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星海暴徒 第十一章


    一个婴儿,对缇雷人来说这不是一件小事,凯德纳莫王夫妇准备规劝阿萨放弃这个孩子,想告诉阿萨,婴儿也有父母,会担心的。

    “你们保证了的。”阿萨看穿了凯德纳莫王夫妇的想法,先一步出声。

    对于注重承诺的缇雷人来说,阿萨的话击中了核心,可是让这孩子跟着阿萨,那婴儿父母失去孩子的痛苦,又该如何?他们不能做出这样的行为。两种矛盾在心里产生,要对不起阿萨,做个坏的表率,还是要让婴儿的父母伤心难过。

    看着凯德纳莫王夫妇变化的神色,阿萨看到了挣扎,那是缇雷人不违背诺言,就算对方是个孩子也不违背诺言的品德,和设身处地,感同深受的对子嗣爱护的感情的挣扎。对于缇雷人的认同又多了几分,不想父母为难,阿萨说,“沧淳是被遗弃的。”

    阿萨的话落,凯德纳莫王夫妇的神色立刻变为不满和愤怒,丢弃自己的孩子,这简直是件不可饶恕的罪过。

    “阿萨,你先去休息。”凯德纳莫王对阿萨说道,他会查明这件事情,然后再决定怎么做。

    凯德纳莫王妃松了口气,不用现在做出决定。

    阿萨无所谓了,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了,抱着沧淳,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至于其他的事情,他还是一个孩子,一切都有其他人办,他什么心。

    关于沧淳的身世不久就摆在了凯德纳莫王的面前,关于幽的事情自然是除了阿萨和沧淳之外不会有一个知道,沧淳生父的无稽实验并不在调查中,不过就算如此,凯德纳莫王该知道还是知道的,比如沧淳不幸的身世,父亲的死亡,和生母遗弃的事件也在凯德纳莫王的调查下也无所遁形。

    在调查报告中,沧淳的生母也死了,这位愚蠢的母亲,看重的机会偏偏和刺杀者有关,最后被刺身者灭口,真是不幸。

    看完报告,对于只有一面之缘的沧淳也多了怜惜,既然对方父母已经死亡,那么让阿萨带着也没什么问题。宠溺儿子的父亲,就这样下了决定。

    矛盾解决,凯德纳莫王准备去关爱儿子了,向儿子展示他遵守承诺的可靠度。要让他的宝贝知道,他的父亲是可以信赖,不用怀疑的。

    “伤心吗?”从父亲那骗小孩的语言艺术中,阿萨分析出了真实的内容,缇雷人不撒谎,可是他们有语言艺术来扭曲他人的理解,和掩盖真实的情况。不过,这一切在阿萨的面前不起作用,表面上没有懂凯德纳莫王的话,可是阿萨已经得到了真相。这个真相是关于沧淳生母的,那个已经死亡的女,那个据说到星河的彼方去工作的女人,将孩子托付给了阿萨。

    是啊,星河的彼方,那是属于死亡的地方,将沧淳托付,一个母亲自然是希望孩子过得好,托付给凯德纳莫这样的王家哪里不好,可惜,沧淳的母亲不会是这样想的吧,从沧淳的一些记忆里,他知道那个女人对沧淳的恨意。

    只是,那毕竟是生母,沧淳也会难过。

    没有。沧淳对现在这种无情不觉得奇怪,而是非常当然的事情。他为什么要对那个女人感到伤心。

    “是我错了。”感受到沧淳的疑惑,阿萨失笑,他在用人的标准衡量沧淳,却忘记了沧淳的前身幽是没有人类感情的,沧淳现在更是一个小婴儿,不是沧淳无情,而是他对于感情了解的太少了。“以后,你会懂的。”会懂人类的各种情感,因为沧淳活在人的身边。

    是的,沧淳.昂司列琺,这只无可匹敌的兽真的会懂人的感情,自卑、爱慕、渴望、嫉妒,甜蜜的,痛苦的,折磨着他的感情。

    阿萨平安无事,这比什么都好,凯德纳莫王也不会血洗这个星球了,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凯德纳莫王立刻携带者妻子和儿子回到了宇宙上的星舰上,连夜开拔,将妻子和儿子送回去,他可不想让儿子在遇到任何的意外了。

    只是作为王,他不好离开,只能继续巡礼下去。

    当凯德纳莫王回来的时候,沧淳已经能够小范围的移动了,只是还是没有办法说话,不过这不影响阿萨,因为他们两个使用神波交流的。

    整个凯德纳莫王家邸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小主人是多么宠爱沧淳,亲自照料的表象让每个人都感受到小主人的慈爱,而沧淳也因为那张不比缇雷人种逊色的可爱模样大受欢迎。

    此时的两人卧在阿萨的房间里,沧淳的面前摊开着一本书,他坐在床上用小手翻阅着,然后抬头看一下坐在一边打坐的阿萨。

    阿萨打完坐,就看到沧淳看着自己的眼,“书上有什么不懂的吗?”阿萨问道。

    没有,你知道学习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难度。沧淳的回应依然是用神波。

    阿萨无趣的一笑,对他和沧淳来说,学习各种知识本就不费劲。沧淳和他一样,有着学习知识就像吃饭一样简单的特异之处,对世人来说,复杂的知识他们看过就能明白,不需要去费心思考,容易理解的说法,任何知识对他们来说,就像是1+1=2那样简单的吸收了。

    因为这项特异,在上一辈子,他得到了天才的称号,同样也得到了怪物的注目,嫉恨的目光,就算如此,他也不明白,那些东西为什么对其他人来说那么难,其他人也不理解,那些对他为什么那么简单。

    不同的层次,让他和其他人隔了一道墙壁,整个世界没有同类的落寞,他一个人在这边,其他人在那边。而现在,他的这边终于有了一个可以理解的同类。

    我不懂,为什么你要那么努力的修炼,不是很简单吗?沧淳表示他的疑惑。

    “沧淳,这是我唯一能够觉得费劲的,需要努力的事情。”阿萨一倒,让自己躺在床上,沧淳爬到阿萨的身边,靠在阿萨的身边,听着阿萨说,“力量这种东西,不是靠明白就能够获得的,你学会了又如何,你的身体无法跟上反应的话,就算学会了再多也无法施展出来,身和意的协作完整才是成功,不是单靠看就可以学会的。”

    我明白了。沧淳应和道,就像现在,他明明知道那么多的力量,懂得那么多的东西,拥有那么强的力量,可是就因为身体的脆弱,完全无法施展。

    “你还是和我不一样,”偏头,阿萨对上沧淳的紫色眼睛,“作为幽,你不需要刻意去锻炼,你的力量会主动改造你的身体。”他并不嫉妒沧淳的体制,就像他说的,那是他唯一需要努力的东西,如果失去了不是很无聊吗。

    我也是会努力的。沧淳认真的表示,嘴巴都嘟起了,他讨厌和阿萨有着不同。

    阿萨捏捏沧淳的脸蛋,难怪父亲和母亲喜欢捏他的脸蛋,这种手感真好。沧淳对于阿萨的举动,不像阿萨对凯德纳莫王夫妇那样难以接受,他喜欢阿萨对他做的任何事情。

    虽然很好捏,不过沧淳乖巧顺从的反应,让阿萨并没有捏多久,享受过了手感之后,就放手了,然后身子一翻,趴在了床上,对沧淳问道,“沧淳,你以后想干什么?”

    一直和你在一起。沧淳毫不犹豫的回答。

    “不是这个。”对于缺乏常识的沧淳,阿萨很无奈。想着是不是要和沧淳一起看点这个世界的电影,电视之类的(未来世界要称电视剧为什么啊,无措完全不知道啊,还是按照我们的认知称呼吧。)他是要对这个世界做点了解,沧淳就可以多点常识,上辈子不是说,没常识就要看电视嘛。

    沧淳依旧不懂,所以他先问阿萨想做什么。

    阿萨坐起,眼中闪烁着光芒,张狂的表情,“战斗,胜利,我要让整个宇宙都知道我暴徒的威名。”简单的话中隐含的是无尽的征服和残暴。阿萨啊,你的回答,其实也是对未来的设想,而不是具体做什么啊。

    我陪你。沧淳对于阿萨的未来只有参与的想法,而不是反对。

    “好吧,这算是你对未来的企划,”阿萨丧气,“那么沧淳,你未来以什么身份陪着我,玩伴,我的副手,我的星航士,我的机甲战士,还是其他?”

    阿萨的问题,让沧淳愣住了,一时半会的想不出来答案。

    “慢慢想,反正时间还很长。”阿萨拍拍沧淳的头,也不为难沧淳立刻给出答案。

    随后的日子里,沧淳一直陷在阿萨的问题里,邸中可以见沧淳小小的身影出没于书海中,仆人们心想,不愧是小主人养的,和小主人一样喜欢。

    烦恼的沧淳,终于在一天不经意听到的对话中,寻找到了某个职业,在翻阅专门书籍进行考证之后,确立了他未来的职业,他当晚就对阿萨说。

    阿萨,我要成为你的管家。

    一个完美的,忠于主人的,一直跟随主人的,没有什么做不到的,只要主人需要就可以做到的万能管家。

第十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