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星海暴徒 第七十六章


    阿萨说了让沧淳早点休息,不要等他,可是沧淳并没听,有的时候小小的忤逆一下主人无伤大雅。沧淳忙着,不时看看钟表,当钟表的时间迈过凌晨的时候,沧淳的心里不免出现了焦躁,主人怎么还不回来。无心做事,数着时间等着门扉的开启,主人的归来,黑暗的空间里凝聚着沉默的凝重紧绷。

    终于,让沧淳期盼的开门声响起,灯光也在随后亮起,“主人。”伴随着沧淳第一时间的声音。

    “吓我一跳。”沧淳的隐息能力高到阿萨没能捕捉到他的气息,夜深人静的,原以为没人,没想到会冒出一个声音,不吓一跳才怪了的。拍拍脯,“不是让你先睡了么。”见沧淳衣着整齐的站着,阿萨也知道沧淳一直等自己。

    “主人这么晚还没回来我很担心。”沧淳说道。

    阿萨解开外衣的扣子,“我就这么让人不放心,我的实力你清楚的。”习惯沧淳的瞎心,阿萨的语气一点都不激烈。

    “和实力无关。”就算主人比自己强,只有他没在自己的身边,自己的心就不会安定。

    “少点心,小心老得快。”知道沧淳是关心自己,阿萨打着趣,外衣脱下,走进沧淳的所在,将外衣丢在沙发上。

    “主人,你去哪了?”沧淳的本质上是兽,而兽有个共同之处,就是嗅觉比人类灵敏,而沧淳保留了这一优势,他闻到了阿萨身上的味道,那是酒味还有不属于阿萨的味道,要在一个人身上沾染这样的气息,其亲密程度该会有多深,沧淳让自己不要去想。此时的他心里有个预感,只是并没有想到,或者说是逃避着不去想。“你身上有酒味。”还有其他人的味道,后面的话只能压在心里,顿在喉间,无法说出,无法质问。

    “去喝酒了。”这件阿萨还是敢说的,“你还能闻到,鼻子真灵。”回来之前,阿萨可是清爽了洗了一番,他可是不喜欢情、事之后浑身黏腻的感觉。

    阿萨继续解开衬衣的上扣,脖子上红红的犹如花朵一样的痕迹让沧淳宁愿自己现在是瞎的,鲜艳刺眼的占据了整个目光,闷痛的感觉蔓延心底和脑海,紧握着双拳,才让自己站定,不让自己冲上前,撕开眼前之人的衣服,去看看这具身躯上还有什么让他怒到想杀人的痕迹。

    紫色的眸色变得更深,沉得快要想墨一样漆黑,面对沧淳,没有过多戒心,没有那么敏锐的阿萨并没有发现,只看到沧淳走进自己,手伸到自己的衣领口,“这是什么痕迹?”难以掩盖的酸。

    不过咱们的阿萨可感觉不到那浓烈的酸味,“什么痕迹?”还非常不解无辜的回问。

    “这里,粉色的。”手指接触那美丽到让他妒恨的印记,真想狠狠的擦拭,将这层皮给咬下。

    阿萨退了两步,不是感觉到了沧淳的危险,而是心虚,“哈哈,被蚊子咬的吧。”烂极了的谎言,很多人都用这个来做掩饰,不过第一时间,阿萨也只能想到这个。

    “主人,我不是不懂,这是吻痕吧。”见阿萨还想欺瞒自己,沧淳干脆点名了让他痛心的事实,太痛了,痛的脸表情都麻木,摆不出苦涩,摆不出痛苦,依然是拘谨优雅的管家笑容。

    “大家都是男人,你明白就好。”阿萨松了口气,虽然很尴尬,不过都是男人,能够明白就好。

    “那么主人,你真的去找女人了?”声音有些扬,语调很怪,在阿萨听来就是怪里怪气的。

    “不要说得那么明白。”阿萨的语气明显气势不足啊。“很晚了,我去睡了。”转身,向一个临时卧房步去,突然,啪的一声,顶上的灯爆掉了,整个空间陷入黑暗,阿萨觉得手腕一痛,被人给拉住了,甚至被翻转,突然的状况,让阿萨不有后退了几步,背部就抵在了墙壁上,退无可退。

    “沧淳,你在干什么?”阿萨不免有些火气,因为沧淳莫名其妙的行为。

    碰,黑暗的空间,阿萨眼睛适应之后也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但是横在自己两侧的臂膀还是看得见的。被对方困在一个空间的强势姿态。

    “主人,你怎么能去找女人?”沧淳的语气很沉重。

    “你说这个,”阿萨语气带着无奈,“我是一个正常男人,有生理欲、望,找女人很正常,难道我能找你帮我?”阿萨的解释很正常。

    我可以。沧淳很想这样吼出来,可是他不能。是啊,主人怎么会找自己,自己是个男人。

    “主人,你是凯德莫纳王家的殿下。”沧淳只能用这样的借口当做自己愤怒的原因,何其可悲。

    “那又如何?”阿萨真的没觉得凯德莫纳王子的身份有多贵重,在认识中他知道,可是这种自觉,他基本没有。“就算是皇帝也是人。”只要是人,就有,“沧淳,你也是如此,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情,就是这样,又不是结婚,一夜情而已。”阿萨不知道,这样的说辞只是让沧淳心火更旺盛,但是阿萨说出的结婚这个字眼,让沧淳的心痛着清醒。

    他有什么资格质问,有什么资格吃醋,有什么资格,他和主人是什么关系,他和主人的关系让他有这个资格吗?结婚,现在才想到,未来的主人是要结婚的,将会有那么一个女人光明正大的站在主人的身边,得到主人温柔的笑容,得到主人满满的爱意,和主人生儿育女,站在缇雷光辉的顶峰。他不要,不要这样,可是他又能如何?他不是优柔寡断的人,可是面对着主人的时候,他总是犹豫不决,重重顾虑束缚着他的手脚,让他放肆不得。

    黑暗中阿萨看不到沧淳脸上的种种复杂变化,可是他能够感觉到沧淳的情绪有些不对,还不等阿萨担心的询问,沧淳先打破了凝结的沉闷,“主人,那些女人配上你。”低、贱、污秽、肮脏,他的主人怎么能配那些女人,就算将来,他的主人娶妻,也将是缇雷豪门闺秀,弱小的拉泽,身份低下的那些女人连接近主人的资格都没有。

    “不过是一夜情,只要没病,能够入眼就行了。”阿萨完全不在意配不配,脱开身份,女人还不都是一样的。

    “主人,可以请你自爱一点吗,不要再去了。”沧淳终究是没能克制住自己,完全是去了管家应有的礼仪和风度,对着主人发表着自己的不满。

    “你是在限制我的自由吗?”阿萨的神色也是一冷。

    “不,主人,我是在提醒你的身份,不该和那些低、贱的人纠缠在一起。”沧淳的声音不复对阿萨一贯的温柔宠溺,变得礼节平静,虚假至极的公式化。

    对于沧淳嘴里的侮辱字眼,阿萨没有为这个生气,但是沧淳的态度和语气,让阿萨很不舒服。

    “我要和什么人在一起,是我的事情。”阿萨不会抚慰人,在双方争执的时候绝对不会做示弱的那一方,而是争锋相对,毫不退让。

    一手拍开沧淳制造的包围圈,不看沧淳一眼,进门,碰的一声大力的将门给关上。

    “可恶。”沧淳狠狠的将拳头打在墙壁上。他知道自己的失控了,可是他没有办法,他已经极力忍耐了,起码他没有将吻上阿萨的唇,堵住那张说出让他不想知道的事实的嘴,没有撕开阿萨的衣服,将人就这样压倒,啃食阿萨的每一寸肌肤,消除那个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留下的痕迹,起码他没有一个发狠去占有阿萨,他也没有下了决心顶着阿萨的怨恨将他永远的囚禁在自己的怀中,不让阿萨见任何人,也不让任何人见阿萨,他只是语气冲了点,坏了点,他还不够忍受吗?

    究竟要我怎么样啊。阿萨,要怎么样才能爱你爱得不要这么痛苦,我嫉妒,却只能隐忍,我爱你,却只能沉默,眼睁睁的看着你属于其他人的未来,我不想要。我究竟该怎么做。

    阿萨回到自己房间里,也是气急的坐下,他想不通沧淳干嘛有那么奇怪的反应,不过是找女人而已。难道说是因为自己没有带他去?阿萨开始这么怀疑,可是沧淳的年纪还小,不该那么找就去那种地方。(无措:你上辈子十五六就去了,没资格这么说。)也对,这个年纪的男人对于那种事情会有幻想,沧淳为此生气也是可能的。明天就去对沧淳说,他年纪还小,不该去,等过几年,他会带着沧淳去的。

    自以为想通了沧淳反常原因的阿萨,这一晚睡得心安理得,准备第二天就安抚沧淳,然后一切恢复正常,可是情况不是这样的。

    沧淳还是服服侍着阿萨穿衣吃饭,可是那疏离的气息怎么也无法掩盖,阿萨也是个倔的,见沧淳这样子,也难得在劝什么,不过是找你女人,阿萨不觉得自己错了,沧淳那态度就像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一般,他不会服软的。

    两人相识以来的第一次冷战,拉开了序幕。

第七十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