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你我来日方长(高干、FH) 结局?


    迷

    迷糊糊间,被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所惊醒。

    萧苏竞几乎是条件反地立即睁开眼,把正在替他换下吊瓶的小护士狠狠吓了一跳,睁大眼睛既惊又喜的羞涩看着他。正纠结这个时候是不是要说上两句温柔的关切时,外头又是一声凄厉,萧苏竞这下猛地坐了起来。

    “人在哪!”

    “嘎?什么?”

    小护士一头雾水,不明所以。萧苏竞冷冷横过来一眼,小护士全身一抖,就被他沉的脸色唬的连心中对他还自不量力保有的觊觎,彻底烟消云散。

    下意识地抬起手,哆哆嗦嗦的朝着门外右边一指,还来不及吟出半句话来,便觉眼前人影一晃,病床上的人就不见了。留下她一个人呆呆愣愣的望着门口方向,全身一软就坐在了床边,一头冷汗。

    萧苏竞一拐出房门径直往右,还没走两步,又是一声惊叫。萧苏竞莫名的双手握紧,感觉那声音正是从不远前头他左手边的一间病房发出,想也没多想三步两步匆匆来到一间病房外,猛地推开门。

    入目的是一片白,白色的医生,白色的护士,白色的墙面,白色的床单,以及那触目心惊包了一整个脑袋的白色纱布。

    萧苏竞只觉得眼前的一切让自己的心跳都漏了一拍,死死盯着病床上女人那完全看不到脸的包扎,油然腾起一股暴怒,翻江倒海的压在他维持的冰岩下,全然不顾因为他的突然出现而错愕愣在原地的医生和护士,目光冷如霜的横扫相向。

    “这是怎么回事?”

    “啊?”

    医生被问的一脸莫名,迷茫地看看病床上的人,端着手里的病历,不明所以。

    萧苏竞隐忍怒气,上前一把揪起那医生的衣襟,冷面对视。

    “她、怎、么、回、事!”

    “这、这她昨晚被送来时就已经因为伤势过重而造成脸部大面积受损了”

    医生被萧苏竞的气场完全吓傻了,战战兢兢地吐完这么一句,顿时萧苏竞的脸色就变了,有惊、有怒,更有无法掩饰的心痛。

    “还有没有其他地方受伤。”

    咬牙切齿地拧着医生衣领,那气势完完全全冷若冰寒。

    “呃,除,除去手指断了六,盆骨摔碎,韧带拉伤,右脚踝骨骨裂其他的也没、没什么了”

    “你说什么?”

    每个字基本上都是被咬出齿缝。

    萧苏竞脸色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单是让人看一眼,都教人想要大声呼救着逃离。可怜那医生被他揪着衣领,完全动弹不得,只能被囚在低压中心位置,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管用什么办法,给我治好她!我要她完好无损,立刻!马上!听见没有!”

    “啊?啊?可是”

    “给、我、不、惜、一、切!!你听清楚了没有?!”

    医生

    真的是欲哭无泪了。眼前这个男人暴怒的样子好像他不

    答应就真的要把他勒死在这似的!呜呜,他不过是在做今天的例行查房嘛,他招谁惹谁了??

    好在天还是开眼了,就在萧苏竞狂怒的暴吼差点掀翻整间病房时,忽听一声不确定响在身后。

    “萧苏竞?”

    顿时萧苏竞不近人气地身形猛然一僵,不可置信立马转头,发现喻颜正在门外探头探脑,不确定的瞄着屋内。

    “萧苏竞,你在这干什么?认识的朋友吗”

    萧苏竞也是愣住了,紧紧盯着她的脸,似是不相信。看的外头一头雾水的喻颜更是不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转在病房里,定格在他揪着医生衣领的手上,顿时脸色一摆,有些不满。

    “萧苏竞,你到底在干什么啊?真是的,刚刚吼的那几声,我在医院大门口都可以听见了!这里是医院啊,也不注意一点!”

    喻颜暗暗翻了个白眼,殊不知此刻正有一场暴风雨正以匀速慢慢、慢慢地靠近

    “既然你有事就算了,我在隔壁房间哦,你老人家要是忙完了,还有神了可以来看看我。”

    说完也不管病房众人的脸色各异,扭头就消失在了门口。

    萧苏竞平静地放开医生,平静地看着病床上茫然动着包裹着纱布的脑袋,因为看不到脸,所以看不到那病人至始至终的表情。再平静地立在原地沉默良久,才转身越过早被他吓的躲在一旁的护士身边,步伐沉稳,直到走出房门,朝着喻颜那个方向消失离去,病房里的人才稍稍吐出口气。

    只是怎么

    奇怪了,为什么他们会觉得萧苏竞这个样子,竟是比他方才的暴怒还叫人来的心惊胆战,不敢靠近呢??

    答案就是,据人类的危机意识,往往无法预知的暴风雨,都会在平静地牵引下,那强度那阵势啧啧啧啧。

    好吧,喻颜真的觉得自己错了,虽然实在想不出到底错在哪,可依照萧苏竞的这个模样,呜呜呜她真的认错了还不行吗

    “萧萧萧苏竞,你冷静点,你你怎么了我啊!!”

    把她病房的门一锁,不给她任何缓冲的机会,萧苏竞一把拎起错愕的喻颜,直接拖向了单独病房的中心床位。

    都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怒,脸上却依旧是沉着面无表情,喻颜又惊又吓,直到被他直接丢上了床,还来不及顾得上腿上伤口传来的一阵疼,萧苏竞就欺上身死死的压住了她。

    拉开她宽大病号服的衣襟,露出下头白皙地肌肤,喻颜一惊,啊的一声,却丝毫无阻萧苏竞眼内浮出的幽暗。俯下头埋入那诱人身紧的学软之中,狠狠啃咬,重重吮啄,直到经过他流连的地方,一个个的留下不同大小,不同深度的灼灼印记,他才在喻颜不断起伏的口前慢悠悠地抬起头来,对上她迷蒙却仍旧不知何故地愕然双眸。

    “前面是不是你在喊。”

    “什么……?”

    萧苏竞眼神一沉,迅速隔着她那露出的薄薄小物半掩,重重咬下一口。

    “啊……萧苏竞!!”

    “说!”

    “是又怎样嘛!我也不是故意的啊!谁让那护士给我腿上伤口上药时痛的人家要死,又不准我乱动,说什么如果我稍稍不注意,腿上的伤就会留下疤痕!倒是破相了可别怪她们!所以我不爽嘛!”

    “…………”

    喻颜不满嘟囔的一本正经,倒是萧苏竞盯着她的抱怨,脸上的表情高深莫测,喻颜却丝毫未觉,一打开话匣子就好像停不下了,一直埋怨那个护士的刻薄与不公,咬牙切齿地直到终于感觉到周身气场明显又发生了变化,猛然噤声,瞪圆了双眼看向那不知什么时候默默从她身上坐起来的萧苏竞,此刻正将她的双腿搁上他的大腿,冷冷静静。

    “哪里。”

    “……嘎?”

    萧苏竞冷冷甩来一眼,喻颜连忙指了指左边小腿。

    还茫然不知眼前到底在发生什么时,萧苏竞就已经轻轻撸起了她左腿的裤管。yueDuwu.com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萧苏竞在看到她小腿上的纱布时,脸上闪过一层鹜,但消逝的却也极快,看的喻颜愣愣的。

    “深不深?”

    “还行……”

    那股生人勿近的冷漠似乎已经消失了。喻颜呆呆注视着面无表情的萧苏竞侧脸,忽然觉得他好像和以前很不一样

    “很痛?”

    “也还好,只是上药时特别痛,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护士故意的!”

    又开始义愤填膺了。真是莫名其妙,她记得她和那些个护士应该没仇吧?可为什么都一个个到她病房里时,看她的眼神都一副想吃了她的样子??

    拧着眉自己纠结着,所以本没注意萧苏竞隐在刘海下的眼神变换。直到萧苏竞突然又像变了个人似的,猛地抓住她的手臂将她上半身拉到他的身前,与他正视。

    “又、又怎么了?”

    喻颜被他重新纳入眼中的怒气吓着了,哆嗦了一下想缩身子,却无奈他的手扳着她的肩,动弹不得。

    “喻颜,最近真是对你太宽容了,以至于你散漫的去找死玩!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玩?”

    不轻不重地声音,却可以明显感受里头隐含的愤怒。

    “你这个笨蛋!你知不知道那有多危险?!要是你来不及逃出来,要是我不知道你被抓,要是当时抓黎尔倩的人很多的话,你到底有几条命可以留在那?”

    狂轰乱炸,如此暴怒的萧苏竞喻颜在记忆中好像还是

    第一次见。在印象中他一贯都是冷冷地,即使再生气也不会这么不顾形象的狂吼炸怒,甚至这一次骂的话多的都让她咂舌,完全傻了般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却让她内心虽然害怕却也莫名有点小雀跃的男人。

    “……你以为你自己是谁啊?!女侠还是女超人?!妄想做女英雄也请你掂量掂量自己分量!!几斤几两就敢这么随便,你到底是脑子进水了还是已经笨到无药可救的地步了?!”

    “可是,可是当时事发突然,我脑子里也想不了那么多嘛……”

    “我看你是压没带脑子出门!你这个白痴!你到底有没有危险意识?!你小学老师没有告诉你报警电话是110吗?!”

    “什么什么嘛!我、我当时太紧张了嘛!也不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敢随便报警!而且我开车既担心黎尔倩又要时刻保持跟在后头不被发现!哪还有心思想太多!”

    “那你为什么不先打电话给我?为什么偏偏要用以身犯险的方法?!你甚至连发个短信都不会!你就是蠢!笨!自不量力!”

    可以感受的到萧苏竞已经是怒火中烧了,吼着她的声音不低反增,一脸怒气腾腾的模样,似乎想将眼前让他担惊受怕一整晚的死女人生吞活剥了,却尽量让自己一忍再忍。

    哪想这女人非但不低头,还因为越想还越觉得自己委屈了,偏偏句句顶撞,惹得萧苏竞捏在她肩膀上的手死死的,面罩寒霜。

    “然还敢载着人骑机车!喻颜,你告诉我,你是真的嫌自己的命太长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后来你没有冲出来

    怎么办?如果在半路上你就撞车了怎么办?两条人命就被你这样轻易背负,若真是出了什么事,谁来负责?!你的残躯还是你的尸体?”

    “……我……我当时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我……我不知道,我当时就只想救人呜呜我也不知道……我错了…对不起…呜呜……”

    喻颜终于奔溃了。

    原本就觉得昨晚的影还藏在心里,今天要不是被护士一下转走了注意力,她还真不知道自己该怎样独自面对。现在被萧苏竞连唬带骂的,昨晚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场景立即重现眼前,不自觉地全身开始了颤抖,眼泪也开始因为心有余悸而不断坠下。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会变成这样…呜呜…我错了……错了呜呜……”

    越哭越大声,越抽越厉害。喻颜只要想到昨晚若稍有不慎黎尔倩就会被她害死,她

    身体的抖动就越发剧烈。

    萧苏竞紧紧盯着她的模样,看着她脸色转过的各种恐惧、不安的神情,萧苏竞低垂着眼,一把将她颤抖的身体搂入了怀里,用力地勒紧,就好像怕会失去一样。

    不断听着喻颜断断续续的发出歉疚与心悸的话语,萧苏竞脸上的表情也终于松了开来,覆上一层明显的后怕后,竟一时也只知道死死地拥着怀里颤抖的人,不住的低语呢喃。

    “幸亏你没事,万幸万幸。”

    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就连萧苏竞自己都没发现的是,抱着她的双手,因为昨夜那份深深的恐慌而僵硬。

    直到这一刻,他也彻底明白喻颜的重要,不用怀疑,已连着了他的命。

    对于昨晚的心有余悸,也不知过了多久才他们才渐渐平复了下来。

    喻颜一直被萧苏竞搂在怀里,侧脸贴着他的膛,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慢慢地停下了哭泣。双手同时环住他的腰,周身被他熟悉的冷清气息紧紧环绕,有种说不出的安心溢在心头,抚平了她心上的种种难安。

    好熟悉的感觉,好舍不得离开的身边,萧苏竞

    “苏竞”

    “嗯。”

    “你的伤重不重?”

    “没事。”

    萧苏竞动了动身子,以更舒服的姿态贴着她。闭着眼,听着她的呼吸声,很是满足。

    喻颜却有些心不在焉。因为方才的发泄,记忆全数回笼,包括后来的惊心动魄还有某些无法忽略的话

    喻颜在他怀里抬了抬眼,顺着他的下巴想往上看他的表情,却无奈被他搂的太紧,身子无法动弹,喻颜心一顿,不知该怎么问。倒是萧苏竞却先开口了。

    “想说什么?”

    “我”

    吞吐着,不知怎么说。

    萧苏竞似乎因为她的欲言又止轻轻睁开双眼,略略放松搂着她的力道,抬起她的下巴与她对视。

    喻颜因为心里有事,有些心神不宁的垂下眼,萧苏竞眼神一深,没有再多说,偏头低下,攫住她的殷红唇瓣,含进口里,细细品味。

    原本只是轻轻地啄,却不想两个人心里都为昨晚的“险后重生”还残留着些许不安,顿时浅尝辄止顷刻便化作了彼此的纠缠,一记狠狠的热吻,点燃了全身所有的感官与激情。

    萧苏竞猛一翻身,爬上她柔软的身体。喻颜迷蒙着双眼,交望之下,两人眼中透露出的信息只有热烈。

    本来还在担心对方的伤势,但一切都在萧苏竞大掌一挥,喻颜身上的衣服大敞之下,彻底抛诸脑后。

    舌尖游在香甜的口齿之间,扫荡内外,不遗余力,萧苏竞的双手也不空闲,大力一拉,前那小物半掩便遗弃在了床下他轻轻地缀着绵细的湿吮,从唇到脸颊,从耳垂至脖颈,沿路肌肤,在他略有使坏的作用下,烙出一朵朵鲜红的玫瑰。

    喻颜的呼吸已经紊乱,任由他的唇“处处留情”,情不自禁地双手搂住他的脖。

    感受到他带着微凉的指尖从她下巴的弧线,沿着喉,走过雪软之间再绕在肚脐的边沿,替她画出一圈圈的战栗与敏感

    最后逆转后侧,那手掌的温度摩挲过她的腰线,轻轻地,沿着她的后腰然后顺流直下,顺利地拉开了松紧带的裤腰,连带拽着她里头的小方遮盖,用力下扯,一阵凉凉的空气感受过后,立时有一炙热的温度马上贴了上来,不觉让喻颜不自觉的打了个颤。

    “嗯……”

    这一声轻吟瞬时打破了原本还温柔轻盈种着印记的某人。

    他眼神幽幽,停下本把玩在雪软上的手掌,微微立了立身子,寻好了某个姿势,高临下的看着喻颜满面绯红。手上摩挲在身下肌肤的动作又迅猛开启,一寸寸地,不错过任何一个敏感地带,直惹得身下人不住哆嗦,呻吟

    “喻颜。”

    “嗯啊?”

    眯着双眼,身上一浪接着一浪的燥热使得她本没注意到萧苏竞的神情。

    “喻颜”

    低声含住她的耳,用舌尖的温度浸入她耳蜗的深处

    “有件事,要不要听?”

    “嗯……嗯?”

    因为他转战到耳后敏感地肌肤上,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上头,喻颜一个激灵,情不自禁的昂起下巴,既舒服又觉得身体里空空似的哼出一声。

    萧苏竞可以明显感觉得到她身体的变化,可他却只是不住的挑逗着她身上的敏感刺激,缠绕在她的耳后,不轻不缓。

    “苏竞……唔嗯苏竞……要……”

    萧苏竞幽深着目光,嘴角却已经邪恶地勾了起来。他故意磨她,刻意慢条斯理的抵在湿润的入口,摩擦着外瓣听她因为压抑而闷声的哼哼,心情大好。

    “呜呜苏竞唔苏苏你、你别这样嗯!”

    趁着她说话的当口,萧苏竞不动神色往前一挤,喻颜却显然没料到,一记突然地呻吟让她不得不打开了双眼,带着迷蒙带着埋怨的瞪着他。

    好,可以确定这个笨蛋还有半分清醒。萧苏竞噙着笑,俯身温柔地在她唇上一啄再啄

    “喻颜”

    没入半的火热轻轻退出。就在喻颜猛觉一阵空的又是难耐地一哼时,随着她名字后面,又一声细腻传入耳中,瞬间在她仅有的清醒中蓦然炸醒,一脸不可置信瞪凸了双眼却又在很快的时间里,不给她任何缓冲消化的机会,让她在随后的连没入,狠狠顶冲之间,彻底沦陷。

    于是随着他恶劣般的冲撞,一下下的,次次如要了她的老命一般的动作下,再不留分毫力道,全数倾在了她的身上。

    喻颜在喘息的尖声中,拼命维系着自己第一次还能在他的猛烈下勉强记事

    他刚刚叫了她什么,老婆?老婆??!

    若是有什么比接吻接的火热时被人打扰还要尴尬的,那估计就只有二垒火热进行,就要冲向三垒的宝塔时忽然冲进一屋子的人,其中还包括两位目测为

    八十以上的老人家

    喻颜几乎立即挣脱开萧苏竞的怀抱,迅速跳下病床,胡乱整理好了衣襟,就低眉顺目俨然一副乖宝宝的样子站在一边。

    她怎么就那么衰!为了掰开萧苏竞的嘴再说一遍今早喊她的那两个字的重要关头,要不就是被来探病的叶璟然他们一行人打断,这前脚刚送走了他们,好不容易主动投怀送抱一回吧,这又紧接着凑了一批来,而且似乎这一批的气势呃,默默吞了吞口水,喻颜接收着来者五人的各色目光。

    “,你们怎么来了。”

    萧苏竞倒是对于这五人的出现不甚在意,依旧半躺在床上。喻颜拿眼瞟他,见着他又恢复成了冷清疏离的模样,不禁有些郁闷。果然是他那一家子的人啊,那她该怎么办?

    “康康,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还弄得住了院?可把担心坏了!快给瞧瞧。”

    一脸苍白的陈慈注意力很快便转到了病床上的萧苏竞身上,在一边冲着萧苏竞挤眉弄眼的萧健的搀扶下,快步来到病床边,心疼的抚着萧苏竞的胳膊。

    “我没事。”

    直接无视那一脸明显幸灾乐祸的萧健。萧苏竞眼尾扫到似正慢慢装鸵鸟,打算挪向门边的某人,嘴角隐隐勾了勾,看向陈慈。

    “喻颜。”

    陈慈一脸莫名其妙,与众人顿时一同将目光重新放回自他们进病房就一直保持着沉默的那个小姑娘,仔细打量。

    “喻颜?康康,她是?”

    萧苏竞并未作答,只一味转眼也看着喻颜,坐等好戏的意味非常明显。

    喻颜没有忽略萧苏竞嘴角那似有若无的坏笑,不觉在内心狠狠问候了他一遍,没办法也只有硬着头皮与在场的人逐一问好,笑容乖巧。

    陈慈笑的和蔼,点了点头,其他人呢,萧苏竞的小叔叔就不用说了,基本可以忽略的长辈。萧爸爸和萧妈妈她也是见过的,所以非常顺利地也得到了礼节的颔首。

    倒是萧爸爸萧妈妈两边一个站在身旁陪着的那位老爷子,一脸严肃,不怒自威的拄着拐杖在旁边的沙发上坐的笔直,基本上从进门那眼就再没睁眼看过她,自始至终都是冷漠。

    不用猜了,这位应该就是萧苏竞的爷爷,原军区总司令,萧老将军。

    “哼,喻小姐,老夫早久仰大名。”

    浑厚的声音,淡漠且疏离。震的喻颜颇有些尴尬地扯了扯嘴角,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答,站在原地有些失措。

    萧苏竞把这一切看进眼里,不动声色收回目光,对上陈慈的关切,不急不躁。

    “,就是她,你未来的孙媳妇了。”

    风轻云淡那么一句,却犹如一枚深水炸弹爆在了这间豪华套房内,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一脸平静的萧苏竞,其中以萧爷爷为首尤为震惊,不能相信地差点就在小辈面前失了态。

    “你说她是什么?!你难不成要和她结婚?”

    “有何不可?”

    “不行!我不同意!”

    萧鸣望狠狠跺了一下拐杖,难掩怒气的脸色让整个房间的气氛瞬间低到极点。

    “不管你同不同意,我决定的事谁也动摇不了。”

    “你!你这是什么态度!混账东西!”

    萧鸣望喘着气,萧墨和林月瑢同时安抚着他,帮他顺气又递茶,萧墨更是一脸愠怒的转向自己的儿子。

    “苏竞,你非要这样和你爷爷顶嘴吗?爷爷也是关心你!还不赶紧跟爷爷认错!”

    “认错?呵,从小到大,全是他替我编制前途,强行压制,不服就打,这种也叫关心?倒不如称他一句‘主人’。”

    “苏竞!”

    林月瑢一声厉喝,慌张的看着身边的公公和丈夫的脸色,果然已经沉到了不行。赶紧冲着一脸漠然的萧苏竞一个劲地使眼色,希望他少说一句,可萧苏竞却如没看见一样,无惧的直视着萧鸣望已怒气腾腾的面容。

    “你永远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喜欢控一切,从来要的也都只不过是听话的木偶。”

    萧苏竞冷冷看着萧鸣望。

    “但可惜,由始至终我都不是。”

    “康康”

    陈慈一脸忧心忡忡地看着自己的孙子和自己的老伴。

    “好!很好!萧苏竞,你现在翅膀硬了!敢无视任何人了?!”

    萧鸣望一时气急,咳出一口痰,好不容把气顺了下去,威严地用手拐恶狠狠地指向喻颜。

    “为了她,你前段时间不惜敢惹了袁副市长,把他儿子袁明朗搞的是身败名裂,还觉不够?昨天竟然还出动所有警察,闹的满城风云!一个女人就把你搞成这个现在样子,你真是把萧家的脸面都丢光了!”

    萧鸣望收回拐杖,厉色盯着萧苏竞。

    “我问你,你确定要和她结婚?!”

    “是。”

    “如果我不肯呢!”

    萧苏竞对视他,一声轻笑,那

    冰冷的表情似乎在说这本无所谓。气得萧鸣望狠狠站起身来,拿起拐杖就朝病床挥过去,萧墨和林月瑢都还没来得及拉得住他,要不是陈慈在床边上护着,萧苏竞真就要挨上一击重的。

    “老头子!你疯了!!”

    “你给我让开!让我打死这个不孝孙!!真是个混蛋东西!”

    “你要是敢动康康一下,我就和你拼了!”

    陈慈原本和蔼的面色一下也沉了下来。萧鸣望顿时一僵,只有将手里的拐杖没好气的放了下来。

    “爸,您别激动,有事好好商量,您的身体要紧啊!”

    林月瑢扶着萧鸣望坐下,端过茶杯递给他后,看了自家儿子一眼,再貌似漫不经心的瞥了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的喻颜,想了想,还是说了一句。

    “苏竞,你要结婚,可问过了喻小姐?她可答应了?还有她的父母呢,喻小姐,你家里可都知晓了?”

    猛地一下被点名,因为一下冲击过大而陷入混乱思绪的喻颜倏地抬头,正对上林月瑢若有所思的目光,不觉一怔。

    “我”

    “或许你们是想等到她大了肚子再来见她。”

    又是一磅重弹喻颜已经无法形容自己和在场每一位目瞪口呆的心情了,只能呆呆地看向萧苏竞,后者却一脸淡然。

    “什么?你不会是说”

    林月瑢也被吓到了,看了看萧苏竞,又看看喻颜,没办法只有将眼光投向自己的丈夫

    “混蛋!孽障!真是气死我了!你、你你!哼!”

    萧鸣望继续怒了,这次的他气得真是连一秒也不想再在这多待直接就冲出了病房。林月瑢一惊,埋怨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却也还是什么话也没说,连忙追了出去。

    萧墨一直默默地在一边看着萧苏竞。盯了他良久,最终也只留下一句话。

    “你好自为之吧。”

    转身走出了病房。

    萧墨离开后,陈慈担忧的看着萧苏竞,想说什么却又知该怎么开口。想了想,还是抓住萧苏竞的手,一脸心疼。

    “康康,你别生爷爷的气,你爷爷脾气是暴躁了些,但终归是真的关心你。这次听说你住了院,虽表面什么也不说,可心里还是着急的。所以你乖,好好注意身体,其他的也别想太多了。”

    萧苏竞一言不发。陈慈叹了口气,转眼看向一边的喻颜,冲她招了招手。

    “喻颜是吧?”

    陈慈一脸慈爱地也也牵气她一只手,感觉到她手心里全是冷汗,陈慈一笑,安抚的拍了拍她。

    “我听健健说过你好像一直都在照顾康康的对吧?我看你这小姑娘还是很讨喜的,也许是以前有什么误会,所以他爷爷才会比较偏激,你也别太往心里去。”

    陈慈说着将喻颜和萧苏竞的手叠在了一起,满是和蔼的语气。

    “我老了,能看到一代是一代。你们自己年轻人的事自己解决,只要能开心,身体健健康康的,其他的什么也不重要。”

    “萧”

    “以后我就叫你颜颜吧,康康脾气不好,也不晓得好好照顾自己,以后就拜托你了。”

    喻颜如有东西在喉咙梗着,说不出话了,只能看了一眼目不斜视地萧苏竞,轻轻应了一声,心内不知是种什么感觉。

    陈慈满意地看着她,安心的点点头,又与萧苏竞细声嘱咐了几句便也带着萧健离开了。

    陈慈一走,病房内重新归于一片平静。喻颜站在床边,心绪杂乱无章,小心觑了一眼萧苏竞的面无表情,暗暗思量。

    “苏苏,你”

    “上来。”

    冷冷地,却可以听得出不再是方才萧家人在时的冷硬。喻颜一声不吭,乖乖地爬上了床,钻进他的怀里,被他静静地搂着,心中百转千思。

    “苏竞,我”

    “闭嘴,睡觉!”

    一声命令,萧苏竞将她想昂起的脑袋重新塞回怀里。

    喻颜郁闷了,她此时此刻真的是乱的很,想问的想说的都太多,却也实在不知道该从哪说起,想所幸也就随了他,闭上了嘴,安安静静地听着他的心跳,不一会儿还真有些累了。

    可当双眼就要沉沉闭上时,就听见萧苏竞凉凉的声音很小却清晰的绕在她的耳边,不疾不徐,却渐渐让她舒展了眉头,安平了她烦躁不安的心。

    “什么都不用想,有我在,你只需要像这样乖乖待在我怀里就可以了。”

    听着他的心跳,喻颜有一瞬间觉得有种心满意足的安心。

    似乎他们两个,总希望对方先说,却原来爱情并不在谁先谁后。如果彼此都犹豫不决或者仍然不够坚定,或许就这样错过了,却绝对不是他们所要的结局。

    喻颜忽然觉得身上有些凉,不觉又朝他怀里靠了靠,萧苏竞不露声色地替她拉过薄被覆上,喻颜勾了勾嘴角。

    却在这时想起,似乎已经入秋了。

    转眼间回想当年夏日炎炎时的相逢,

    小时候的幼稚记仇,后来的纠缠相处原来都不过一场心在擦镜。当蒙着镜面的灰尘一经擦净,镜中境外,仿若两颗心对镜自笑,终成一对。

    明天会发生什么,不愿再想,只为现在的一切化乱为静。

    喻颜抬了抬头,不管他是否沉睡,在萧苏竞光洁的下巴上轻轻一吻,随后闭目在他沉而有力的心跳中安静入眠。

    这就是他们的结局了?唔,就算不是,她想也快接近了吧

    耶结局了结局了!!有木有很兴奋滴感觉啊拉拉拉拉拉拉拉拉拉

    揽镜自照,哇小遛遛似乎又漂亮了yoyoyo(≧▽≦)/(≧▽≦)/

结局?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