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团扇拯救计划 竞争


    卡卡西醒过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再不斩还没有死,大家都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

    “呃?卡卡西老师!可是你不是已经确定过再不斩的尸体了吗?他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现在却说他没有死呢?”鸣人极其郁闷,“那个暗部的孩子不是把再不斩的尸体带走了吗?”

    “这就是问题所在。”卡卡西坐在榻榻米上,正色道:“我已经想过了,那个孩子身上疑团太多……事实上作为暗杀部队的成员,若再不斩是他的目标而他必须带死亡证明回归组织,只需要砍下再不斩的头带回去就可以了,但那孩子却明知道再不斩身体比他魁梧很多,还要把他带走;其次,那个孩子使用的武器是千本,那是一种如果不刺入要害就无法致人于死的特殊武器,这种武器也很容易让敌人陷入假死状态。”

    “也就是说,那个人不是来杀再不斩的,很有可能是来帮他的,对不对?”佐助点点头。

    “正是如此。”卡卡西点点头,“你们必须要迅速提升自己的能力才能完成任务……这一次是真的需要用点心了,若再不斩逆袭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那么,我们要修行一些什么项目呢?”莉磨皱眉,“卡卡西老师,你觉得有什么项目足以使我们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呢?”

    “嘛,还是从最基础的开始比较好!”卡卡西干脆利落地说了一句,然后扭头对佐助笑笑说:“呐,佐助啊,拜托你去找达兹纳大叔借一幅拐杖给我吧!现在我身体有点虚弱,要走路还真是不太容易呢……”

    “你们不用做这些无聊的事了……”佐助刚起身,门口突然出现一个五、六岁,戴着宽檐帽的孩子,正满脸郁地看着屋里的一干人。

    “伊那里?”佐助喊出了他的名字,顿了顿,回头来对屋里的人介绍:“这是达兹纳大叔的孙子,他叫伊那里。”看起来是方才下楼去帮忙的时候才认识的孩子吧。

    伊那里鼓着腮帮,慢吞吞地走到佐助身边,攥着他的胳膊,抬起头,眼睛里水汪汪地闪着雾光,可怜巴巴地说:“佐助哥哥,你告诉他们卡多有多可怕好不好?反抗卡多是本不会有好下场的!”

    “小朋友……如果我们不这样做的话,你爷爷会死的呢。”莉磨叹了口气。

    “……”伊那里听了莉磨的话后,仔细想了想,低下头沉默了。

    佐助叹了口气,蹲下身子用手帮小男孩擦擦眼泪,“但是现在你们只能依靠我们,不是吗?”

    “可是,你们也都只是小孩子不是吗?”伊那里一反刚才乖巧温驯的态度,一把拂开佐助的手,狠狠瞪着他大声道:“你们这样逞英雄的下场只会是白白丢了命!在卡多手底下死去的英雄有无数!我之所以提醒你们离开都是好意!”

    “哼!我是将来会成为火影的强大忍者,我才不会在这里就轻易被打败呢!无论是卡多还是多卡!我都会好好教训他让他以后再也没有办法去伤害那些好人!”鸣人不屑一顾的样子。

    “哼!随便你们!即使你们死了也无所谓!因为那只是因为你们不听我的劝告!”伊那里说完后,立刻转身快速跑出了门。

    “真是个嚣张的小鬼啊!”鸣人看着伊那里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也是闷闷不乐的样子。

    “他这样说只是因为心里充满了不安全感罢了……”莉磨转头朝佐助笑了笑,“还有,那个孩子似乎很喜欢你的样子哦,‘佐助哥哥’。”

    佐助满脸黑线,无语——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开这种没有营养的玩笑。

    “好啦,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佐助,你还是按照原计划去找达兹纳大叔借拐杖吧……”看见眼前这一对儿又开始在众目睽睽下“亲亲我我”,卡卡西无奈苦笑着。

    &*&*&*&*&

    卡卡西的教育内容是查克拉的控制课程。

    简单说来就是利用原理运行查克拉,再将它集中到身体的某个地方,以便可以在使用查克拉的时候更加充分——教育方式:行走。

    当然不是普通的行走,是利用查克拉集中在足底使其具有粘黏,使忍者可以自如地在树上倒立正立侧立,并且完全不会出现不适,然而,这个动作却需要极其强的理解和领悟能力。

    这个动作卡卡西拄着拐杖也可以轻松地完成,而当卡卡西缓缓边讲解边走到枝桠处倒立的时候,莉磨也已经啃着达兹纳大叔家的苹果安然坐在那枝桠上,朝他挥挥手,“卡卡西老师,你要吃苹果吗?”

    卡卡西汗颜——作为忍者学校应届毕业生里理论成绩第一的女孩子,这种简单的常识原理当然无法难住你,但是小樱呐,你也稍微给树下那俩悲催留点面子吧?

    可不是吗?看见莉磨轻轻松松就学卡卡西那样走上了树,鸣人立刻也运行查克拉妄图也学莉磨的样子走上去,但当他真正做起来后,才发现那是很难的事情,查克拉太过分散不够集中,所以踩在树上时,查克拉量太少就无法粘黏,量多了又极其容易让树干破损。

    佐助淡定地站在一边,看着鸣人因为无知尝试而狼狈从树上摔下来的样子,然后默默决定还是自己事先好好揣摩一下原理再来尝试这个修行……总之,若想要他做出像某狐狸一样摔得四仰八叉的动作,简直是有损他的高大形象。

    继而,卡卡西将修行的注意事项告诉佐助和鸣人,便拄着拐杖慢吞吞朝回走了,大概是想去休息顺便补习那本《亲热天堂》里被莉磨“超过”的部分吧,看起来这次的查克拉消耗确实让卡卡西很虚弱……

    莉磨则悠闲地坐在一个高高的枝头上,看着前边不远处的鸣人和佐助一次又一次地“冲”上那些壮的大树,刚开始的时候佐助动作还很矜持,但很显然过度矜持只会导致他的成绩渐渐被鸣人超越——于是多次进度被赶上后的佐助最终彻底放弃了保持自己的气质,也学着鸣人喘着气使劲朝树上窜,然后重重摔下来……然后再朝上冲。

    “这样一看,你们两个还蛮像的呢……”莉磨丢掉手里第二个苹果的核,又从塑料袋里取出第三个苹果,悠悠啃了一口,嘴巴里碎碎念着,“都是那么固执、努力……但是,你们俩要是就这样弄了一身的伤我会很伤脑筋啊,要知道即使是医疗忍术也很花费查克拉呢……”

    话音将落,只感觉到一阵轻风声过后,她的背后赫然多出一个人,没有回头,只是闻到空气里飘着的淡淡兰花香味,莉磨就知道那个人是谁。

    “白,你骗过了所有的人呢……”她没有回头,只是继续咀嚼着苹果,淡淡笑了笑。

    “你为什么不在现场就揭穿我呢?”白轻轻靠着莉磨的背,怀里抱着那只兔子,亦微微笑。

    “因为你没有伤害佐助。”莉磨叹了口气,“而且,当时我不知道你是怎样打算的……”

    “对不起,春野樱。”说着这句话时,白的笑容渐渐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浅浅的黯然,“再不斩先生说了,假如你们还要继续保护达兹纳,我们之间的战斗依然在所难免。”

    “既然无法避免,就迎接吧……”莉磨指了指远处正在努力着的少年们,“你看他们这样努力付出……如果轻言放弃的话,他们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吗?要知道,这是我们几个接到的第一次重要任务呢……不过还是谢谢你特地来告诉我这一点。”

    “我特意来这里,是因为我还有别的话想告诉你。”抚白兔的手稍微顿了顿,少年清俊的眉稍微皱起。

    “是什么话?”闻言,莉磨皱眉。

    “唔,再不斩先生很强……”白长叹一口气,语速恢复了不急不缓。

    “我知道。”莉磨点点头,“看见佐助伤成那个样子就知道了……”

    原本她想说被伤得很严重的人是卡卡西,但莉磨的直觉告诉她关于卡卡西很虚弱的事情必须要对白保密——从白不顾一切去救再不斩的行动可以得出结论,他对自己的主人绝对忠诚,而这恰恰也是莉磨欣赏他的一点。

    “而且,如果还有下次战斗的话,我也会参加战斗。”白抬起手,看了看自己指甲上整整齐齐涂得很均匀的墨绿色指甲油,微微一笑,“春野樱,不得不说,你的佐助还太弱……所以,很有可能被杀呢……”说完话,白侧目轻轻瞥了一眼不远处还在不停从树上摔下来的佐助。

    “我当然知道他现在还不足够强,所以呢?”莉磨淡淡道。

    “所以,你们两个要不要考虑加入我们呢?”白单臂一撑就从背对着莉磨的位置移到她身边,轻轻坐好,端详着少女清丽的脸庞,“我看见过你给铃兰疗伤时的样子,很欣赏你的疗伤手法,那种很特殊的查克拉治愈方式似乎是木叶村的专业医疗忍者才会使用的技法……”

    “唔,然后呢?”莉磨歪着脑袋,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身边若有所思的白。

    “我知道单独邀请你大概是不可能的,但如果你愿意和佐助一起加入我们的话……到时候的战斗,我和再不斩先生都不会攻击你们。”白微笑,宛若一枝绽放的幽兰,“可以考虑吗?”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那个再不斩先生的意思?”莉磨缓缓问。

    “目前是我的意思……不过我相信只要我好好劝劝再不斩先生的话,他会谅解的,毕竟……再不斩先生的目标只是那位卡卡西先生而已,他并不是个不明事理的人……”白缓缓道。

    “白,多谢你的好意,但是我恐怕要拒绝你了。”莉磨咬了一口苹果,慢慢吃下,然后扭头对白淡淡笑道:“人和人之间都是存在着羁绊的……比如,我舍不下佐助,而佐助舍不下第七班……无论是卡卡西老师还是鸣人,都是我们的同伴,无论是我还是佐助,都不会做出背叛自己同伴的事情,正如同白你绝对不会背叛那个再不斩先生一样……”

    “真的是这样吗?”白愕然半晌,终于还是泛起淡淡的苦笑,“我很想知道……春野樱,你确定自己也被那些对你来说重要的人们所需要了吗?”

    “我确定。”莉磨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像佐助、像鸣人、像卡卡西这样的同伴,难道还不值得她珍惜吗?如果自己对于他们来说不重要的话,他们为什么会处处替她着想呢?

    “真好,你拥有存在的意义。”白闻言再度欣然微笑。

    “你呢?”莉磨颔首,“再不斩难道不在乎你吗?”

    “不……再不斩先生对我很好……那么,我们果然还是无法成为朋友呢……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敌人了……”白无奈地苦笑着,“春野樱,我以为我们可以成为好朋友的。”

    “将来的事,谁知道呢?”莉磨耸耸肩。

    “你说的对,将来的事,谁都无法预料……”白展颜,看了看天色,“再不斩先生大概快要醒了,我这就走了……”

    “白,你知道对于爱自己的人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吗?”莉磨突然想起一件事。

    “唔?”白将兔子摆在自己肩头,正准备双手结印,闻言顿住动作,不解地看着淡然的少女。

    “就是要好好保护自己。”莉磨朝他笑了笑——白曾经说过的那句话让她很不安……

    ——只要是再不斩先生需要的话,即使是我的命,我也愿意付出……

竞争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