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星海暴徒 第二十一章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从沧淳的手里接过纸张,满意的看了眼,得到了想要的东西,阿萨开始赶人了。

    皇太子重新恢复了从容,脚下踩着很用力的步子,带着伯特离开了龙牙。

    将纸张交给沧淳,阿萨看着通讯,带着一副就义的神色,叹气的打开,先接受父皇的问候,让父皇消消气吧。

    果然一打开通讯器,就是凯德莫纳王的怒火,然后是说教,阿萨一句话都没辩驳,听着,过耳就忘记,心里想着其他的事情,终于到了末尾,凯德莫纳王的气消了很多。

    这边皇太子殿下回到自己的指挥舰,带着余怒坐到自己房间的沙发上,倒了一杯凉水,原本想要喝酒,只是目前处于战争时期,禁酒,作为指挥官应该以身作则,所以房间里没有一瓶酒,一杯凉水喝下,余怒被熄灭,算是冷静下来了。

    再为自己倒一杯,拿在手上,优雅的选装水晶杯,剔透的冰块,卡拉卡拉的作响,悦耳动听。

    伯特一直跟着皇太子,看到皇太子冷静下来,准备告辞,可是偏偏皇太子叫住了他。

    “你今天见到了阿萨,有什么看法?”一边问,一边示意伯特坐下。缇雷帝国虽然等级森严,不过毕竟已经是星际纪元了,民主,尊重人权等意识在缇雷帝国一样拥有,所以,缇雷人之间,上司和下属之间,并不是那么生硬的疏远关系。

    皇太子亲自为了伯特到了一杯凉水,伯特惶恐倒是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还是有,双手接过,表示尊重,对方怎么说都是帝国的皇太子。

    听到皇太子殿下,问自己,伯特答道,“很耀眼的人,”那犹如烈日骄阳的气场,和缇雷人优雅如月神的清辉不同,“很随的一个人。”言行举止上完全说不上俗,但是和缇雷的优雅又有不同,不过有种别具风格的美丽,当然他说的随不是指这个,而是那位王子殿下以未成年的年纪来到战争的行为,还有从两人对话里分析出的,这位王子殿下离家出走的行为。

    皇太子笑了,“说的真委婉,你是想说他大胆妄为,跑到战场上来,还驾驶着没有经过审查机构检验的龙牙,开着机甲上战场打架,将实验武器用于初战。”干脆点明。

    伯特以沉默来表示,皇太子的说辞。

    “伯特,你作为我的副官,以后肯定要和阿萨打交道,我给一个警告。”皇太子的神色很是严肃,让伯特不由绷紧神经认真听着,“不要被阿萨大胆妄为,肆无忌惮,不计后果,有勇无谋的莽撞行为给迷惑了,当你被他假象迷惑的时候,就已经落入了陷阱。”

    警告是听到了,也明白其表达的意思,但是这就是什么原因,伯特是一头雾水,不着头脑。

    “阿萨大胆妄为,“语气中带着几分好笑,“但是你想想他威胁我签下那份文件,是早有预谋的,那是为了回去之后专门对付后果准备的,阿萨早就预料到。”

    此时皇太子一提,伯特才想起了在他石化的时候,两人的对话,能够威胁到皇太子的人,真的是有勇无谋的吗?

    “阿萨闯入战局,不是莽撞,而是他已经看到了战争的结局,在确定了缇雷的胜利之后,他才进入战局的,”阿萨的军事天才,有着战栗的可怕。“他做的每一件看似不计后果,胆大妄为的事情,他都知道做了之后会有什么后果,”比如阿萨最初爆发出本的时候,他只所以敢对自己的弟弟下手,不顾及弟弟皇族的身份,那是因为他清楚,以他的年纪,凯德莫纳王家的身份,谁也不能对他作出有威胁的状况,“并且有解决后果的办法,”这在十年的时间里已经有了无数的例子证实。

    “阿萨的一切莽撞行为都是建立在实力和智慧的基础上的。”皇太子以局作为这番话的结尾。

    伯特在努力消化,又听到皇太子问,“你知道父皇,还有六王是怎么评价阿萨的吗?”

    “不知道。”伯特确实无法知道,那么高层的消息。

    “阿萨,是缇雷帝国有史以来最可怕的天才。”

    伯特咽了口水,这个评价真的太高了,他无法将这个评价和见到的阿萨王子殿下结合在一起。

    皇太子站起身,从书架上拿出了一本书,丢给伯特,“让你现在看这本书,你能够懂多少里面的内容?”

    伯特接过书,翻看了一下,那是和他的专业完全不同的内容,上面的内容让人看得头昏,看名,果然很是高深,然后看向皇太子,眼中露出崇拜,不愧是皇太子啊,竟然看这种书。

    “抱歉,殿下,我完全不懂。”只是翻了头几页,伯特就放弃继续看下去的勇气。

    “这本书,我看了三个月,里面的知识只能够领会五六,”对比一般人,皇太子这样的成绩已经很了不起,“你知道阿萨需要多久就能明白这本书的内容?”

    伯特摇头。心里想着,既然是最可怕的天才,那么花的时间一定皇太子殿下的少,两个月?

    “他只需要看一遍就行了。”皇太子的答案,让伯特很不相信,那不相信的神色实在是太过明显了,“是真的,对阿萨来说,任何的知识都不存在障碍,只要看了,他就能消化吸收,阿萨的说法是,就像是吃饭一样简单容易。”当阿萨说出这样的天赋时,没有震惊是假的,艾维茵王更是想着要和阿萨联姻,让自己家族得到这样的遗传因子。

    “那是让所谓的天才汗颜,讽刺普通人所有努力的天赋。”

    也是让普通人绝望的天赋,伯特在心里添上一句,不论怎么追赶,不论怎么努力,对方只要看一遍,就能够抹杀你十年,几十年的努力,让你看到犹如天堑一样的察觉,只要努力,没什么做不到的,用这句勉励自己的普通人,在面对那种天赋的时候,这样的勉励语句多么的苍白和无力。

    “世上拥有这种天赋的,还有一个。”皇太子看着伯特那一脸被打击的表情。

    “还有?”伯特没有了冷静的一声惊叫。一个就够打击世人了,还有一个。

    “沧淳.昂司列琺,阿萨的小管家,帮凶,阿萨的威名有一半也要归咎于他。对于沧淳,我只对你提醒一点,你冒犯他无所谓,但是绝对不要对阿萨有任何的不轨、不敬,否则,下场会很惨。就武力上的水平,沧淳无愧于他的姓氏,无可匹敌的兽,那是非人的级别,沧淳就是披着人皮的兽。”皇太子不知道他不经意的一句话,点出了事实的真相。

    作为目睹沧淳武力的人之一,想起那个画面都不由一抖。“而在智慧上,沧淳不输给他的主人,而且…”接下来的话,皇太子没有说出来,不过那突然皱起的眉宇,都表示着而且背后的内容很让人担忧。

    沧淳太在意阿萨了,对于其他的一切,沧淳那双魔魅的紫瞳都没有放进去过,就算是生命消逝在面前,沧淳的眼都没有一丝动容,和阿萨战斗的热血不同,沧淳的眼在看着除了阿萨之外的一切东西都是一种冷,要怎么形容,就好像人类看着蚂蚁,以一种绝高的高度俯视着,可以任意弄,那种眼神不是无情冷淡,就是一种蔑视,用一种比人类更高的形态,俯视着,蔑视着。那双只对阿萨充满感情的眼在说,只有阿萨才是这世上最尊贵的。

    “说真的,我无比的庆幸是阿萨将沧淳给捡到的。”皇太子突然发出喟叹。“只要一想到,未来的敌人中沧淳这样的存在,我都要丧失战斗的信心了。”

    伯特的感触倒是没有皇太子殿下的那么深。

    “我们有阿萨,敌人有沧淳,这样两个挑战人类常理的天才如果成为敌人,那么将要发生的战争一定激烈到可以毁灭整个宇宙的程度。”阿萨和沧淳,一个热衷战斗,一个不会顾及,两人真的对上了,不到分个胜负,绝对不会罢手。

    伯特一颤,恩,那个画面确实很可怕。

    “幸好,是阿萨捡到了沧淳,让沧淳站在了缇雷这一边。”也幸亏是阿萨,那么热衷战斗,却没有野心的阿萨,否则的话,以沧淳的格,为了他所在乎的那个人会不计一切的。阿萨是沧淳的锁,让沧淳过于可怕的力量不会发生在会产生灾难的方向上。

    沧淳的实力到底是怎么样的,皇太子并不清楚,但是他有种直觉,属于王者的直觉,沧淳相当可怕的直觉,所以在沧淳对他生疏客套的对待时,他也同样保持着生疏客套。

    战争的后续工作,在不久之后完成,带着胜利的荣耀,皇太子启程回到了帝都,同行的还有阿萨和沧淳的龙牙,在帝都还有一场审判等着他们两个呢。

    暴徒和无可匹敌的兽,这两个组合,让进行审判的人如临大敌,在两人回来之间,做了相当多的准备工作,当两人回到帝都的当年,通知他们两人明天审判的通讯就送到了凯德莫纳王家邸。

第二十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