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你我来日方长(高干、FH) 惊心动魄


    “嘎?”

    他说什么?

    喻颜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猛地抬起头,却落进了一双满含戏谑地深眸中,不觉一愣,就这么怔怔的盯着他。

    “你说什么?”

    “我不要女朋友。”

    好吧,请给某人

    一把刀,让她躲到一边去抹了自己的脖子!

    似乎看出了怀中人的恼羞,瞅着那小脑袋越低越下的姿态,萧苏竞嘴角勾的越深,戏谑的意味也越发浓了些。

    “我不仅不要女朋友,也不要未婚妻。”

    眼见那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怀里的身子也越变越僵硬,萧苏竞心情却越发大好。

    攫住她的下巴,迫使着她与他对视。

    “知道为什么吗?”

    喻颜是被他眼中的那份隐隐的认真所震慑住的。回过神呆呆看进了他的眼里。

    “为什么?”

    萧苏竞却不回答了,噙着一抹温柔的笑欺身上前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似有流光飞过眼前,喻颜不禁看的都呆滞了,像个傻瓜似的。

    萧苏竞但笑不语,良久才浅浅一句吟在她的耳畔,似是庆幸似是感怀。

    “好在我瞎了。”

    爱是温柔的吗?有人说不是,因为觉得它太暴、太专横、太野蛮了,它像荆棘一样刺人,让人有时候不敢靠近,因此错过了许多。

    可要是静下想想,若没有它的暴、专横、野蛮,你又怎会察觉出它的温柔似水,让它彻底的荡进你的心间,扎驻地,再难割舍?

    盘腿坐在窗台上,天边是晚霞,喻颜安静坐在房间,看着天色一点点变暗,尽情享受着心内的那份满当。

    又将迎来一个夜了。突然很想念,也不知道他是否也如她一般,深陷一个个难眠的夜。

    却在这时,一旁的手机响了。

    “喂?”

    “”

    没有应答,但却能清晰听见电话那头的呼吸声贴在耳边。喻颜一笑,站起身走到床边。

    “这么晚了你还不睡?”

    “”

    “萧苏竞?”

    “我饿了。”

    听到他懒懒的冷硬,似乎还带了些撒娇的语气,喻颜握着电话哑然失笑。

    自从前两天一时兴起给他送了夜宵去吃,结果这家伙就抓着她不放了,这两天每晚都打电话来,非让她去趟医院才肯乖乖睡觉,否则

    第二天白天一定不会给她好脸色,可现在却还没到夜宵的点啊。

    “没吃晚饭吗?离皓他们呢?”

    “赶走了,太吵。”

    喻颜无语。想到他住院的第二天,从外头买了吃的回来后,病房里就来了访。

    除了包括她认识的离皓,另外就是只在电视上看到过的两人,叶璟然和明亦扬。还有一个不认识,却有着一种让人不得不注意的王族贵气散发在外。

    眼见这一个个不仅从外表还是其他都是不得了的人,猛地一下全出现在病房的时候,还真是让喻颜看傻住了。

    还来不及反应,那个贵气的男人就带着一脸诡异的笑容,靠了过来。

    “想必你就是喻颜了?”

    喻颜不太明白他为什么知道他,但还是点点头。就见他眼中笑意更深,绅士的伸出一只手。

    “你好,我叫尹玦。”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那个男人就是司空余弦的表哥,也是上次在医院那个让喻颜特别记住的女孩的未婚夫。当时

    第一个想法就是,果然很相配。

    可还没机会说话,离皓的调侃也就过来了,使得喻颜顿时尴尬无比,也不知如何应付。

    好在萧苏竞还不算太不给面子,吼了那一唱一和的离皓和尹玦一顿,同时没说两句,也把她给赶走了,还说了接下来的日子“非召不得见”。

    喻颜失笑,知道他是替她着想,倒也不在意,以后也总会有机会再正式与他们见面的。

    “你有没有在听!”

    “有有!好嘛,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过来。”

    电话里头萧苏竞不耐烦地吼了一句,喻颜暗暗翻了个白眼,可却一直噙着笑,真不知道是不是这次生病把脑子也给弄坏了,现在的他真是越难伺候了。

    “限你

    二十分钟。”

    挂了电话,喻颜叹气,只有先去华盛街帮他买吃的了。

    好在今天梁逸的车没有开走,出了门,驱车径直赶往华盛街的欧陆,点了几样萧苏竞平常惯吃的菜,打包好刚出餐厅走到车边,忽而眼光一瞥,似乎斜对面一家餐厅内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刚想眯眼看清楚是谁,口袋里的手机却又疯了似的响了起来。

    “喂?”

    “人、呢!”

    “就来了!我在华盛街帮你买吃的啊。”

    “哼。”

    毫不留情地被挂了电话,喻颜翻眼,放回手机,刚拉开车门,对街那餐厅里也正好走出了两人。

    喻颜看过去,顿时一愣,是她?

    难怪刚刚觉得里头的身影熟悉,原来是黎尔倩。

    刚

    准备大声呼喊一句,与对面的她打招呼,却突然感觉不太对劲。

    就见对面的黎尔倩脚步虚浮,长发胡乱散着,将整个脸都遮去了大半,身子也好似无骨般靠在身边男人的怀里。而那个男人则是一手揽着她,一脸严肃,警惕的先环顾四周后,接着将她软绵绵的身子往肩上一抗,大步就往停在餐厅一侧的面包车走去。

    怎么回事?她不是和赵禛在一起的么?那个男人又是谁?而且,似乎一直跟在她身后的黑衣人也不见了,什么情况?

    眼见着那个男人将黎尔倩放上面包车,与车上的人耳语几句后,那面包车的车门就一关,绝尘而去。留下那男人目送着面包车离去的方向,面色郁,匆匆也离去了。

    喻颜不敢多想,立即上车,追上那面包车开往的方向后,却又不敢追的太近,只得一直隔着两辆车的距离,亦步亦趋的跟在那辆面包车的后头。

    也不知他们要去哪,从华盛街出来,绕过市中心,渐入外郊,最后竟上了高速,越走越远,越走越偏。

    这时天色也越来越暗了,眼见着面包车下了一段无路灯的高速,驶入一条密林小道,周围已不见人烟和车辆,也没有任何光线,喻颜跟在后头,既不敢开照明灯也不敢跟紧了,只得借着微弱的月光,以及前头隐隐可见的车尾灯,慢慢滑行。

    不知走了多久,当看到眼前的车尾灯为停下的信号时,喻颜一惊,连忙打转方向盘进入道路一边的树荫里,熄了火,屏住呼吸望着不远处的动静。

    一阵细微的嘈杂声过后,伴着低低的咒骂和零碎的脚步,没过多久就又全部归于黑夜的安静。

    喻颜紧紧抓着方向盘,确定前头没有了声响才轻轻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尽量猫着身子往前索。

    没走多远,面包车就出现在了眼前。遥望一眼那大开的车门,喻颜小心翼翼绕到车后,偷偷打量四周。

    这里是一个无人的郊外,放眼望去,除了她来时的那条小路,这里无第二条路可以走,而且四周都是杂草树木,即使远处有零星几点瓦房的影子,却也是相隔甚远。

    喻颜靠着车子,斜身往小路右边看去,那离车不远唯一的一间破烂不堪的土房,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没人住,四周杂草丛生。而屋内也只有一点烛光从里头透出,亮在这漆黑无人的偏远郊外,越显森。

    就在喻颜正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时,忽听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从她来时的那头由远及近。喻颜一惊,来不及多想,慌忙跑入周围的杂草堆里躲下。

    不一会儿,就有一道闪眼的灯光直了过来,轰鸣声也越来越大,喻颜躲在草堆里,大气也不敢出,直到那辆嚣张的机车快速驶过她躲藏的地方,一直停在了土房外,才敢略略呼出一口气。

    那辆机车的车主停车后并没有下来,双脚撑在地面将身子固定好后,就摘了头盔与迎出来的四人微微示意。

    “人呢。”

    “在里头呆着呢!药劲还没过,所以安稳着,您放心。”

    “那就好,给我好好看着,要是人跑了,你们几个也吃不了兜着走!”

    “是是是。”

    因为那亮堂的车灯,喻颜终于可以看清眼前的一切。

    只见那四人一脸猥琐相,却都是殷勤地对着机车上的男人。

    也不知为什么,喻颜看着他们几个,猛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果然,那四人中的一个,忽然小眼一眯,龌龊万分的与另三人相视一眼,然后贼笑的靠近了机车男。

    “李哥,您说这长夜漫漫的,我们兄弟几个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郊外也着实闷的慌,趁着这会儿事儿成了,要不就让咱哥几个乐乐吧?里头那妞,可是诱人的紧哪!”

    车上那男人因为是背对着喻颜,看不到表情,却也能从那四人微变的神色中料想到他脸上的沉。

    “当然当然,这好处还是得让李哥您先的!李哥,您刚从外头来可还不知道吧!这货色可是世豪的头牌!要不是当初有赵禛罩着,不知多少男人想把她压在身下狠狠疼爱呢!嘿嘿,所以只一晚,我保管您比做神仙还快乐哟!”

    “闭嘴!”

    那四人猖狂的笑容还没来得及发出,便听他一声厉喝,然后跨下车来,直接就冲进了土房内,留下那四人面面相觑,不知何故。

    没一会儿,那人便从房内走了出来,喻颜也终于可以看清楚他的脸了,三十多岁的面容,却满是狠。

    “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连孔爷要的人也敢动!”

    “啊不、不是票而已吗?”

    男人轻蔑冷笑,看着他们四个人的表情如同看死人一样。

    “那也是孔爷要的票,他既然没有赏给任何人,就永远是孔爷的!若有人敢觊觎,就先废了他的子孙!怎么,你们不知道规矩?”

    听到这,四人果然大惊失色,连连求饶。

    “李哥,我们真不知道,我们都是新跟着孔爷的!您就大人大量放过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

    那男人却不听,四人更是吓的连脸色都白了,忙掏出烟想孝敬他。男人却冷哼一声自顾从口袋里出烟盒漠然走到一边,任由他们如何说也不予理睬。

    喻颜一直躲在草堆里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待见着那些人的注意力现已转移开,便轻轻蹲起身子,蹑手蹑脚绕开他们视线,隐在暗处慢慢挪到了土房靠近她这边开的一裂人高的窄缝。

    好不容易挤进去,土房内一股刺鼻的霉味就钻进了她的鼻尖,喻颜忙掩住鼻,因为太暗,喻颜眯着眼尽量避免着脚下的杂物。十分谨慎的推开一扇破旧的门板,终于寻到了前头那微弱的烛光位置。

    离蜡烛的光芒越来越近,喻颜也越来越小心,她不断注意着外头的动静,边靠近着那堂中被反手绑在一张椅子上的黎尔倩。

    “倩倩,倩倩。”

    黎尔倩耸搭着脑袋,没有反应。喻颜看着她身上不整的衣襟,心一揪,忙加重了拍打她脸的力度。

    “倩倩,醒醒!快醒醒!倩倩!!”

    “唔”

    也顾不得她痛不痛了,喻颜一把掐上她的大腿,狠狠一拧,顿时黎尔倩一阵轻微的呻吟,稍稍睁开了双眼。

    “喻喻颜?”

    “是我!先不说那么多,你尽量保持清醒,我带你出去!”

    无力地皱了皱眉,喻颜知道她正在努力维持着自己仅有的清醒,赶紧替她松开绑着的绳子,喻颜搀着她就悄悄往来时的后头走去。

    转过那道门,顿时眼前陷入一片漆黑。

    喻颜勉强眯着眼,索着行进,却忘了黎尔倩仅有的清醒却无法支撑自己辨别脚下的障碍,猛地一下,不知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住,黎尔倩本就无力的身子顿时一歪,瞬时全部的重量都往下倒,连带着喻颜也被蓦地坐了下去。

    “嘶”

    膝盖传来一阵疼,喻颜却顾不得这么多了,抓起黎尔倩的手臂就要走。

    “我我的脚卡住了。”

    黎尔倩虚弱的轻吟。喻颜心一惊,想帮她把脚拽出来,却因为实在太暗,不知道该怎么用力。

    无奈之下,喻颜唯有掏出手机。

    好不容易才将她的脚从年久失修的木板中扯了出来,喻颜托着黎尔倩的身子就赶紧往那缝的位置去。

    却不料,就在这时屋内传来一阵惊呼,然后是急促的脚步声。

    “不好了!人不见了!!”

    喻颜一吓,加快脚步往前头奔,却在刚把黎尔倩往那条缝外推出去时,手中的手机犹如夺命般响了起来,惊的喻颜手倏地一个哆嗦,不知按了个什么键,顿时传出一阵咆哮。

    “喻、颜,你找死是不是?买个饭也能给我玩失踪?!”

    本没有她说话的机会,萧苏竞那几近暴躁的声音顿时响彻在安静的黑房子内。

    喻颜早已是心惊跳,不等反应,那猥琐的四人就已经端着蜡烛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喻颜大惊失色,手猛然一抖,手机便掉在了地上。

    “说话!你哑”

    “萧苏竞,救命啊!!!!”

    就在那四人伸手就要抓到她时,喻颜惊恐的大喊着脚下也慌不择路的连挤带爬的从窄缝滚了出去,抓起瘫软在外头的黎尔倩直往前跑。

    “钥匙!!啊!车钥匙不见了!!”

    边着自己的口袋,喻颜略一迟疑,那几人就已追了过来,将她堵在了面包车的附近。

    “你是谁?”

    问话的是那个被叫李哥的人,立在她们面前,一脸沉。喻颜真的是吓着了,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只能带着黎尔倩边往后退,边惊恐地瞪着眼前的五人。

    “李哥!这妞知道我们的事,绝对不能放过她!”

    “是啊是啊!原本还正愁长夜漫漫没人发泄呢!既然自动送上门一个,那我们就好心收下了,李哥,这应该不违反规矩吧?”

    那四人猥亵的表情一览无余,李哥却是一句话也不多说,只是眼中的狠浓烈,看的喻颜全身**皮疙瘩全冒了出来。

    眼见后头就是土房子了,这样下去,估计她等不到人来救就已经死无全尸了。一想都这,喻颜全身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摩托车。”

    就在喻颜完全不知所措时,黎尔倩那虚弱到几近无声的气息传进了她的耳里。喻颜一愣,黎尔倩无力的将下巴搁在喻颜的肩上,对着她轻轻颔首。

    “可是”

    可是她不会骑啊余光扫过不远处的那辆未取钥匙的机车,她从来没有骑过摩托车,会开车也不

    代表会骑摩托啊!而且还是这种重型机车!以她的身形都不一定能推动!

    “快,没时间了”

    喻颜还在犹豫,可黎尔倩却一脸严肃,语气也加重了几分。喻颜看向她,发现她越见迷茫的眼中却保持着最后的相信。

    喻颜收回目光,一咬牙,拼了!

    眼前的几人还在争执着该如何处理她这个送上门的美味,喻颜便立马寻了个空,趁着他们没注意拉起黎尔倩就奔向了机车的方向。

    她几乎是跳上车身的,后头黎尔倩也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斜坐上后座,整个身子便软靠在了她背上。喻颜转动钥匙,可机车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小喻,踩发。”

    “啊...我错了我错了...”

    喻颜紧张的都要哭出来了,好不容易在那几人还没反应过来的劲头上发动了车子,听见动静,那几人瞬间转过头来错愕地看着她们。

    感觉到黎尔倩从后头环住了自己不住颤抖的身体,并听见她小声一句。喻颜再不敢迟疑,紧紧握着油门的手一拧到底,顿时刺耳的轰隆声响彻在这片宁静的荒郊野外。

    当机车歪歪扭扭猛然擦过刚反应过来就往她们扑来的几人身边时,喻颜惊叫一声,七拐八拐地死死拧着油门,终于还是躲过了那就要抓着她的手,冲了出去。

    眼前是沉沉的黑夜,喻颜喘着呼吸,只知道控制着不稳的机车直往前奔,全身早已被冷汗浸湿。

    萧苏竞...保佑我吧...

    医院病房。

    萧苏竞手抓着电话,早已恢复为待机的屏幕被他死死的盯着,神情是从未有过的慌乱与不安。

    他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猛然脑中像想到什么,赶忙拨出一串号码。

    “喂,赵禛,你说你得到的

    消息,黎尔倩是在什么地方失踪的?”

    果然!

    萧苏竞抓着手机的五指越收越紧,脸色也已经沉到冰寒。他迅速跳下床,此刻的他已经尽力收起方才的慌乱,看着窗外夜色的目光冷如冰窖。

    “如果不出

    意外,喻颜现在也在他们手上。听着,不管要以谁的名义,用什么方法,封锁G市所有出口,就算把整座城市给我翻过来也要找着人!”

    一把挂断电话,萧苏竞暴躁地将手机扔在一边,不耐烦地心情再次占据着他一贯的冷静淡漠。

    踱步在病房内始终心神不宁,却也实在毫无头绪。他不断让自己冷静下来,却只要一想到喻颜在他完全不知道的地方,就有种深深恐惧充斥上心口。

    而就在这时,病床上的手机传来一阵短信铃声。

    萧苏竞不安的身形一顿,看向病床,这个时候谁会给他发短信。

    拾起手机,却在看到号码时猛地浑身一震,而后赶忙点开短信阅读。快速浏览过后,萧苏竞眉头也越皱越紧,内心虽有深深的疑惑,却实在不容他多想,立即拨下号码。

    “把所有的人力集中去四环外,快!”

    放下电话,萧苏竞也再不迟疑,径直冲出了病房,任由发现他的护士和医生在后头追赶和呼唤,跳上医院外头停候的出租车,就如箭一般飞奔没入车流之中。

    命令司机闯下一路红灯,终于在最快的时间赶到了四环线外一段偏僻的高速入口。

    他一下车,马上就有站岗的交警将他拦了下来,刚准备厉色出言驱赶,却被他脸上冷酷的表情给震慑的哽了一下,待好不容易镇定下来,气势却已经矮了大半。

    “这位先生,不好意思,前方道路在维修,还请你”

    “少爷!”

    话都还没说完,就被人猛然打断。那交警一愣,就见他们警察都得小心对待的萧将军家的警卫兵立时冲过来两人,对眼前的男人恭敬敬礼后,就是一脸听候差遣的严肃模样。

    萧苏竞却什么话也没说,越过他们自顾往前走,那二人也赶紧跟上,留下那傻傻看着他们离去背影的警察,一脸错愕。

    原来,原来他就是萧将军的孙子啊!

    眼前的场面,不用怀疑,明天一定会成为各大报纸的新闻头条。

    两位国家重量级老将军的嫡孙,几乎动用了G市包括交警、刑警、侦察队等所有人力,甚至还调动了一向只贴身跟踪保护将军以上大人物的特殊警卫兵,声势浩大令闻讯而来的媒体惊讶不已,还以为是出了什么机密

    大事,却无奈被远远的外围交警拦着,什么也问不到什么也拍不清楚。

    萧苏竞沉着脸,与先他一步正与警务人员了解情况的赵禛碰头后,就面无表情的驻足在这设卡点的最前端,目视前方。

    “前面的灯。”

    冷冷的一句。周围离他较近的警察顿时愣了一下,顺眼看过去,才明白他问的是离他们大概五百米的前方有一段漆黑公路的路灯,赶忙上前解释。

    “因为这里地处偏僻,很少会有过往的车辆和行人,所以一般情况下为了节约资源,都会将路灯关闭。”

    萧苏竞眼尾冷漠地扫过来,把那人吓的情不自禁吞了口口水,才又吞吐的接了一句。

    “还、还因为有些线路已年久失修,所以但我们已经派人尽快在维修了,应该很快就可以使用!”

    萧苏竞的眼神已经有种想杀人的鹜,好在赵禛及时走了过来。

    “小哥,这是孙子杰。”

    萧苏竞往赵禛身边长相俊美的人随意扫过,收回目光。

    “你最好祈祷她们俩都没事。”

    孙子杰浑身一震,顿时眼神暗了下去,与同样沉着脸的赵禛对视一眼,带着三分懊恼。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喻小姐发现...总之我们警方会竭尽全力将她们救回来的!”

    萧苏竞和赵禛都不说话了,只是眼光放在前方,入目的漆黑中,使得他们内心都有种不可预知的恐慌...

    “报告队长,前方探察人员有情况汇报。”

    却在这时,孙子杰身边快速跑过来一名便衣。孙子杰一惊,还没来得及接下他递过来的对讲,就被萧苏竞一把夺在手里。

    “说!”

    “公路前方似乎有异常动静,但因为太黑,还不能确定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那声音正朝我们的方向慢慢接近。”

    萧苏竞凝视着前方,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忽然他偏头看向孙子杰,语气冰寒。

    “路灯还有多久修好。”

    “大概还需要一两分钟吧。”

    萧苏竞沉默,赵禛看他,再朝着孙子杰盯去时,刚要开口说话,对讲机里却猛地传来一阵惊呼,把在场的人都吓的愣了一下。

    “呼叫指挥部呼叫指挥部!发现一辆可疑车辆!正已高速往前方冲撞!我们正在想办法追赶!还请前方留守的警务人员尽快防范!呼叫指挥部呼叫...”

    对讲机里重复着警告,众人面面相觑,但很快的功夫孙子杰便赶紧吩咐众人保持高度警惕,有条不紊的开始做着各项准备。

    唯有萧苏竞和赵禛立在原地,冷冷望着前方漆黑一片的公路。

    “小哥,你听到了吗?”

    赵禛不太确定的瞥了萧苏竞一眼,将眼神再放回远处时,脸色也因为某种不安而微变。萧苏竞依旧沉默以对,只是微眯的双眼中有种复杂闪过。

    萧苏竞着脸盯着前方一会儿,忽然捏着手中的对讲机,冷冷放置嘴边。

    “所有的路灯,现在就全部给我开!”

    一声令下,没人敢忤逆。

    只听一阵细腻的电流声擦过耳边,由远至近,路灯一盏盏在黑夜下不安稳的闪烁数秒,全数开启。顿时原本还漆黑一片的公路,清晰无比。

    却也在同时,设卡处所有的人都被一阵不大却刺耳的声音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一致的望向远处。如果他们没有看错,有一束抢眼的光正从远处不断靠近。可到底是有哪不对劲呢?

    萧苏竞一直注视着前方,尽量去忽略内心上浮的异样。盯着公路远处那渐渐驶近的光点,情不自禁竟往前走了几步,再聚会神凝神望去,只一会儿便大惊失色,边望着前方边开始往后退。

    “快...快,疏散所有人!!清出一条通道来!”

    在后头的人员都还不太明白,傻愣在原地各自相觑。萧苏竞顿时暴怒,扬手一抓将同样还愣在原地的孙子杰拉近眼前。

    “听见没有!快叫你的人都给我让开!!”

    赵禛这时似乎也看清远处的异常了。脸色大变的同时也开始对着还待在后头的人员狂吼了起来。

    孙子杰愣了,但敏感的很快反应过来,立即动身,开始联合属下疏散原先还堵在后头公路的众人,很快便清出了一条通畅的路。

    “给我准备好大量的软垫!还有救护车!”

    此时大家都已经看清那公路上的不对劲在什么地方了,那光点本就不是以正常直线在往前飙,歪曲的线路让人看得目瞪口呆,心惊跳,速度却还是极快。

    所以不管还有没有人没发现这个异常,全员动作,立即布局。

    那刺耳的机动车声音越来越大,伴着的还有不断发出的惊恐万分的女生尖叫,环绕在寂静的夜里,让人莫名心慌。

    萧苏竞和赵禛并肩站在最前头,看着前方越来越近的那道歪歪扭扭的光束,几乎是同时毫不犹豫,向前奔去。

    “啊!!”

    喻颜从未觉得如今天这般害怕死亡,却又离死亡那么近。

    当她每次都差点开飞出去或是撞上石头而又险险与他们擦身而过时,她都觉得自己身上如同断了一肋骨卡在自己腔似的,让她窒息。唯有大声的尖叫,似乎才能缓解自己内心的恐惧。

    也不知道自己开了多长时间,只知道眼前突然的漆黑换成了光亮。喻颜拧着油门的手仍旧死死的,半分力道也不敢松。

    耳边是呼啸的风,却在蓦地一瞬间她好像听见了萧苏竞的声音。

    萧苏竞...萧苏竞...心里也开始不住的呐喊,可她眼中却好像什么也看不到,只知道望着疾驰的路面。

    “喻颜!!喻颜!”

    “啊!啊!!”

    “倩妞!倩妞!松手!快松手!我知道你听得见我说话!不用怕!我会接住你的!你快点松手!该死的,黎尔倩快一点松开喻颜!不然你们两个都会死的!!”

    是她幻听加重了吗??怎么还有赵禛的声音??

    “啊啊啊!救命!!萧苏竞救我!救命啊!!啊啊!!”

    全身僵硬的只觉腰上黎尔倩原本紧抱着自己的的手猛然一松!喻颜登时心脏如同被人捏碎在手心里一般,全身心的恐惧瞬间升级,瞪凸的双眼几欲被烈风刮瞎了,就连把着车头的手也开始越来越颤抖了。

    “啊!怎么这么多人?!让开让开快让开!!啊啊!!萧苏竞呜呜苏竞!苏竞!!救我···”

    “喻颜!喻颜,松开油门!!快点慢慢松开!!”

    “不要不要!!啊!!让开让开!啊!!苏竞苏竞!你在哪啊!!呜呜···”

    “喻颜!不要怕,我在这!快放松右手!快点!”

    萧苏竞已经是心急如焚了,脚下奔着追车子的速度尽量保持与车身能平行。看着喻颜已经吓傻住什么也听不见看不见的只知道控制机车一个劲地往前冲,萧苏竞心里是从未有过的惊慌与害怕。

    眼见离前方布置的软垫墙越来越近,萧苏竞再顾不得了,一把抓住喻颜的手臂,单脚同时踏上蹬踏用力跃起,直接翻身上了机车的后座。

    被这

    突如其来的状况弄得又是一连串尖叫的喻颜,只觉得似乎越发失去控制下的机车经过一阵剧烈的摇晃,她不住的惊喊,却在机车摇摆欲翻的时候,倏地有一具身体从后头紧紧的贴上自己,然后双手握住她抓着车把的手背上,替她将就要撞上路边石栏的方向急速逆转,险险躲过了眼前的一切。

    “乖,松手,喻颜听话。”

    清晰的语气吐在耳边。竟然将喻颜全身的颤抖都不自禁的消去了一半,手上的力道却仍是不肯松开。

    萧苏竞倾在她的肩头,看着前方就要到达的地方,知道已经来不及了,顿时眼色一沉,可贴在她耳边的声音却格外温柔。

    “松开手,相信我,老婆。”

    明显感觉到怀里的身子狠狠一震,然后慢慢的,手上的力道竟是情不自禁的就这样松了开来。

    萧苏竞心中一喜,可眼前的路却已不够他来缓冲机车放慢速度并停下了,唯有略寻了一着力点,脚用力在脚踏上狠狠一蹬,再紧紧抱着喻颜往相反的方向倒下,顿时机车猛地倒地,在地面上急速翻转几个圈后发出一阵剧烈摩擦声,便被卡在了路边的石栏,只留下了两只轮子还在惯的悬空转着。

    而萧苏竞跳下车后,以自己手肘以下与地面的摩擦将喻颜死死护在怀里。快速地在地上滚了几下,一直抵着软垫才停下。

    “少爷!少爷!!”

    这一切的惊心动魄似乎都在最短的时间内发生。众人反应过来迅速跑至萧苏竞的身边,发出一片惊呼。

    直到迷迷糊糊感觉怀里的人被抬走,直到自己也被众人轻轻放上担架,在半睁的眼皮下,萧苏竞不安的转动着黑眸不安,似乎想说什么,可最终还是支持不住眼前的晕眩,双眼一闭,陷入了重重的黑暗。

    啦啦啦,这章够饱满了吧?!!!!!!!!

    (不满的摇头晃脑)哼,我会告诉乃们那些看完不评论的娃们,周二此文完结么

惊心动魄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