思一转,忙捂着手呻吟的越大。

    “痛,好痛!都是你!你不领情就算了,好心还被当驴肝肺!摔死你得了!”

    说着喻颜就气呼呼的要站起身来,只是身子刚一动,萧苏竞就一把攫住了她的手腕,喻颜瞪着他。

    “松手!”

    萧苏竞不说话,只是紧紧抓着她。喻颜敌不过他的力气就只能边瞪着他的侧脸边与他僵持。良久,才见他僵硬的冷面表情终于有了松动,然后拉着她站起来,就往刚刚被他撂翻在桌沿的药箱去。

    “在哪。”

    “我也不要你管!你放开我!反正流的不是你的血!”

    听到流血,萧苏竞面色一变,更加沉的就开始单手在药箱里索一阵,然后拿出棉签、消毒酒还有纱布来。

    “伤口在哪?”

    “”

    “说话!”

    他好像真的生气了,一张脸沉的比刚才唬着让她出去时还可怕。喻颜看着他,只有乖乖将左手食指往他前头一伸。

    “这里。”

    又想到他看不见,刚想说她自己弄个创口贴就好,却被萧苏竞抓住她伸过来的左手凑近自己的眼下,拧着眉头,用力眯起他一直不曾抬起的双眼察看。

    “没事,我是我自己不小心,一会儿贴个创口贴就好了,你嘶!”

    话还没说完,萧苏竞便将她受伤的食指一口含住。

    温热的触感,都说十指连心,喻颜的心仿佛也被包进一种温热中,致使脑袋一下死机,睁大着双眼盯着萧苏竞,感受着他的舌尖在她受伤的地方细细舔舐,然后吸吮

    好一会儿才轻轻放开她,又从药箱中又找出创口贴,边着她的伤口位置边替她仔细贴上,直到确定一切弄好后,才又重新别过右脸,冷冷一句。

    “好在伤口不深。”

    有一种感觉,名叫刹那醒悟。

    醒悟什么?喻颜的心已经在此刻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彻彻底底的传送给她了。不管以前如何,将来怎样,就是现在,她懂了,她离不开他。

    “萧苏竞,我”

    喻颜紧紧看着他的侧脸,见他无动于衷,但脸上的表情已经没有她进来时的冷酷,刚想说些什么,却无意间眼神瞥见他家居服松垮的领口内侧

    “啊!”

    “怎么了?”

    一听到她叫,萧苏竞立即转过头,重新抓住她的手,紧张的问。

    “你这里是怎么回事?还有这啊,你的额头!!萧苏竞,你是傻瓜吗?头上都肿成这样你也不吭声?!”

    喻颜在他还没来得及推开她时,扒开他的领子就发现他的锁骨到肩的部分,一整块淤青。而抬头刚想质问他,却又发现原来他的额头偏右的位置也是肿的,只是因为他有刘海遮着,而他又一直把脸侧着,所以一直没有发现。

    喻颜又急又气,甩开他抓着自己的手就要从药箱里去找消肿化瘀的药来。可无奈萧苏竞却死死拽着她的手就是不肯放,喻颜怒,可想到他刚刚手肘位置也受了伤,所以不敢太使劲,只能皱着眉。

    “萧苏竞,你先放开我!我找药帮你先揉揉,要还很疼的话,我们就得去医院!”

    “”

    依旧不放手,喻颜眉头皱的更紧了。两手都被他制的紧紧,腾不出手去够药箱,真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

    “萧苏竞,你别闹,快先放手。”

    “”

    “萧苏竞?”

    “喻颜。”

    低低的嗓音,喻颜一怔。还来不及看清楚他慢慢抬起的双眼中的情绪,猛地一下,就觉全身一阵重量压下,萧苏竞就这么直直的倒在了她的身上。

    “苏苏!!”

    ******

    “啊,出来了出来了。”

    “医生,到底怎么回事?他怎么会突然晕过去,还有他的眼睛”

    “我们刚刚给病人做了一个详细的检查,他这次的病症主要是因为神经脑血管头疼引起的,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偏头痛。”

    “偏头痛?”

    “是的,偏头痛时下很常见,病人的这种神经头痛属于典型偏头痛,发病率较高。产生这种神经头痛的主要原因是由于病人长期的神经活动处于紧张与疲劳状态所致。这种头痛发病前大部分病人会出现视物模糊、闪光、幻视、盲点、眼胀、情绪不稳,几乎所有病人都怕光,而且数分钟后即会出现一侧头痛,大多数以头前部、颞部、眼眶周围、太阳等部位为主。疼痛一般在1到2小时达到高峰,持续4到6小时或十几小时,重者可历时数天。”

    医生慢慢说着。

    “而这位病人算是患者中较为严重的一例,通常大多数人不过是最多经历数天就可以缓过来,但他却拖了那么久。我认为这和他这段时间长期服用咖啡,饮食不当,疲劳过度以及最显著的诱发因素就是情绪不稳有关,由于没有及时得到改善,所以才会出现类似晕倒的病状。”

    “那他现在怎么样?”

    “好在问题还不算太严重,现在我们给他服了药,已经睡着了,你们只要让他休息好,情绪保持稳定以及用餐正常就行了。”

    “那他的眼睛呢?”

    “没问题,我们给他也做了眼科的检查,他的眼压、视力等等都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暂时失明,待这段时间休息过来就好了,不过这几天得特别注意,别照强光,让他尽量少用眼,譬如看书、看电脑什么就别做了。”

    “真的?那太好了。谢谢你,医生,真是辛苦你了。”

    “不用谢,你们是意远的妹妹,就不要这么客气。好了,你们可以进去陪病人了,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

    “那就麻烦你了!”

    送走主治医生,喻颜才觉得心里松了一口气,身子也不由得软了下来。要不是有梁逸在一边扶着自己,恐怕早已直接坐在了地上。

    “谢天谢地,总经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接到喻颜电话就加速赶来的姜姐脸上也露出了放松的表情。拍着心口,看了看病房,再瞅了一旁的喻颜,有些不知该说什么的无措。

    “喻小姐,我”

    “姜姐,你应该早点找我的。”

    姜姐一愣。喻颜却盯着病房,抓着梁逸的手,独自喃喃。

    “这样他也不会这么严重。”

    姜姐看着她的表情,忽而心中了悟,展开眉头,无言的眼含欣慰。

    看来,这次还是赌赢了。这两个人,明明心中都有彼此,偏偏别扭来别扭去,不经历一次失去的痛苦,又如何能好好看明白自己的心。

    “喻小姐,其实总经理他”

    “我知道。”

    喻颜打断了她的话,面色平静,却也看得出不再抗拒与迷惑。

    “我都知道。”

    姜姐也不再多说,点着头。

    “那就麻烦喻小姐了,我需要先赶回去把近段时间总经理揽在手头上的事都安排好。”

    “姜姐,辛苦你了。”

    姜姐摇摇头,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又转回头。

    “禛少爷的电话我一直打不通,但我已经留了口信,相信他很快就会来医院的。”

    “嗯,我知道了。”

    一直看着姜姐转过拐角,喻颜才收回视线,打算要进病房的时候,偏头却发现梁逸一直以深思的目光注视着她。

    “小逸,怎么了?”

    “你决定了?决定回到他身边了?”

    紧紧盯着她的眼。喻颜没有丝毫犹豫,却也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微微一笑就径直走进了病房。

    梁逸看着她的背影,轻叹一声,也只有跟了进去。

    “幸好哥哥在这的军区医院也有熟人,你也不用太担心。”

    “嗯,不过小逸,意远哥哥呢?还是在‘忙’?”

    在病房里,喻颜看过床上的萧苏竞,虽然脸色依旧不太好,但却是真的睡着了,才略略放心的坐在一边的沙发,边静静看着他的侧脸边有一下没一下的和梁逸聊天。

    “原本我以为他会回来,是因为已经整理好自己,有足够能力回来面对了。却没想到,不过那女人的一句话,他的所有理智和清醒又全数轰然崩塌。看着他的那副样子,我真是又气又心疼!真不知道他到底要怎样!”

    看着自己的好朋友面有薄怒的低低咒骂,喻颜不过付与一笑。

    “相信意远哥哥也是因为明白自己要怎样才这么不顾一切,你又何必阻止他,就让他自己处理吧。感情的事,虽然当局者迷,但也只有置身其中的人才真正明白自己所想所要。”

    “可是可是看着他伤心,我也好难受。真不希望他又回到几年前的那个样子你不知道,那个时候的他,真的很吓人!”

    看着梁逸说到这时,脸色渐白。喻颜拍了拍她的肩却不多言,因为她也不知该怎么说。抿嘴微笑,转过眼重新看回病床上的萧苏竞。

    梁意远的事她也只知道一二,并不太了解,只清楚他心中有一个人,一个可以可以敌过时间的人。

    虽然梁意远是她心中的“白袍王子”,但萧苏竞,却已经是扎在她心里的人了,该怎么选择,她非常清楚。

    “唉,我原本还想撮合你和我哥来着,哪想到”

    梁逸看了一眼萧苏竞,叹口气。

    “算了,只要你决定了就好。”

    喻颜抿嘴轻笑,还想说什么,病房的门却嘭的一声被人用力推了开来。

    喻颜和梁逸同时一愣,错愕地看着大喇喇进来的年轻男人,高高的个字,面容英俊。

    眼神不过扫过坐在一边的喻颜和梁逸一眼,嘴角慵懒的勾了勾,算是打了招呼就直接往病床边走去,待看清楚床上躺着的人后,脸上的笑容更是散发出一股诡异来。

    “哈,我还以为那些年轻小护士说的是哪个大帅哥呢!原来真的是我家的小康康啊!”

    男人好像丝毫不在意他的大嗓门会吵醒床上的人似的,环肩抱臂盯着萧苏竞好一会儿,就在喻颜回神刚要一脸警告的站起身来时,忽然回身直接对上她,着下巴贼兮兮地一句话差点让喻颜坐着都崴了脚。

    “你们,玩的3P?”

    见着喻颜和梁逸明显僵硬在了原地,男人着光滑的下巴,一双眼中泛着暧昧的光芒。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嗯?难道不是?”

    还是梁逸最先反应过来。沉着脸,瞬间气场十足。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随便闯入别人的病房?!现在请你出去,不然我喊保安了!”

    “NONONO,小美女,我可不是随便闯入哦!我这可是就冲着人才闯的。”

    “可是我们不认识你!”

    “但我认识床上奄奄一息的这位。”

    梁逸一愣,转头看向喻颜,发现喻颜也是一副迷惑,脸色沉了沉。

    “这位先生,请问你到底是谁?”

    眼看梁逸就要发作,喻颜连忙站起来轻轻问了一句。男人看了她一眼,忽然指着喻颜眯着眼,就好像在想一件总想不起来却又熟悉无比的事。

    “我认识你。”

    “嘎?”

    喻颜指着自己,百思不得其解。那人却不再多说,只是眼神在萧苏竞和她之间来回转过几回之后,忽然又是神秘一笑。

    喻颜被他这个笑容弄得全身**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和梁逸交换了一个眼神,还没有机会说话,那男人一句话这次直接真的让喻颜崴了脚,身子一个不稳就差点往前扑了个狗吃屎。

    “原来不是3P,那请问下这位小姐,你到底是有多勇猛呢?居然能够让我们家的小康康X尽人亡到挺尸的状态,真是不得不佩服,佩服啊!”

    作者有话要说:我是不是很乖真的很勤奋滴在更了因为临近结尾了,所以我很舍不得滴在码字呢!!!!(傲娇一甩头)所以乃们的表示捏???!!!!

病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