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星海暴徒 第三十八章


    “凯里。”看到沧淳和凯里在一起的克拉尔心里一跳,第一个反应就是警告的喊出凯里的名字,然后快跑到沧淳面前,护犊子一般在凯里和沧淳之间制造了一堵人墙。

    “好久不见,美丽的克拉尔,你还是这么光彩动人。”凯里完全无视着克拉尔的戒备姿态。“虽然你很想念我,急匆匆的过来,但是我现在更有兴趣的是你后面的小东西。”自恋而又大言不惭的话语。

    凯里的变态,就算过了这么久,克拉尔还是无法适应,“你还想再被关一阵子吗?”不适应,但是能够威胁。

    整个监狱,不论是犯人还是狱卒,对让凯里关禁闭这件事情绝对是万分赞成,每次凯里被关,当天整个监狱的气氛都格外欢腾。

    禁闭,这种惩罚,就算到了星级文明时代也是非常残酷的,在没有一点声音的黑暗空间,就连自己都会迷失的恐惧,在星际时代更进一步的,在禁闭的时候让人服下足够的营养剂,麻痹身体,在无声的黑暗空间,自己连说话和活动都不能,那样的状态,足以将人给逼疯。禁闭是项可怕的惩罚。

    偏偏,这种可怕的惩罚对于凯里来说完全没有恐惧,在黑暗无声无法动弹的状况下,他依然可以自得其乐,关凯里禁闭,对凯里无碍,但是对其他人而言却是一种解脱。

    凯里的神和常人迥异,每一个呆过禁闭室的人,对于这一点更加确认。

    不惧怕,不代表喜欢那种环境,外面的世界如此美好,回到那个黑暗的空间实在是太无趣了,只是要放过眼前这个小东西,凯里在心里权衡犹豫。

    凯里犹豫,克拉尔一刻都不敢放松,死死的守在沧淳的身前,沧淳对于眼前的闹剧很不想搭理,准备走人,不想余光中捕捉到了阿萨的身影,“主人。”虽然是一句低喃,身前的克拉尔却能够听到,反的转头,看向正在走来的人。

    那个人背对着阳光而来,却比阳光更加耀眼,眉宇间纵横着狂气,整个人犹如烈日骄阳,灼伤了眼睛,漆黑的发丝在阳光下抹上了金光,带着一身跃动的金焰向自己走来,那个人存在的空间没有一丝霾。

    心好像被是什么击中了一样,心脏鼓动的如此剧烈,眼睛完全无法移开。凯里就这样看着走进的阿萨,心里掀起了从未有过的感情,如此的激烈。眼前的人就像是神祗一般,让自己心里涌起了膜拜的热情。内心的黑暗,被烈日的骄阳刺穿,原本以为自己不会渴望光明,可是当看到太阳的时候,就算明知会被灼伤也想靠近。

    沧淳看到阿萨的出现,快步来到阿萨的身边,凯里这个变态,他觉得绝对不能让主人看到,所以他错过了凯里眼中闪过的狂热色彩,当沧淳想要对阿萨说离开的时候,那边的凯里出声了。

    “你是谁?”声音语调如此的正常,带着微微的颤抖之意,凯里自己也没想到过自己会有如此正常的时刻,心里忐忑着,这人是否会搭理自己,或者这人只是自己的幻梦,自己开了口之后就会化为青烟消失无踪。

    论起样貌,阿萨很出色,但是有了沧淳的先例在前,阿萨的致俊美就显得逊色,但是那份犹如骄阳一样灼热的气场,却偏偏引动了凯里心中某一点。身处黑暗的人,怎么会不向往光明,凯里这种沦陷在黑暗深处的变态,对于光明会有扭曲的报复,玷污光明,可是当这光明变成无法扭曲的太阳之后,心里涌现的渴望只会更加激烈。

    凯里的失态没有人注意到,克拉尔听到凯里的话,重新将戒备的视线放到凯里的身上,意外的看到凯里脸上失去了惯有的戏谑笑容,眼神直直的看着阿萨,完全无视了其他。

    看到凯里,阿萨是认识的,监狱中重点关注的几个犯人之一,这一点沧淳也是知道,但是那些资料上绝对没有表明凯里的属是个变态,所以阿萨一无所知。

    阿萨到这里之后,倒是知道凯里被关禁闭,因为是凯里有错,他受到惩罚是应该的,阿萨也就没想过将人放出来,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看克拉尔那如临大敌的模样,刚才匆匆跑出来就是为了这个凯里吧。

    “我是新来的监狱长。”不知道凯里属的阿萨很淡定平和的回答。上前,却被沧淳拦下,低头看着沧淳,一副不要上前的样子。怎么连沧淳也是这样。

    拍拍沧淳的头,让沧淳退开,沧淳很是享受主人的触碰,乖得像只猫,凯里看到这一幕眼中爆发出嫉妒的火光,而这被克拉尔给捕捉到了,趁着克拉尔分神之际,闪身脱离克拉尔的防卫线,几个跨步就来到了阿萨的面前。

    近距离的看着阿萨,心里头更是激动。接下来的事情本就是让人意想不到,也难怪会让人目瞪口呆了。

    只见凯里来到阿萨身前,竟然单膝跪下,在阿萨没反应之间,执起了阿萨的一只手,然后轻吻阿萨的手背,在阿萨不寒而栗,沧淳意想不到的呆愣下,说道,“我是凯里,我的神。”这是阿萨在凯里心底的地位,那眼中的狂热就是狂信者,为了阿萨可以付出一切的目光。

    凯里的行为彻底的惹怒了沧淳,这个人竟然敢……属于幽的气势毫不客气的冒出来,那种狰狞的气场只是出现就有将人撕碎的错觉,凯里的属就算是在变态,也无法在这种气势面前保持冷静。注视着阿萨的双目余光中出现了沧淳的身影。

    沧淳很想教训凯里,但是比他更快却是当事者的阿萨,一脚毫不留情的将凯里给低踢开,作为无视沧淳气势的唯一一人,他将得到自由的手背在衣服上不断的擦拭,“变态。”语气非常暴躁的骂道。这么一小会的接触,阿萨就断定了凯里的属。

    手背被擦红了,还是无法消除刚才在手背粘腻感,其他人不知道,可是作为当事者,他非常清晰的感觉到,凯里用舌头在手背上舔了一下。

    “沧淳,我们走,我要回去消毒洗手。”连打凯里阿萨觉得都是次要的,他没有洁癖,可是手上那像被软体滑溜爬行类爬过的触感实在是太让人恶心了。

    沧淳自然不会反对,不过在离开之前,给了凯里一个非常冰冷恐怖的眼神。沧淳还不懂这个眼神的含义,但是凯里能够明白那个眼神之下的深沉东西。

    属为变态的凯里会因为阿萨的过分行为受到打击吗?答案当然是没有,高洁的神,对自己的冒昧心里升起反感是自然的行为,自己实在是太莽撞了,怎么就这样冒犯了神,这是凯里的想法。只是那个叫做沧淳的小东西,被阿萨踢倒在地上的凯里,翻转了一□子,望着天空。

    那双紫色的眼中透露出来的感情可是一点都不单纯,对自己的杀意也不仅是自己冒犯了神,还有更多的东西,那个小东西自己绝对没发现。还有刚才那种气势,如果说犹如骄阳的那个少年是心中的神,那个紫色眼睛的小东西就是黑暗的魔,神与魔,嘿嘿,非常有趣。凯里的嘴角扬起唯恐天下不乱的笑容。

    当那个魔知道对神的感情,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真是很想知道。

    阿萨在浴室里狠命洗手,在一旁随侍的沧淳也在平息心底涌起的暴怒。他从不知道怒火可以那样的狂烈,焚烧理智,想要摧毁一切,当那个变态,沧淳记住了阿萨嘴里冒出的词汇,对阿萨做出,只要一想到那个画面,沧淳就无法可是的握紧双拳,那个画面碍眼至极,犹如尖刺一样刺破了什么。沧淳有种感觉,有些东西和以前不一样了,但是到底是什么。

    “沧淳,沧淳,”阿萨喊了几声,沧淳都没有回应,继续喊。

    “主人。”自己竟然走神了。

    “在想什么?”想的这么认真,还是第一次,沧淳没有第一时间回应自己。

    “没什么,主人有事吗?”看到阿萨那双没有擦干的手,沧淳拿起一张毛巾,准备执起阿萨的一直手擦拭。

    阿萨没让沧淳这么做,而是自己拿起毛巾擦拭。“以后离那个变态远一点。”绝对不能让沧淳受到污染。

    “是。”心里庆幸阿萨拿走了毛巾自己擦拭,否则他本无法保证再为阿萨擦手的时候会花多大的力气去擦拭掉那个变态留下的痕迹。“主人,要不要再洗一下手。”沧淳怎么都不觉得阿萨的消毒消够了。

    “别再跟我提这件事。”阿萨咬牙切齿,这是他人生的污点。沧淳如此一说,他觉得手背上又泛起了那种滑腻的感觉,转身,将毛巾一丢,继续洗。

    阿萨的火气因为这件事情一直没有消下去,监狱里的犯人们可以就为此遭了殃,阿萨下手下的更重了。那个变态还继续不知死活围绕在阿萨的周围,就算打他,看着变态那兴奋的表情,阿萨就忍不住退散。

    惹不起,我躲。阿萨不觉得这是退缩示弱,对于变态不能用常理还衡量。

第三十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