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团扇拯救计划 暖意


    波之国,达兹纳大叔家中。

    “昏迷的理由是查克拉消耗过大,休息一会儿就没有问题了。”莉磨跪坐在榻榻米边上,一边帮昏迷的卡卡西包扎手上的伤口,一边平静地诊断着他的“病情”。

    “呼~那就好啊,没想到使用写轮眼的后果居然那么惨啊,卡卡西老师刚才的样子真是吓死我了。”鸣人拍着脯长出一口气。

    “达兹纳大叔呢?”莉磨困惑地看了看原本站着达兹纳一家的身后现在已经空空如也。

    “他们下楼去准备晚饭了……”鸣人回答。

    “是吗?那佐助呢?”莉磨又问——原本好好坐在莉磨身边的佐助突然也不见了踪影,果然是刚才她帮卡卡西包扎伤口时太过用心了吗?

    “佐助说他下去帮达兹纳大叔一家的忙。”鸣人听到莉磨询问佐助时还是觉得有点不舒服。

    “是吗?他不是也受伤了吗?”莉磨想起佐助嘴里流出来的血,大概是身体里边有内伤才对,不过看他现在这样能走能动还有力气去帮助达兹纳准备晚饭,想来是没有大碍了吧?于是她叹了口气,“还有鸣人,你呢?”

    “我?”鸣人不解。

    “你手上不是也受伤了吗?被苦无刺的那里。”莉磨指了指鸣人手上缠着的绷带。

    “我没有问题的啦!”鸣人闻言恍然大悟般甩了甩手,毫不在意,“一点都不痛了,应该是早就好了吧!”

    “好了?”莉磨皱眉,“才一天多一点而已吧……把手伸过来,我帮你看看。”不得不感叹下,过去自学一点点医疗忍术的常识还是很有用处的。

    闻言,鸣人闪着浅麦色光泽的皮肤上泛起短暂的红晕,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自己的后脑勺,他期期艾艾地道:“没有关系啦,那种小伤一定早就好了……”

    莉磨也不言语,只是默默朝鸣人递出一只手,掌心朝上。

    这个场景像极了他们俩“第一次见面”时莉磨把鸣人当宠物般逗弄的情形。

    鸣人愕然,久久用自己湛蓝色的眸子看着对面那个平时一贯很温柔似乎对什么事都很淡然的少女,半晌后终于长出一口气,把自己的手递了过去,与此同时,他感受到自己的耳朵一片灼烧般的热。

    “乖。”莉磨微微笑起来,一只手接过鸣人的手,另一只手则轻轻拍了拍他的金发。

    “呐,小樱……”鸣人感觉到神色淡淡的少女手上柔软的肌肤摩挲着自己的掌心手背,体温也是淡淡的,不由侧目看了看还在昏迷不醒的卡卡西,呼吸很平静的样子,他踌躇半晌后,低声喊了少女一声。

    “嗯?”莉磨专心地帮他一圈圈地拆着绷带。

    “你……是不是很喜欢佐助?”鸣人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从嘴巴里跳出来一样,紧张得说话声音都完全没有了平日的中气。

    “是啊,很喜欢他。”莉磨淡淡地点点头——废话!佐助从某种角度来说就是她的“私人所有物”,说不喜欢又怎么可能呢?

    “喜欢他什么地方?”鸣人继续缓缓问,“唔……就是因为他长得很好看吗?”对于佐助致的外貌,鸣人不得不承认自己本无法做到完全忽视,“或者,是因为他成绩好忍术好吗?”好不容易问出了长久以来憋在心里的话,鸣人觉得通体舒畅。

    “如果非要说的话……”莉磨唇边牵起一抹笑意,“大概是因为他的格吧。”

    佐助就是那种“别扭、不服输,而且看上去就很难相处”的类型,这种情的人向来就是莉磨心里的萌点,过去的支葵就是因为孤僻冷漠,所以才被莉磨所在意……眼前,若不是由于鸣人情外露太容易被掌握,莉磨觉得自己或许也会对他产生兴趣的,当然,这并不代表鸣人不好,而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的道理吧。

    “切,真弄不懂你们女生在想什么……”鸣人立刻不满地撇起嘴,将手从莉磨手里抽出来,抱着胳膊背对着莉磨盘腿坐着,口中闷闷不乐道:“那种臭屁装酷的格到底有什么值得喜欢的啊?”

    “鸣人……”莉磨不以违忤,依然满面淡然,“难道你一点都没有发现吗?佐助的淡漠只是为了保护他自己罢了。”

    “唔?”鸣人回过头来,皱眉,“什么意思?”

    “因为佐助小时候经历过的那些事情,对于他来说太过可怕。”莉磨说着,叹了口气,神色少有地黯然下去,“因为那个伤害了他的人,是他过去最信任最敬爱的人,所以佐助变得很胆小,他害怕再被人伤害,所以才像个小刺猬一样用浑身的尖刺去保护自己……除此之外,让他变得有些不容易接近的或许还有‘宇智波一族’的骄傲吧……那个家,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不是吗?”

    当时的情形,即使是旁观者的莉磨,现在想起来也不由得阵阵心悸——躺了一条街的宇智波族人的尸体,还有哭到虚脱的佐助那张苍白得像鬼一般的面庞。

    “小樱,你似乎很了解佐助呐……”鸣人闻言,寻思片刻后,转过身来叹了口气。

    “不!并不是这样的……”莉磨摇摇头,“我并不完全了解佐助,而且,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了解他的人,大概再也没有办法回到他身边了吧……”

    说着,她脑海里浮现出那个一目绯红,面容俊美和佐助七分肖似的淡漠少年——想起那个可怕的夜里,少年曾经遗落的冰凉泪水……还有那次在温泉旅行时遇到他的时候,他曾经温柔地笑着对她说“我等待你们俩变强,然后来到我面前”……大概,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佐助的人,就是那个曾经亲手伤害了佐助的人吧。

    “小樱?”

    看见少女话说一半,就突然沉默不语,鸣人不禁有些困惑地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头,“你怎么心不在焉的样子,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不!我很好!”莉磨猛然回过神来,低下头重新牵过鸣人的手,开始帮他查看伤口,明明被苦无刺伤的地方居然一点伤痕都没有,莉磨很是惊讶,“伤口真的痊愈了,鸣人……”

    “嗯,所以我早就说过了嘛!”鸣人苦笑,“我从小就是这样的啊,受伤都可以很快痊愈呢。”

    可是,这样的“能力”和“特殊”,鸣人本不想得到!

    从出生就是孤儿的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到底是谁,他只是希望自己和普通的孩子一样,过着和别人一样的生活,能够和自己的爸爸妈妈在一起……而不是每天都在傻乎乎地拼命制造恶作剧才能引得别人偶然来注意自己……他不希望别人因为他身体里寄宿的那个怪物而把他孤立起来……

    看见鸣人这幅郁卒的样子,莉磨突然泛起同情心,她几乎是出于本能地把手伸到鸣人的脸上,轻轻他脸颊上的肤,柔声道:“呐,鸣人,我知道的,其实你也很寂寞,对不对?”

    事实(此时心理)上比佐助和鸣人都大很多岁的莉磨,早已将一切都看得很清楚——虽然平时看上去眼前这只金毛小狐狸确实活力四,对什么样的挫折都不在乎的样子,但他也会很寂寞吧?他只是希望得到大家的认可。

    无论是在教室门上夹黑板擦,或者是研究那个据说可以让三代火影大人都(鼻)血流三千尺的后术,鸣人只是希望大家可以注意到他,不要每次看见他的时候,就像村里那些欧巴桑一样对他指指点点说他是狐狸妖怪……六年来,莉磨不止一次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看见他一个人在慢慢擦拭着那些被他自己涂在火影雕像上的油漆,背影很落寞。

    “小樱……”闻言,鸣人的眼眶里不由得泛起酸了,他一个劲地点头,然后又突然猛然摇头,“不会的!现在我只要想到还有你们这样的同伴,就觉得生活真的很美好!哼……虽然佐助那家伙很讨厌,但他也是同伴吧?所以,无论是他为了保护自己也好,还是为了什么其他原因也好,无论他有多么的讨厌,我都会保护他的!”

    “噗。”闻言莉磨不由笑起来,收手转过身缓缓收拾着一地的绷带和药,“鸣人,佐助那么强,不会需要你来保护他的啦。”

    “才怪!”鸣人立刻瞪大了眼睛,立刻攥着莉磨的双肩,正经道:“我一点都不比他弱!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他的!然后好好的保护他,我会做给你看哦!小樱!你会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所以,请你声音小一点。”莉磨立刻按住激动的狐狸,将食指摆在唇间比了个噤声的姿势,指了指一旁还在昏迷中的卡卡西老师,“这里还有病人啦。”

    鸣人这才意识到现在的时间地点人物,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然后朝后挪了一点,乖乖地看着莉磨慢条斯理地收拾一地的杂物,喃喃道:“当然,我也会保护你的……小樱……”

    “是,是,谢谢你哦……”

    &*&*&*&*&

    在两个谈心的小家伙不知道的地方,另外两个所谓的同伴也深有一些体味。

    原本已经醒过来的卡卡西在听到鸣人询问莉磨“你喜欢佐助什么地方”时,就立刻死死闭上了原本已经虚开的眸子……原本只是以为是孩子们在为一些尚显幼稚的爱情争论不休,谁料耐着子听完他们的对话后,卡卡西觉得自己的心里暖和和的,索佯装睡梦中翻了个身,打算再继续一个温暖的回笼觉——果然,看似大条、看似天真,却都是懂事的孩子们。

    屋门外。

    手里端着的粥已经有点凉了,佐助久久站在原地,听完了屋里的对话。

    “哼,吊车尾,谁要你多管闲事……”佐助嘴里冷冷地低声嘀咕这句话,转身打算先下楼过一会儿再上来,刚走几步他就站定了,回过头去,他看着那间明亮的小屋,唇边也泛起个若有似无、却意味深长的弧度,“……只要你将来不给我添麻烦,我已经谢天谢地了…

暖意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