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你我来日方长(高干、FH) 不要


    把你骗到手,用的却是真感情。

    这句话到底蕴藏了多少情感,以至于从那日听过后,每每只要一想起这是从那个如冰一般的男人嘴里说出来时,喻颜都还有些恍惚,不可思议。

    一直到从医院回去后,整整消化了一晚上才消化完全,取代的便是无尽的感动与温暖。

    彻夜未眠,却并不觉得累,相反的,因为心中有股悸动,喻颜索早早起了床,在厨房捯饬一番,心备好适合他

    现在的早餐便急急出了门。

    现在的她,真是对他该死的想念。

    轻手轻脚的进入病房,萧苏竞背对着她躺在床上睡的正香。小心将手里的保温瓶放在床头柜上,喻颜绕过床边,走至他面向的那边,半蹲□子与他熟睡的俊颜平视。

    他脸色已经好多了,紧闭双眼的睡颜是那么的安静,丝毫不见平时的冷漠。喻颜仔细盯着他,伸手轻轻替他将前额的刘海轻轻撩起,察看额角的淤青,嗯,也没有昨天那么吓人了。

    松开手,刚想收回手的她,不由自主得手指竟爬向了他好看的眉眼,然后是脸颊心有所属,大概就是现在这个感觉吧。

    情不自禁地勾起了唇角,眼转过他的脸庞往上一瞥,顿时跌入一双带点慵懒带些兴味地黑眸中。喻颜倏地一惊,忙撤下手站起身来,尴尬地咳了两声。

    “呵,呵呵,你、你醒了啊。”

    萧苏竞没有回答,只是一双眼放在她的脸上,平静地让喻颜心悸不已,连忙绕过床到另一边的床头柜。

    “我给你熬了些粥,你饮食不当太久,得喝点清淡的养养才好。”

    萧苏竞一言不发,只是懒洋洋的双手压在脑后,平躺着看她在一边忙乎手中的保温桶,嘴角也几不可闻地翘了翘。

    感受到他的目不转睛,喻颜一张脸都火辣辣地,也

    不敢去看他,替他将病床伸好一个弧度,就赶着他赶紧起床洗漱。

    可萧苏竞却仿若未闻似的,静静看着她不知道在收拾什么的身影,眼中闪过光彩。

    “过来。”

    “嘎?”

    喻颜愣了愣。转头看向床上的人,见他对自己勾了勾指头,喻颜吞了吞喉头,但还是乖乖慢吞吞地挪到了床边。

    “熬的是什么粥?”

    “燕麦粥,还加了些椰。”

    “你早上也喝了?”

    “当然。”

    等等,才脱口而出两个字,喻颜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可还没来得及说出到底是哪不对劲,萧苏竞一只手就已经包住了她的后脑勺,然后一个用力,凉凉的唇便死死的封住了她惊愕微张的檀口。

    “唔!!”

    再不懂事的女娃到现在也不会不知道,一天最硬始于晨。萧苏竞一手控制着她的脑袋,不让她逃离,另一只手则顺势控在她的腰上,嘴上舔嘬还是不够满足时,将她身子往上一带,半爬在了他的身上。

    都能感受到某物正直挺挺的抵在她的侧腰位置,全身立时被撩拨的发痒,喻颜脸颊绯红,身子不安的扭动着,却也顾忌着他的身体,只得半推半就的仍由不安分的手拉下她的裤头,然后对准花口,一挺全入。

    “嗯啊!”

    原就受不得她的叫,此刻更是天时地利人和地被刺激的再也忍

    不住,一大早的就腥红眼的某人,哪还管得了昨天才疼了她许久,抱着她翻过身,就开始奋勇冲刺,次次狠,阵阵强的,直到每一下都顶到某个柔嫩的花心才觉得过瘾。

    到最后喻颜实在受不住了,嗯嗯啊啊的直接哼在了他的耳边,咬着他的耳垂不断呻吟。引得身下人一阵低吼,然后抱着她一并瘫回床上,紧紧相拥,激起某处最深的颤栗后,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真怀疑你、你是

    不是在装病啊”

    喻颜气若游丝,微闭着眼被萧苏竞圈在怀里,一动也不想动。

    萧苏竞听着她的声音,轻轻挑眉睁眼瞧她,见着她的疲倦的样子,心却一软,也不多说,只是双臂用的力往怀里更紧了些。

    就这样他们二人不再说话,相拥着躺在床上,安安静静的,只有彼此渐渐平缓下来的呼吸交缠在了一起。

    晨光渗透,仿佛被它笼罩下的事物,都开始暖洋洋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喻颜睁开

    眼睛时发现就她一人躺在床上,萧苏竞不知道去了哪里。她一惊,赶紧起身,往床头柜上看去,发现保温桶正打开置在那儿,已是空空如也。

    嘴角不自觉又是一弯,下床就想出去找他,病房门却在这时被人推开。

    “你这是去呃”

    看向推门而入的二人,喻颜和他们都是同时一愣,然后就见其中的中年男人很快恢复常态后,彬彬有礼地与她微笑,淡然问道。

    “这位小姐是苏竞的员工还是?”

    “呃应该算吧,不知您是?”

    “我们是萧苏竞的父母。”

    耶?!萧苏竞的爸爸妈妈?!

    喻颜又愣住了,但好在很快便回过神来。虽然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赶紧整理好自己的思绪,低眉顺目,非常有礼貌地与他们打招呼。

    “萧伯伯,萧伯母,你们好,我叫喻颜。”

    “喻颜?”

    林月瑢重复了一遍她的名字,盯着她看的眼神带了一种深思,喻颜却没发现。因为她此刻脑子一片空白。

    怎么就见着他的爸爸妈妈了呢?那现在她要怎么办?就在喻颜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时,好在救星及时出现了。

    “爸,妈。”

    萧苏竞冷冷一声,萧墨和林月瑢立马回身,果然见着儿子正站在他们身后,平静地似乎一点也不惊讶他们的出现。

    冷淡地越过他们,萧苏竞来到喻颜身前,很自然的将她不安的身子纳到了自己身后,稍稍安下心的他才继续看向门口的父母。

    “你们怎么来了。”

    “听说你住院了,我原本还不相信,可又放不下心,所以一大早就拖了你爸来医院看看,没想到真的是你!苏竞,你身体现在怎么样了?怎么会住院呢?!而且为什么不及时通知家里?害妈妈

    担心死了。”

    林月瑢一见着身穿病号服的萧苏竞心就一揪,特别是注意到了他的脸色苍白,不觉心仿佛被刀割了一下,上前几步就握住他的手,紧紧不放。

    “我没事。”

    “还说没事!你看看你,脸色那么差,身子也比上次回家瘦了好多!”

    林月瑢一脸心疼地着他的胳膊,抓着他的手,语气埋怨。

    “都说了让你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别太劳,一切都以健康为重,你怎么就把妈妈

    的话当耳旁风呢?现在好了,生病了吧。唉,好在你还知道来你爸的医院,一会儿就让你爸

    安排几个权威的医生替你好好检查检查。”

    “不用了,我没事。”

    “可是”

    “没什么可是,我说不用就不用,你就别担心了。”

    萧苏竞表情一直很淡,但拒绝的语气却很强硬。

    林月瑢看着儿子,想再劝说却也只有欲言又止,知道他

    决定了就不会再更改,只有一个劲儿地抓着他的手,满脸心疼。

    “苏竞,你妈也是关心你。一会儿我就让人带你去做个详细的全身检查。”

    萧苏竞刚想开口再说什么,一直在一边的喻颜连忙拉了拉他的衣袖。见他皱着眉头看向她,喻颜摇摇头,一脸关切。

    “萧苏竞,就去做一个检查吧,别让萧伯伯和萧伯母为你担心。”

    萧苏竞没有说话,收回目光,静默一会儿转向林月瑢的关切,才点头答应了。

    林月瑢开心不已,萧墨也不再多说,转身出去便开始准备去了。

    于是一上午,从脑部CT到眼喉耳鼻科,从头到脚,能够检查的萧墨全都安排了最好的医生替萧苏竞检查。

    一直折腾到了午后,才在一众结果显示为正常的情况下,林月瑢这才安下了心。

    “幸好只是劳过度引发的偏头痛,苏竞啊,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不注意了。”

    虽说身体没有检查出什么毛病,可医生却一再叮嘱了萧苏竞现在需要的是好好休息,所以林月瑢二话不说,盯着他躺上了病床就不准他再动了。

    “你现在还年轻,身子还扛得住,可要是老了以后,这一身的病痛可就跟着来了!所以说,从现在就要好好保重自己,知道吗?”

    林月瑢站在床边一直絮絮叨叨的跟萧苏竞灌输着保健意识,喻颜站在她的身后,看着病床上一言都未发的萧苏竞,心口的大石却也是安然落地了。

    忙了一上午,想着萧苏竞和林月瑢估计都饿了,于是蹑手蹑脚的退出病房,准备出去买点吃的。

    “喻小姐。”

    “啊?萧伯伯好。”

    刚出病房就碰上了一身白褂的萧墨。喻颜有些紧张的站在原地。不知怎的,原先见谁家的长辈也不像这般紧张局促,怎的见到萧苏竞的

    家人她就这么不之所措了呢?

    “听说是你把昏迷的苏竞送来医院的,真是多谢你,也辛苦你了。”

    “啊,没关系没关系,只是举手之劳罢了,萧伯伯你气了。”

    萧墨微笑,看得喻颜就如见着和煦的春风一般,非常舒服。不禁感叹,同样是中年人,她见过的叔叔伯伯却一个都比不上眼前的这位啊!且不说丝毫没有院长的架子,温润的气质真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绕弯子了。喻小姐,你是萧苏竞的女朋友?”

    萧墨虽然一直噙着笑,可喻颜看得出来他却是问的认真。连带着喻颜怔在原地,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作答才好。支支吾吾的,眼睛也开始不安的到处乱飘。

    萧墨却好似看出了些什么,淡然一笑。

    “许是我问的突兀了,喻小姐你别在意。”

    “呃不会不会。”

    “好了,忙了一上午你一定饿了,快去吃饭吧。”

    不再多言,颔首微笑后,萧墨转身就走了。喻颜怔在原地,一时不知该怎么整理脑海凌乱的思绪。

    女朋友说实话,她到底是,还不是呢?萧苏竞好像从来也没说过这个

    问题。即使是现在,虽然她已经尽量不去多想了,但只要是女生还是都会比较在意这些的,确定个关系总比无名无分来得安心的多吧难道又要她来开口?哎哎,看来又得纠结了。

    就在喻颜边皱着眉头边走进电梯离开时,她没发现的是,萧墨从拐角处踱出,沉思的眼神一直注视着电梯门合上。

    就是她吗?怎么感觉与报纸上得知的不一样呢?

    看来还需要观察一阵他才能确定为什么自己的儿子会因为这么一个普通女孩儿改变了。

    “你又在发什么呆!”

    萧苏竞瞥向窝在他的床尾吃个苹果也可以神游太虚的某人。

    从中午买饭回来后她似乎就一直有些心不在焉。他虽早早注意到了却一直没问。直到现在原本是享受下午二人时光的时间,她却越发走神走的厉害,萧苏竞终于忍无可忍了。

    “啊?没什么。”

    喻颜漫不经心别开眼,嘎嘣咬下一口苹果。萧苏竞冷冷瞅着她,这个笨蛋连撒谎也不会。

    “过来。”

    拍拍自己身边。喻颜一脸警惕的往后缩了缩,看着他。

    “医生说你要好好休息的!”

    萧苏竞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什么,不觉有些失笑,挑眉,却还是冷冰冰一张脸。

    “让你过来就过来。”

    她一定是上辈子欠了他的。没办法,只有边嘴里小声嘟囔着边不太情愿的挪到了他的右手边。刚一到达他的身边就被他揽进了怀里,喻颜心里暗叫一个不好,刚想挣扎跳开,却被他蛮狠抓着腰身固在怀中。

    “别动!不然我可不介意罔顾医嘱,继续‘劳’了。”

    喻颜撇嘴,却也不敢再乱动就这么趴在他的身上,仍由他另一只手也横了过来,拥紧了她。

    两个人就这么随便聊着天,偶尔萧苏竞往她身上蹭蹭,逗得她轻哼一声,嘴角便满足的勾了起来。

    这么温柔静好的时光,真是让人沉醉。

    “萧苏竞”

    “嗯?”

    “算了,没事。”

    喻颜的欲言又止让萧苏竞揉着她腰上的手一顿,皱了眉头瞅她一眼。

    “苏苏啊”

    “说。”

    “唉怎么说呢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嗯。”

    喻颜手指绕着他的衣扣,纠结着该怎么问才好。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我就想问你,你要不要女朋友嘛!”

    “”

    可以感觉头顶传来一道目光。喻颜却不敢抬头去看,因为刚问完她就后悔了!

    她刚刚说了什么?!把脸埋进他的膛,闷死她自己算了。

    良久,也不知道萧苏竞在想什么,反正整间病房安静地估计只有他们的呼吸声。就在以为他是不是睡着了,喻颜就听耳边传来极淡却没有犹豫地一声。

    “不要。”

    短篇小说《有一种前戏叫眼缘》正在纸制杂志《女刊-爱之城》火热连载中

    孩儿们多多支持喽嘻嘻嘻嘻是赵禛和黎尔倩滴故事哟!!!

不要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