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团扇拯救计划 假象


    白果然带着莉磨来到了方才遇到再不斩的地方,然而,或许是他们在战斗的关系,现场已经找不到人影了。

    “还记得我们刚才约好的事情吗?”白回过头,透过面具上的两条狭窄的隙缝看着莉磨。

    “记得。”莉磨点点头,淡淡道:“只要再不斩不伤害佐助,我就不攻击再不斩。”

    “佐助,是指那个黑色短发蓝色上衣的孩子吗?”白闻言亦颔首,“我知道了,我们俩就在这里分开走吧……我也向你保证,只要佐助君不伤害再不斩先生,我也不会攻击他……非常感谢你善待铃兰,所以……这就算是我们俩之间特例的约定吧。”

    莉磨还未来得及回答,还抱着那只兔子的白就化作一阵旋风消失在她面前,见状莉磨觉得有点黑线——白,虽然爱护宠物是好事,但你抱着那只兔子到底打算怎么战斗啊?

    不过眼前对于莉磨来说最重要的似乎不是纠结兔子和主人这种小事情,最关键的还是赶紧奔去看看她自己的宠物有没有受伤,那个叫再不斩的犷大叔似乎蛮厉害的,居然需要卡卡西动用写轮眼去对付。

    似乎就像是响应她的打算一般,空气里适时飘来一股莫名的味道。

    这个味道让莉磨浑身的神都变得振奋了——是血!佐助的血的味道!

    ——可是,这代表佐助受伤了吗?

    想到这里,莉磨立即皱起眉头,并且循着血腥味愈加浓的味道,开始在大雾索着大概的方向朝前走去。不一会儿,她就来到一个迷雾比较稀薄的地方,但当她刚刚看清楚前边的情景时,就骇然发现一个巨浪朝她扑了过来……

    莉磨还没搞清楚前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感觉自己被某个人紧紧抱着迅速朝一旁重重倒下,从而避过了那个突然袭来的浪头,水将他们两人淹没了……

    好在那似乎只是由于水遁系的忍术才造成的浪头,水很快就褪去。

    “樱,你刚才去哪里了?没出什么事吧?”当浑身湿透的莉磨抬手抹去自己脸上和眼睛上沾着的水后,才看清楚了那张很慌张、并且满含关切的脸庞。

    “我没有事……”莉磨茫然地摇摇头,抬起手了少年的唇角,“佐助,你果然受伤了。”

    ——即使浑身也都湿透了,佐助的唇角边还是挂着一些尚未被冲净的血迹……

    佐助久久看了对面的少女,见她和过去一样满脸平静,而且身上似乎也没有伤痕,这才大大地舒了口气,像是有些累般把自己脑袋搁在莉磨的肩头上,“刚才你……真是吓死我了。”

    莉磨抬眼看见远处卡卡西站在再不斩面前,似乎已经把他制服的样子,鸣人和达兹纳也将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浑身重要的关节都被苦无刺中的再不斩身上生怕他再度反击……莉磨皱了皱眉——不知道白会不会突然出手?

    算了,即使出手仅仅凭白一个人也对付不了连再不斩都可以解决的卡卡西才对!

    这样一想,她整个人也放松下来,继而轻轻佐助湿漉漉的头发,微笑着对他说:“对不起,佐助,让你担心了。”

    佐助闻言不禁直起身子,细细端详对面这个满身是水依然保持淡定作风的少女,叹了口气,伸手去帮她整理一下贴在额头上的鬓角乱发,将它们耐心地别到她的耳朵后边,“以后不要再这样了,即使你生我的气也没必要只身犯险啊,做什么事情之前也和我商量一下嘛……”

    “生气?”莉磨则莫名其妙眨巴着透绿色的眼睛,困惑地问,“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

    于是,佐助彻底无语了——亏他还一心想着自己和莉磨之间存在着一场关于那只兔子的争执,在反复揣摩自己到底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导致对方那么生气!谁料自己心头的大事却被对方结结实实忘记了?并且用轻描淡写的一句“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就那样敷衍般带过!

    莉磨自然也注意到了佐助突然变得很难看的脸色,正要开口询问就听到远处传来鸣人的一声大喝,“你是谁!你到底在做些什么啊!?”

    佐助和莉磨只得将视线转到那边,错愕地发现原本还硬撑着靠在树干上喘着气的再不斩此时已经倒在地上,而他身后大树上,赫然多出一个戴着面具,穿着墨绿色服装的少年,莉磨立刻认出那就是水无月白,可是……看卡卡西和鸣人脸上震惊的样子,莫非再不斩之所以倒在地上,会是因为他吗?再不斩对于白来说,不是很重要的人吗?

    莉磨紧紧锁住了眉心。

    &*&*&*&*&

    “看你的打扮,你应该是雾隐村暗杀部队的成员吧?”卡卡西皱眉看着树上翩然出现的少年。

    “……正是如此,事实上我一直在附近,寻找可以杀掉桃地再不斩的机会。”白淡淡道。

    ——杀掉再不斩的机会?他不是再不斩的“宠物”吗!?

    当和佐助一起走到卡卡西身后的莉磨听到白的这句话后,脑袋里囧然炸响了惊雷——在她看来,宠物背叛主人绝对是天理难容!然而,当莉磨的视线转到再不斩倒地的身体上时,很快反应过来这大概只是白拯救再不斩的方式……即使卡卡西刚刚才鉴定过,再不斩的脉搏和呼吸都已经停止,但莉磨却很清楚他还没有死去,人类在死了之后不会还泛着活人的“气息”

    ——而这种气息恰恰也是只有吸血鬼才能感觉到的。

    “卡卡西老师!他到底是什么人!!”鸣人显然对白出手把“再不斩”杀死的行为很不满。

    “暗杀部队,是专门以追杀叛村忍者为目标的组织。”卡卡西皱着眉,缓缓将自己的护额重新拽下一些挡住写轮眼,肃然对身边满脸愤怒的小家伙道:“鸣人,不要咋咋呼呼的!如果要成为好忍者,就必须要做好随时面对自己或者他人死亡的心理准备。”

    “可是……”鸣人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

    “如果各位没有什么问题的话……”白轻轻的声音打断了鸣人的叫嚣,他伴随着方才的那种旋风瞬间消失在树桠间,又几乎在同一时间出现在再不斩的身体旁,将他的身体轻轻托起架在肩上,“我希望我现在就能把他带走,我必须要尽快把他的尸体处理掉。”

    “等等!你不要走!!”鸣人见状立刻出言,想要阻止白。

    卡卡西却伸手一把拦住了他,朝白点点头后,转头小声对鸣人斥道:“不要这样!冷静点鸣人,他不是我们的敌人!”

    就在卡卡西阻止鸣人的时候,白周身又腾起一阵旋风,随即他和再不斩都消失在原地。

    &*&*&*&*&

    看见白和再不斩离开,莉磨莫名其妙地长舒一口气觉得浑身都放松下来。

    “你怎么了?”站在她身边的佐助看见莉磨的样子有些困惑,“是身体不舒服吗?”

    “不……”莉磨立刻摇摇头——本能告诉她,关于白的事还是不要告诉佐助比较好。

    “对了,你刚才为什么突然要离开?还有,那只兔子呢?”佐助注意到莉磨空空如也的双臂。

    “哦,你说兔子啊……跑掉了。”莉磨呐呐道——跑回它主人身边了。

    “跑掉了?”佐助皱着眉,很显然不太相信。

    “当然啦!”莉磨看见佐助的模样,不知为何突然觉得心里有点恼,于是伸出手去揉乱他半干的头发,“佐助!你既然不相信我干嘛还要问我答案呢?你自己猜自己喜欢的答案不就好了?”

    “……”佐助按住她在自己头发上捣乱的手,闷闷不乐道:“我又没有说不相信你。”

    ——我只是在担心你罢了。

    “你们都受伤了吧?过一会儿找到休息的地方,我帮你们治疗……”莉磨看见佐助黯然的表情,也不忍心继续和他斗嘴,于是掏出还湿哒哒的手帕,扭干帮他擦了擦唇角的血渍,“对不起啊佐助,这次我没有能够帮你们的忙……”

    “我倒是有点庆幸你当时不在……”佐助不以为然地叹了口气——刚才的战况那么危险,要是莉磨在现场的话他绝对会瞻前顾后导致自己的下场更加狼狈。

    “哦?你是把我当成包袱吗?”莉磨觉得自己的自尊心被伤害了,“你不相信我的实力吗?”

    “好啦、好啦……”看见少女满脸又泛起怒容,佐助苦笑着举起双臂,“我投降好不好!都怪我刚才乱说话,我怎么会不相信樱你的实力呢?我们俩在忍者学校时一直都是搭档不是吗?而且……”

    “唔?”莉磨歪着脑袋满脸疑问。

    “而且,你不是还说过要帮我报家仇的吗?”佐助叹了口气,淡淡道:“那么重要的事都需要你的帮忙……我怎么还会不相信你呢?”

    “那你干嘛要叹气啊?”莉磨闻言不由得也笑起来——是啊,她和佐助之间还有这个约定呢。

    “叹息当然是因为累……”

    佐助的话还未说完,鸣人突然在那边大叫起来,“卡卡西老师!!你怎么了!?”

    莉磨和佐助立刻转头,两人目光所及处,但见卡卡西已倒在地上,双目紧闭,脸色煞白……

    ——“卡卡西老师!!”

假象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