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团扇拯救计划 成就


    “为什么?”怔怔站在原地半晌后,莉磨觉得自己不明白鼬说那句——“如果不能成为他的力量就不要和他在一起”的意思。

    “你不需要明白为什么……”说着这句话时,鼬觉得自己有点头痛。

    这件事其实很复杂,连鼬自己都不知道要从何说起,若要完全解释清楚,他甚至需要向对面这个叫做春野樱的“陌生女孩”讲解关于他诛灭一族的具体缘由和前因后果,只有这样她才会真正明白佐助的变强无论是对于宇智波一族的未来还是对于鼬本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鼬显然还没有无聊到那种程度,于是,他只是淡淡地看着莉磨,神色冷静,语气缓慢地说着:“你只需记得我今天跟你说过的话就可以了。”

    闻言,莉磨歪着脑袋思索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然后对着鼬好奇地问:“那么,佐助的哥哥,假如是佐助本人愿意和我在一起呢?”即使是宠物也有自由选择主人的权力,这一点莉磨很清楚。

    但是她这句很“宽容”的话听在鼬的耳朵里却只能表达出一个意思,那就是——这个女孩,在对待佐助感情的问题上,无疑显得太有自信!

    然而,即使是和莉磨这样一贯淡定不轻易浮躁的人相比,鼬的淡定程度绝对也是有一定段数的,即使他此刻本能感觉到莉磨的判断太过“专制”,但还是不由得开始习惯地仔细考虑她的话语——从佐助对她的温柔体贴以及佐助对待其他女孩子的淡漠态度上来看,这个春野樱在他心里显然是有一定分量的!

    事实上鼬开始打算出现在她面前的初衷并不是想要阻碍弟弟的“恋情”,他只是觉得作为一个哥哥,需要在弟弟的将来面临选择的时候来帮他一把,即使确实是弟弟深深喜欢着的女孩子,鼬也觉得自己有必要亲自来替他“把把关”,这是必须的!

    “你能为佐助做些什么?”于是,鼬直接略过莉磨那个无聊的问题,提出他想知道的问题。

    鼬的这句话一说出来,连一向具有囧趣味的莉磨也开始觉得似乎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她觉得自己和鼬在说的似乎不是同一件事,于她本人来说,她自然是在述说她的宠物之道;而对方给她的感觉则像是一个在替自家弟弟寻找好伴侣的极品好哥哥……

    鼬?诛灭佐助全家的罪人?好哥哥?莉磨觉得产生这种想法的自己无疑是大脑抽搐了,于是,她稍微沉吟片刻,吐出这样一句话,“不介意的话,我愿意帮助佐助实现杀掉你,并且为宇智波一族报仇的愿望……”

    安然说出这句话的莉磨完全不明白自己到底处在怎样的危险当中,宇智波鼬的实力无疑是强大的,他既然能够诛灭被称为“最强”的宇智波一族族人,自然就够格成为了连火影大人都颇为顾忌的S级通缉忍者,若鼬真如别人猜度的那般是一个嗜杀的恶人,莉磨必然还未等到说完话就已经去阎王那里悠哉喝茶了……

    鼬毕竟是鼬,他耐心听完女孩子认真的话语后,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淡淡牵起一个不易察觉的笑意,语气依然淡淡的,“可是,以你现在的实力,又怎样帮得到佐助呢?”

    “如果是佐助需要的话,我当然会努力变强的。”这话倒是莉磨的真心话,她不仅是个淡定的人、不仅是个独立自主的人,也是个诚实守信的人,既然她答应要帮佐助报仇,当然就会竭尽全力。

    鼬稍微沉默了半晌,然后缓缓重新戴好斗笠,将那张致绝美的脸隐藏在重重布帘之后,“既然如此,我就由衷期待着你们实力变得足够强大的那一天,然后出现在我面前。”

    ——鼬的话语将将落下,莉磨就觉得脑袋突然变得眩晕,她本能闭了闭眼睛。

    等她再度张开双目的时候,看见另外一张亦是出尘清秀的脸,少年正皱着好看的眉,满目关切,规规矩矩地跪坐在她身边,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她,刚刚见过鼬的莉磨随即又看见佐助,突然觉得他们兄弟俩的容貌真的好像,若说有什么不同,那大概就是鼬的美偏向于致而成熟,佐助的美则偏向于素雅与纯真……他们哥俩还当真是一双难以对比出孰优孰劣的“珍品”啊!

    “樱,你终于醒了……”看见少女澄澈透亮的碧玉色眸子四下咕噜噜转了一圈,佐助终于松了一口气。

    “佐助,我刚才怎么了?”莉磨抬手把额上的毛巾取下捏在手心里,身体不安的动了动,她发现自己正躺在女生客房的榻榻米上,被细心覆上一块湿润毛巾的额头处凉冰冰的,很舒服——联想起方才经历了的事情以及现在的情景,莉磨立刻知道自己大概是中了鼬的催眠术,难怪刚才与鼬的对话如同在做梦,而且,莉磨的本能告诉她鼬一定不希望她把那件事告诉佐助。

    “你突然昏了过去,无论我怎么喊你都没有醒来……”佐助自然不知道她经历过的一切,依然淡淡笑着,从莉磨手里接过毛巾,随手丢到身边的脸盆里,然后把自己的手掌轻轻覆盖在莉磨还有些湿润润的额头上,“是不是因为天气有点闷,所以头晕呢?”

    佐助的手心居然比冷水毛巾还要冰,虽然莉磨并不会觉得特别闷热,然而在盛夏里,这样的手确实可以让她心情变得很舒畅!恩,让拥有凉冰冰爪子的佐助当宠物真是太正确了!莉磨满眼都是笑意,看着愈看愈漂亮的佐助,“你没有去参加祭典吗?”

    “你都这样了……我还怎么去啊?”佐助无奈地耸耸肩——于是他这句话让莉磨彻底萌了!嗷,好贴心的孩子啊!他居然为了照顾自己的主人没有私自跑出去玩呢!(作:=口=||)

    “没事啦!其实你可以自己去玩的!~”莉磨并不介意放养宠物,据说这样一来更加利于宠物乖乖与外界的交流,有利于他的心理健康。

    “算了,反正我对那种祭典也没有什么兴趣。”佐助只是单纯觉得莉磨是在替他着想,嘴上有些淡淡地敷衍着她,其实心里却感动到了极点——不过,要一向高傲而待人淡漠的佐助说出“我更想陪着你”或者“我不放心你”这种麻话,无疑等于要了他的命!

    “哦?是吗?”莉磨慢慢坐起来,满脸都是惋惜,“其实我还蛮希望和你一起去玩的说。”新得到的宠物当然要找机会牵出去溜溜,顺便在别人面前显摆显摆罗!

    莉磨无意识的这句话让佐助很想抽自己的嘴巴——其实他也很想跟莉磨一起去玩的!但无奈自己那别扭的自尊心太过伟大,正应征了那句俗语:说出去的话就等同于泼出去的水!刚刚才吐出自己觉得祭典无聊这种极品的假话,现在又反悔实在是太不爷们儿!

    然而完全不知情的莉磨却在此时不知不觉又给原本懊恼到了极点的某佐一个硕大的台阶下,“呐,佐助,即使你觉得无聊不如也权当是陪我吧,我们去逛逛好不好?”

    佐助闻言自然顺势而下忙不迭地点点头,点完头后又觉得自己的动作太过夸张,于是尴尬地垂头低咳一下,小声说:“那个,只要是你希望的话……”

    “佐助!你真好!”莉磨顺势又抓过佐助那只凉冰冰的爪子握在手里,佯装虔诚状看着他那双躲躲闪闪的漆黑眸子——其实莉磨做出这个动作时心里也有鬼,她只是突然觉得屋子里确实太热了,而佐助的爪子刚好又可以用来降温罢了。

    &*&*&*&*&

    那天的祭典让莉磨的虚荣心得到了充分的满足,当她得意洋洋地牵着佐助的凉爪子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大家都纷纷开始忙着低头满地寻找自己碎掉的眼镜片——自然,只有志乃的眼镜真的摔碎了……

    其中卡卡西老师觉得很忧郁,他流着宽面条泪默默地想着:果然,我已经被时代所唾弃了吗?若所有的美女都在樱这个年纪就开始寻找自己下半生的托付,那悲催的已经过了少年时代的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自己的归属啊?

    鸣人则满脸黑线地蹲在不显眼的一旁,手里捏着一枯枝,不住在地上画着圈圈:佐助,你是个混蛋,嘴巴上说不喜欢小樱其实却硬生生地从我手里抢走了她!我要画个圈圈诅咒你,画条狗咬死你!呜呜呜……小樱,你为什么会喜欢那种冰块脸的家伙呢……

成就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