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星海暴徒 第三十七章


    砰。沧淳率领的搬运部队找到了袭击,一个慌不择路,也不看路的穿着犯人衣服的人撞到了搬运队伍,搬着重物的一个犯人因为手上的东西挡住了前方的视线,没能看到,所以没能及时避开,双方各自的问题让相撞的惨剧发生。

    搬着重物的犯人晃了晃,倒是撞过来的那个犯人跌倒在了地上。这边发生的状况大的让沧淳无法不注意,他才不在意犯人受伤与否,他只关心东西有没有受到损害。沧淳的本就是如此的残酷。

    沧淳到事故地点一看,一个金发蓝眸,衣裳不整的男子狼狈的跌坐在地上,一张在监狱莽状汉子中显得格外秀气的脸蛋,比不上缇雷人的致绝伦,却也可以说得上俊俏的脸,此时正一脸的惶恐,看到沧淳时,金发男子的蓝眸里闪过狼狈和嫉妒,恨意等神色。

    对于这种眼神,在作为幽的时候,沧淳见过很多,但是对于这个金发男子,沧淳并未见过,他也想不到自己究竟是哪里惹来了金发的嫉妒和恨意。无关紧要的人,不必在意,沧淳下了结论,然后让搬东西的犯人们继续走,只是没想到会看到犯人们古怪的表情。

    “小管家,我们走这边吧。”一个犯人指了一条很是绕路的路。犯人们大多知道这个金发男子和某人的事情,这个金发男子出现在这里,还有这身上的痕迹,都在告诉见多了的犯人们出了什么事情。到现在敢违背那人动这个金发男子的不会存在,所以应该是那人出来了。不是说那个人多厉害,而是那个人实在是,实在是让人不怎么想去面对。能避就避,没想到那男人出来了。

    有的时候格莽撞的男人其实在某些事情上很是护短,也很讲义气,沧淳这个小孩在监狱中还是很受欢迎的,不是沧淳做了什么,而是在监狱这样肮脏的地方,出现了代表了纯洁的孩子,不是被人玷污,就是会惹来犯人心中对于纯真的向往和爱护。这些搬着沧淳搬东西的犯人们,就是后者。

    如果那家伙真的在这里,小管家绝对要远离那家伙,那家伙是毒素,是病原体。

    “小宝贝,这么久不见怎么变得这么有情趣了,”犯人们正要将沧淳给引开,某个带着怪异音调,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就出现了。“我知道,没有我的东西喂饱你下面的嘴,你一定很饥渴,放心,我也是饿了很久,绝对会把你下面的嘴喂得饱饱的。”猥琐的不要脸的话语在光天化日,天庭广众之下吐出。亏得犯人们大部分都是一群不要脸不要皮,在口舌上也同样污言秽语的人,所以才没有因为这些话而觉得怎样。一个个犯人们很是担心的看着沧淳,都有一种为沧淳捂住耳朵,将沧淳架跑,远离出来这个变态的冲动。

    沧淳还真没听过这样露骨的话,缇雷人的优雅教育更是不会有这样不雅露骨话语出现在交流当中,不过,还是很单纯的沧淳,并没有理解话里的不良含义。

    这边是反应冷淡,地上的金发男子脸色青红交加。狠狠的瞪了衍眼前的搬运队伍,如果不是他们,自己就可以逃掉了。想到被抓住之之后要经历的,金发男子脸上潮红,眼中的中也交杂着某种恐惧滋味。那是一种挣扎。

    一个长相柔的男子走了出来,看到了搬运队伍,当然也看到了在犯人当中格外显眼的沧淳。

    “哎呀,什么时候,诺法姆星来了这么极品的货色。”柔男子眼前一亮,没再看地上的金发男子一眼,眼睛直溜溜的盯着沧淳。不得不说,这种眼神真是让人讨厌。

    “我们走。”沧淳才不理会柔男子。才举步,没想到柔男子会拦在沧淳的身前。

    “这么急着走干嘛,小东西。”柔男子的不要脸程度比起莫拉斯那个花花公子更胜一筹,而且音调之诡异,简直是声波攻击。“小东西是怎么进来的,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可以护着你哦。”柔男子诱惑的说道。不过眼神在看到沧淳身上那不是犯人的衣服时,猜测到沧淳不是犯人的身份。

    有意思。他被禁闭这段日子,诺法姆星倒是有些事情发生,看看这些家伙手里搬的东西,绝对不是给犯人用的。

    “凯里,要发疯去找别人。”一个犯人出口警告道。

    “怎么,这小东西是你的?”名为凯里的柔男子看着出口的犯人,眼里有着危险的光。什么时候,轮到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指责自己了。话落,一个凶暴的拳头就挥舞向出口的犯人。

    不过,凯里的拳头没能击中目标,一只漂亮而又幼小的手掌挡下了这一拳。

    凯里看着站在面前拥有完美的容貌,紫色魔魅眼睛,在看到那一刻就深深吸引了自己的男孩,很难想象,一个这样的男孩竟然可以挡下自己的拳头。不过随即手腕一阵剧痛,握着凯里拳头的沧淳手上翻转,就这样轻飘飘的动作却拧弯了凯里的手腕,凯里也硬气,出了一声闷哼之外,在这种痛楚下完全没有嚎叫。

    沧淳紫色的眼睛无波无澜,那种无情的感觉配上还留着稚嫩的脸蛋,散发着危险的魅力。他可不是出于于善意,或者感激犯人的出口,而是凯里一拳打下去的话,犯人手里他为主人准备的东西会有落在地上的危机。为了避免这个危机出现,他才出手的。

    痛楚没让凯里嚎叫,脸上反而露出了兴奋的潮红,“再用力点,折断它,让我更痛。”这样的话,加上这样的表情,异样的语调叠加起来的威力是惊人,诡异的让沧淳立刻松手,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家伙。

    “继续啊,继续。”见沧淳松手,凯里反而不乐意了。

    浑身发毛,就是沧淳此时的感觉,不想和这个诡异的家伙纠缠下去,沧淳在对犯人们说道,“我们走。”比起面对这个诡异神经不正常的家伙,他宁愿选择绕道。沧淳还不知道这世上有种人叫做变态。

    “小东西,别急着走,我对你很有兴趣,告诉我你的名字。”凯里犹如某种打不死的生物锲而不舍的继续用让人发毛的诡异声音说话,起伏的语调传达着兴奋感。

    金发男子表情刷的一下白了,顾不得心底的廉耻和惧怕,上前拉住了凯里,声音腻歪的说道,“凯里,你不要我了。”做作的姿态让人恶心,看到和听到的犯人抑制住恶心想吐的冲动,他们都是铁铮铮的男人,对于金发男子的作态非常的受不了,心里也更加鄙夷。

    平时一副不愿,做出想逃的惧怕样,一旦凯里这个庇护伞有抛弃的打算,就比谁都不要脸。

    金发男子顾不得在犯人眼里自己是什么形象,他不能让凯里抛弃自己。会呆在监狱的人都是违反乱纪的,集合在监狱中绝对会有些格非常恶劣的分子,以折磨他人为乐,金发男子不知道他自己的格都有多么的惹人讨厌,何况他犯的罪真的是太让人看不过眼,作为一个官员,贪污,为了利益不顾百姓命,这种罪行,在大多都是平民出生的犯人眼里非常的不可饶恕,所以金发男子以进监狱就得罪了监狱大部分的人。

    在吃过无数苦头之后,凯里恰好看上了金发男子,凯里是个霸道的,自己的禁脔绝对不会让人染指,金发男子被凯里看中少了来自其他人的折磨,不过却被凯里折磨着,金发男子不是不明白一旦脱离了凯里的保护伞,在监狱有很多穷凶恶极的家伙会动自己,那个时候的自己会比在凯里这里遭遇的更惨,但是又不甘心,策划了一下,所以才有了不久前凯里被关禁闭的事情。

    想到落在其他人手里会遭遇的事情,金发男子顾不得对凯里的意见,他必须得牢牢在的抓住凯里。

    凯里厌恶的看了眼金发男子,他对金发男子没有感情,不过是监狱里没女人,金发男子长得还不错,做贪官有钱保养下来的肌肤很柔滑,才让他动了念头。他还没蠢到不知道自己被关禁闭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聪明的玩物很有趣,但是惹人厌了,就该丢了。

    凯里什么都没说,那双冰冷的眼睛最盯着金发男子,让金发男子不寒而栗,本能的恐惧让他放开了手。

    只是这么小会,沧淳就离了凯里一小节,凯里可不会让沧淳跑了,所以几个大步又挡在了沧淳的面前。就在沧淳考虑动手的时候,克拉尔及时赶到了。

    在阿萨办公室的时候,他听到阿萨的疑问,然后想起今天是凯里这个变态出来的时候,向沧淳这样的美男孩,那个变态会很喜欢的,想到沧淳会被变态缠上,克拉尔急匆匆的寻找凯里,绝对要让凯里没有机会看到沧淳,没想到他依旧迟了,当他看到凯里的时候,也看到了沧淳。

    作者有话要说:卡文了,悲剧的卡文了

第三十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