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星海暴徒 第七章


    饱含着敬畏和惊叹的心,阿萨坐在星舰上,侧头注视着星舰外伟大的漆黑宇宙,飞越过无数庞大的星辰,擦肩而过无数的星舰,穿越过星门来到了此次的目的地,受到了星球领主的热情接待,好吃好喝好住的享受着异星的风情,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和他纠缠了一生,最信任也是最无奈的人。

    在阿萨好喝好吃好睡的时候,就在这繁华的星球城市的某个偏僻荒野没有人烟,因为星球进入冬日而覆盖着白雪的山边周围发生着一件可以称之为残忍的事情。

    星际社会发达的技术,特殊的面料让人并不需要穿着太厚重的衣服就可以度过严酷的寒冬,一个穿着斗篷,明显不想其他人看到自己模样的身影,鬼鬼祟祟的移动着,斗篷人在密林中站定,然后警惕的打量四周,确定无人跟踪,没有旁人之后,终于开始实施此行的目的。

    斗篷人手从斗篷里伸出,手中抱着一个黑乎乎的包裹,斗篷因为斗篷人的一番举动,盖着头的帽檐滑落,露出了一头红发和可以称作漂亮的容貌,只是现在这漂亮的脸上满是扭曲的憎恨和厌恶,在暗的光下,有着怪物般的恐怖。

    女人狠狠的丢掉手里的东西,一点都不在乎会把东西弄坏,掉在地上的东西因为有柔软的草地作为依托,所以并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害,被包裹的很好东西,因为这一摔,露出了真容,那竟然是一个婴儿,一个还不会行走不到周岁的婴儿。

    婴儿有着一张很惹人疼爱的脸蛋,白皙的肌肤很是招人,从外表上看,这个孩子受到了很好的照顾,可惜事实上并不是,婴儿有一双魔魅的姿色眼睛。被暴的摔在地上,一般的婴儿早就哭了,可是这个婴儿没有,他紫色的眼睛平静的看着女人,死水一般的沉静。

    女人被这样注视着,抖了抖,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露出了狰狞得意的笑容,咒骂道,“怪物,你这个怪物,终于可以彻底的离开你了。”

    谁都不会想到,这个咒骂着婴儿的女人是婴儿的母亲,亲生的母亲,可是她却憎恨厌恶着婴儿,因为她并不是自愿生下这个孩子的。

    这件事要从婴儿诞生前说起了。

    人类是有欲、望的生物,心理的欲、望,生、理的,这些欲、望也造就了很多的职业,比起心理欲、望的复杂多样,生理的欲、望造就的职业单纯上来说,就是出卖的男男女女。而女人也是着出卖的一员,让女人做上这一行的最主要原因,是因为钱,贫穷的女人为了更好的生活不得不做这一行。

    女人很漂亮,尽管比不上缇雷正统空之民那过于致到虚幻的美丽,可是在这甚少有空之民降临的星球大地之上的角落,女人无疑会受到众多男人的追捧。游走在男人之中的女人,虚荣心大大的膨胀,金钱的富足让她对生活很满意,不过也很有心机的策划着凭借自己的美貌,攀上高枝,过上奢华的生活,可惜这样的打算被破坏了。

    破坏女人计划的是一个男人,一个疯狂迷恋着女人的男人,这个男人曾经为女人挥金如土,洒光了所有的金钱,然后被女人残忍的抛弃,这个男人最终疯狂的绑架了女人。

    男人曾经是有钱人家,只是到了他这代算是家道中落,离开了上等人居住的区域,来到了女人所在的平民区域,因为遇到了女人更是将家中的底子耗完,不得不沦落到垃圾区域,捡垃圾为生,他对女人是真心的,可是女人爱着是男人的钱,而不是男人,当男人明白就算再怎么辛苦的工作,也无法让女人的回头看他的时候,男人疯狂的做出了绑架囚禁女人的行为。

    生活的磨难让男人不正常了,加上男人在家世还算良好的时候又是专攻生化方面,对于遗传改造之类非常执着,顽固的认为自己可以做出一翻事业,重获金钱和荣耀,就算落魄到现在,也进行着研究,可惜啊,男人的头脑并不属于天才,学校的知识再努力的学习也就只是这样的程度,而男人愚蠢而又可悲的以为自己的是天才,可恨那些蠢货不理解他的天才。

    疯狂的男人想要有个血脉,一个不凡的血脉,孩子的母亲是女人,父亲是他,他会靠自己的技术让孩子一出生就比任何人强,男人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让孩子的母亲融合各种生物的基因,这样疯狂而又恶心的行为,才是女人厌恶男人,然后憎恨厌恶婴儿的原因。

    男人从垃圾堆里见到一个莫名的球体,球体有着奇妙的反应,发现了这一点,疯狂男人让女人吞下了那个球体,而那个时候女人已经怀孕了。

    没有人知道,不,只有在女人腹中的胎儿知道,那个圆球到底是什么,又有什么作用,只是现在没人知道,女人的悲剧依旧,婴儿也诞生了。

    女人的心机让她怎么甘心就这样一直被关着,在男人将注意力放到婴儿的身上,女人再做做戏,就寻找了到解救的机会,解救的结果是男人的死亡,女人的获救,婴儿的平安无事。

    憎恨着婴儿的女人想要丢掉,甚至杀掉孩子,可是不行,在缇雷之民统治下的星球,是绝对不允许丢弃孩子这样的行为,那是重罪,而且有孩子而无力照顾的人家还可以得到政府提供的津贴,为了那丰厚的津贴,女人不得不照顾着孩子,可是女人却害怕着婴儿,那双紫色的眼睛仿佛看透了一切,所以她暗地里虐待着孩子,在外人面前又是一副疼爱孩子的样子,享受着因为孩子带来的津贴,但是这样的生活总有一个容忍度,女人再次获得了一个机会,一个摆脱孩子而不会受罚,还有离开这个星期的机会。

    这样的结果就是女人今天遗弃孩子的行为,不是没想过杀了孩子,只是面对那双紫色眼睛,甚至只要想起,女人就害怕的不敢下手,所以将孩子丢掉,不给婴儿任何的防护,让他在雪地里等死,就是女人做出的行为。

    女人犹如解脱一般的看着婴儿,然后毫不眷恋的离开。

    洁白的雪花落下,婴儿没有去看离去的母亲,紫色的眼睛注视着落下的雪花,落下幼小的躯体上,没有哭泣,只是平静。奇怪的婴儿。

    婴儿知道自己的被遗弃了,不要以为婴儿就是无知的生物,他是例外,他知道很多的事情,在母亲的肚子里他就有着记忆,还有一种在灵魂中复苏的东西让他知道了很多东西,他不懂,却知道,他知道现在的状态叫做遗弃,他知道父亲的疯狂,母亲的憎恨,他知道死亡,可是并不畏惧。因为对他来说死亡不存在,这一次死亡之后,下一次又会醒来,虽然那个时候,自己或许不再是自己,恩,太深奥了。

    婴儿闭上眼,不哭不闹,任由冰冷的雪花落在脸上,任由生命的温度一点点的流逝,婴儿不同于一般人的强力生命力,让他这样活生生在雪地里躺了一天,这一天只有雪花落下的声音,连动物都没有,更加没有人经过,婴儿会在这里静静的死亡,直到很久之后被人发现尸体,才会有人知道,这里曾经有过一个被遗弃的婴儿。

    而我们这一辈子获得了幸福生活的阿萨,和他的父母坐在游览车上,参观这座城市。

    每个世界都存在那么一些激进的分子,缇雷的空之民在一些激进的地之民意识中,就是怪物一样的异类,加上星河中不断的征战殖民,缇雷人会被人怨恨也不是那么奇怪的一件事情。

    凯德纳莫王一家的巡礼对于一些激进分子来说无疑是个机会,在巡礼的时候,阿萨这一家子遇到了刺杀,而刺杀的力量出于意料的强大,缇雷人强大的星际武力,在大地之上威力弱减了那么一点,让激进分子找到可趁之机,发动了凶猛的攻势。

    凯德纳莫王力挽狂澜是之后的事情过了,在混乱发生的时候,阿萨会保护自己,可是也被混乱的人群弄得远离了父亲的保护圈,加上刺杀分子也注意到了衣着华丽的阿萨,策划刺杀的他们自然知道阿萨的身份,逮住阿萨就可以挟凯德纳莫王,所以不幸的阿萨成为了刺杀的另一个目标。

    刺杀者们想得是不错,可惜他们想要抓的人是阿萨,就算脱离了保护圈,阿萨也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自己,那上一辈子在战场套活路的经验,让刺杀者们想要抓住阿萨的计划没有第一时间成功,人小力小,手上没有武器,阿萨只能躲避着追杀,胡乱奔跑的结果,就是跑到了荒僻的山林,雪地上的足迹,被阿萨熟练的抹去,得找个地方躲起来,然后等着父亲的救援部队,这么想着的阿萨脚下踩到了什么,不小心的被绊倒。

    被绊倒的阿萨本能的看向雪地中隆起的那一块,抚开雪花,看到了绊倒自己的东西,竟然是“婴儿?!”

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