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星海暴徒 第二章


    新人很奇怪,没有因为这次的教训而看到自己就退避三舍,而是接近自己,对自己说,“这世上有种力量叫做知识。”完全没有实列,自己本就不信,不过臭老头子还有团里的人一致将自己推给了新人,让新人教自己知识这种力量。

    后来自己才明白,新人纯粹是教育病发作,还有就是报复自己第一次见面的下马威,在新人想来,自己这样一个佣兵团长大的小孩,加上格暴烈直接,学习知识绝对是件很痛苦的事情,所以说服了团里的人,用的借口只有一个,“你们想让那孩子不学无术,像你们一样。”所以团里的人才会一致将自己推给了新人教授。

    第一天,教授教他学字,在他很流利的将教授编写的书本读出来之后,教授问,“你学过?”团里的人普遍学识不高,教授还特地问过,他是否学过什么,答案当然只有兵器和格斗技这些东西,为了让他能够活得好好的,这些是他学的最多的,其他人也想不到要教他学字。

    “这需要学吗?”他反问,然后回答教授是怎么会读书看字的问题。

    这有什么难的,武器上有不少字,说明书也有,团里会让人专门找人读给大家听,一边听一边看,就学会了,不过是些字母而已,找到发音规则,就学会了。

    听完自己的回答,教授张大了嘴,默默的看了自己好久,奇怪的眼神。那天教授还是教他学字,因为是团里的人的希望,他继续学着,度过了很无聊的一天。

    随后的课,开始有意思了,什么数学,什么物理,什么化学,以前他从未想过,原来击的轨迹是可以计算的,一个礼拜之后,按照教授所教的公式,他的击准确率大大的提高了。

    教授看着自己的眼神更加复杂了,当天晚上,团里召开了一次大会,是关于自己的,趁夜,自己到了门边,听到里面说,“那孩子是个天才,他不能埋没在这里。连原理都不了解,就凭我讲述的数值,他就感觉,分析出了空气阻力的多少,后坐力,自己的视野,臂力,靠着这种野心的直觉,找对了数值,然后就靠我讲的公式,只靠心算,一秒都不到的时间就计算出了正确的抛物线轨迹。”

    “不只是这些,不论我教什么,那孩子一点就透,对我们来说需要花时间思考弄明白的东西,那孩子天生就懂一样,对他来说,知识就像吃了东西就会吸收一样简单自然。你们知不知道,这孩子如果不是在这个战场,在和平的世界里,他会是多么震惊世人的天才,无数的名门学校,无数的顶尖学者都会抢着他当学生,他未来的成就将会是人类的瑰宝,而现在这个天才,这个瑰宝在干什么,他拿着枪,在战场上杀人。这是谋杀,对那孩子的谋杀,对人类未来的谋杀。”

    “那么我们能怎么做?”臭老头子暴躁的踢了桌子一脚,所有的人沉默。那个时候不懂,却知道自己不可以进入,所以他悄悄离开了,那些复杂的人情世故他一点都不了解。

    直到后来才明白,他们的沉默是因为没有办法,作为底层的佣兵,如果不是没有活路谁会前往这个被遗忘的纷乱国度,在这里的战斗并没有多大的利益可图,有关系的话早就离开这里了。而无能的他们能够为他做些什么呢?埋没,只能埋没,让他在这块大地上挣扎活着。

    在那之后,他的生活中陡然多了一样东西,书,很多的书,团里的每个人不知道从什么渠道给他弄来了很多很多的书,种类很多,看着团里的人那愧疚和期盼的眼神,他收下了,然后开始读,很有意思的,真的,他很喜欢读书,从中他明白了很多东西。

    从最初的需要询问教授一些东西,到后来自己也能够明白,他的心因为书本中的知识不断的成长着。历史、心理学、哲学、政治,让他对人和世界的复杂有了了解,生物、物理、化学、地理、自然,让他对所处的世界表现和本质上有了了解,各种杂书,让他知道了外面的世界,国家,风土人情,原来世界不限于自己所在的一角,原来世界和他所知的是不一样的。

    这又如何呢?他还是喜欢现在的生活,喜欢火的轰鸣,喜欢硝烟的味道,喜欢打人,喜欢热腾腾的鲜血,学了那么多,只是让他在危机的时候可以拥有更多让他看到更多的东西,做出更多的分析和计划。

    他喜欢读书,他喜欢那种让脑子清明的思考,喜欢自己所见的空间更加广阔,这个时候他的是安静的。喜欢冲在战场上的第一个,杀敌人,狂暴的战斗,最直接的战斗,这个时候的他是暴烈的。

    暴徒,这是他被赠送的称号,是的,他可不是文雅的学者,知识只是喜好,是工具,真正的他是一个暴徒而已。他越来越强了,有了智慧的帮助,他在意的人死伤少了,他很满意如此。

    十七岁那年,变化来临,教授在外面的仇家死了,被灭了,再无后顾之忧的教授将自己带出了战场,在团里的人强力的执行下,他不得不得屈服在这份压力之下,和教授走出了战场,来到了和平的世界。他没有让臭老头子一起走,因为此时的臭老头子已经是佣兵团的团长了,他不能离开这个队伍,那份责任,他懂,他明白,又怎么会难为臭老头子。

    教授收光了他所有能够杀人的武器,耳提命面让他记住很多事情,什么这里不是战场,不会有人对你有敌意之类的,他花了两年的时间才适应过于和平的世界,为此他天天泡在书本里,沉静其中,为了忘记战场的硝烟,也就在这两年,他得到了教授的导师还有其他学者的关注,一个个不遗余力的教导自己,他们是真正的学者,知道自己的过往,却不会对外说些什么,单纯的教导着自己。

    这样单纯的关怀总是让他难以抗拒,认认真真的学习着。嫉妒自己的不是没有,他真切的领略过了智慧人类的谋,和贫民窟的黑暗不同,这些谋陷害,鬼祟的,防不胜防,对于书本上的人心黑暗,他现实的了解,亏得有诸位学者的维护,他才能安然无事,不过他是会这样罢休的。

    谋之类的东西,他学会了,反击。他并不喜欢这些东西,果然还是直接的战斗更爽快,想要找麻烦的,打回去,就算是和平世界,他暴徒的名号依然叫响了。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情直接,个火爆的人可以在沉稳的学界取得成就,完全不合常理。那些与他们何干。

    对他来说不觉得什么的事情,在学者们看来确实不可思议的,这世上怎么会有人吸收知识像吃饭一样容易,一干学者,也不怕他学杂,只要他想学的,想要研究的,都提供给他最好,他对武功有兴趣,学者们就为了收罗了武功的书,从虚幻到科学的解释,他们觉得他很有可能,发展出武学,还真别说,这东西还真被他给弄出来了,至于各国高层的轰动,不关他的事。

    学习期间,为了让他少打架,教授为他提供了不少的娱乐,比如格斗游戏之类的,不错,很有些意思,在心情郁闷的时候可以玩一玩,他最爱的还是星际战争类的游戏,战甲,星战,如果不是现在没有现实条件,他真的很想亲身尝试一下。为了这个心愿,他丢弃了对虚幻魔法的研究,开始了对战甲之类的研究,对于这些成果被运用到战场中,他没有一点意见,他是战场出生,也爱着战场的硝烟。

    各种星际游戏成了他的参照,他得说,人类的想象力真是了不起,不切实际,可是却可以作为方向,由此,他成了星际战场类游戏的常客,各大星际游戏他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暴徒之名在游戏界也是赫赫威名。

    臭老头子的噩耗,让他提前回到了战场,他接收了佣兵团,放下了学界的事情,各国高层当然是不愿意,谁理他们,他们唯一给自己的好处就是为了保护他,佣兵团急剧的扩张。为了保护他的安全,有些国家在他前往的时候,甚至停火。

    非常让人不爽快,他喜欢战斗啊。唯一不听各国高层约束的恐怖分子们成为了他唯一能够对战的目标。

    恐怖分子,只所以被成为恐怖分子,那就是他们完全没有道德所言,这一次竟然动用生化武器以一个城市为威胁,他其实完全不在乎被威胁的民众,只是有战可以打。这一次的各国政府也不会拦着自己,以研究生化解药为为诱饵,他出现在了这里,他的葬身之地。

    还是老样子,冲锋在前,所向无敌,却为了保护当年对自己照顾有加的老佣兵团员,受了伤,被暗算到了。他胜利了,可是也身受重伤。

    全力的救治也无法挽回他的生命,死亡降临,人类社会是否会痛心他的死亡,他不管,他保护了他想要保护的人,足够了。

    回顾这一生,他很满足,没有什么怨恨的,也没有什么遗憾。

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