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星海暴徒 第五十章


    “怎么了?”同伙们的眼神让莫拉斯莫名其妙。

    “看来你真的被那位殿下给打傻了。”已经该知道了阿萨的姓氏,芬迪干脆用殿下来称呼阿萨。

    能够混到他们这种程度的黑暗世界成员,对于星际中的大概都要有个了解,凯德莫纳那个有名的权势家族,是重点的对象,也是避免招惹的名单之一,没有理由不知道这个显赫的家族。

    “有什么不对?”莫拉斯无知的反应,让其他同伙叹气,这家伙究竟是怎么混到这种程度,名扬黑暗世界的。

    “你打得过他?”这是昆冷冷的言语。那位殿下在监狱的时候就对他有过兴趣,为了兴趣,他也和那位殿下打过,很惊人的实力,他竟然输了,他原本还认为如果自己是生死战,赢得绝对是自己,但是仔细回想,他不那么确定了,自己也被那位殿下狂热的战斗心给蒙蔽了,竟然以为那位殿下就是一个战斗狂,对战中的狠辣和熟练,那是经过无数战斗,而且是生死战斗磨练出来的。只是自己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那位尊贵的殿下经历生死之战,而且还是无数的次数。

    昆的话无疑是让莫拉斯想起了,在诺法姆星的惨痛经历,他打不过,莫拉斯将视线投向其他犯人,回想起来,他们全部都是阿萨的手下败将。

    “而且,真的绑了那位殿下,我们就离死不远了。”芬迪非常无奈的说道。“凯德莫纳王家的殿下,缇雷的幼芽,敢动他,整个缇雷都会追杀我们的。”缇雷人护短的格,他们这些常年在宇宙混的人非常清楚。凯德莫纳王家,缇雷的指导者,司掌教育的家族,整个缇雷的人都可以说是这个家族的学生,这是一个多可怕的数量。

    莫拉斯的脑子不短路了,他也想到了后果,然手是暴怒,“可恶。”这场越狱可谓是完败了,“那个妖孽究竟是怎么教出来的?”不甘的吼叫。

    这话在犯人们心里产生了共鸣,该说是不愧于是司掌教育的凯德莫纳王家,果然是厉害,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就可以将他们玩弄于鼓掌之中。早知道的话,他们绝对不会将阿萨当做一般的未成年者,可是,事实是如此吗?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尽管被阿萨打击了,但是犯人们可没有就此放弃,就像阿萨说的,他们还有机会,主谋犯人们开始催促一统逃狱的科学家们破解龙牙的程序,很可惜的是一直到龙牙穿透诺法姆星的大气层,也没能破解龙牙的系统。

    那是和现有的科技体系完全不同的另一条道路,就凭这伙被关了多年的科学家想要参透,没个三年的时间不到一点皮毛,再说了,为了防止技术的泄露,艾维茵王家的人可是花了大力气封锁龙牙的各种机密信息,就这么点时间,这伙科学家只不过是才破开艾维茵王设下的三层密码锁,不过,就算如此,也很值得称道了。

    龙牙半夜开走并没有能走多远,就被阿萨给控制回来了,回来的时候有意放慢了速度,也在日出之后回到了诺法姆星,而此时的阿萨还赖在床上,沧淳体贴的将遮阳层放下,不让一丝阳光都闯不进阿萨的房间,好让阿萨可以甜美的安睡。

    阿萨这边是睡的不知道时间,这边的越狱犯人已经开启了龙牙的舱门。

    犯人们不是没想过用武力夺取心的越狱机会,但是他们非常明白,这个可能非常低,就算抢了飞行器,也逃不过外面的防护军,普通的飞行器可不像龙牙这种领主专用星舰,出入都是要严格审查的。

    只是心依旧不甘,被阿萨愚弄于掌心的不甘,他们是否可以冲动一下,绑架了阿萨。可惜,这种想法只是转了一下,他们都不是冲动型的笨蛋,他们很理智,否则不可能在入狱前和正义的政府机构斗智斗勇,也不可能把握住这个机会越狱,尽管失败了,原因不是他们蠢,而是对方技高一筹。

    行为上放弃了抗争,不代表心里放弃了抗争,在犯人们老实的下了星舰,面对重重包围着他们拿着武器,一脸戒慎的狱卒们时,主谋犯人的脸上划过不屑的神色。只是心中一凌,不是因为狱卒,而是因为那个站在不远处的黑发紫眸的男孩。

    优雅的笑容掩盖不了眼中的冰冷,在他们看来那种优雅的笑容更像是不屑,此时狠狠压制住他们,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的可怕压力就来自这个致美丽的男孩。

    这个一直站在那位殿□后的男孩,明明有着出色的外表,但是和那位殿下在一起的时候,不知不觉会忽视了他的存在,就像被太阳覆盖的影,被耀眼的太阳夺取了注意的他们看不到影的存在。明明表现过几次让他们大吃一惊的实力,可是在那位太阳般的殿下存在的情况下,竟然疏忽了这个男孩的实力。

    现在才知道他们几个因为对方的年纪小看了对方多少,一个阿萨是如此,一个沧淳也是如此。

    在沧淳的重重威慑下,犯人们的一切行为看上去是那样的配合,犯人又一次感觉到了沧淳对自己威势的控制力,那是只作用在他们身上,没有牵连到任何一个狱卒的控制力。这股威势到底是什么?沧淳又是如何做到的?犯人们心中不由泛起这样的疑惑。

    “沧淳,不准和我抢。”一声大吼打断了正在有秩序进行的犯人再关押行动。

    阿萨的生理钟没有那么晚,赖床这样的习惯很舒服,阿萨在床上懒了一下,然后习惯的看了看时间,才发觉已经到这个时候,晨起混沌的大脑让他一时之间没有那么清醒,不过心里一直放着越狱犯人的事情,还是让他在片刻之后,想起了这个时候那伙犯人该回来了。

    想到这一点的阿萨,从船上起来,穿衣,打开了遮阳层和窗户,辽阔的大海,翻腾的海浪声,还有老远就看到了他的龙牙,心情一下子很雀跃,就这样没换衣服,穿着一身睡衣往外跑,靠近目的地一眼就看到了沧淳那熟悉显眼的存在,再看看犯人那老实的样子,阿萨直接认定了沧淳和他抢架的行为。

    听到这一声候,沧淳立刻回头,就看到他爱慕的主人,穿着一身睡袍,赤着一双脚,迈开的步子本不是睡袍能够遮掩的,修长优美的双腿在行走当中散发着诱人的魅力,经过一夜的翻滚,睡袍早就没有了整齐的样子,大大敞开的领口,露出大片的肌肤,加上匆匆跑来,肩膀都露了一半,衣领落在了手肘上。

    沧淳不由里脸色大变,一个闪身出现了阿萨的面前,尽可能的将阿萨此时的模样给挡住,怎么能让其他人看到他主人这个样子。

    “主人,您起来了。”沧淳努力让自己平静,做出一副和平常一样的样子。

    “你和我抢了。”阿萨危险的眯眯眼。

    “怎么会,主人,我只是来监督克拉尔副监狱长的工作。”沧淳连忙否认。

    阿萨不怎么信,目光看了眼正在收押的犯人,真的不是打过架的模样,确认了这个事实,阿萨的立刻对沧淳好脸色了。

    “主人,您这个样子…”这次换沧淳危险的眯了眼睛。

    “啊,我立刻回去换。”因为方才怀疑了沧淳,有些心虚的阿萨,不用沧淳多说,立刻转身。“副监狱长,等一会我要审问他们。”走之前,阿萨还不忘交代一句。

    “是,殿下。”克拉尔没有理由不从。

    就这样,阿萨匆匆来,又匆匆的回去了。

    回到自个房间,到浴室洗了一番,在沧淳的帮助下穿好衣服,其实阿萨觉得很没必要,自己又不是不会穿衣服,而且他并不喜欢那些复杂的款式,他的衣服非常的简单,这样还用得着多一个人帮手吗?只是看到沧淳坚持的眼神,阿萨妥协了,这么多年下来也就习惯了。

    阿萨坐到椅子上,穿袜子,沧淳却比他更快一步的拿着袜子,跪在了地上,在阿萨反应过来前,执起了阿萨的脚,将袜子套上。

    这怎么更进一步了。阿萨有些黑线的想着。

    “我自己来就行了。”阿萨理所当然的拒绝,沧淳充耳不闻。

    想挣,可是沧淳年纪是小,身份却是不凡,幽的大力,本不是凡人之躯的阿萨可以对抗的。让阿萨意识到了差距,然后非常不服气,心里狠狠的想着超越的那天。

    沧淳近乎强制的为阿萨穿好袜子,套上鞋子。

    “主人,我去准备早餐。”做完这些之后,沧淳微微一躬告退。

    “恩。”阿萨很是不服的恩了一声,眼睛都不看沧淳,那是输了的不服。

    沧淳笑着出去,他的主人这样非常的可爱,他只能压抑着内心将人拥入怀中的渴望,就这样推出去。关上门之后,却靠在门上,闭着眼,度过那心中的苦涩和荡漾的情绪,嘴角的苦笑不敢属于这个年纪,片刻之后,收拾起了情绪,去为阿萨准备营养丰盛的早餐了。

    这样就好,这样就行了。沧淳在心里对自己说着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去踏春

第五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