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你我来日方长(高干、FH) 病房


    喻颜脸噌地一下就红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可那个男人就好像本没看见她的窘迫似的,一脸意味深长的诡异笑容,定定盯着她。

    “啧啧,好吧,我知道这种事情是有些难以启齿。但我也不是外人,就和我分享分享,到底你是用了什么方法,嗯嗯?”

    “”

    “放心,我不会到处说的,这又不丢人!再说了,要丢人也丢的是挺尸的这位,这么没能力,真不是男人,对吧?所以说你哎哟!”

    听着那男人越说越离谱,梁逸正欲发怒,却不料他却猛地一□子往前扑,就这么在她们面前摔了个脸着地。

    喻颜和梁逸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同时一惊。还没来得及反应,那地上的男人揉着腰的位置就呻吟着爬了起来,横向那突然从后面赏他一脚的某人,一脸哀怨。

    “小康康,你也太不尊重长辈了吧?女孩子面前也不知道给我点面子!”

    萧苏竞躺在床上,脸上依旧苍白,只是微微睁开的眼睛却是冷森森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不理会那男人的埋怨,他动了动身子,似乎想要坐起来。喻颜连忙上前,替他按了按钮,床自动摇起。

    “你感觉怎样?”

    将枕头枕好在他的

    背后,喻颜关切地看着萧苏竞。萧苏竞脸上虽无太多表情变化,不过微眯起的眼睛似是瞥了她一眼,不动声色地再对向一脸若有所思的男人。

    “你在这里干什么?”

    “当然是来看我的小侄子啊!难不成你以为我来喝喜酒?”

    “”

    “不过话说回来,小康康你也太没用了,你玩就算了,然还把自己玩到医院来了。让我想想啊,好像自从小学那年生过病住院,你就再没进过医院了吧?啧啧,这要是让你爸你妈知道,唔还有老头子,还不惊讶死?!”

    “你很闲?”

    “还行,干吗你想做什么?”

    一见萧苏竞这样的表情,萧健就有种不好的预感。狐疑地看着他,果然

    “听说厉安佳又离婚了。”

    “闭嘴!萧苏竞,说好不提了!你你你!!”

    眼见着萧健脸色大变,抖着手指着病床上依旧面无表情的萧苏竞,

    一个劲儿地在原地跺脚,看那眼神,要不是房间里有人,估计会直接扑上去掐死他。

    “那你知道该怎么做?”

    “死腹黑!我诅咒你从此小弟弟威风不再!”

    “比不上你的从小无能。”

    “你!!哼!”

    萧苏竞一脸冷冰冰的,萧健一下也奈何不了他,只有黑了一张脸转身就走。却在抓着门把手时,忽然转过头来。看了看喻颜,再意味深长的看向萧苏竞。

    “我拖的了一时半会儿,也拖不住一辈子,你还是自己想好该怎么应付那位老顽固吧!”

    看着那男人莫名其妙的来又莫名其妙的离开后,喻颜满腹狐疑,和梁逸对了个相同疑惑的神色,才轻轻询问。

    “他是?”

    “我叔叔。”

    “嘎?你叔叔?!亲叔叔?那么年轻?!”

    萧苏竞不置可否,冷着一张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病房内一下陷入一种

    尴尬地安静。

    “那什么,我出去买点吃的。”

    梁逸实在见不得这种气氛,寻了个由头和喻颜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病房里就剩下他们两个,更显得不自在起来。

    “那什么,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医生说是劳过度,你在家都不睡觉的吗?”

    没有反应。

    喻颜咬着唇,盯着他的侧脸,正打算开口再说什么,萧苏竞这时也终于有反应了。

    “你要干什么?”

    一脸错愕地看着他着床沿就要撑起自己的身体,喻颜心里一惊,连忙拉住他的衣服。

    “出院。”

    一把甩开她的手,萧苏竞也不理睬她的惊讶,刚想掀开被子下地,喻颜连忙赶紧抱住他的手臂。

    “不行!医生说你的身体需要休养!不准出院!”

    “放开。”

    “不放!萧苏竞,到底是你自己的身体,你就这么不在乎?你是脑子进水了还是被撞傻了?!”

    可想而知他的脸色有多糟糕,可喻颜哪还管的了那么多,只知道压着眉一个劲儿的死死拽着他的手臂,就是不肯放手。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听一阵很轻的吸气声。

    “放手。”

    “不要!”

    “你再不放开,我手上的伤估计就要加重了。”

    “啊?”

    喻颜一惊,连忙放开抱着萧苏竞的手,一脸紧张。萧苏竞却也只是不声不响任由她撸起他的袖子细细察看。待见到他手肘处有一处巴掌大的淤青后,喻颜顿时脸色一变,瞪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就开始骂了起来。

    “你这个白痴!受伤也不知道哼!先生,我请问你几岁了?麻烦你先去认真核对□份证可好?!对身体一点也不注意,活该你病!活该你倒!你就活该被撞成个大白痴!”

    边骂骂咧咧边将他慢慢请回床上躺好,喻颜小心翼翼地替他看着身上和额头的伤,沉着一张脸,丝毫没注意到萧苏竞微眯的双眼一动不动地放在了她的脸上。

    “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总之,在你完全好之前,不准出院,不准下床,不准

    工作,不准再劳了!听清楚了没?!”

    狠狠瞪着那个冷冰冰的家伙,虽然他的表情还是一贯的冰冷,周身散发的气场却似乎不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喻小姐,请问你现在是什么

    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

    “如果我没记错,我们已经两清,是互不相欠的陌生人,那我的身体会怎样,又管你什么事?”

    喻颜气息一窒,哑口无言。

    眼尾淡淡扫了她一眼,萧苏竞一声冷笑,继而侧躺□子,背对她,不再理会。

    喻颜盯着他,这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是啊,那些话都是她自己说的,如今要怎么告诉他,其实,她已经后悔了?

    告诉他,其实从分离时,才明白,到难眠时,才发现;在梦醒时,才清楚,原来她的心早就溜到了他的身上?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喻颜咬着下唇,看着他冷漠的背对,这让她到底该怎么开口

    “萧苏竞,我”

    “小哥,终于有机会让我看到你脆弱一面了!哈哈,难得难得啊!”

    话还没说完,病房门就再次被人撞了开来,就见赵禛领了两三个黑衣人大步走了进来。

    见着床边的喻颜,内双的笑眼一亮,挥挥手,黑衣人立马退了出去,替他们关上了门。

    “咦,喻小姐也在啊?我还以为小哥得死在家里头起码两天才会被人发现,看来是遇到恩人了。”

    喻颜面露尴尬,扯了个干巴巴的笑容,眼尾瞅见床上的萧苏竞依旧无动于衷的背对着他们,轻轻叹了一口气。

    “既然赵先生来了,那我也就先回去了。”

    “别!我看你还是待在这的好!你这要是前脚一走,估着我后脚就也得在这开个房了。”

    赵禛一脸夸张的冲着床上对喻颜一阵挤眉弄眼,看的喻颜脸上一热,刚想出言反驳,却又听赵禛马上啧啧两声,满是抱怨。

    “喂喂,我说床上装死的那位!我可是一听你住院就立马抛下所有事跑过来了,你有气没气倒是也先给我来一声啊!”

    “”

    “小哥!不带这样玩我的啊!你再不理我,要不然我去把院长找过来帮你看看?”

    “滚!”

    一声低吼,把立在一旁的喻颜吓了一跳。

    “哇,不错不错,还有气!这我就放心了。”

    赵禛边调侃着正慢慢转过身来对着他的萧苏竞,脚下却已不自觉的往后移了两步。

    “不过小哥你还真是勇敢啊,怎么到这来了?就不怕被你家老头发现?嗯嗯,还是难不成你已经决定要带丑媳妇见公婆了?”

    瞄着萧苏竞一寸寸变凉的面容,喻颜一阵心惊,左看看他右瞥瞥赵禛,夹在他们之间,突然觉得有种暴风欲来的紧张。

    “唔,算算时间其实也没多少啊,小哥你真的考虑好了吗?嗯?不是冲动?保证不会后悔?保证”

    “赵禛。”

    “嘎?干吗?”

    萧苏竞冷冷打断他的喋喋不休,冷酷地抬眼瞥了他一眼。

    “黎尔倩。”

    只一个名字,喻颜听得云里雾里,可赵禛脸上一贯的邪笑却猛地僵在了脸上,然后慢慢消失,看得喻颜惊讶不已。

    萧苏竞却没再盯着他,重新闭了闭,再搭着眼皮只撑了一小缝。

    “我警告过你。”

    “咳咳,好嘛好嘛,我知道了。”

    很神奇,就这么一句话,赵禛原本还一脸调侃的神采就被一种无可奈何所的苦笑代替。

    “我自己会处理好的,你好好休息,我得先回世豪了,等我一并把麻烦给料理干净了再来跟你解释。”

    萧苏竞不搭话。赵禛扯了扯嘴角,摇摇头只有转向一边的喻颜。

    “喻小姐,这几天就辛苦你了。趁这家伙躺着,能报仇就报仇吧。”

    又是一阵挤眉弄眼,说完也不给喻颜答话的机会,赵禛便径自拉开门走了出去。

    喻颜一直看着他离去的身影,一阵深思。这是天要下红雨了吗?怎么感觉一向被人传闻的太子爷也会有种无力的沉重感?唔,应该是她看错了吧,嗯,一定是的。

    边思忖着边转回头,却恰好落入了萧苏竞定定盯着她看的黑眸中,让她猛地一震,有些不知所措。

    “你那个什么,你饿不饿?梁逸怎么还不回来,我出去看看嗯!”

    刚想走开的身子被倏地带退进了一圈手臂中。喻颜心中一惊,因为被他从身后抱住,看不见他的表情,喻颜挣扎了几番,也不敢大动,正待开口让他放开,一阵床架的吱呀声,自己就已经与他

    面对面,重新跌回了他微微眯着的那双无波无澜的眼中。

    “萧、萧苏竞,你做什...唔...”

    他原就霸道,此刻更是如同暴风雨一般,席卷着她口腔内的所有。如狼似虎的顶开她的齿关,卷住她的舌尖就往自己唇间拖,紧紧含住后,就开始吞咽从她嘴中带出的口蜜,嘬嘬有声,毫不留情。

    “萧、萧苏竞...你...你的身体...”

    感受着那双足够撩起她所有感官的手从她的颈脖、锁骨、前,几近蹂躏,最后转进她的雪纺连衣裙摆下,到达小腹辗转摩擦,一股股的酥麻直从脚心传入头顶,震得她的清醒渐渐迷离,勾得她的身体越加发软,就要化为一滩水似的。

    “...喻颜,”

    萧苏竞从她的唇上离开,吻住她的下巴,流转到她的颈脖,吮下一个个只属于他的湿嗒嗒红印,再往上至她的耳边,细细从她的耳后含上她的耳垂,舔尽她的耳线,那样紧,那样密的亲昵,好似都只为了证明一点,她是他的。

    “不准走。”

    好似风飘过耳边,全身被电击中一般,过着道道的激灵,颤抖的身体在他的折磨下,除了某种熟悉的契合,再就是从心底最深处发出的配合了...喻颜在这一刻,彻底瘫软在了他的身下,双手也开始慢慢环住了他,微闭着双眼感受着耳边的吹拂,丝毫没注意到裙摆已经被撩起,双腿也已被欺进了一膝,那被激动湿润的遮盖正悄悄被褪离...

    “不要离开...我。”

    “啊!嗯!!”

    已经太久没有感受到这股一入到底的冲劲,喻颜被□满涨涨的充斥一时辨不清方向,睁大的双眼紧紧抓着指下的皮肤,一阵细哼情不自禁。

    “...喻颜...”

    她怎么不知道,他这么叫她名字的时候,最是能勾了她心神,留下的魂魄却也逃不出被他仔细疼爱下的

    诱惑。

    萧苏竞高临下的睨着身下的人,虽然眼前仍是有些模糊,可他却能清清楚楚的看明白,就是这个女人,一度让他恼,让他狂,让他感受从未感受过的...想念...

    狠狠一下,猛地顶上她那如温巢一

    般的甬道的深处,那颗让他着迷的花点,让他决心就只有她的身体,让他渐渐迷失的情绪,也只有她了...

    “嗯嗯...苏苏...啊呃...啊嗯...唔!”

    “毒药...你真的是一罐毒药!”

    动作越发狠烈,一下下,似乎要将彼此送入某种不知名的状态才肯罢休。

    喻颜一阵难耐,呻吟的声音压在喉咙不敢放大,扭着腰被他的动作带的连自己都没发觉开始往上一挺一挺的了。

    萧苏竞只觉全身血被她这样的动作刺激到某个爆点,低吼一声,死死的抵着下头,大力□...几近缠绵...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喻颜嗓子都憋哑了,随着彼此相拥着的猛烈颤抖,萧苏竞全身压在了喻颜的身上,压在她的肩窝内,喘气不已。

    “...苏苏,我...”

    喻颜全身力气殆尽,被萧苏竞压在底下,喘着呼吸,却忽然感觉这段时间来某种压在心上的困苦与难受都烟消云散,反之是层层的充实与安心。

    所以不管以前如何,她决定了,她要告诉他。却没料到,萧苏竞不待她说下去,手便捂上了她的唇,然后边

    调整着呼吸边轻轻转过埋在她肩窝的脑袋面对她的侧脸。

    喻颜不明所以,侧过头与他目光对上,却觉得猛然一怔。他的眼神,让她心竟有种

    无法言说的颤抖...就好像几近所有去寻找什么,终于就要找到了的一种悸动。

    “现在,你什么都不用说,听我说。”

    无声地注视着他,虽然他的眼皮仍旧是半睁,却能清晰看得到他黑眸中的光华。

    “我从来没想过要报复你,小时候的事虽然我一直记在心里,虽然我那个时候是想过等有一天你落在我手里,我一定也要让你尝尝被吓唬的滋味,却也不至于小气到如此,事情隔了那么久还记着仇,那样就太幼稚了。而且,我第一次见你时并没有认出来,说实话我是直到后来经过一段时间后才想起来原来你就是小时候的那个小女霸王。”

    萧苏竞轻缓的嗓音,听得喻颜一愣一愣,甚至在看到他说到这时嘴角似乎还隐隐勾了勾,更加睁大了眼睛。虽然已经被他撤开了捂住嘴的手,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自脑中一闪而过,却抓不住。

    萧苏竞却似乎看出了她的迷离,闭上睁了许久的眼,再往她脖子内又蹭近了些,吐着轻轻的气息,继续说道。

    “其实,你到现在都还没记起我们除了小时候的第一次见面吧?”

    萧苏竞抬眼瞥了她一眼,继续闭上眼。

    “我在非洲待了一年半的时间,直到有一天我知道梁意远作为中国的医生志愿者也到了非洲,于是便去了埃塞俄比亚找他,却没想到因为分配,他临时得去趟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可是他又不忍对手上的患者半途而废,也怕对患者耽误治疗了,于是抓了我替他顶一天,等他回来可以再继续接手。我原本打算拒绝,却在要离开时看见了一个女孩,一个笑的可以把牙齿都露出来的女孩,看着她穿着普通志愿者的衣服在大太阳底下忙来忙去,可脸上的笑容却始终不变。当时我就有种感觉,唔,你知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听到这里,喻颜心中似乎有什么答案呼之欲出了...可她什么也说不出,只能定定看着他,浑然不觉双手掌心竟已冒出了细汗。

    萧苏竞从她五指间入自己的手掌,握住,眼未睁,轻轻在她跳动的动脉上啄下一记,才不急不躁地说出了她心中所想。

    “很傻气,傻到最后终于自己也中暑晕倒了,然还在笑,你说是不是个傻瓜?”

    萧苏竞幽幽睁开双眼,那已经撤去冷漠,换上喻颜从未见过的温柔的双眼,就这么看着她,只是看着她,一动不动,瞬间,喻颜再也忍不住了,一声惊呼,不可置信。

    “是你?!然是你?那个...那个在非洲的白袍医生...”

    萧苏竞没有答话,只是看着他,满眼柔情,嘴角也慢慢勾出了一个弧度。转了个身,将她完全抱进怀中,搂进心的位置,拥住她。

    喻颜此时还完全处在震惊中,没得到他的回答怎可罢休,想抬起头来,却被他一把制止,用下巴抵着她的头顶,箍着她的腰身就是不让她抬头看他。

    喻颜心中急切,丝毫没注意到有什么不对劲,刚想挣扎,耳边却低低传来一声萧苏竞的低叹,然后全身的动作便冻结在了他的怀中,只能反复回想他刚刚在耳边说的话,虽然轻,却清清楚楚,一时再难回神...

    “对不起,虽然瞒着你,把你骗到手,用的却是真感情。”

病房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