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星海暴徒 第二十八章


    温热的毛巾敷在脸上,非常的舒服。

    “主人,”沧淳在阿萨擦脸的时又喊了一道阿萨,声音中带着疑惑的味道,阿萨对此嗯了一声,示意沧淳继续往下说,“你为什么将资料全部交给缇雷的人?”

    阿萨睁开眼,毛巾停在脸颊上,看了眼沧淳,反问道,“为什么要问我这个?”

    “你是否太信任缇雷的人了?”对于阿萨将资料全交的行为,沧淳并不是很赞同,不过因为是阿萨的想法,他才没有做手脚,可是对于阿萨的行为,沧淳的心里有疑惑。那样的信任,如果缇雷人用主人教的东西对主人不利怎么办,那些东西如果流传出去,只会是培养更加强的敌人而已。

    阿萨将毛巾递给沧淳,一个漫不经心带着几许不屑的笑容绽放,“不是信任不信任的问题,”人心险恶,他怎么会不知道,就算高洁如缇雷人,除了他的父母之外,对于皇家,其他的五王,他的心里并是不那么信任,没有防备的,而将资料全给出来,可不是他信任缇雷人,相信他们不会迫害自己,“而是我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彩。”这才是他想要的,“就算资料外泄,对我来说也无碍,反而更好,因为我期待着敌人。”

    真的是很该庆幸,阿萨的心还有着温暖,没有因为上辈子幼年的苦难而染上漆黑的色彩,反而铭记了那些温暖,来自上辈子的养父,来自上辈子佣兵团里的人,这一辈子又因为凯德莫纳王夫妇的温暖,让阿萨的心没有堕落到黑暗当中去,否则依照阿萨危险的格,心底没有半分温暖作为底线,那么这个世界会因为他的天才而变得多么的可怕。

    敌人代表危险,为什么主人会期待。沧淳皱眉。

    “沧淳,你应该明白的,幽的记忆里不是有吗,没有敌人的世界,孤身站立在巅峰的寂寞,幽之所以在最后选择了毁灭自己,不就是因为无敌的寂寞。”没有敌手何其可悲。

    沧淳继承了幽的记忆和知识,但是没有继承有的感情,所以他不懂那种寂寞,幽喜欢的不见得是他会喜欢的,幽厌恶的不见得是他厌恶的,他不是幽。

    “主人,我可以当你的对手。”如果主人想要对手的话,那么他也可以。他并不喜欢主人将心神浪费在其他人身上。

    听到沧淳的话,阿萨一笑,“我要的不是对手,所以,你不行”阿萨摇头。

    不过阿萨的话让沧淳不服,他为什么不能当主人的对手。

    看到沧淳的脸上没有了标准的优雅笑容,在自己面前露出几分赌气的幼稚表情,阿萨倒是觉得可爱,有那么一点明白,凯德莫纳王王喜欢看自己变脸,觉得可爱的感觉了。

    “不是实力的问题,”真算起来的话,继承了幽的沧淳实力,虽然受限于体制,但是总体上说比自己更高,自己只有在武技上有和沧淳一较长短的资格,他说沧淳不行,不是指实力,“沧淳,在战斗的时候你能够对我下死手,将我逼到死亡的边缘吗?”阿萨问道。

    沧淳一惊,然后皱眉,对主人下死手,他怎么可能做得出来,将主人逼到死亡的边缘,他怎么会这样做。只是想,他都无法想到,何况说做,绝对不会。

    “你不能。”一看沧淳的脸色,阿萨就知道答案了。

    没错,他不能。这一点沧淳无法反驳。

    “我要的是敌手,能够将我逼到绝境的敌手。”阿萨仰起头,目光透过天顶,似乎看着遥远的什么人,什么事,嘴角扬起了兴奋的傲然笑意。

    那种不在眼前,不看着自己,期待着什么的沉迷神色,让沧淳心里很不舒服,所以为了让阿萨将注意力回到自己身上,沧淳问道,“为什么必须是敌手?”对手不就够了,为什么非得敌手不可?而且,他怎么能够容忍让主人会陷入危机的人存在。

    “因为想要变强,”阿萨的目光从天顶收回,回到了沧淳身上,“只有在生死线上不断地徘徊,才能突破,超越极限。”单纯的战斗固然可以提升,但是速度太慢,而最危险的情况下,却能够让人的潜能得到最大的激发,所以他需要敌手,而不是不能下死手的对手。

    沧淳在心底叹气,他的主人追求强大没什么不好,可是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就很让人头疼了,看着因为想到激烈战斗眼中释放出狂热之火的主人,很是无奈。对于阿萨追逐强大,沧淳不反对,但是他绝对不会让阿萨陷入危险当中。他要变强,有足够的能力在主人危险的时候,将主人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这需要太多的准备了。沧淳开始在心里列单子。

    看到沧淳走神,阿萨伸手一拉,床边的沧淳一个不备,原本想要的反击在想到拉自己的人是阿萨的时候全部停止,就这样被阿萨拉倒在了穿上,柔软的床铺一阵震荡。

    沧淳的黑色长发,犹如绸带一般散在床上,眼神毫不怀疑的清澈,注视着阿萨,一副任君所为的姿态,可是,咱们的阿萨对于眼前的美景无动于衷,因为沧淳是男的,所以阿萨完全没有往某个方面想过。

    一把匕首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阿萨的手上,伏在沧淳的手上,匕首尖锐的顶端对着沧淳的咽喉,半长的头发修剪的零碎,有些细长点的贴在了沧淳的脸颊上,柔柔痒痒的感觉,两人的脸贴的很近,温热的吐息肌肤都能够感觉到。

    对于咽喉上匕首冰冷的触感,沧淳一点感觉都没有,紫色的眼中只有眼前的这个人,黑发黑眼,张扬着狂气的俊美脸蛋,蛊惑了一般的无法移开眼,如此近距离,沧淳的心脏莫名一紧之后,呼吸一窒,心脏砰砰的跳着。

    “沧淳,你是我追逐的目标。”阿萨的眼中倒影着沧淳的身影,“作为幽的你很强大,在你出现之前,我一直都不知道可以前进到什么地步,作为人类的我,现在赢不了你,但是我不会认输,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你,沧淳,小心不要被我超越了。”那自信的信念,让阿萨整个人看起来耀眼无比,被挑战的沧淳久久无法回应,像要将人刻在眼底一样,连眼睛都不眨的注视着。

    说完之后,阿萨将匕首一手,从沧淳的身上起来。

    作为幽,沧淳的强大毋庸置疑,这份强大,随着时间,沧淳不需要怎么努力也可以变得强大,不嫉妒,因为他相信自己也可以变得如此强大。

    阿萨起身背过沧淳,所以没有看到沧淳注视着自己的视线。沧淳从床上起来,追逐的目标?我吗?可是,主人,何须你追逐,我已经臣服在了你的脚下,只要你一声令下,可以为你付出一切。我的强大是为了你,但是我不能被你超越,如果被你超越了,想要守护你的我,凭什么守护你。

    接下来的日子,阿萨并没有离开,有鉴于前两天让凯德莫纳王夫妇担心的行为,所以,阿萨做了几天乖小孩,承受着凯德莫纳王夫妇让他想要躲的溺爱。至于沧淳,也没有闲着,阿萨和他弄出来那么多的东西,怎么能不争取点实际的利益。

    “真不知道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皇太子对于阿萨的敛财行为如此问道。

    阿萨对皇太子投以一个鄙夷的眼神,批判皇太子是靠着皇家的势力生活的蛀虫。

    “那么你赚这么多钱就是为了证明你不是蛀虫。”作为缇雷典范的优雅皇太子,对于阿萨的恶言恶语也不由的冒出青筋。只是对于阿萨的话也有那么些认同,回想一下,他的产业不就是皇家分配的吗,他从来没有靠自己赚过钱,自己是不是该反省一下。

    “当然不是,”阿萨立刻否定皇太子的话,“钱不嫌多,钱不是万能,但是没钱万万不能。”

    听闻此话的安洛先王,立刻决定将这句话列为家训。

    过了几天之后,阿萨走人的当天,终于将领星的文件交给了相关部门。欧洛蒙王看了眼文件上的星球,诺法姆星,不怎么熟悉的名字,那么就不是行政星,军事行星,也不是有名的星球,只要不是前面两种,欧罗蒙王不介意阿萨选什么星球,所以文件生效,备档,将阿萨成为领主和接管星球一切权利的命令让人发给诺法姆星的最高官员。

    办妥这些之后,阿萨立刻闪人。

    第二天,皇帝和六王开会,巴多赫王问了一句阿萨选择了哪个星球。

    欧洛蒙王不在意的回答,“诺法姆星。”

    哗啦,斯伯纳克王手上的东西全部掉到了地上,“你说哪个星球?”哪个表情僵硬而又难以自信。

    “诺法姆星。”欧洛蒙王再次说道,斯伯纳克王的表现,让众人心里有种不妙的感觉。

    “有什么不对?”皇帝做代表问道。

    “当然不对,”斯伯纳克王几乎是用吼的了,可以想象他有多激动,欧洛蒙王可以不知道诺法姆星是什么样的星球,可是他必须知道,因为诺法姆星是属于他的管辖范畴,“诺法姆星,是监狱星球。”

第二十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