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星海暴徒 第五十五章


    诺法姆星不复平静,蔚蓝的大海上不在是空无一物,不少的金属浮空物在占据着大海上空的位置,来来往往的飞行器,让这座原来的监狱行星失去了静谧,唯一的陆地上也传来喧闹的呼喝声。

    这个监狱行星哪里还有原来的样子。克拉尔这位原副监狱长的地位再次变化,成了阿萨的副指挥官,站在监狱办公室的窗前,这位永远摆脱不了一个副这个职称的男人,深深的叹了口气。

    距离阿萨来到这个诺法姆星已经四年了,四年过去了诺法姆星已经失去了监狱行星的资格,在阿萨将那伙犯人逮回来,暴露了自己的意图之后,就开始为未来的舰队做准备,这样一来,舰队的星舰和一系列设备就必须大规模从外界往诺法姆星输送,这个行为惊动了远在缇雷京都的数个王家。

    那是诺法姆星最辉煌的时刻,缇雷显赫的六王驾临,皇太子殿下作为没办法凑热闹的皇帝陛下驾临诺法姆星,一群显赫人士的目标就是讨伐不乖的阿萨.凯德莫纳殿下。

    “阿萨。”那位优雅的凯德莫纳王气场全开,让众人确信阿萨在缇雷中显得异类的因子来源何处,原来是隐的遗传因子在阿萨的身上变成了显因子。

    一贯威风凛凛的阿萨显出了少见的心虚和弱势,躲在了沧淳的身后,看着主人如此信任自己,原本有意让主人接受一下来自凯德莫纳王的训斥,收敛一些过分行为的沧淳忘记了这个想法,当仁不让的护着自己的主子,就算是主人的父亲,也没有主人重要。

    最是圆滑的欧罗蒙王出来打了一个圆场,一干人等才没有在犯人面前丢了缇雷的颜面,之后的交锋,有幸目的的克拉尔非常难忘。

    首先就是凯德莫纳王是怎么溺爱自个孩子的,刚刚还是狂风暴雨的气场,在众人坐定,看了别开眼,心虚样的阿萨时就叹了口,脸色恢复到温文尔雅的状态,无奈说了一声,“阿萨,我开始后悔了,对你做的事情不闻不问,以后可不可以在你做什么之前先告诉我一声,让我有个准备。”每一次都是事后知道,事后对于儿子的行为胆战心惊,可是又觉得骄傲到无与伦比,真是矛盾,知道了会阻止,不知道会头疼,真是难办啊。“算了,看你的样子也不会说,以后我要学会对你事情淡定一点。”很难,正因为是自己宝贝的儿子,所以才会关心、担心、忧心。

    这边两父子上映了一幕温情戏码,接下来就是严肃的斯伯纳克王**官的审讯了,为什么阿萨要将犯人们编入星舰。

    这一次阿萨不开腔,沧淳出来,克拉尔真正见识到了沧淳的诡辩之术,觉得自己以前被沧淳带离思考方向,忽悠什么的是在是太正常了,不见斯伯纳克王也是节节败退么。最终以领主有权对领地之民做出审查裁决权为由,阿萨方获得全胜,同时解除了诺法姆星犯罪星的属,所有罪犯是诺法姆星的领民,从此之后,诺法姆星上再也不会有犯人送来。如此一来,自己个副监狱长也就名不副实,被阿萨殿下命为将还没看到影子的舰队副指挥官。

    一应文件当场起效,毕竟帝国高层基本都在这里。

    接着是巴多赫王好奇的询问,阿萨的舰队将是怎样的,此时他才知道,原来这位让人大吃一惊的殿下竟然被帝国元帅称作师父,这究竟有着怎样的历史,他不知道,但是由此对阿萨殿下涌起的崇敬之情是无可避免的。

    当阿萨殿下提到战争武器潘多拉那个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东西时,艾维茵王两眼放光的询问着,听着阿萨殿下的解说,他的冷汗直流,这玩意真的能够做出来,或者说,这件东西出现了,还被掌握在阿萨殿下手上,这个宇宙将会遭受怎样的浩劫,一想到未来那个天崩地裂的画面,他就有种死在现在好的想法。

    而艾维茵王海兴致勃勃的说着要加入,巴多赫王一边怂恿阿萨殿下加紧动作,他有一种帝国高层高贵神秘优雅庄重肃穆的形象破碎的感觉。

    这个时候,安洛先王凉凉的飘出一句,阿萨殿下,你的资金够吗?

    阿萨殿下一愣神,然后打开光脑,在光脑上计算起来,时间过去,他能够看到阿萨殿下那扭曲了的表情,“老子竟然会没钱。”这是阿萨殿下爆出来的一句话。得到了六王一脸,请原谅他用词鲁,便秘一样的脸色。多么不符合缇雷优雅的话,当然没他什么变化,早在之前,他已经经受过打击了,在训练时,阿萨殿下丰富的语言已经让他饱受风雨。

    在凯德莫纳王一番义正言辞,终于尽到父亲责任的训斥之后,阿萨殿下开始为增加收入准备了。

    欧洛蒙王是英明的看到了战争武器的威力,想要缇雷也参与一份,将这个武器收归国有,可是阿萨殿下拒绝了,这是他的东西,才不给别人,至于钱的问题,阿萨将目光投向沧淳,沧淳上场。

    “主人,在钱的方面您完全不需要心。”沧淳的话一开口就是让阿萨安心。

    阿萨现有的资金当然是不足以支撑战争武器潘多拉的建造,可是阿萨还有很多收入是没有记入现金流的,比如阿萨和沧淳多年前提供给缇雷帝国的各项发明,因为每一项都会造成一定的社会动荡,商业结构调整,所以缇雷并没有立刻放出这些东西。几个项目在进行了国家、阿萨和沧淳、皇家和六王家的股份分配之后,就搁浅着缓慢进行,一旦这些项目开始运作,阿萨完全没有必要担心钱的问题。

    在那些项目的股份分配当中,阿萨和沧淳光靠技术占据了四成的配额,因为都算是战略型企业,所以国家必须在其中占据二成五股份,剩余的三成五股份则被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皇家和六王家给瓜分了,其他的贵族和富豪连点汤汁都沾不到,牢牢的控制在缇雷的权利核心中。

    如果是缇雷国库来建造潘多拉,那么还真有可能要花上更多的时间来预算,但是阿萨完全不用,他用的是自己的钱,而缇雷的国库还要负责缇雷方方面面的运作,当阿萨那些产业正式销售之后,加上潘多拉少了能量矿石这大笔的费用后,阿萨的钱足够建造潘多拉了。

    克拉尔此时才知道,这位殿下有钱到什么程度。安洛先王脸色很难看,如果不是阿萨要将钱花在潘多拉上,那么帝国最富有的家族不是要易主了。

    接下来,就是怎么让阿萨的潘多拉计划顺利进行,原本一些不能展开的项目,在沧淳的策划,阿萨上辈子的狡诈经验中在不久之后就可以实行,阿萨的资金链得到了保证。

    四年过去了,四年前完全想不到诺法姆星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犯人们竟然变成了帝国的军人,归属于一位王族之下。起初的时候,他很是担心那位殿下会乱收人,毕竟以那位殿下的格很有可能。可是他错了,那位殿下并不是那么没有常识的,真正罪大恶极,不可饶恕的犯人,阿萨殿下并没有给他们任何的机会,那份残酷的铁血,让犯人们看到了这位未成年的王子并不是单单具备武勇和智慧,还有作为一个战士,一个战争指挥官的残忍无情,那天遍野在诺法姆星的鲜血,让人胆寒。

    四年过去了,犯人对于阿萨殿下也真的是心服口服,付出了最基本的忠诚,无法保证未来如何,可是现在他们还是忠诚于殿下的。如今的诺法姆星上,随处可见星舰和机甲,犯人们,不,现在应该是军士们自由在这里行动,要外出打个报告,阿萨殿下采纳了他的建议,要外出的军士们必须又原来的狱卒陪同,现在被称为监察队的存在。

    军士们脖子上的项圈并未被取下,也有向殿下抗议的,殿下强硬的回应军士们,“以为被我收下了就可以划掉你们曾经的过错,要知道,我是给你们将功赎罪的机会,连功都没立下,就想抹消曾经的罪行,你们有点脑子,想想这个可能吗。你们给我记住了,你们是我的兵,是一群有罪的兵,给我上战场赚军功去,然后光明正大的,理直气壮的摘下你们脖子上的东西。”一番话说得众人再无怨言,一个个热血冲动的想往战场上拼杀一场。

    如今的海面上建设一个庞然大物,漂浮着各种东西,都是殿下说得潘多拉的解构,四年来,军士和科学家们辛勤的劳作才初步有了这样的规模,据殿下说,这只是基础构架的一部分,潘多拉的建造还要更多的时间。

    四年了,殿下也给满二十岁了,这样算来,殿下应该有离开诺法姆星,回到缇雷的帝都,到研修院去学习了。不知道研修院可以教给殿下什么,他更好奇,殿下会给研修学院带去什么样的灾难,毕竟那位殿下是一个不安分的暴徒,身边还有一个万事以殿下为中心的恶兽管家。

    天空中有星舰降落,熟悉的漆黑,那是殿下的星舰龙牙,他们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卡文了,垂死状态中

第五十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