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星海暴徒 第四十四章


    心脏被碰触,这种感觉绝对称不上好,只要那只握着心脏的手用力,自己绝对会死。凯里就处于这种恐怖的状态中。

    看到凯里那充满恐惧的神情,沧淳的笑容带着恶意的嘲笑,手掌在心脏上恶意的重重捏了两把,让凯里痛的直冒冷汗,脸色苍白。

    这两下还算好的了,凯里没有透视眼,看不到沧淳究竟对自己的心脏做了什么,但是他品尝到了什么是锥心之痛,他只觉得有针一样的东西在自己的心脏上穿刺着。

    在眼看不到的肌理下,凯里的心脏正被无形的力量雕刻出复杂的文字,像是锁链一样,将凯里的心脏给包围了,当针刺一样的感觉消失时,那些文字如同黑色锁链一样依附在凯里的心脏上,如果有谁挖出凯里的心脏看一眼,就知道这颗心脏的状态诡异的让人头皮发毛。就算已经到了星际时代,在心脏上雕刻这样的技术绝对会有死亡的危险。

    这些黑色的文字,是契约,完成之后,沧淳的手开始从凯里的心脏部位抽、出,当手掌出来的时候,凯里松了一口气,但是在看到手掌上那一抹灰白色犹如火苗一样的东西时,心里直觉的感应到一种非常不妙的东西。

    “这是什么?”被沧淳折磨了一番的凯里,声音干涩难听,有气无力,可是心里不好的预感太浓了,让他不得不问。

    “你的灵魂。”沧淳轻飘飘的宣布。

    灵魂是什么,在星际时代,人类依然相信,人只所以具备灵就是因为灵魂这种玄妙的、科学还没发现的存在,不是什么封建的想法,不过是一种认为而已。灵魂到底是什么,谁也说不清,谁也没有接触过,但是灵魂的传说,在幼时的灵异故事中依然出现过,赞誉人的话语中也有着你有着高洁的灵魂这样的话语,星际时代的人类,对于灵魂的认识在严谨的科学和浪漫的幻想中徘徊着。

    凯里没有理由不知道灵魂是什么东西,看到沧淳手掌上那一抹被沧淳称为灵魂的东西,凯里心里转过的不是这就是灵魂啊,原来灵魂真的存在这样悠闲的想法。而是一种恐惧感,灵魂被掌握在别人的手里,幼时童话的种种恐怖传说出现在脑海里,让他如何不惧,人怕的就是未知。

    此时的凯里对沧淳的映像一下子改变,那不是被自己算计的男孩,而是一个非常未知的恐怖存在,联想到现在发生的事情,幼儿被灵异故事吓到的恐惧感陡然出现在已经被现实磨练的非常现实的他身上。

    “你到底是什么?”凯里被吓得神经兮兮,已经开始怀疑沧淳是不是人了,不过他也猜得了,沧淳虽然有着人的外形,可是本质上却是非人者。

    “你不需要知道,”沧淳的言下之意没有否定凯里他不是人的猜测,而是对着凯里显摆了一下手掌上的灰白色火焰,“你的灵魂真是污浊。”这世上最美的灵魂只有主人那金焰般的灵魂,凯里连比的资格都没有。

    沧淳对自己的灵魂是什么评价,凯里可没有这个心思去争辩什么,颤声问道,“你拿着我的灵魂干什么?”

    “我很不放心你,为了放心,我必须采用点小手段。”沧淳的美貌完美至极,紫色的眼睛绽放着危险的邪魅。“灵魂用来控制一个人是最好的方式,因为灵魂可以反映一个人最真实的所有,你只要做出我我不希望你做的事情,轻就受点惩罚,重,也不是死,我会让你的灵魂永世煎熬,不得超脱。”这绝对不是虚言妄口的威胁。

    苍蓝色的火焰在白色的灵魂之火上出现,看着是没什么,但是凯里却不是如此,他承受的是比方才的锥心之痛还有痛的痛楚,比针扎难受,比刀刺惨烈,比被火烧还要灼人,比被水压更窒息,比粉身碎骨还要绝望,这不是来自身体的痛苦,凯里在痛苦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也认识到这是灵魂的痛苦。

    比起承受这种痛苦,死亡或许并不是那么可怕糟糕的事情。凯里痛的想要自我了断,可是他做不到,煎熬的痛苦中,他听到沧淳清晰地声音,在灵魂深处响起,威严的主宰着所有的声音,“想死,也要我同意,你才能死。”残酷无比,在他的灵魂被握在沧淳手里的时候,凯里的死亡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就算你的身体死了,你的灵魂还在我的手上,永生永世,你都无法挣脱我的控制,你是我的奴仆。”残忍的宣布着。

    就算凯里想要故意死亡来摆脱他的控制也绝无可能,沧淳杜绝了凯里被逼到绝境,宁愿违抗自己也要解脱的打算,说凯里是奴仆那是好听的,灵魂被握在沧淳的手上,凯里的身份就是一个奴隶,有没有地位就要看他对沧淳有没有用了。

    苍蓝色的火焰消失,痛楚来得快,去得慢,凯里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被折磨出来的冷汗,滴滴答答的落在地面上,痛楚减缓了很多,但是身体还在颤抖,方才感受到的痛苦还残留在身体上,似乎有让身体铭刻的意思。

    “意识很清晰,对吧,”沧淳平淡的评论着,“来自灵魂的伤害,是不会痛晕的。”晕过去了也会继续被这份痛楚折磨,可谓是一直清晰的感受到灵魂的痛楚,“看你的样子还真狼狈,我让你尝到只是最轻微的方式。”沧淳显得随意的语气中带着戏谑,似是在嘲笑凯里连这样区区的痛苦都承受不了。

    凯里对沧淳的话,浑身抖的更加厉害,这样只是最轻微的,那么再重一点会如何?凯里不笨,在痛楚减轻的现在,已经可以思考了。沧淳用的是什么办法,究竟是不是人类,这都无关紧要,现在的重点是,他的灵魂已经被对方握住了,去证实这件事情?不好意思,那种痛苦他不想再去尝试一次。尽管凯里是一个变态,可他也是一个血之躯的人类,对于身体的疼痛,他会有变态的嗜好,但是灵魂的痛楚他半点无爱。

    思维、心灵、身体、灵魂牢记了那份痛苦,不想再尝试一次,只要一想就会颤抖,知道了惧怕是什么东西,明白了忌讳是什么含义,在这份痛楚面前,为了逃避,他可以舍弃一切,包括生命,可是连死亡都没办法做主。

    自尊是什么,他从来没有那种东西,自由是什么,那是活着才能拥有的东西。凯里并没有想多久,就做下了决定,被痛苦折磨的很是虚弱的身体匍匐在地上,没有力量,只能靠着四肢来前行,爬到沧淳的脚边,用最卑微的姿态,表示自己的顺从。

    “主人。”微弱的声音带着惧怕很坚定,可怜的模样实在无法将此时的凯里和平时联系在一起。

    凯里顺从卑微的称谓,并不让沧淳高兴,主人这个称谓会让他想起那个人,特别是从凯里嘴里说出这个称谓,更是让沧淳莫名的觉得不愉快,“以后叫我管家大人就行了。”他是阿萨的管家,他手下的奴隶也是阿萨的奴隶。

    “是,管家大人。”凯里非常听话,立刻改了称呼,就算语气虚弱的要断掉。

    “不需要我提醒你以后该怎么做吧。”

    “是的,管家大人。”凯里当然明白,以后他只需要听从沧淳的命令,不要将某个秘密外泄,要提醒沧淳克制感情,在沧淳的身边出谋划策,一切以沧淳的利益为重。这就是他以后该有的态度。

    能够放了凯里一命,已经是难得了,别指望沧淳会因为凯里归顺自己,就大发善心的将凯里的伤痛一并治好,得到想要的结果之后,沧淳就消失在牢房内。

    牢房内的凯里保持匍匐的姿势不多时,终于有了力气颤巍巍的爬起来,然后躺回让人安心的床上,放松自己的身体和神。

    嘴角却扬起了愉悦诡异的笑容,他是很害怕没错,那些不是假的,也不是演出来的,当威胁消失之后,想到以后的日子,他才笑,那种被人彻底压倒的感觉,真是美妙到让他骨子里都飘然,比起对阿萨发自内心莫名的虔诚,沧淳的征服让他更有真实感,想到以后会看着这两人如何,他就无法不产生一种兴奋的波动。

    至于沧淳对他做的一切,不是没有报复的,爱而不得的痛苦,沧淳绝对会尝个淋漓尽致,痛不欲生,以后他将会目睹到沧淳那种痛苦,不也是对沧淳的一种报复吗。

    这边沧淳离开了凯里那里,却并未回到阿萨的身边,而是隐藏身形来到了黑暗的监控中心,他要去更改今天和凯里见面的监视图象。

    监控中心没有一个人在,暗的房间里,数十台光幕上,密密麻麻的层叠着画面,这些就是诺法姆星的监控画面,对于这些光幕的分布,沧淳并不熟悉,所以花了一点时间,才找到他想要找到的,凯里牢房的监视画面。

    作者有话要说:断更的日期大概在30、31和1号,可能一天,也可能三天全部,具体情况要看了,最好准备哦

第四十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