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星海暴徒 第四十一章


    “沧淳,沧淳,”阿萨唤了几声,沧淳都没有回应,扭头看,沧淳一副神游天外的恍惚表情。

    凯里说出的事情,让沧淳的心神很不稳,想要确认自己绝对没有凯里说的那种想法,回到了阿萨的身边,但是在看到阿萨开始,就无法直视,明明是和以前一样的人,可是在自己的眼中有了不同,黑色的发丝那么柔软,让自己想要碰触,黑色的眼中倒影着自己,想要那双眼中只有自己,俊美的轮廓,狂气纵横的眉宇,不是用灵感的视觉,也能够感觉到犹如金焰一样的耀眼灼热。

    不是,他没有。沧淳在心底说服自己,魂不守色的想要将偏离的思维带回该有的正途,在心里否定,否定,本能的行动,跟在阿萨的身后,没有发现,阿萨进了浴室,脱了衣服,赤身的进入了浴池,也没有听到阿萨唤着他的身影。

    直到一泼温水从见沧淳一直没有回应的阿萨那里泼过来,沧淳才魂不守色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没想到一回过神就看到让整个脑袋一蒙的景致。

    “你在想什么呢?”阿萨见沧淳清醒过来,笑道,完全不知道在沧淳的眼底、脑海里自己的样子是引人犯罪的诱、惑。

    沧淳不是没有见过阿萨沐浴的样子,他和阿萨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以成为阿萨的管家为人生目标的沧淳,对于阿萨的周身琐事已经做了很多年了,阿萨的赤身,他看的次数太多了,但是从不知道这具熟悉的躯体在此刻可以展现这样的魅力,让他的心跳如鼓,让他的血气不受控制的涌动,让他的心里有什么东西在咆哮。

    碎散的发丝,发尾被水浸湿,滴着珠珠的水滴,在泡浴时完全放松的神色,带着慵懒舒适,热气蒸熏的脸蛋泛起薄薄的浅红,白皙的肌肤上因为热水的原因,粉色浮现,生动而又美丽,遍布着水珠的身躯,多了莹润如玉的感觉,高扬的脖颈,致的锁骨,平坦的膛上如花一样的粉色美丽,线条优雅流畅的双肩,看似瘦弱却罕有力量的手臂,没有让阿萨向往拥有的纠结肌,平滑的肌理,小腹浸没在水里,隐隐的黑色透过水面若隐若现,如此的姿态,勾起了沧淳因为凯里的话而在脑海中生成的那一幕。

    被迷惑来的呆滞状态因为想起那一幕吓得惊醒,摇头。不是,不是,他才没有。

    看到沧淳异常的状况,阿萨不无担忧,从水里起来,不觉得有必要遮掩自己,走到了沧淳的身边,泛着湿气的手上沧淳的额头,“生病了?”

    还没到沧淳,沧淳就像是感觉到什么毒蛇猛兽一般,唰的拉开了和阿萨之间的距离。只是看了阿萨一眼,就立刻低头,长发遮挡了表情。

    “抱歉,主人我有些不舒服,想要休息一下。”沧淳低头,他不敢抬头,方才一眼,以他目力已经将阿萨的所有都看在了眼里,方才从水面下无法看到的一切都烙在了眼里,本无法直视,呼吸急促,很想上前去碰触,可是不能,绝对不能。

    “啊,”阿萨愣了一下,从长发中透露出的肤色来看,沧淳的肤色更白了,“好,你好好休息。”阿萨可不是没有良心,看沧淳不舒服还要压榨沧淳的劳动力,让沧淳去休息。心里想着,幽的体制也不是想的那么强壮,还是会不舒服的,“需要叫医生吗?”阿萨关心的问道。

    “不用,休息一下就好了。”他不是身体上的病,沧淳此时无法保证自己的礼节是否完美,头也不敢抬,微微躬身,“主人最好把衣服穿上,小心着凉,我告退了。”脚步还算沉稳的后退,开门离开了浴室,但是在关上浴室之门后,沧淳用落荒而逃的状态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关门,身体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样,跌坐在门后。

    脆弱的将自己卷起来,抱着双膝,埋首,身体微微的颤抖着,被掩埋的脸上,嘴唇被紧紧的咬着,渗出丝丝的血迹。

    不久之后,又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面无表情躺倒床上,闭目开始收索其幽的关于人的记忆。沧淳拥有幽的记忆,但是也只是有而已,从未特意去思索,去观看,更加没有深入去体会,他是他,幽是幽,幽的世界没有感情,他对于感情只是懵懂。

    怎么却解决感情上的问题,他不敢去问阿萨,监狱里的狱卒和犯人绝对不是值得参考的对象,他现在需要帮助,阿萨说过,不管是哪个世界,人心和人都是一样的,所以他需要去借鉴幽的记忆里关于人的知识,找到能够解决现在他遇到的问题的办法。

    他要怎么样才能消除这困扰他的东西。久久,睁开眼。没有找到办法而产生的喜悦,眼中的忧郁和沉重反而更深了,

    他不是以前那个没有感情的幽,跟在阿萨的身边,产生了感情,所以在旁观那些事情的时候,他不是幽的无动于衷,一样没有感动,没有震撼,而是用拥有的些微感情去分析。

    幽不会懂,那些他看到的亲情、友情和爱情,如今的他凭借着细微的感情感触,重新观看幽的经历,看到了人和人之间的一切,谋诡诈,相扶相持,看到了感情联系的牵绊,爱慕、执着、憎恨、厌恶,种种的感情一一流淌,他知道主人和凯德莫纳之王的是亲情,和皇太子之间的是友情,也明白了自己对主人灼热而又不堪的爱情。

    看到了爱情的美好,也看到了爱情的悲伤,他醒悟自己的爱情,却早就知道不该,怎么断绝这份不该有的感情。这是他醒悟时的想法,可是他天真了,看看幽记忆中的东西,感情是最难捉的东西,会纠缠的很深,也可以浅浅无痕,而他明白,他对主人的感情绝对不是后者。

    想要断掉,不是没有办法,第一个,他死了,离开主人,那么这份感情自然就完结了,可是他做不到,尽管现在他还是不完全的幽,可是幽不死的生命力他已经拥有,死亡和离开他的主人是一回事,而他舍不得,想到不能陪伴在主人身边,想到主人的身边有别人可以代替自己,自己的心就痛的无法言语,就有一股撕碎那个别人的想法。

    第二种方法,杀了主人,更加不可能,他绝对做不到,他是守护主人的存在。

    感情要怎么断,好难。这是遍观了幽记忆中人类记事的沧淳的结论。

    带着挫败感的再次闭上眼睛,出现在眼前的却是阿萨的样子,从最初的相见开始,什么时候感情变了,一边回想着过去,一边意识沦陷,让睡眠的魔法包围,进入了梦乡之中,继续看着和阿萨一起的回忆。

    梦中的最后,是在一处温室,温室当中有一个浴池,阿萨就在那里沐浴,他呆呆的看着阿萨从水里向自己一步一步走来,自己无法控制的伸出手,碰触那具身体,用手和唇膜拜,将人压倒。尽管是在梦里,可是自己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具身体的温热,自己的感觉,蠢动的火热,纠缠的四肢,那里的火热紧致,自己疯狂的冲动,失去理智,一切都那么的真实,让人忘记了这是梦境,沉醉其中,忘了如此行事之后会遭遇都的后果。

    梦终究是梦,就算在怎么真实当梦境破碎的时候,一切就结束了。

    沧淳一睁开眼,才知道一切都是梦境,楞了片刻,以他的神强悍竟然会分不清现实和梦境,呆呆的坐起,裤子中间的湿润那么明显,为了证实什么,他的手伸近裤子里,然后将手拿出来,黏在手上的白色体说明着他的罪恶。

    呆呆的看着,他的身体才十二岁,可是不代表他不知道这是什么,遍观了人类的事迹之后,他知道这个是怎么产生的,又是什么东西。在梦里,他玷污着他的主人。沧淳的脸色很难看,明了了自己的感情,同样知道那个人不会接受的。

    太清楚的记得,那人说起男人和男人之间的事情时,那不屑的表情,那人不会爱男人,也就不会爱上是男人的自己,幽不是无所不能,他改变不了自己的别,从一出生开始,他就注定了不会被那个人爱上。

    如此贪婪丑恶的自己怎么配去碰触金焰一样的美丽存在。

    名为绝望的悲哀笼罩整个心神,感情才开始就已经无望,痛楚酸涩了眼睛,透明的体从眼角滑落,无声无息,无知无觉,当它落在被单上,浸湿了被单,才用手一抹,才意识到自己落泪了。

    没有尝过爱情的甜蜜,先品尝到绝望的痛楚,无法斩断这份背德之情的自己要如何。

    沧淳就这样坐在床上,对于未来,对于自己的感情升起了茫然的感情,再次闭目,在幽的回忆中沉淀思绪,经验不足,他需要在记忆寻找应对的方式,这一次认认真真的去看,去想,去经历,让自己成熟起来。如果幼稚的自己无法缓解这份痛楚,那么成熟的自己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当再次睁开眼的沧淳,眼中已经没有属于孩童的青涩,而是拥有了成人的虚假。

第四十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