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星海暴徒 第一章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啊,一点都不恐怖嘛。人说死的时候,会像回马灯一样看到自己的一生,原来是真的,过去的一切,有些自己都想不起来了,没想到此时却变得那么清晰。

    他是个孤儿,有记忆的时候就在这个战乱纷呈的国度,居住在离战场不远的贫民窟,他不是这个国家的人,他的黑发黑眼,还有肤色都和这个国家的人不同,据说应该来自远方的一个州,那是一个没有战乱的世界,和这里完全不同,不过那里离这里太远,和平什么的,他连联想都无法做出。

    在婴儿时代就听惯了枪声,声,不断的死亡和尸体,对他来说才是真实的世界。

    他是怎么来到这个国家的,谁知道,这个鬼地方,和平国家的人怎么也不会有人发疯到这里来旅游,发扬国际友好神,救助贫苦,这更不可能,这里是被世界遗忘的角落。

    总之他记事的时候,已经到这里了,怨天尤人,不会,在这里,怎么活下去才是该被关注的,而且,他并没有那么不幸,在婴儿的时候就死了,然后成为了某些饿极了的家伙的腹中物,他完好的活到记事了,不是吗?在这里已经很幸运了,作为一个无父无母的弱者。

    收养他的是位老人,他叫他爷爷,可惜的是,他也就知道爷爷这个称谓,还有爷爷死是僵硬的躯体,除此之外,被照顾的记忆,因为生理的因素,怎么也无法回忆起,爷爷为他付出过什么,疼爱过他吗,他都不记得了。也没有时间去缅怀,活下去,是人的本能,就算那个时候他只有三岁也一样。

    去打扫战场,早就习惯了,记事开始就做的很熟练,可惜啊,没有长辈护住的他,保不住自己的收获品,开始的时候全部都被抢走了,后来才慢慢学会怎么藏起来,一边挨打一边吸取教训。

    那个时候是怎么活下来的,到垃圾场去翻找食物,发霉的腐烂的,只要能吃,就行了,还和野狗抢过食物,看看这段记忆,实在是该庆幸,那个时候的自己竟然没有生病,顽强的活了下来。

    自己的子可容不得自己这样下去,在挨打的过程中也学会了反击,以自己的身体为模板,他知道攻击那里会让人更加难受痛楚,一年两年之后,也没人再打他了,他的收获也没人敢搜刮了,这样算是稳定了吧。

    可是呢,现实总是爱和人作对,六岁的时候,战场扩大,波及到了这个贫民窟,混乱的战斗,不会因为你是贫民窟的人就放过你,战场无眼,哪天丢了命也不用觉得奇怪。

    为了活着,战斗就成了必须的事情,枪很重,击之后产生的后坐力,他小小的身躯可以在地上滚上两圈,觉得难受,不,完全没有,这些伤痛算得了什么。

    在不辨善恶的时候,他已经习惯了死亡的味道,杀人什么的,完全没有觉得不正确。比起枪,果然还是用拳头打人的感觉比较爽快,那是当时唯一的感想。

    一边战斗,一边寻找安全的地方,在七岁的时候寻找到一个安身之地,却不想有一天会有人闯入自己的安身之地,身受重伤的人他没想救,也没办法救,静静的等候着这人死亡,然后搜刮这人身上的东西,换取活下去的东西。没想到这人还挺顽强的,第二天就醒过来了,虽然虚弱,总算是醒了,真是让人可惜。

    死了的这人对自己有价值,活着的就是一个威胁,所以干掉那人,是那人醒来之后,自己第一个想法,只不过失败的是自己,被压在地上,喉间抵着一把匕首,也怪自己,没有先搜身,也不怪自己,他可是见过频临死亡的人,擅自动了他们反而被杀死的,他很有自知之明,凭借自己现在的身形和实力,怎么也对抗不了那些战士,所以还是等候死透了之后才动手,没想到才苏醒的战士,实力会如此可观。教训记下了,可是有机会吸取吗?

    “小孩子?”虚弱的战士抵在自己喉间的匕首没有继续深入,带着差异的神色注视着自己。

    由此确定,这人绝对是初次来到这一块地区,这里的孩子能够活下来的哪个不是身经百战,狠毒无情,会因为对手是小孩子而产生差异感的,绝对是新来的,他见多了,这样的人很多就是死在孩子的手里。

    “你不怕吗?”虚弱的战士摁着自己的手放松了些,不过力道自己还是挣不开,很谨慎的人,虽然吃惊自己孩子的身份,却依然没有移开匕首的行为。

    “怕什么?”他问。

    “怕死。”虚弱的战士问着自己。

    “比起不确定的明天,死亡并不可怕。”这是他心里的真实想法,也不觉得这样的说法会让人震惊。

    他的格是只要有一分的把握,他都会争取,可是矛盾的是越是这样过的时刻,胜算越小他就越谨慎,这样的成功率才会更高。所以把握很小的他,谨慎的没有出手,而是观察,等待适合的时机。

    接下来的情况是,这位虚弱的战士出钱,让他买药品和食物回来,能够白得这些东西,活着的战士在他的心里的位置攀升,比死了的好用。

    这个战士问了他很多事情,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问什么,他就答什么,还赚了这个战士口中说的什么小费。

    战士许下重酬,让他和他的队伍联系,看在酬劳的份上,他答应了,利用这些外来者,对于孩子的轻心大意,顺利的将战士交代的东西放到那个队伍,自己安稳的离开。

    不久之后,战士的队伍发动了攻击,混乱的战区被这伙队伍给占领了,他没想到那个战士会想要收养自己。

    想到没有战事的这里,收集不到战利品,少了一部分生活物资的他,很快就决定和战士一起走,成为了战士的养子,这就是他和养父臭老头子的相遇。

    食物不是腐烂,发霉的,新鲜而又热腾腾的,让人的心暖暖的,却听到臭老头子说,“就这些就让你露出幸福的小样。”他现在可是看到了,臭老头子,眼中含着的泪花,声音也带着哽咽。

    那就是幸福的感觉,第一次感觉到,真是美妙。

    臭老头子在的是一个佣兵团,一群刀口子上舔血的汉子,不指望他们怎么照顾孩子,他按照自己的想法活在新的地方,习惯的,为了保命,他最想学的就是战士们的本事,枪械,打架,是他最先学的。佣兵团收了钱就会去打战,臭老头子也没有可以将他托付的地方,也就把他给带上了战场,反正他已经习惯了,没有什么不对。

    只是为什么,臭老头子和团里的人眼神是那么的奇怪,好像很对不起自己的样子,那个时候的自己可是完全不懂,他不知道自己的生活对臭老头子和团里的人来说是多么的不正确,正因为他觉得正常,那些人的眼神才会复杂,对他关爱有加,只要他想学什么,他们就毫不保留的教导自己,这是他们对他的爱护。他很享受这种感觉,留恋着这种感觉。

    正因留恋了,所以失去的时候,才会伤心愤怒,第一次觉得死亡是件很难接受的事情。为了保护他们,自己要更强才行。

    渐渐的学会以理智的心接受在乎的人的死亡,和曾经在贫民窟里看到死亡的淡漠不同,那些人的死亡,每一次都可以让他悲伤,让自己知道,自己还不够强,为了保护他们,而变强,这种想法刻在心底。

    十岁的时候,团里来了新人,据团里的人说这人是在外面得罪了人,至于怎么到这里,那个过程对团里的人来说并不重要,这人是个教授,三十来岁,用团里的人的话来说,这个新人在外面是属于英的族群。

    看到自己的存在,新人眼中露出了震惊,这个自己已经习惯了,团里的新人看到自己都是这样,如果新人敢小瞧他,他不介意让新人知道他的厉害,在团里呆了三年,不论是枪法还是格斗他都是一流的,受限于体制,不能说是最厉害,可是要个新人教训,那是绝对可以的。

    团里的不少人已经不和他战斗了,他不经意的听到有些人在感慨,“那小子是个天才。”他不懂,明明是很容易就做到的事情,为什么,其他人会觉得很难,对他来说,看一遍就可以学会是很轻易的一件事情,他不觉得有什么困难,就像是呼吸一样自然。

    没有人可以对战的日子是很无聊的,只有在战场上才能尽心,新人的出现,让他兴奋了一下,这一回可以打架了。

    看看这个画面,自己露出兴奋神色的时候,团里的人都后退了三步,真是好笑的画面。

    先下手为强,自己冲到新人的面前,然后一拳打出,自己的力量弱小是缺点,借力打力的战法就成为他最常用,最适合用的技巧,趁着新人吃痛弯腰,一个过肩摔将新人摔倒了地上,然后左右开动,打,心情真是爽快。

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