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你我来日方长(高干、FH) 同系列预告小番外2


    小燕文学

    章小箬只觉得

    自己的天地陷入一片黑暗,再听不见医生后面所说的话,她手里紧紧攥着婚前检验单,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的,她只知道属于自己的那片世界忽然崩塌,所残留的废墟只牢牢堆积成两个字,“石女”。YUeduwu.com

    原以为以前都只是

    普通的月经不调,也

    没有感觉过其他的不舒服,为什么就偏偏是她,偏偏让她在离进入幸福的前一瞬却突然的昏天黑地?

    恍惚在街上乱走着,章小箬脸上已经看不到血色。怎么办,这是她最能想到的

    问题。

    忽然,她停下了脚步,转身,是一家中药铺。她盯着里头的琳琅药材,抓紧自己的裙边,咬咬牙硬着头皮进到店里,将全部能进补的药材都买了下来。

    也许,也许还能挽回,尹玦在P市还有些日子。虽然她从小就不喜欢中药,但想到身边经常听说中医的

    厉害,所以章小箬下意识相信也许给身子调理调理,多补补也许就成了。

    想到这,章小箬提着一大包袋子的药飞快的跑回了家。

    “诶?医师给的药方怎么不见了??”

    章小箬一回到家就开始将新买的药罐架在煤气灶上,待翻找在店里开的药方时却不见其踪影。

    “人参,党参,当归,白芍,枸杞,甘草,川芎”

    章小箬翻看着袋中被分分成各个小包的中药,有几味药她还是叫的出名字的,可是还是有别的药材她是认都不认识。

    “这到底是怎么熬来着?这些药分在一起应该都是一样的吧?”

    “哎,不管了,反正都是补药!就一次弄个够本吧,再说既然都是补药那混合在一起也不会毒到哪去!”

    已经破罐子破摔的章小箬烦躁地将袋中大半小药袋都打了开来,倾数倒进了药罐里头,完全忽略了小药袋上面其实还贴着什么,就开始开火熬制。

    很快,整间小公寓内都弥漫着一股刺鼻的中药味,章小箬从厨房将一大碗中药小心捧出。坐在柔软的沙发内,她嫌恶的看着碗里黑糊糊的汤水,瞬间一阵反胃就要涌上来。

    但就在章小箬迟疑的时候,她的眼尾扫到了放于一边茶几上的合照,上面是两人紧密相拥的甜蜜笑意,再看向自己指间那枚熠熠的美丽钻戒,章小箬闭上眼,一狠心,将碗中的中药一饮而尽。

    恶心的感觉纷沓而至,她慌忙跑进洗手间开始狂吐起来。

    而也就在她这么吐着吐着的时候,腹部忽而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感,而喉腔内也随着呕吐开始出现血腥的铁锈气味。

    “这,这是怎么回事?”

    章小箬难耐地想撑起自己的身子去够洗手间的备用电话,可脚下的一阵瘫软让她一个不稳就这么直直的倒进了一边的浴缸中,随后而来的还有眼中渐渐被充满的黑暗

    …………………………………………………………

    “小姐,小姐…”

    被若桃的唤声拉回思绪后,我收回凝望出神的视线,偏头,对上了那小丫头满含关切地双眼。

    安慰地对她微微一笑,不自觉的拢了拢外衣,这才感觉,原来都已入秋了啊。

    “东西都收拾好了?”

    “嗯,您看看,可还有什么落下没?”

    看了眼若桃手里的包袱,心里不由得又泛起了一些悲戚。是真的要离开了吗?想着,眼神不由得又注视上了身前那块坚硬的石碑。

    “小姐,礼总管他们都已经在外头候着了….”

    若桃有些迟疑的声音自身后响起。我不语,只是向前了几步,将身子缓缓蹲了下来。

    “娘,”右手伸出触着眼前的冰冷碑面,“吟儿这就要走了,您放心,吟儿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抚着那光滑的碑面,眼中已有了水雾。

    “此次离去,也不知道以后可还有机会回来看您吗,不过,您放心,我已经托了庵子里的敬贤师太来定时下山照看了,还有徐嬷嬷,她舍不下您,所以,您不会孤单的。”

    边说着边将娘的墓碑四周又清理了一遍,双手的颤抖诉说着我内心的情绪。坟土的黄刺着我的眼,一滴泪徐徐下降,滴在土上晕开了一抹小小的水烟。

    “只是,吟儿不孝,再不能侍奉您左右了…吟儿真的舍不得您啊…”

    “小姐…”

    若桃哽咽着声音来到我身边,蹲下,用手轻轻拍着我因哭泣而颤抖的背脊。

    “小姐,别难过了,夫人在天有灵,一定会保佑你的…”

    揽过我的肩,若桃将我单薄的身子拥在了她同样弱小的怀中,我们二人就这样相拥而泣。

    为什么,为什么要找到我,既然当年娘已经带我离开,就必是放弃了那关于一切世俗的荣华。娘,咱们南下闭于此,竟还是逃不过世俗中那些身份的桎梏吗?

    若桃看着怀中的小姐布满泪水的小脸,心里一阵阵的抽痛着,还有些稚嫩的想,小姐也不过才

    十五岁啊,夫人已经离世,如今孤苦无依的她,让人看着心碎,如果往后有苦,就让她来替小姐受吧。yueDuwu.com

    暗暗决心着,若桃竟也浑然不记得,自己也不过是个

    十三岁的小女孩,只是不禁又靠拢了些还有些颤抖的小姐,用她特有的坚定给了怀里的人儿一丝丝的安定。

    “若桃,你真要和我一道去吗?”

    慢慢平静下来的我,离了离她,注视着那双漂亮的眼睛,

    认真的问着。

    “此今一去,可能就再无回来的机会了,你还小,我怕从此就耽误了你…”

    “小姐,你不用再说了,若桃从小就在这院子里侍奉着你,夫人之恩不敢忘,小姐的情更不能舍,所以,若桃是断不会与你分离的!”

    看着那稚嫩的小脸上满是坚决,我不由得愣住了,随即是内心中化开的缕缕轻柔。紧看着她许久,在发现她已然不是闹着玩的,我心便彻底软了下来。

    再不说其他,我脸色略带柔和着平静了下来,转头,眼神又放在了堆起的黄土上,心中忽而有了一抹柔和。

    我伸手解下腰上一直傍在身边的绣花荷包,打开,再掬起一把娘亲坟头的泥土粒装进,这才重又紧紧系好在了腰间。有些失神的立起身子,心中因为感伤而有些疼痛,但更多的却是坚定。

    步到墓碑前,我深深再看了眼整座墓后,猛地,双膝跪地,重重叩下三个响头后,便带着若桃踏着有些匆忙的步子离开了这方让我难以舍下的地方。

    一直快临近大门,我才稍稍缓下了急速的脚步。与若桃都有些微喘地站定脚步,看着那已停放在门口的大高大马车,我整了整身上的褂子,跨步走了上去。

    “小姐….”

    徐嬷嬷最先迎了上来,满是沟壑的脸上透着无尽的悲伤。我安慰地微笑着扶着她伸过来的双手。

    “嬷嬷,吟儿走了,您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往后别再劳了。”

    徐嬷嬷已有些浑浊的眼内早已满是泪水,她颤抖的用老茧的双手抚上我的脸庞,关切、无可奈何溢于言表。

    “好孩子,当年我与夫人将你带出那是非之地,竟没想到,你还会有归去的一日,是嬷嬷辜负了夫人,没能照顾好你啊….”

    徐嬷嬷的声音带着干涩,眼中的泪水全然溢出了眼眶,爬进了她满脸的皱纹中。

    “到了那园子里,切记一定要谨慎小心,那可不比咱这院子,千万不要再淘气,以免落人把柄,知道么?”

    “嗯,知道了,嬷嬷,我会的。”

    徐嬷嬷点着头,转眼又看向了我身后的若桃。

    “桃子,好好照顾小姐,你自己也多加收敛些孩子气,可千万别拖累了小姐,知道吗?”

    若桃此时也是泣不成声了,听着徐嬷嬷的话,用力点着脑袋。

    “只要你们二人好好的,我老婆子才有脸面去见地下的夫人和桃子的爹娘啊….”

    听着徐嬷嬷的话,若桃再不能忍住,哇的扑进了嬷嬷的怀里。

    “外祖母…桃子不孝,不能再侍奉您老身边了,您可一定要保重啊…”

    徐嬷嬷感觉着怀中的小身子,抽泣的已经再说不出话了。

    “小姐,时辰不早了,咱该走了。”

    冷清的声音隔断了她们祖孙二人,我循声看去,果然是正恭敬侍立一边的礼总管。

    “嗯。”

    我点头,轻轻对着若桃唤了一声。若桃从徐嬷嬷的怀里出来,细细再看了眼徐嬷嬷后,这才头也不回的跟着我踩着踏凳隐进了马车内。

    听着外头礼总管吆喝起程的声音以及还能隐隐听见的啜泣声,我的指尖不自觉的触上了腰间处的鼓胀,觉得有了些寄托后,这才深深吸了口气,随着马车的颠簸,朝着那不知的前方前进着。

    一路北上,坐在马车内的我,这才发现原来当年娘亲竟孤身南行了这么长的一段路程,这也看的出来,当时的她应是铁了心要远离那座伤透她心的地方。

    马车颠颠后忽的停了下来,我不自觉的又拢紧了身上新添的衣裳,眼中有了疑惑,还记得出发时才是薄秋,如今却都快要入冬了。就在我正思索着是不是已经到了时,马车前的布帘掀开了一角,若桃带着些许的冷风快速钻进了车内。

    “小姐,前头就快到城门了,礼管家说是先在此地让马儿都歇歇,他已遣人回去报信出迎了。”

    “嗯,知道了。若桃,来,先喝点热茶,可别冻着了。”

    我从车内的小桌几上倒了一杯热茶递于若桃,有些心疼的看到她嘴角都有了些裂开。

    若桃接过茶,快速饮下后,轻吐了口气,说道。

    “哎,小姐,你不知道,外头可冷了,这才刚入冬呢,这大风就比咱那刮的凛冽多了。看来,京城

    就是京城啊,连冬天过的都比咱们下边的要豪迈。”

    若桃说着,还吐了吐舌头。我不禁笑出了声,拍了拍她已经回暖的小脸,正要说什么时,外头礼总管的声音隔着布帘传了进来。

    “小姐,府里都已通知好了,咱现在就进城了,还请小姐稍事休息后,都准备妥当好咯,就要过府见老爷和二夫人了。”

    听着外头带着些恭敬的声音,我不自觉地坐正了身子。

    这礼总管是京城府邸的老管事了,为人倒是谦顺恭敬,只是那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下丝毫看不到一点人情味,一路上除了必要的询问与回话,则一律闭口缄默,典型的一副忠仆模样,让人不自觉就会有种惧怕感。

    “嗯,知道了,这段日子幸苦礼总管了。”

    “这是奴才应该的。”

    恭敬地应完声后,便听见礼总管吩咐大伙儿上路的声音。不一会,马车四壁又重新颠簸了起来。

    随着马车的动荡,我藏于绒手中的十指轻轻交握,仿佛把心都给揉捏成团了。

    马车不知行了多久,便听到四周有了明显的变化,各种嘈杂不绝于耳,我强忍住好奇掀帘的冲动,一股不安与激动的紧张混合在了身体里面,身子也不由得发出了一阵阵的虚汗。而若桃则没管那么多,小丫头

    兴奋地掀起小布窗,两只眼睛咕噜咕噜的直转悠。

    “哇,小姐,你看,京城,京城呀,真的好热闹啊。”

    我被若桃的声音挑的浑身都有了些触动,终还是斜眼向帘外看了去。可还不等我看个究竟,就发现一道犀利的眼神朝我们了过来。我一惊,慌张去找,就发现礼总管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若桃那撩起的布帘一角,眼神甚是严厉。我有些愣住,就好像被窥探到什么似的,略带些慌忙地打掉若桃撩住布帘的小手,马车内又恢复了一片昏暗。

    “小姐….”

    若桃不明所以,撅着小嘴看着我。可还未等我开口,一些似有若无的话语隔着马车那口小窗传进了我的耳里。

    “大家千金不似乡野村妇,因矜持有礼,休得抛头露面,不知规矩。”

    我交握的双手再次一紧,咬紧的下唇泛起了些苍白。许是看到我很不自然的表情,若桃担心的靠了过来,抚上了我的胳膊。

    “小姐….”

    “若桃,”我的声音有了些坚硬,但目光仍是死死的看着远方,“以后,一定将那身上的孩都规矩收敛咯,绝对不能让外人看轻了咱们!”

    若桃似懂非懂的看着我一副坚定的模样,却还是点头应了下来。我紧盯着那厚重的布帘,心中隐隐有了自己的坚决。

    感觉着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小,心下也已觉得应该是快到了,不由得,身上又是一阵密汗渗出。果然,没过多久,马夫高昂地勒马声响起,马车终于在一处十分僻静的地方停了下来。

    “小姐,到了。”

    外头礼总管的声音响了起来,我闭眼深深吸了口气,再睁眼时,若桃已然挽起了前方的布帘,先下了车等我。我拉了拉自己身上的外披,起身钻出了马车。

    抚着若桃的手臂下了车,迎面一股冷风瑟瑟吹来,眼前那庄严肃穆的红漆大门毅然立在了眼前,两边石狮雄立,再往上瞧,数层石阶上一排随从模样的人正低头侍立在那,让人无端便生出了一阵压迫。

    我扬起头,尚府三字印入眼眸。

    “小姐,这边走。”

    礼总管微微弓着腰在我右前头做了个指引的手势。我下意识抓紧了若桃的手臂,另一只手不自觉的抚上了腰间的绣花荷包,轻轻闭目后,挺直了腰身便随了他踏进了这座陌生无比的“家”。

    跟着礼总管后头,穿梭在府内的庭院中,我这才真切感受到整个府邸到底是怎样的一种高贵。

    长长的走廊外是或远或近的楼台景致,让人看的有些眼花,绿树相依,流水相傍,整个府衙大的让人有种空旷感。沿路走着,总会碰到一些穿着朴素却又不失素净的下人嬷嬷们,而她们看着礼总管后也都是一副低眉顺目让到一旁的模样,让人不得不对整个府邸从下至上的品约束而发出喟叹。

    我紧紧跟在礼总管的后头,尽量让自己一切都看上去那么的自然与从容,垂在下方的左手成拳却泄露了我内心的情绪。

    这时,礼总管带着我拐了个弯,穿过了一处拱门后,一处不小的庭院宅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抬头,看向那宅子的匾额上,祠堂二字闪在了我的眼里,我不禁脚下一顿。也就在这时,礼总管也停下了脚步,回身恭敬地说道。

    “小姐,你且稍等,待奴才先行通报一声。”

    我点了点头,就看见礼总管身子利索的闪进了门前那青色的布帘内。没过一会儿,礼总管便出来了,只见他挑起了帘子,低下了眼眉,示意着我进去。

    我吐出了一口气后,便就要带着若桃进去。

    “小姐,祖宗祠堂,只得您一人进去。”

    礼总管弓着身在一边将若桃拦了下来。我盯着他看似恭敬的身躯,心中虽不愿,但还是只有嘱咐着一脸忿忿的若桃留在了门口等着,就自己一人踩着稳当的步子迈进了祠堂内。

    一入堂内,扑面而来的暖气就让我轻轻抒了口气。只是,就在我踏进的那一瞬,我就感觉到了一道道的目光扑在了自己身上,不想去理会,低头敛住眉目,直至稳步停在了主位数十步的距离前,我才缓缓将头抬起,正好与正坐在主位上的男子与妇人对视。

    男子典型的国字脸,浓眉大眼,一身藏青色冬制长莽袍,虽看上去已是中年,却仍是掩不住那眉目间的清明与严谨。而他身边的妇人,则是一身优雅贵气的旗装,大拉翅上虽鲜少珠玉却也个个明亮夺人,衬得本就只是而立的她更为的年轻富贵。这应该就是我的父亲与府里的二夫人了吧。

    寂静的祠堂内,唯有细微的吸气吐纳声在四周扬起。我就这样与面前二人相互注视着,没了下文,气氛十分尴尬。直到那主位上的夫人先行打破了一室的安静。

    “你,就是姐姐的女儿吧,快给二娘看清楚点。”说着,那妇人便起身来到了我的身侧,双手握住了我的,一双美目内溢满了慈睦,“长的还真是标致清秀啊,老爷,您说是吧?”

    二夫人回头询问着仍是正坐于位的男子。男子听到她的话,也只是稍稍嗯了一息,便再没有了文字。

    许是看到那男子的反应,妇人眸中闪过一些不自然,但很快便遮盖过去,又亲切的握了握我的手,细细将我零碎的发丝拢向耳后。

    “一路上累了吧,本来想让你先歇息几日的,可是你阿玛偏生固执,也好,早些认祖归宗了,你也就是这宅子正经的格格了。”

    妇人说着,眼中不自觉升腾出了一些伤感。

    “哎,当年要是知道姐姐已然怀有身孕,我也是定不会让她就这样孤家一人离去的,只是,当时的我也是身不由己啊……”

    说到这,二夫人眼中蓄起了一些我看不懂的情绪,她垂下眼睫毛,隐隐地可以看到那眼角有着光亮闪动着。

    而坐在上座一直没有出声的父亲看到此情景,顿时起身来到二夫人的身边将她揽了过去,柔声道。

    “你看你,又来了,事情都过去了,再说当初也不是你的错,你又何必耿耿于怀。你身子本就差,不要再为了这些个劳什子的事再伤神了。”

    “我也没有想什么,只是我和姐姐毕竟是从小长大的,虽然是同父异母,但是感情却还是有的,当年又是一齐嫁于你,如今,姐姐就这样孤零零的去了,你让我如何不内疚难过…”

    “姐姐,那也是大夫人她当初自愿的啊,你也不必内疚什么的.”

    一阵尖细的女声突然了进来。我微微皱起眉头,偏头看向那正坐在一边的座位上说话的女人。

    一身的珠光宝气,头上坠着琳琅的珠翠,着着胭脂粉粹的面容让人看了只觉得妖艳媚俗。此时她看到我的眼神落在了她身上,脸上的不屑与挑衅竟更为的明显。

    “更何况,当年那件事她也应该没有脸面再面对你了吧!”

    “玉凤,不得乱说!”

    二夫人听到那名为玉凤的女子接下来说的话后,脸色一白,低声呵斥了一声。

    玉凤撇撇嘴,还想再说什么,却终是忍了下来,只是横了一眼我后便端起了桌几上的茶杯饮了一口。

    我垂目不语,心中却是惊疑难平。二夫人看着我的模样,一副欲言又止样子。终于,她身侧的男子还是率先开了口。

    “过去的事就算了,你既是岚素所出,便是我府中的嫡系女,如今,便在列祖列宗面前磕头奉茶后,归宗了吧。”

    说完,再不看我,便扶了二夫人重又坐回了主位上。

    “礼总管。”

    男子出声,礼总管赶紧从外头进来,恭敬地应了声后便示意边上了两个丫鬟搬上了一块毛毡放在了那男子的脚下。接着他来到我面前,低声说道。

    “小姐,快磕头奉茶。”

    纵使心中有着百般不愿,却仍是握紧了拳头挪到了那毛毡的前头。双膝弯跪,我接过一边丫鬟递上的茶盏,声音只觉生硬干涩。

    “落吟给阿玛请安。”

    男子只轻轻嗯了一声,接过了茶稍稍饮了些后便将茶盏放回了丫鬟手中,低眼看向了跪在地上的我。

    “虽然你排行

    第五,但是毕竟是正房所出,所以你的身份乃是我马尔汉,兆佳氏的嫡系女,是我尚府的大格格。而今以后,你的言行必要有所谨慎有礼,不得再如在府外的习一般,失了我尚府的脸面,知道吗?”

    “是,落吟明白。”

    身子前伏,在我额前触地时,下唇一股腥甜味滑进了我的口里,也到了我的心里——

    继续-未完待续

    话说,大家最想先看哪篇呢?

    吼吼,或者还想看什么的番外赶紧留言告诉朕咯!!!!

    现在开始征集啦啦啦啦啦啦看我,多勤快哼哼哼哼哼哼不喜欢我就说不过去了吧!!

同系列预告小番外2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