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星海暴徒 第二十章


    龙牙的内部结构和其他缇雷星舰一样,没有什么新颖之处,秉持了缇雷的优雅,因为是属于王族的星舰,所以分外奢华,纯种的缇雷人大部分居住在人工星体之上,所以在人造环境上,缇雷的技术堪称宇宙第一,这样的技术也被运用在了小型的星舰上,只是那不菲的价格,也不是一般缇雷人能够负担的起,话说,在没有特殊条件下,在阿萨这种年纪拥有星舰的也就只有贵族、王族和皇族,这类人拥有的星舰又怎么会在乎几个区区的环境改造费用。

    当参观完龙牙之后,阿萨和皇太子吃完简单美味的餐饭,然后品着消食红茶在小温室里相对而坐。

    模仿太阳的光线,柔和温暖,并不灼人,温室内的花朵幽然绽放,甚至有风轻轻拂过,在不属于大地的星际之中能够拥有这样的享受,也只有缇雷人才会去追求。

    “你是什么时候到战场的?”皇太子问了一句,那么适合的进入时间,绝对不会是巧合。

    “昨天就到了。”阿萨王自己的茶里丢糖。

    “你是知道我们必胜才出来的吧。”皇太子的眼神中蕴含着锐利。

    “你认为呢?”阿萨并不正面回答,端起自己的茶,尝尝味道合适不。恩,随后,厌恶的皱了眉,甜了点。

    当茶杯一放下,沧淳就端了这杯茶,在为阿萨倒茶的时候,就已经按照阿萨的口味放了糖,没想到阿萨会继续放,当然会甜。将这杯倒掉,沧淳重新为阿萨倒了一杯。

    皇太子绝对不会轻视、无视,阿萨的战争天赋,阿萨可是曾经赢过帝国元帅巴多赫王,并且让巴多赫王拜师的人物,阿萨会看不清战局,皇太子可不信,阿萨的不正面回应,不过是自信的反问罢了,你以为我会看不清吗。这才是真正的含义。

    “那架机甲动手的时候,我就认出你了,和你打架的时候一模一样。”如果不是那熟悉的气场,他还真是认不出来,“你什么时候机甲纵的那么厉害?”说道这里,皇太子一顿,“算我没问。”对阿萨而言,纵机甲会难吗。

    “作方式不一样。”再次喝了口茶,没有加糖,味道好多了,眉宇之间因为美味的茶水多了舒适的弧度,让看到的沧淳,嘴角的笑容也跟着加深。

    “啊,这次来到战场,也是为了测试一些武器。”阿萨身子一靠,随的靠着椅背而坐。皇太子还有伯特自然想起了那些诡异的机雷,破坏能量罩的光枪,还有最后那优雅而凶残的武器。

    “你设计的?”皇太子觉得自己还是小觑了阿萨。

    “没有沧淳的帮助,我也做不出来,”阿萨没有将功劳都归于自己,如果自己想要完成这些设计,起码还得花上十年以上的时间,有了沧淳的知识为借鉴,才是能在这些年完成这些武器的主要原因。

    难怪了,这两个人

    联手的成果,只会让人惊喜。皇太子心里说道。

    “结果一般,能够凑合着用。”阿萨有些不满意的说道。

    皇太子觉得自己的嘴角有着不符合风度的不雅状况出现,克制着。

    果然,这家伙不能以常理来推断。皇太子心里想着,也没有想去深究,他虽然信任伯特,可是伯特的级别还是不够,阿萨这次试验的武器一定会是帝国未来的机密,所以,此时不问。

    “凯德莫纳王很生气。”不能在这个话题上停留,皇太子转移话题,这一开口,就是往会让一般人心慌的话题而去。

    很可惜,阿萨不属于一般人的范围,对于皇太子的话挑眉无视,他当然知道父亲和母亲会很生气,但是只要他平安无事,再大的怒火都会大化小,小化无,所以他也无所畏惧,享受着父亲和母亲的宠爱,做着想做的事情,说是任也行,他被这一世的父母给宠坏了,能够被如此疼爱,他珍惜着,不论是疼爱还是怒火,他都享受着来自父母的关心,那从未有过的东西。

    肆无忌惮,是在考验父母的底线,还是喜欢父母为自己担心的那种感情,前者是不自信,后者是恶趣。阿萨不去想,他只知道,他爱着他的父母,如此而已。

    “你知道回去之后的下场吗?”看到阿萨不以为所动,皇太子殿下不妥协放弃,继续维护。

    “体罚对我没用,”阿萨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父亲他们不会用这个方式,所以,我会面临一场审判吧。”阿萨断定如此。“亚摩斯,帮我个小忙。”阿萨身子前倾,手掌交叠,手肘撑着椅子的扶手,热切的看着皇太子。

    “我想想,”皇太子端坐,手掌得体的交叠放在倚在另一只腿上的膝盖上。“这个小忙,是会让你的审判失败吧。”皇太子如此猜测,也如此断定,阿萨可是有过这种记录的,这么想着,将目光对上了沧淳,阿萨的管家忠仆,也是让阿萨那次的审判失败的执行者,让执掌刑律的斯伯纳克王溃败,回家继续深造的始作俑者。

    “那当然。”阿萨毫不隐瞒自己的企图。

    “那我拒绝帮忙。”皇太子殿下也是一样的干脆利落。

    “为什么?”阿萨没有变脸,询问着皇太子理由。

    “因为我想看你得到报应的样子。”皇太子的说辞绝对不符合他一贯的形象,只看他身后伯特僵硬的石化一般的样子就知道。

    “你还是真是我的好友啊。”阿萨这句话绝对是带着反义的讽语。

    “那是自然。”皇太子殿下直接将讽语当做正面语言来听,毫不客气的接下了阿萨的评价。

    皇太子身后的伯特石化的身影上出现了裂痕,这不是皇太子,不是他认识的皇太子,皇太子殿下是优雅的,是理智的,是战争指挥的英锐指挥官,是缇雷的典范,他睿智而又冷静,他是云端的人物,神坛上被膜拜的对象,是高高在上的下任皇帝,他誓死效忠的君主。怎么会是眼前这样,戏耍着好友,有着恶劣趣味的人。

    阿萨的手掌分开,撑在扶手上的手肘离开扶手,前倾的身子变成后仰,重新随的靠在椅背上。

    “皇太子殿下,你说我的下次冒险带上你可爱的弟弟如何?”阿萨轻飘飘的吐出这话,成功的让皇太子变了脸色,“相信他一定会很想的。”

    当然会想。皇太子非常明白这个事实,他的弟弟,是阿萨的第一个受害者,但是现在却是阿萨的崇拜者,将阿萨当做人生目标一样敬仰着,努力变为像阿萨一样的凶暴的人。

    不止是他弟弟,在那个缇雷皇家、王族、贵族未成年孩子的学院里,拥有这种倾向的绝对不在少数,帝国的未来都变成和阿萨一样,那是多么可怕的未来,幸好发现的及时,才有了挽救的余地,那一次,学院史无前例的放了三个月的假,所有的孩子都被接回家里,在缇雷人特有的家族风格教育下,才让孩子们不至于完全发展成阿萨那样,可是阿萨那犹如瘟疫一样的魅力,还是让这些孩子们发展出了崇尚武力方面的爱好。只要阿萨还在学院,各位家长们就要时刻关注,免得孩子的格走向了阿萨的方向。

    沧淳是学院里的学生们另外一个崇拜模仿的对象,如果是沧淳的话倒好,因为沧淳表现出来的东西,在礼仪规范和行为上基本上没有什么挑剔的,模仿沧淳的那部分人,那优雅的行为让家长们赞叹,只是这些孩子们也学会了沧淳行为上唯一让人诟病的地方,那就是对阿萨极度的忠诚,可以不辨是非的忠诚,对于一个仆人来说,这自然不能说是错误,可是沧淳的帮凶行为实在是让人头疼。

    这两部分力量,让阿萨成为了学院的无冕之王。这是题外话,他的弟弟,那个阿萨的死忠之一,如果阿萨说要让弟弟和他一起冒险,相信弟弟绝对不会有半点犹豫。

    可是他担忧,他弟弟不是阿萨和沧淳这种级别的,在他的眼里,弟弟是需要保护的,他怎么能够让弟弟步入险地,他知道阿萨不会让弟弟有意外,可是遭遇点苦难,那就在阿萨允许的范围内了。

    很显然,阿萨是在用弟弟来威胁自己。

    “你真卑鄙。”皇太子保持不了优雅了,咬牙切齿的说道。

    “过奖。”阿萨功力更胜一筹的将皇太子的评价当做赞美收下了。一个摆手,沧淳翻出一张纸,走到皇太子面前,放下,一支笔递给了皇太子。

    “殿下,请签字。”不愧是阿萨的帮凶,优雅中带着逼迫的气势面对着皇太子。

    皇太子不甘心的接过笔,看了眼文件,再看看阿萨,瞄瞄沧淳,这两个家伙早就料到了,然后签字。

    已经解除了石化状态的伯特再次被眼前的现给冲击了,他第一次看到皇太子殿下被威胁,被逼迫,然后认输的情况。

第二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