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星海暴徒 第六十七章


    站在废墟当中的教导长暴喝出阿萨的名字,让他失去温雅从容的原因很多,累积的火气,被摧毁的办公楼,还有辛苦了两天的文件也在巨响之中化为尘埃,他这两天做白功了。

    今日的爆炸毁了哪里,很快就通过发达的通讯,研修院已经人尽皆知,教导长站在废墟中怒吼的形象也通过光屏被刻制,广为流传,造成了不久之后的教导长扫荡事件,而那些残存的图片在教导长在职期间,被一批批老生高价卖给新生,让教导长一度沦为新生的笑柄,可惜不久之后,新生就领教了教导长的手段,一个个哭天喊地,再也不敢笑话教导长,但是自己身上遭的罪,还有报复教导长等思想,让图像经久不绝,历代绵延。

    这位以温雅从容著称的教导长,又多了双面人的称号,因为在某些时刻表现出来的暴躁和雷厉风行。

    让一部分高层感慨阿萨的传染。这位教导长在以后有一段时间很是庆幸,幸亏当初身上的衣服没有被毁掉,否则那才是无颜见人。幸好啊,幸好。

    怒吼之后,火气稍微退了一点,注意到周围的围观群众和自己的样子,教导长用体术教官都仰望的速度消失。

    再次出现的教导长已经收拾妥当,再次表现出温雅从容的气质,可是脸上的表情可是一点都温雅从容,而是黑的能够滴出墨水。

    敲门声,被叫来的阿萨进入了会议室,除了教导长之外,还有不少教官在,这样子真像是公审大会。见到如此的阵仗,阿萨依旧无惧,由斯伯纳克王主持,皇帝和六王已经皇太子参与的审判都经历过,眼前的阵仗算什么。

    淡定的进来,淡定的打招呼,淡定的在众人的围观下坐下,然后主动开口,“听说教导长的办公楼被毁了。”如果阿萨脸上的笑容不是带着那幸灾乐祸、愉悦、得逞等成分,他的话可以被理解成关心和担忧。而在夹杂了幸灾乐祸、愉悦和的和得逞成分的笑容下,这话就变得像是示威了。

    “很显然,我的办公楼被毁在你的作品下。”教导长的怒火很成功的被抑制出,还能说出幽默的反讽。

    “我还以为教导长已经全部找到了,没想到还有漏网之鱼。”阿萨将自己摘出去,将责任丢给教导长,昨天是教导长他们将东西搜完,然后不小心按到,让那些小玩意跑了的。其中没有他一点的事情。

    所谓的阳谋就是如此吧,乖乖的按照对方的想法进行,都是自己的错,没有对方半点责任。

    “教导长到底找了多少个?”阿萨貌似很关心的问道。

    一位负责统计的教官报数。

    阿萨似乎在想着什么,然后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那天的统计数据和这个数据相比少了两个,排除掉教导长今天找到的那个,”这个找到还真是非常有讽刺的含义,那个玩意是怎么到了教导长的座位上,在场阿萨是最清楚的,而且教导长找到的方式,也真的非常讽刺,“还剩下一个。”

    阿萨脸上的笑容,让教导长和一干教官有种不妙的预感,因为阿萨的笑容实在是太灿烂了,有种自信到自负的绝对,“为了减少教官们的工作量,我花了两天的时间将实验数据整合,对每个实验品进行了确认,它们的移动装备,爆炸与否,威力如何,我都进行了统计,想要追踪它们已经可以了,不过没想到教官们已经找了那么多了。”辛苦寻找实验品的教官们心里狂吼,说什么话了两天的时间,绝对不是这两天,以为我们不知道这两天你在四处看戏吗。还说什么减少我们的工作量,如果你有这个想法,就早点把东西给我们,或者你就什么都没别做。

    阿萨抬起手,点开手上的仪器,一个光屏出现,“教导长,我跟你说个不幸的消息,你要听吗?”阿萨的态度和语气那里有半点慌张。

    “说。”教导长已经连请字都省略了。

    “你今天发现的实验品是联合装置,是成对的,已经爆炸了一个,另外一个在不久之后也要爆炸了。”这还真不是一个好消息,只是教导长和一干教官还是松了口气,只是爆炸而已,研修院的建筑还是能够损失的起的。不算是太糟糕。

    看到众人一副放松的样子,阿萨倒没有不满意,而是期待着这句话之后的变脸,“我从程序上看了一下,最后这一个在研修院的能源室。”

    轰。教导长和一干教官都被这个消息炸得头昏目眩,思维空白。

    缇雷在人造环境有着独步星海的高端技术,皇帝和六王都居住在以庞大星舰为原型改造出来的人造星球上,对于缇雷人来说,这样的环境比起星球地面世界更让他们觉得安全,所以各种以大型星舰为原型的人造环境像是星辰碎屑一样环绕着帝都,其中就有研修院。

    作为高等的研修院,包含了机甲建造、停放星舰、各种实验室、各种机甲训练场,这些要求场地相当宽的设施,让研修院的面积不得不庞大,缇雷人没有土地危机,所以一座人造小星球就给了研修院。

    星球有自身的重力悬浮在宇宙中,按照轨迹运行,人造小卫星可就没有这样的天然条件,它的重力全靠设备支撑,而这个重力设备的启动靠的就是能源,能源室就是关键。阿萨的实验品是什么样的效果,摧毁一切无生命的物体,在能源室爆炸,那么能源设备不就是…,那个后果,失去了能源动力,研修院将会如何,在宇宙中失去漂浮的动力,随着重力加速度,急速的下坠。(无措:伪科学,这是瞎编的,数据党不要来,亲们不要信。)

    教导长最先从预料外的危机状态中清醒过来,立刻命令一众教官去能源室,慌张的教官们纷纷开始行动,阿萨此时冒出了一句,“来不及了,还有五分钟的时间。”闲闲的样子,不见一丝慌乱,情况都在掌握中的悠闲姿态。

    教导长终于用凶狠的目光瞪向了阿萨,从阿萨这样的态度,不难猜出,阿萨绝对有后手。“立刻停止它。”

    “不要。”教导长的态度是命令的严厉,阿萨的态度就给人一种孩子般任的拒绝。

    “你知道后果吗?”教导长质问着。

    “当然知道,能源室被摧毁,帝都研修院就没了,”没有了防御罩,在急速的下坠中,研修院所在的人造小卫星还有分崩解离的份,“有备用能源,在研修院掉落前,研修生们都有机会逃出去。”他可是做好了充足的打算,他可没有灭绝人,会以整个研修院的生命为祭典达成他的目的,真的那样做,缇雷容不下他,他的父亲和母亲也容不下他,他不想失去现在有的关心和家。

    笑眯眯的态度,唯一端坐的人,像是俯瞰着人世闹剧的神明。

    “教导长,我想要的你能给我吗?”胜利者对失败者的话语,从来不会是请求的弱势。

    “你在威胁我?”教导长很不甘心。

    “我就是在威胁。”阿萨不介意的承认。威胁这种手段,他从来都不是说说的,威胁,他绝对做得出来。

    “你想要什么?”时间不等人,教导长挫败的说道。阿萨将选择权给了自己,研修生的命不在选择当中,以研修院的摧毁与否为要挟,作为研修院的教导长能够允许研修院的消失吗?答案当然是不可能。

    这就是教导长和阿萨的不同之处,如果是阿萨处在这种情况,在全员可以保住命的情况下,绝对会让研修院毁掉,他不会接受这样的胁迫,打蛇七寸,抓住要害给予致命一击,如果没有这样的程度,威胁就不是威胁。

    “让沧淳进研修院。”自始至终,他的目的就只有这一个。

    “就只为了这个。”如此劳师动众,就为了这个目的。

    “从来就只有这个。”目的一开始就摊开了。

    教导长终于了解阿萨的执着,原来那一次的果断放弃,不过是等着他妥协罢了。

    “我可以让沧淳进入研修院,”在威胁面前,容不得教导长不愿,苦涩的同意,但是也不忘反击,“但是这件事还必须得到研修院所有教官和研修生的同意才行,毕竟这没有先例。”他是同意了,可是其他方面的反对必须有个理由,而整个研修院的认同,就没有其他势力可以多嘴的地方了,没有先例,就做第一个先例。作为以后同类事件的模式。

    对于教导长的反击,阿萨只是挑了一下眉。“好。”让这个研修院同意,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有的是办法。阿萨站起来,什么都没做,说了一声,“这可是在整个研修院师生的见证下,教导长了不要违约。”

    教导长一愣,事后才知道,这场约谈是一场现场直播,教导长连事后的申明都不需要,研修生们和教官们已经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而研修生和教官也因为教导长的反击,被脱下了水。

    “等一下,你还没停止爆炸。”有一个教官见阿萨什么都没做就离

    开,立刻说道。

    阿萨转头,很无辜的说,“我没说吗,那最后一个是哑,就算爆了也没有任何效果。”带着得意的笑声离去,留下一干呆愣的人。

    被耍了。一干人等不得不认清这个事实。

第六十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