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星海暴徒 第五十七章


    涂药的过程,堪称温馨,在这温馨之下,是一个小心满足的吃着豆腐,占着便宜的享受中混杂着煎熬,是另一个完全不知情的随意平常,沧淳是慢条斯理的,极力的想要让彼此如此亲密的时间减缓,而阿萨,因为沧淳过于轻柔的动作,眼睛开始眯着眯着,瞌睡来的样子,又正好是床上,侧脸靠在舒服柔软的枕头上,眼睛真的闭上了,差那么一点就进入梦乡了。

    只是这梦乡,阿萨终究是没能进入,此时的他们可还是在龙牙上,所以达到目的地的时候,龙牙的智能来了响彻整个星舰的提示音,“请注意,已经达到诺法姆星,星舰将会在五分钟后地表。”

    缇雷人的先进飞行仪器,就算是穿越大气层和降落的时候星舰都不会产生振动,但是为了预防万一,还是设计了提示功能,龙牙上的智能也延续了这样的传统。

    被提示音一惊,阿萨才跨入梦想的神被拉回现实,嘴里嘟囔着,“啊,到来。”

    迷蒙了一会慢慢清醒,感觉到背后的某只别人的手还没离开自己的后背,阿萨的声音因为进入浅眠状态还带着闷闷的感觉,格外的慵懒诱人,“你还没做完。”(无措:好暧昧的话啊。浮想联翩流口水的无措。但是保证阿萨是很纯洁的,就连沧淳也没想歪。)

    “还有一点。”沧淳留恋着手指上的触感,听到阿萨的询问,含笑回答,他的主人在他的面前,毫无防备的入眠,是对他的信任,心里为了这个人是美滋滋,暖洋洋着。又对主人的没有戒心提心吊胆,这样信任着抱着污浊欲念的自己。

    就算再留恋,时间的伟大作用还是会让事情来到尽头,沧淳不舍的离开阿萨的背部,心里的遗憾没有表现在外在的语言上,“好了,主人。”

    听到好了,阿萨立刻从床上爬起来,裹着他的浴巾,随着他鲁的动作滑到了腹部,零碎的头发最长的只到颈间,上身的春色本毫无遮拦。

    坐起身子,扭着脖子,努力看着自己背后,扭到极限也只能看到一点,那一点就让阿萨知道他光荣的伤口没了,沧淳的药效果相当好,为消失的伤口默哀,尽管不介意在同为男子的人面前袒露背,光着身躯,不过还是下意识的用浴巾遮挡着重要部位从床上起来。

    而沧淳早在阿萨露出春色的那一刻,就适时的转身取衣服去了,阿萨站起的时候,衣服也被沧淳拿到了手上。

    阿萨先拿起下半身的内裤和裤子穿上,沧淳将上衣展开,阿萨手一伸,衣服就套在了身上,沧淳移到阿萨的身前,低垂着眉目,一颗颗的为阿萨扣好扣子。

    上衣穿好之后,阿萨自个又坐回床上,将袜子给穿上,沧淳已经半跪在阿萨的脚边,一只鞋拿在手上,用强势的态度抓住阿萨的脚,为阿萨穿鞋。

    才开始的时候,阿萨还会挣扎两下,这些年也就放弃了无用的挣扎。

    这两揣着各自的想法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龙牙已经安全的降落在了诺法姆星上。

    最先下了龙牙不是阿萨和沧淳,而是昆他们,莫拉斯此时正一脸的郁闷,四年的时间,这个曾经横行星海的欺诈犯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阿萨影响,在阿萨这个群体当中,不复诈骗犯时期的明冷静,花花公子的风流,脾气越发的直率和火爆起来,据他私下和某个好友说起,这才是他真实的格,以前不过是因为生活所逼,没办法才伪装出来的而已,诈骗犯是最出色的演员,扮演各种现实角色,太过入戏甚至忘了真实的自己是怎么样的。

    这也从另一方面来说,莫拉斯心底的创伤征因为周围的人和环境而恢复着。

    下了龙牙的莫拉斯一脸的不爽,看着芬迪的背影带着愤恨,芬迪回头似乎感觉到了莫拉斯的视线,回头,给了一个挑衅的笑容,成功让莫拉斯最后一名为理智的神经断裂,“你这混蛋。”起跑,握拳,冲向芬迪。

    芬迪伸手,挡下了莫拉斯的这一拳,拳和掌的交击,竟然产生了看不见的冲击,这不是一般的武力能够做到的,四年前的莫拉斯和芬迪也绝对做不到这一点。这是四年的成功。

    四年前,当他们完成了严苛的训练之后,阿萨就交给了他们一向神奇的技能,那名为核力的东西,让他们失态到恍惚了神智一天,才确定那东西是真的,而不是他们在做梦。

    他们都不是生活在和平世界的普通人,他们是罪犯,游走在黑暗中,在黑暗中求存,他们比普通人更加明白强大的意义,当这份力量摆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无法拒绝,也正是因为阿萨殿下将这东西毫不保留的交出的大气,才让他们对阿萨殿下心服口服,他们不是不懂知恩图报的人。

    瑞内问过阿萨殿下,就不怕他们学会了反他吗?当时的阿萨殿下轻蔑的一笑,说,没有对手太过无趣,能够做到就试试。和他们顾虑重重的小家子气完全不同。

    这边打了起来,飞沙走石的,“你们在干什么?”带笑的从容嗓音,却让战斗的无法无天的两人一僵,同时停手,看着出现在门口的两人,说话的是后面一个,那是沧淳。

    无可匹敌的兽,在四年的时间里,他们不知道沧淳的真实面目,但是对这个词汇有了深刻的了解,阿萨的强大他们能够揣测,但是沧淳的底线和强究竟到了什么程度,他们一无所知,修为越是深厚,才越能从沧淳的身上感觉到一种先天的压抑,那是一种天生的不同。四年无数次和沧淳之间的战斗,他们就没有赢过,那比起宇宙怪兽还要狰狞的气场他们感受太多次,多到面对宇宙怪兽的时候都不知道恐惧,比起它们,沧淳更加可怕。

    “继续打。”阿萨和沧淳那蕴含着警告的威胁不同,对于两人的战斗他很想看,“我加入,一对二怎么样。”兴致勃勃的提议道。

    “主人,你需要养伤。”沧淳立刻放了芬迪和莫拉斯,专注在阿萨这边。

    “不是治好了么。”背后连伤口都没了,还养什么伤。

    沧淳眼角给了莫拉斯和芬迪一个警告,两个人非常配合的闪人。

    当阿萨转头再看向两人的时候,两人已经绝尘而去,阿萨怎么也叫不回来了。“沧淳,你究竟做了什么?”莫拉斯他们就不说了,可是就连凯里那个变态,面对沧淳的时候也会不时呈现噤若寒蝉的样子。

    “是他们胆子太小了。”沧淳优雅的笑道。在幽的记忆里,洞悉人的恐惧的方式很多,而他只是使用了一下,成功在那些家伙心里种下了畏惧的种子。他不信任那些人,他的主人又太过随意,不是不懂防备,而是不介意他们的背叛和强大,而这一点,他不会容忍,所以他做了些措施,预防万一。

    不信的眼神是此时阿萨看着沧淳的眼神,莫拉斯他们会胆子小,简直是开玩笑。

    算了,反正这些事情怎么样也无所谓。阿萨放下一时的好奇,没心没肺的将问题给抛开,跳下了龙牙。

    诺法姆星已经变了样,建筑物也变多了,不过阿萨没有移窝的打算,还是住在开始时的地方。

    “欢迎回来,殿下。”克拉尔已经来到了阿萨的面前,问安。

    “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不要说了。”打算克拉尔固定的报告模式,阿萨先出口。克拉尔存在的作用就是处理阿萨不喜欢处理的那些政务,沧淳并不手政务,他最重要的工作是照顾好阿萨,如果手政务的话,他绝对不会有这个时间,所以对阿萨将这方面的工作交给克拉尔的行为,沧淳没有意见。

    克拉尔说的事情重要的事情还真没几件,这是阿萨的感觉,草草的敷衍过克拉尔,将人给应付走,阿萨回到房间,将鞋子一丢,一下子就躺在了床上,“沧淳,我要睡两个小时。”经过激烈的战斗,力消耗了阿萨想要睡很正常

    “主人,换了衣服再睡。”沧淳轻声说道。

    “好麻烦,不想换。”钻进被子里,嘟囔了一句,那些贵族礼仪真是太烦了,又不是公众场合,自己干嘛要遵守。将外套一脱,随意的丢在床边,也不管它是否会掉下床,阿萨埋头,准备休息。

    看着阿萨如此任的行为,沧淳只是纵容的笑笑,并未强迫阿萨换衣服,弯身将凌乱的鞋子放好,将阿萨的衣服放好,来到床边,关上窗,不让外面的喧闹惊扰阿萨,拉上窗帘,让室内的光线变得暗淡,更容易让人休息。

    做完一切,沧淳在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去了自己的房间,进入浴室,打开冰冷的水流,让冰冷的水冷却身体的热度和心里的热度,脸上毫不表情,心里却填着欢悦和苦涩,当冷水也熄灭不了热度的时候,才将手放在昂扬之上上下移动,在解放的那一刻嘴里亵渎的念出,“阿萨。”

第五十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