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星海暴徒 第五十三章


    会出现在监狱的科学家,怎么想都是意外,在人们的思维里,科学家是严谨的权威,是高级的知识分子,拥有受人尊敬的社会地位,是不该出现在监狱的成员,但偏偏,诺法姆星关了2位数的科学家。

    科学家这个团体真心做科研的一群心底相当的单纯执着,没有善恶,但是这也是最可怕的一种心态,为了成就,泯灭人,如同孩子般单纯不辨对错,不论做了多残忍的事情,他们不懂他们错在哪里,为什么会犯罪,更有甚者可以用这是为了更多人的利益这样的话语来说服自己没错。这样的科学家有,但是数量很少,而眼前的科学家就有这样的成分。不是他们不知道,而是他们不懂。不过,在监狱这段时间,想必这些以前不想懂的事情也或多或少有些明白了。

    “科学家,你们对我来说倒是比他们这些杀人犯,海盗,走私贩危险的多。”很显然的,阿萨将主谋的犯人和科学家们分成了两个团体,科学家们在决定效仿主谋犯人追随阿萨,获得自由重新过上研究度日的幸福生活时,被阿萨的这个表现愣在了原地,不敢动了。

    听完阿萨的话,心里揣揣的,他们原本只是单纯做研究的人,从不曾想过研究背后的罪恶,来到这座诺法姆星监狱之后,有空回顾一下曾经,在看看监狱里的各种犯人和听闻的事迹,才发觉他们以前做的不少事情都违背了法律,甚至说违背了良心,其中或者是被蒙蔽,或者是被欺骗,但是无可否认,那些罪恶都和他们有关,一个个听到阿萨的话,羞愧的低下头。

    他们是科学家,对于人情世故了解不深,可他们智商够高,怎么会不懂阿萨华话里的深意,知道那是犯罪的人,除了心理变态的疯子,心里都会有那么些负罪感,有机会去反省,去赎罪,去弥补,去做其他的事情减轻心里的罪恶感,而不知道那是犯罪的人做的理所当然,没有愧疚,没有负罪,没有罪恶,残酷残忍可以说没有人。

    可他们并不是这样完全湮灭人的,在这座监狱里他们知道了很多,但是做研究是他们生存的意义,失去了这个,他们活得如同死了。幸亏在这里,还有其他一样格和爱好的人在,在彼此的互相探讨争论当中,他们才没有被监狱的生活逼得发疯,这一次的越狱,不过是想要再次自由研究的渴望。

    越是厉害的科学家,所能造成的破坏越是超乎想象。只是阿萨需要一个研究团队。

    “看你们的样子,有反省,知道自己错了。”犹如教长的训导。

    “是。”众科学家也像是学生一样俯首听训。

    这个画面,克拉尔觉得一点都不突兀,司掌教育的凯德莫纳就是导师,这不过是阿萨殿下具备遗传因子天赋的正常表现。

    “以后就在我的手下了,我会建立实验室,但是你们的研究成果一律归我,还要完成我交代给你们的课题。”收编这群科学家,阿萨轻易的下了决定,从某些方面上说,科学家比犯人们危险,但是他们也比犯人们更好解决收拾。

    “是。”成果什么的,完成课题之类,科学家们完全不在乎,只要能够让他们继续做喜欢的研究就行了,对他们来说,那才是人生的意义。

    “在你们进行研究前,你们首先要学习新的体系。”他的舰队未来发展方向不会是固有的模式,而是他和沧淳花了这么多年建立的新体系。

    “新体系?”一干科学家好奇宝宝样的反问。

    “龙牙就采用了这种新体系。”阿萨是个好老师,对于学生的问题作出解答。

    一个个科学家想起让他们的学识都无法进行解析的龙牙,一个个眼睛发光。

    这就是缇雷的凯德莫纳王家的教育天赋吧。这是暂时充当了围观者的犯人们看到眼前一幕的相反,对于凯德莫纳王家作为帝国教导者的水平有了初步的了解。

    “你们学会了之后,我要你们为我打造潘多拉。”陌生的名词从阿萨的嘴里突然的冒出来。

    “潘多拉?”好学生代表,科学家问出了陌生的名词。

    阿萨一笑,洁白的牙齿露出来,配合着阿萨这一笑,贝齿竟然给人一种尖锐如锋刀的闪亮感,一种危险的感觉伴随着这灿烂的一笑在众人心里升腾,“潘多拉,我的战争武器。”

    潘多拉,在他上辈子的世界,传说中释放出绝望的女人,以后这个名字也被人当做了绝望的代名词,潘多拉的魔盒,不可被开启的盒子,却在盒子的最深处藏着希望,而他将要打造的战争武器,就是让敌人绝望的东西,也是缇雷人的希望。他不是不信缇雷人的战斗力,可是他要的是更强更强,原地踏步,那不是他的作风,竟然有了设想,那么就去完成它。

    想象着未来,他的战争武器潘多拉出现在战场,阿萨就一阵快意,血开始奔腾,那是兴奋,渴望着战争的冲动。

    “主人。”阿萨脸上的嗜血表情实在是太明显,在沧淳的眼里自然是不会产生危险感,反而是魅力指数直线攀升的吸引,这样的魅力,沧淳不想让别人欣赏,看着阿萨神游的眼神,出声唤醒阿萨。

    被唤醒的阿萨没有责备沧淳,而且陷入幻想走神的是自己,有些尴尬的阿萨刚要说些什么,更加尴尬的肚子叫声响起,阿萨是吃饱喝足的来的,所以这个叫声绝对不是阿萨的,众人的目光转动,目标是声音来自的方向,在共同的举动下,那唯一的一个不同举动就分外明显了,显然,这就是那一声的来源。

    “看什么,没吃早饭,肚子饿了自然要叫。”猪头小白脸杂碎莫拉斯就是那不同的一个,脸皮够厚的他一点都没脸红,反而理直气壮的对山众人的注视目光,不过眼底那份虚弱也是明晃晃的。

    “没吃早饭啊,”因为莫拉斯的缘故,阿萨摆脱了他的尴尬状态,很是体贴,“既然你们都跟了我,我不会让我的手下饿肚子的,你们解散,去吃饭吧,一个小时候集合,我要好好的训练你们。”想起上一辈子在佣兵团成为了前辈之后,他也有参与训练新兵,欺负新兵的感觉实在是太愉快了,那种感觉在心底泛起,阿萨的脸上笑容柔和非常,可是有种背脊发凉的悚然感在被阿萨当做目标的犯人身上升起。

    “主人。”沧淳站了出来,对于阿萨的提议,他很不赞同,“一个小时候接近午饭时间,主人也做不了什么,何不在午饭小憩之后再继续。”另外的建议到。

    阿萨想了想,也好,犯人们还需要点时间来热情现状,和做好心理准备,“按你说的,下午两点再集合。”

    沧淳笑眯眯的,心情不错,因为主人接受了他的意见。

    正事基本结束,阿萨可以从这里撤离了,不过犯人们比阿萨更快,不单是莫拉斯肚子饿了,他们也是一样,折腾了一晚,力消耗了,早餐又没吃,难受着呢。

    “殿下,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情报贩子瑞内在温室门口突然转身,对阿萨问道。

    “你说。”阿萨不免有些奇怪,瑞内想要问他什么。

    “缇雷皇帝他们知道你的舰队人员是我们吗?”瑞内很好奇。

    阿萨一笑,那样的轻快,答案是,“当人不知道。”知道了还得了,撒谎他不喜欢,但是欺瞒他常做。

    阿萨的答案让瑞内对于远方的缇雷帝国的皇帝,还有阿萨的父亲产生了深深的同情感,在这份同情之余,更多是恶劣的期待,当阿萨的舰队组建完成,看到这支有犯人组建的舰队时,那几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会是什么样的一副表情,作为阿萨殿下的部属,他有这个机会欣赏到吗?为了这个恶劣的期待,瑞内开始觉得有必要认真行事,争取成为阿萨的心腹,可以亲眼目的那彩的画面。

    昨晚的动静,监狱里的犯人们不是一无所知,催眠醒来之后,狱卒们的种种表现都让他们知道有事发生,事件已经发生,隐瞒无疑很愚蠢,何况他们还要审问其他的犯人,昆、瑞内、莫拉斯、芬迪还有克里的越狱事件监狱的犯人们都知道。

    作为成功逃离诺法姆星的一半成功案例,越狱的犯人们得到了监狱同伴的热烈欢迎,还有抱怨,怎么不带他们一起走,下次有机会一定要捎带让他们这样的言语,随后就是惋惜,他们怎么最后失败了,怎么败的。

    克拉尔没来及跟狱卒们解释,狱卒们对于犯人失败的缘由也一无所知,犯人们对于被阿萨玩弄于鼓掌之间这件事更是没好意思开口怎么说,一个个吃着东西,堵着嘴,不说,让其他的犯人们心里痒痒的,在监狱这个地方,一点八卦都可以让人喧闹很久,何况是这样的大事件。一个个用最大的能量去查找答案。

    凯里听闻越狱的犯人回来,用扭曲的步伐,诡异的表情,怪异的语调揭开了真实的一部分,“被监狱长逮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节日快乐,节日两更不爽约

第五十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